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前置·Tele-Vision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5/07/26

    祗幽将大提琴规整地放回琴架,合上乐谱,窝到沙发上长长抒了口气。从举止来看,忙碌的一天终于迎来终结,他已经疲惫不堪,除了一点——他那毫无血色的面庞透不出半点倦容,不过可以用惨白形容的肤色倒是应了景。 

    幽随手按开遥控器,不知什么节目的欢快明朗的开头音乐马上跑遍空荡荡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把先前的沉闷和压抑挤得不见踪影。幽抓来一个枕头,往沙发里窝了窝。 

    "各位好久不见,现在是「Fight☆Fight大比拼」的时间——" 

    青年主持人亢奋的声音从电视中流出——不过那大多都是为了提起观众兴趣装出来吧,他往后退了一步,展示这次节目的场景,"阿彰这次的阵地是——厨房!" 

    ——这节目的名字,为什么这么奇怪?还有这人为什么要用自己名字当自称……? 

    主持人难以言喻的行径让幽不断萌生出问题。他抬起遥控器,打算切换掉他那近乎震天响的声音。 

    电视中的镜头转换,一晃而过的粉色让幽移开放在按键上的手指。幽把身子往前探了探,那个人影勾起了他一些说久远也不算久远的回忆。 

    幽是个不平凡的人。从众所周知的一方面来说,年仅14岁的他已经作为天才大提琴手在音乐节颇享盛名;而另一方面,仿佛是应了人无完人这句话,他做不出任何表情。而在一年前的音乐会上,他邂逅了一位能够真正理解他的人——不靠表情,而是靠着"绝对音感"这种才能从话语中看到了他的真心——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也可以算是个奇迹了。 

    幽久久不能忘怀这个奇迹。如果能知道他的名字,再见到他一次就好了——一年来,幽时时落入这样的遐想之中。 

    然而,人们之所以称「一期一会」为奇迹,正是因为这世间重逢难得吧。有些时候,即便是对自己影响再大的人,一旦落入人海之中,恐怕再也无法相会了。人们为了弥补遗憾,又将这样的遗憾称为「美」。 

    但是刚刚的一瞬给了幽一个机会。他盯着电视,好奇心与激动掺杂在一起扯着心脏碰碰跳动。 

    节目没有辜负幽的期望。主持人寒暄几句之后,镜头对准了那个粉色的身影。 

    "那么来介绍今天的嘉宾,近期流行乐坛超人气组合「DarkCaster」的主唱——Shuya先生!" 

    "先生就免了,我才十五岁嘛。"对方朝主持人摆摆手,又面向镜头眯起眼笑了笑,"呀大家好,我是阿部修也。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拼综艺节目,现在有点dokidoki,请多指教!" 

    他正是一年前幽遇到的那个人。一头不知是不是染出来的扎眼的粉发,时刻都挂着微笑的脸庞,以及让人听了感觉自己都有了精神的语气。 

    ——阿部修也,他的名字吗? 

    幽的期望首先实现了一个,他暗自欣喜着,心情躁动不安,忍不住抓紧抱枕。之后又换了个姿势,索性把电视音量又调高了几格。 

    "然后介绍另一位——"经过再次放大,主持人的声波几乎要把一旁装饰的碟子也震得发颤。他夸张地把身子转过半圈,镜头随着他的手指移到旁边的女孩子身上。 

    "同样是歌手,为这一季多部动画献唱的超人气可爱女孩,志方千雪小姐!" 

    志方千雪攥了攥放在裙摆处的手,看上去有点紧张。乖张的她和旁边一身随意气息的修也形成鲜明对比。大概过了五秒钟,千雪才开口:"大、大家好,这次节目,我会努力的!" 

    ——题目的Fight就是让这两人比什么吗? 

    幽往二人后面的台上看去,上面摆了面粉黄油鸡蛋之类烘焙必备的食材,看来这个节目是让他们做点心什么的吧。 

    就像幽预料的那样,主持人滔滔不绝地用他那奇特的语调介绍了节目流程。看样子,那两人要在规定时间内用这些食材做出饼干,之后要从形色味多个角度综合评比选出胜者——理所当然输得那位要接受惩罚。 

    "那么两位请就位吧,给你们的时间很充裕,不必慌张。另外这是现场直播,请不要一不小心炸了厨房之类的——我们会困扰的。" 

    "我想烤个东西是不会炸掉厨房的吧?"修也跳上厨台前的台阶,打哈哈说道。 

    "还是请小心一点吧,阿部君?"千雪跟在他后面慢慢走着,有些担心。 

    "嗯没事没事。叫我修也就好啦。" 

    修也已经率先来到整齐摆放了一排食材和工具的厨台前,新奇地把那些东西看了个遍。他举起面粉袋,哗地一股脑就向碗中倾倒过去。面粉扑到空中,呛得他往后退了几步。 

    "修也,我十分认真的觉得你这样下去会炸了厨房的。"主持人严肃地望着修也,帮他把空气中的粉尘赶跑。 

    另一边,千雪踮起脚——厨台对于她来说好像高了一点点,娴熟地打开面粉,慢慢倒进去。接着,她轻轻敲开鸡蛋,慢慢让它流入面粉中。而修也在捏碎了好几个蛋壳之后,总算分离出了一个没有杂物的鸡蛋液。 

    ——唔啊,他难道从来没有做过饭吗?还是天生就…… 

    如果幽能做出表情,他现在一定快要捂着嘴笑出来了。但只能说修也不幸,如果千雪不是表现得那么擅长料理,修也也不会在对比之下显得如此手忙脚乱和尴尬了。 

    和主持人复杂的目光交汇示意,修也转向千雪,叫起很多粉丝私下里给千雪起的称呼: 

    "吶小千,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诶、嗯。"修也高程度的自来熟让千雪愣了一下,她顿了顿,点点头。"是什么呢?" 

    "刚刚在后台你说知道我们乐队的事情对吧?" 

    说到这,主持人突然冲到两人之间插话:"等等,你们刚刚在后台非常愉快地畅谈了?难道谈的是少年少女的青春——啊,我嗅到了特别的味道——" 

    他还特意咬重了"春"这个字。 

    ——后台聊天和特别的味道有什么关系? 

    幽搞不懂主持人的逻辑,按了按自己皱不起来的眉头。 

    "阿彰你想什么呢,小千会困扰的啊!"修也轻轻推了主持人一下,"我只是想问问我和和哉,小千喜欢谁而已。" 

    "嗯?修也同学,你这是变相要人家女孩子告白吗?" 

    "不是那种喜欢啦!和我喜欢你一样的喜欢!"修也指着主持人,脸有点红了。 

    ——那种喜欢?这种喜欢? 

    这个话题勾起了幽的兴趣,他抓紧抱枕向前趴了趴。 

    "看不出来啊修也同学,你竟然是Gay……"主持人夸张地作出惊讶状,遗憾地耸耸肩,"对不起啊我是直的而且对未成年没有兴趣。" 

    "阿彰,你想吃面粉吗?"修也抓起碗,抿着嘴对主持人笑了笑。 

    主持人咿了一声,慌忙躲到千雪身边。在那两人闹着的时候,千雪已经开始捏面团了。 

    "那么千雪小姐的回答呢?" 

    "唔……"千雪低头想了想,许久,扬起脸对另一边的修也笑着说道:"修也君吧。和哉先生太高,看上去不太好相处……" 

    柔和的灯光打在千雪脸上,好像阳光般将笑容衬得温暖了。千雪努力将摆满各式各样小动物形状饼干面团的铁盘拿下来,放到后面的烤箱中。 

    ——长得高不好相处? 

    幽眨眨眼睛,如果这个定律成立,自己应该有相当多的能理解他的人才对。可是…… 

    "什么?!理由竟然是身高!"修也十分失望,又加之他的速度落下千雪很多,他疯狂搅着面粉。"我本来还想借这个回去嘲笑一下和哉的——" 

    "果然像传闻那样,修也跟和哉先生的关系有点微妙呢……"主持人饶有兴趣地说道。 

    "不,只是竞争关系而已。和哉他对我来说是像前辈那样的重要的人。另外,黑他很有趣。" 

    ——电视直播说这样的话真的好吗?那位和哉先生看到会不会气到…… 

    幽往枕头里埋头想道。 

    "话说回来修也,面粉你要搅多久?已经崩得到处都是了……" 

    "啊啊啊抱歉!!!然后,然后怎么做?"修也手忙脚乱地把打蛋器抽出来,结果又把稀糊糊的液体滩了一地。 

    "那个……修也君,我的已经差不多了,需要帮忙吗?"千雪脱下刚刚戴上的厚手套——她本来已经打算去取烤箱里的饼干了。 

    "不用了小千!我一定要一个人做出来给你们看!"修也挽上袖子,一股干劲和冲劲,对着食材和工具又是一番折腾。 

    这时,主持人凑到千雪身边,帮她把盘子端了出来。看到主持人那陶醉的表情,现在演播室里大概到处都氤氲着香气吧。 

    "千雪小姐的水平真是不得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诶……我比较喜欢吃甜点,有时候出去买会不方便很困扰,所以就自己学来了……"千雪犹豫了一会,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 

    ——很困扰? 

    幽又提出了问题。如果他去百科搜索一下「志方千雪」词条,答案就跟明了了——她是个程度不浅的路痴。 

    "那真是不得了。"主持人拍了拍手表示赞许,"不像修也,我已经怀疑他是不是来搞笑的了。"他看了看修也那边靡乱的厨台,以及歪七扭八形状不明的饼干面团,一本正经地吐槽说道。 

    "啊没错,我就是来搞笑的,抢了你的饭碗真是不好意思——" 

    修也猛地把托盘丢进烤箱,发泄一般地用拳头砸向启动按钮。 

    "那我们言归正传。先不考虑做出来的东西能不能送人……"主持人看了看修也,稍稍停顿,"如果要送的话,两位想把饼干送给谁?" 

    望见修也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烤箱的倒计时,主持人转向千雪,耐心等待她的回复。后者认真低头想了想,说:"修也君和阿彰先生都有一份,然后就是……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家人之类的吗,还是说——" 

    ——又来了,主持人八卦的语气。为什么说话总要留半句? 

    幽一下子仰回软软的靠背,身上舒服了很多。 

    "没、没有那种关系的人……"千雪慌张地摆摆手。 

    "那修也呢?" 

    "嗯?我吗?"烤箱"叮"地一声进入休眠期,修也把烤盘拉出来,脸色一瞬间有点难看。很快,他恢复原本的笑容,解释说:"阿彰和小千肯定不想吃吧,言夜和九十九也是,和哉他们见到这种东西会笑死的……" 

    ——言夜,九十九? 

    幽无法辨识突然蹦出来的名字,但似乎和主题没什么关系,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 

    "如果可以的话,倒是想给一年前擦肩而过的一个人,不过他大概也不想看到这样糟糕的谢礼吧。" 

    修也尴尬地笑笑,挠了下头。 

    ——诶?! 

    修也的话刺激到幽的神经,他凝神盯着电视机,等待修也继续说下去。会是关于自己的事吗?他不免紧张起来。 

    "擦肩而过但是很重要的人吗?" 

    "嗯,我初二的时候和哉拉我去音乐会碰到的人。如果没有他当时的一番话,我也不会走到这里吧。当时只是萍水相逢,连名字都没有问,后来即使知道了,也没有再相遇的机会了——那家伙真是超有名。" 

    "修也现在也挺有名的嘛。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保密☆" 

    ——诶诶诶诶?! 

    幽差点把抱枕和遥控器扔出去,鲤鱼打挺一般忽的从沙发上立起来。他感觉自己已经飘飘欲仙,即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无法阻止他难以言喻的心情涌上心头。他又神游了好一阵子,从奇迹的开始到最后——两个人竟然都在挂念对方。等到他的思绪飘回来,节目已经接近尾声了。 

    "那么,一会节目终了修也要接受惩罚喔。"主持人拉起千雪的手,宣告她绝对优势的胜利。 

    "不是直播?太好了谢天谢地……"修也似乎也接受了惩罚这件事,现在竟感到庆幸。 

    "嗯,太好了呢修也君。"千雪也附和着说道。 

    "节目最后,两位来合唱一曲如何?" 

    修也和千雪对视后点点头,唱起他们两人刚刚在后台你一言我一语搭出来的歌。带些绝望的声线与清泠的歌声交织,在幽空旷的房间中回荡。 

    幽认真听完整首歌,小声重复了一遍最后唱道的那句歌词: 

    ——「在错过的寂寞街角回头,终有一日迎来彼此重逢。」 

     

    Code:Mock
    评论(0) 收藏(1)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