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Before "it" begins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5/07/26

    阿部修也艰难地支撑起眼皮,让一片模糊的视野像相机对焦一样变得清晰。最后,眼中只是拍摄出了一群同龄人倒在类似体育馆的地板上这样的画面而已。  

    修也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他感觉自己像是被迫做了一个漫长的梦:以友情、欢笑与羁绊为始,却以背叛、杀戮和支离破碎为终的悲剧。或许是自己太久没睡过这么久,开始胡思乱想了吧。修也完全没有将噩梦当回事,只是一笑而过。  

    修也站起来,拍掉身上的尘土,小心翼翼地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贝斯和耳机——那是他弥足珍贵之物。不知是谁出于好心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耳机从脖子上被拿掉了,否则修也绝对不会睡这么久,而是早早就因为异物感而醒来了吧。  

    贝斯完好无损,耳机也没有被弄脏或者摔出伤痕,修也松了口气。他又摸了摸头上的卡子,还在。那就一切都好说了,不管发生什么都没问题。修也庆幸地想道。  

    贝斯、耳机和发卡是修也从最重要的人们那里收到的十六岁生日礼物。贝斯是乐队的朋友们送给他的,背面印着全员签名,一定意义上来说这把贝斯是修也和其他同伴们青春羁绊的证明;耳机则是修也那个不苟言笑的发小偷偷瞒着他打了半年工才攒钱买到的东西,对于身为校第一背负着巨大学习压力的他来说,这半年过得尤为艰难,修也为此足足感动了一个月;而那个形状看上去不怎么规整,还有定型时画的黑线,看形状和颜色能勉强认出是个星星的发卡,是修也的妹妹勉为其难亲手做的。  

    修也小范围地走了几步,活动开筋骨,同时看了看和刚才的他一样倒在地上的学生。大约有一半以上的人还在昏迷之中,至于醒过来的那些——有个管家打扮的人、金发外国人、戴着帽子的女孩,还有……  

    他发现了两个面熟到不能再面熟的人。其一是他的初中同学,海藤黑栀。海藤黑栀是在第三学年来到修也班中的海归转学生,只是不凑巧,那时在圈子里渐入佳境的修也已经很少出席课堂,就算来,也只是在天台优哉游哉地吹风写歌。那时他们都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人物,彼此也听过对方的名字,但真正熟识起来,是在修也客串主持人拜访拥有特殊才能的学生们的时候。  

    不过现在海藤还在昏睡着,修也把目光转向另一人——不可思议地,他竟然在这里再次遇到了那个人——两年来修也一直忘不掉的大提琴手,祗幽。  

    修也早已将他的面孔记得烂熟于心,后来也反过来数次拉着和哉去听了他的音乐会。  

    ——看上去有些袖珍的个子,近乎纯白的皮肤和头发,双耳下的滴型耳坠,没错,绝对是他。  

    此时,祗幽正背对着他朝另一个方向站立。莫非这就是命运吧。修也这样想着,迈步向幽走去。两人的位置可以近似看做体育馆的对角线,彼此有一定的距离。于是修也开始奔跑起来,大概还有五十步,二十步……随着距离的拉近,修也的步子也渐渐放缓——在幽身后的五米处,他硬生生地停住了。  

    ——糟糕。  

    似乎是有这样一个定律,越是期待、越是敬仰的人或事,一旦有朝一日自己能够面对,就越是无助、越是不知所措。  

    修也现在就被它紧紧箍住了,不知为什么,心脏激烈地跳动着,双腿像是灌了铅,又被什么钉住一样,不能移动半步。他抓了抓胸口的衬衫,想让自己这种反常的犹豫消退下去。  

    是的,这太反常了,对于一向自来熟天不怕地不怕的修也来说。他从未如此恐惧过问候别人——如果对方不理会他怎么办?因为自己举止不当被讨厌了怎么办?或者说……对方从未记住过自己怎么办?  

    修也已经慌了神。实际上,两年前的音乐会他们只是擦肩而过,连名字都不知晓,能有多大的几率对彼此有印象?另外,修也也完全忘记自己是个大名鼎鼎的偶像这件事了——不过他从未有过这样的自觉。  

    或许是感受到后方不安的躁动,幽转身看向这边。一瞬间,他的视线与修也交汇。后者惶惶移开目光,动了动喉咙,却吐不出一言半语。  

    幽也没有开口。他和修也抱着同样的、惊喜与犹豫混杂的心情,只不过那张映不出表情的脸显得要比那位没出息的偶像大人沉着得多。许久,他规规矩矩地说了声:  

    "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我们能在这再度重逢。"  

    "嗯、嗯……"  

    修也连忙应道,然后又在苦恼着。  

    ——该不该做自我介绍呢,可是自己早就知道对方的名字了……  

    "我是祗幽,大提琴手,证件编号是022。请多指教。"幽出乎意料地先报上名字。  

    ——诶?诶……!  

    对方怎么会表现得这么淡然。一瞬间,修也感觉自己像是受了不得了的打击,一下子坠下悬崖一般地失落着。他挤出像是在思考的几个音节,头脑却无法如愿转动起来。  

    ——等下,我记得他……语调有在变吧……  

    精神无法集中,连才能都帮不上他的忙,修也把手放到额头上,使劲拍了拍让自己清醒一下。是的,变了,他摆出乐观的心态说服自己,变高了——等下,他很开心吗?他也……很开心?  

    ——和我一样?!  

    当初,修也因为幽的一番话振作起来,与和哉他们一起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所以把当初鼓舞自己的那个人看得尤为重要,一直难以忘怀。而幽呢?他为什么见到自己会高兴?他为什么还记得他呢?难道因为自己的态度和其他人不一样之类的?  

    虽然修也觉得自己越想越偏(实际并没有),但他欣然接受了这个设想。修也脸上有些烧,按捺不住鼓动的心情,直接冲上去将对方揽入怀中。  

    "——阿部修也,请多指教!"  

     

    Code:Mock 谈恋爱x
    评论(0) 收藏(1)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