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After "it" begins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5/07/26

    "那里,会有人死掉。" 

    三屿亚希指向不远处的【某个人】,方才轻描淡写的话语此时变得掷地有声。 

    但也只是如此。亚希的话语没有掺杂任何主观感情,就像对观光客指着身后的建筑说,这里是个风景名胜一般。这也并不是无情,就算真的能够预言到死亡,她又怎能挽救那位素不相识的不幸之人。 

    阿部修也和凯尼恩默然顺着亚希的手指方向看去,视线于近在咫尺的某一点交汇。这数步远的路途便是死亡的距离。在沉郁的空气之中,四处徘徊的死神已经锁定目标,盘旋于某人之上,等待时机挥下他那暗黑色的镰刀。 

    尽管亚希突如其来的发言足够让人震撼,凯尼恩还是显得很冷静。"三屿,忘记问你,你的预言准确率有多少?" 

    "嗯——普通情况下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九,如果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起码八成吧。" 

    "喂喂喂,不管有多少准确率,这可是要死人了啊!"不知道为什么,修也瞳孔紧缩,视线紧紧盯着亚希方才指向的那个人,反常地激动起来,"只要几率不是0,我们就得想想办法避免不是吗!" 

    "话虽如此,修也,你觉得就凭我们几个能做什么呢?"凯尼恩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稳些,好让旁边那位快要冲过去的家伙稍稍安定下来。 

    "没错修也君,而且对方不会领我们情的。"亚希和凯尼恩一起劝说道。看上去的推断式判断语气,从她这个预言师的口中说出来,十有八九是既定事实了。 

    "可是……"修也不想就这样放弃,毕竟这个性子支撑他走了足够远,甚至是可以当做信仰的东西。另外,没有尝试过,他也不想就这样对一件可能带来危险的事情做到视若无睹。"如果,如果他真的……" 

    "抱歉,我们只能做个旁观者。"亚希摇摇头,向斜下方偏了偏脸。或许是对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只能表示遗憾,又或许是修也的一番举动勾起了她某些回忆。 

    "修也,冷静!"凯尼恩扬着脸,抱臂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想过我们靠过去会有何种后果吗!亚希说那个人会死,但是凶手呢?万一起了争执,失手做了什么,那么陷入不幸的将会是我们。" 

    修也陷入沉默。凯尼恩说的没错,亚希看到的是「那个人会死」,换言之,谁都有可能成为凶手。世事难料,就算他们没有害人之心,也抵挡不住意外的发生——毕竟预言不可能面面俱到。 

    "……我知道了。" 

    修也最后看了一眼对方,甚至有些恋恋不舍。后者丝毫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危险,也没有注意到后面正在议论自己的一行人,径直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嗯,那我们继续勘察吧!"看到修也恢复来的精气神,亚希松了口气。她指着另一条路,笑笑说道。 

    凯尼恩和修也跟上去,在提醒修也不要老是往那个人离开的地方看、注意好脚下之后,他们推开了下个地点的门。 

    "看样子是休闲室。"凯尼恩走进去,环顾四周开始观察。 

    "而且这几张桌子可以搬动喔!"亚希跑到房间中央,指着三张小桌说道。 

    修也过去挨个搬起来试了试,点了点头。他拉过来一把椅子,仿佛要瘫倒一般把自己推到里面去。接着,他抬起手和脚,用力伸展,让自己放松下来。 

    "啊!凯尼恩君,修也君,快过来!这里又有凶器!"亚希顺着墙走了一段距离,招呼两人到她那里去。 

    凯尼恩先走了过去。他细细端详墙上的飞镖盘之后,拔下一支飞镖,用手抚摸露出来的金属部分。 

    "大概有五厘米,尖端的锋利程度足够给人造成伤害。" 

    "那不是很危险吗……"修也把自己从椅子上拽起来,晃晃悠悠地凑到飞镖盘前,戳了戳木盘。"是活的呢,这玩意拿下来也能打人的吧。" 

    "可以啊,"亚希解释道,她又靠着才能看到了一些东西,"虽然不一定致死,打晕是没有问题的。" 

    "咿,我们能把它收起来吗?"说着,修也就要摘下那些飞镖。 

    "等下。" 

    凯尼恩从修也手中拿过飞镖,靠着记忆准确插回原来的位置。 

    "这里没有可以藏它的地方,如果拿出去带回房间,一旦被人看到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的事。" 

    "凯恩,你严谨过头了吧?"修也收回手,尴尬地笑笑。 

    "这点我赞同凯尼恩君哦。虽然有时候我超——想扯扯他的脸把嘴角往上拽。"亚希不怀好意地咧开嘴,来回比划了一下。 

    "喔!你想试试吗小亚希!我帮你架住他!"修也如同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绕到凯尼恩身后,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凯尼恩灵活地左移一步,站定,带些斥责的语气对着不正经的两人说:"严肃点!你们没有意识到已经有人用过飞镖了吗?所以可能已经有谁偷偷留下一支凶器了!" 

    "诶,有道理。"于是那两人老实下来,一同看向在书架前的角落里静静读着书的少年。 

    "不会是他吧?"修也压低声音,拿手挡着神秘兮兮地问道。 

    "我觉得也是。"亚希以同样的方式回答修也。 

    "你们……"凯尼恩意味深长地望着他们,显得有些无奈。"修也,你干脆去问问吧。" 

    "了解!" 

    得到长官许可,修也小步跑到少年面前,戳了戳他的小臂。 

    "嘿下午好☆" 

    及肩长发的眼镜少年从书中抬起头,惊讶地盯了修也一会。之后,他随和地微笑了一下。 

    "有什么事吗?"少年开口,礼貌地问道。 

    "嗯我想问一下,墙上的飞镖是你掷的吗?或者说,你有看到什么人动过它吗?" 

    "不是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在做记录,之后又在读书,在吵吵闹闹的你们到来之前,注意力一直很集中啊。不过大概你们也没有注意到我,也不全怪你们。"少年陈述着原因,语气稍带抱怨和无奈。 

    "记录?你是爱好文字工作那一类的吗?"修也徒生几分敬佩——文字那些东西,除了歌词之外他看时间长了就会头疼,属于无论怎样努力都克服不了瓶颈的工作之一。 

    "是的。自我介绍一下,白流笙,是个小说家,称号是超高校级的逻辑。"白流笙推了推眼镜,放下书说道。 

    "呃……逻辑……?"修也感觉自己的头好像已经疼起来,总之那些看上去比较高端的东西估计这辈子都和身处演艺圈的自己无缘了。他笑了笑,"流笙感觉厉害嘛。" 

    白流笙皱了皱眉,似乎没料到对方会如此亲昵地称呼自己。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于是他就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谢谢。"他笑笑回答,"刚刚你们说话声太大,我不得已听到了。实际上,我觉得有人用过飞镖和拿走飞镖当凶器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你们过分追究也没有意义,我建议你们放弃,做点别的事放松一下。" 

    "嗯,我是阿部修也,请多指教!"修也无视了白流笙的建议——他本身也不是很在意有没有人拿走飞镖这件事,他冲对方笑笑,做起自我介绍。 

    "阿部修也?"白流笙好像听过这个名字,站起来盯着修也的脸看了一会。然后,他得出这张脸有点印象的结论——很遗憾,他是个脸盲,只能靠名字辨认他人——点点头,说:"那个偶像啊。" 

    "是是,流笙你知道就好办多了!啊,感觉好亲切。" 

    "嗯?亲切吗?" 

    "嗯是呀——等等,流笙你不是那个电视剧「aoTea」的原作者吗!我之前还唱过主题曲的!你的歌词写的很棒我印象很深来着——"修也拖长语调,突然想起什么,兴奋地和白流笙叙起旧。 

    实际上白流笙之前并没有对改编电视剧的相关人员留意些什么。他翻开记录本,浏览一番后抱歉地笑笑,"的确呢,抱歉,我之前不太在意这些事。" 

    "没事没事,现在我不是遇到流笙了嘛,再合作的机会多的是。"修也说着,满心期待。 

    房间的另一边,亚希和凯尼恩又发现了什么。亚希跑过来朝修也招手,"修也君,过来一下!那边还有东西!" 

    "好!"修也元气地应了一声,"流笙也要过去看看吗?" 

    "我也要去吗?" 

    "嗯……勘察一下地形对今后的行动也有利啦,没准还能发现什么漏洞利用一下威胁那个眼罩变态呢!"修也想起早上自称校长的家伙那烦人的声音,攥了攥拳。 

    听罢,白流笙扶着椅背慢慢起身,拍了拍他的长风衣。"那我就跟你们过去看看吧。" 

    他们跟在亚希身后,来到休闲室的另一个角落。面前是一扇贴满封条的门,古朴和厚重与鲜亮的黄色搭配,给人更压抑的感觉,同时也激起内心深处想要探索的欲望。 

    "哎呀,这位是?"凯尼恩眯起眼睛,似乎有些防备。 

    "小说家和逻辑先生白流笙。"修也笑笑,示意对方可以信任,"关于刚才的事,流笙说他也不知道。" 

    "啊还有,"修也转身面相白流笙,介绍他的两位同伴,"这位是贵公子凯尼恩,这家伙全名太长没记住……还有预言师三屿亚希。" 

    "请多指教。"白流笙向对面两位点头致意。 

    "嗯!"亚希点头微笑,"请多关照哦!" 

    "言归正传。"凯尼恩指着这扇门说,"我们想试试能不能把这扇门打开。" 

    "胶带是特制的,不能用笔划开。"白流笙走上前,用手指触碰着贴得横七竖八的胶带纸。 

    "那就试试撞吧?"修也提议道。他拉着白流笙和凯尼恩后退几步,"喊一二三大家一起使劲?" 

    "抱歉,我身体不太好,不能剧烈运动。"白流笙后退,给修也他们让出路。 

    那凯恩,来,一,二,三—— 

    砰。砰。砰。 

    按理说两个男生的力气已经不小,可木门还是岿然不动。在一旁默默注视一切的亚希收起故作沉思的表情,幽幽来了一句:"这扇门打不开哦。" 

    "三屿你不早说。" 

    "而且,变态眼罩他要……" 

    亚希的话还没说完,四人头顶的扬声器吱吱振动起来。在抖落了不少灰尘之后,扬声器开始工作了。 

    "休闲室的四位同学——请注意你们的言行,不要破坏公物,更不要辱骂校长——否则下次就不是广播警告那么简单了——重复一遍,休闲室的四位同学——" 

    "那家伙竟然搞这一出。"修也悻悻地退离大门几步,有些不爽。 

    "那我们先调查到这里吧。"凯尼恩走到休闲室中央,再次环视一周确认说,"所以休息室的潜在凶器就是飞镖了。" 

    "不,你们忽略了一个。"白流笙敲了敲他手边的大家伙,"凶器——还有这个书架啊。"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