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Breakdown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5/07/26

    1  

       

    裁判结束了。  

    从开端到陈述,推理,指证,真相大白,一切牵连起来看似那么流畅,犹如庄严的法庭审判一般——但它却建立在自相残杀的疯狂与失去同伴的痛苦之上。阿部修也想起方才形形色色的声音,有的人无关痛痒,懒散地附和着;有的人一直保持着沉着冷静,有理有据地顺其线索推理;也有谁,痛失重要之人,在裁判上自我失控地呐喊起来。无论情绪如何,那些与以往有着微妙偏差的声音传到修也耳中,传达出的都是多多少少的动摇,或者绝望。  

    自己也失控过吗?这偌大的裁判场中,自己也是否因为无法接受同伴的死亡,大声吵闹过吗?  

    修也远远望着圆形站台的对面,那里竖着海藤黑栀的黑白照片,上面还用红色大大地画了一个叉。他又感到一阵眩晕,抬起手掌死死抵住额头,用力敲了几下。  

    ——该死,如果当初多考虑一点的话……  

       

    「那个人会死。」  

    就在前一天,预言师三屿亚希指着不远处的白发少年,沉重地宣告她的预言。虽然修也感到焦急和恐慌,想要过去提醒他,但是听了凯尼恩的一番话,他最终没有付诸实践。理由其一,凯尼恩说的没有错,当下大家互不熟悉,校长又有可能从中挑拨,自保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其二,白色卷发的少年与修也素昧平生,就算修也冲过去,对方也未必领情,甚至可能误以为他图谋不轨。  

    一天后,卷发少年的确被害了,另外还有——当时站在少年旁边与其攀谈的海藤黑栀。  

    修也痛恨自己一时疏忽,没有注意到海藤的事,一切都是自己惯性思维的错。一直优哉游哉、认为一切都会顺利的他,恰恰就这样因此失去了友人。  

    有句话说,防患于未然;也有句话讲,船到桥头自然直。两者相比,后者显然要轻松的多——只要顺其自然,自能无为而治。可是世上哪有这么多称心如意的事呢?  

    修也懂得这个道理,他却迫使自己做出乐观无畏的样子,直到失去,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天真。  

       

    此时却为时已晚,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修也踉跄着走下自己的裁判台。颤颤巍巍的双脚踏在地面上,他却没有尘埃落定的感觉。自己像是一直飘飘呼呼地踩在残垣断壁上,一步之外,就是无底深渊。  

    不知是站立太久,抑或是过于动摇,修也膝盖一抖,自己来不及反应就跌了下去。有谁揽住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拉起他的胳膊,让他的头部在距离地面十厘米处停了下来。  

    "喂修也,你没事吧?"凯尼恩扶起摇摇晃晃,没了往日精气神的修也,一只手继续搭在他的肩上做支撑。"以前的朋友遇害的确很痛苦,但这幅样子,太不像你了。"  

    "不像我……吗?平常的我,真的好吗?"修也动摇着,无力得连话语声都如同变得越来越小。  

    自己这幅样子真的好吗?修也为此失去一如既往的自信。原本觉得那副元气又无所顾虑的样子也能让别人变得精神,但到头来,却是那样的结局……  

    "有什么不好的!修也君就是修也君啊!"裁判时站在修也旁边的亚希也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修也没有立即回复什么,伸手分别揽住和自己面对面站着的两个人,低头抵在他们并排着有一些高度差的肩膀上,轻轻地笑起来。  

    是苦笑吗?还是感谢?修也已经分不清这些感情,只是埋头于两人肩并肩搭起的连桥上。渐渐地,声音变成了哽咽,泪水顺着修也被遮住的脸颊打在两人肩上。  

    "修也……"  

    "对不起,"修也的声音恢复平静,绕过两人脖子的双臂此时环绕得更紧了些,"就这一会儿……原谅我……"  

       

    许久,修也终于抬起头,凯尼恩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那边,有人一直在偷偷往这边看。"  

    "诶?!"修也后退一步,"我、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他只是想要你的签名。"亚希透过才能断定道,"好像有点犹豫该不该过来。"  

    "他?谁?"  

    亚希摊了摊手,"没看清呢……现在已经走掉了。"  

    "堀满,超高校级的球童,编号009。那个脸上有疤,衣服很厚,看上去很懒散的人。"凯尼恩推了推眼镜,说道。  

    "小堀吗,我已经知道他了……等等凯恩老师?你看的这么仔细?"  

    自从昨天拜托凯尼恩教自己如何提升形象之后,修也就在对方的名字后面加上「老师」二字,自己还叫的相当投入。尽管修也要学来贵公子的气质,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嗯。不过修也,你没关系了吗?"凯尼恩看着瞬间又变了一个人的元气家伙,有点担心对方是在逞强。  

    修也攥紧肩上贝斯的背带,点了点头。"嗯,有你们在就好多了。"  

    "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亚希也放不下心来,加之两个小时的学级裁判之后,自己也筋疲力竭,于是提议道。  

    "嗯,那晚安。你们……要小心啊。"  

    "你才是啊,修也(君)。"  

       

       

    2  

       

    一踏进自己屋内,修也好像全身力气都被抽光一般,仰面摊倒在床上。尽管眼皮沉得近乎一刻都支撑不住,他还是丝毫没有睡意。他抬手按掉灯的开关,静静看着被漆黑笼罩的一切。  

    眼睛的暗适应渐渐完成,周围事物的轮廓变得清晰,修也却更加难以入眠。三天来发生的事情一股脑涌上记忆,手中的丝线越来越乱,直至缠成解不开的心结。探索学校也好,和各有千秋的天才交往也罢,看到尸体那一刹那的疯狂与绝望,还有历尽艰辛的调查,还有最后被带走的那个孩子……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炽热灼烧蓦然的南风四起……稍有一刻逝者的灵魂明晰……"  

    修也把胳膊搭在脸上,轻轻唱了起来。  

    "无人知晓,何时起梧桐梦碎长堤……终焉已至,约定后未来无处寻觅……"  

    那或许是唱给再也无法遇见的某人的歌。  

       

    ——……黑……  

       

    "修也,你终于来上课了啊。"  

    当修也大摇大摆踏进教室,周围的人一下子停住手边的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坐在最边角上的一个人先开口说道。  

    这的确是一件稀奇的事,自从几个月前修也一头扎进娱乐圈,基本上就把学业荒废了。虽说他每周还是坚持来一两天的,不过就是打个卡,然后翘去天台吹吹风罢了。  

    "是啊,好久没在学校里见九十九了,所以进来看看咯——啊,其他的大家也是!最近有什么惹人瞩目的话题事情吗?"修也一边跟教室的人打招呼寒暄几句,一边往九十九的位置上靠去,随后双手一撑坐到对方的桌子上。  

    自己的卷子险些惨遭蹂躏,九十九撇了撇嘴,把他们摞好放到桌洞里——毕竟这个对他来说最难搞的家伙来了,作为年第一的他的威严也根本不会起作用吧。  

    "喂修也,你知道吗,津岛不知怎么的最近突然开始上课打瞌睡,上次考试险些被超了诶——"旁边的男生也凑过来,用胳膊肘戳戳修也,打趣道。  

    "的确,因为这个老班前几周心情很不好诶——说起来,津岛同学你也被请过去好几次吧?"看到有人过去搭话,不少热衷于八卦的同学也跑过去,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  

    而脸上莫名其妙被胡乱涂了泥的九十九往后靠了靠椅背,抱着手,一副快要爆发的样子——原本没人敢调侃他的,如果修也不在的话。而实际上,他在课堂上打不起精神,成绩下降这件事,只是因为晚上去打工赚些钱,然后给修也买生日礼物罢了。现在修也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等他了解以后,感动得快哭出来,那都是后话了。  

    "原,等你有一科及格了再跟我谈我的成绩好吗。"  

    "哎天青,我走的时候你不是说要好好学习吗?怎么还是那副德行。"根本没参加考试,不会被谈起成绩的修也此时幸灾乐祸着,嘿嘿笑起来。  

    "烦不烦啊,我有努力的!我有的!"对方涨红了脸辩解道。真不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连忙转移话题,"说起来,这学期有转学生来,修也你知道吗?"  

    "嗯?这什么展开啊,学校被搅得一团糟的铺垫,或者有什么清奇事情要来的前兆?"修也先吐槽道。现在已经是第三学年的中间学期了,这个时候换学校显然麻烦很多,况且修也他们的学校也并不是什么有名的高升学率学府,来的转学生不是有什么隐情,就是有什么背景了。"等等,开学那天我来了来着,只不过在天台……"  

    九十九毫不留情地白了一眼发小,对他那学习上的不上进和懒散进行无情的鄙视。"某种意义上,也和你说的差不多吧。那家伙的确搞出了轩然大波。"  

    "轩然大波倒不至于,又不是他本人做的嘛。"天青接道,"转学生他不仅是个海归小白脸,而且还钓得一手好妹子……可恶……"  

    "原,后半句描述完全被你的妒忌心扭曲了。"  

    "津岛你就不羡慕吗!明明那家伙是个男生公敌……等等,这么说修也你也是啊!"  

    "诶?关我什么事!"修也毫不客气地在天青头上砍了一手刀,又转头问靠谱一点的九十九,"感觉是个很有趣人啊,他在哪里?"  

    "有趣?我倒看那家伙城府够深的,总感觉他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九十九在脑海中搜罗起转学生相关的记忆。从一开始就因为那张算得上俊秀的脸吸引过去了很多女生,再加上偶尔会带些小动物来,而且本人性格也不错、对谁都很温柔,很快就成了学校里的话题人物。不过在对八卦没什么兴趣的九十九看来,他那看似随和之下的戒备,以及在调查什么的举动才是应该关注的地方。不过说到底那人和自己也挂不上什么关系,自己在意下去只会耽误时间而已,九十九便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然后,九十九看了看窗外,果然找到了转学生的身影。"喏,在树底下呢,周围有一群女生的那个,名字叫海……"  

    "修也?你要去哪?!"  

    天青突然提高音量的叫喊打断了九十九平静的话语。九十九移开一直托着腮的手,伸过去抓住天青,目送修也一路冲出教室。  

    "让他去吧,修也那家伙倒没准能和他谈得来。话说原,难得的午休不学习吗?"  

       

    修也一路气喘吁吁地跑下五楼,冲着小花园跑过去。绕过做着形形色色事情休憩的学生,他好不容易才挤到转学生背面的树荫下。  

    旁边有女孩子注意到了修也,颇为新奇地问道:"中午好啊修也同学,你怎么来这了?"  

    顾不得考虑那人是问自己为什么来上学,还是问为什么来树荫下,修也直截了当地指着大树的另一边说:"来见转学生的!"  

    "海藤同学吗……"女生一开始很惊讶——修也竟然不知道海藤的事,后来她想了想才明白,"海藤同学转来的时候正好你不怎么来了,也是……"  

    "嗯!感觉是很有趣的人所以想来认识一下!"修也兴奋地握住拳头,颇像童心未泯的人期待着游乐园一般。  

    "是在……说我吗?"另一边突然有人搭了话,接着是站起来在草地上行走的声音,之后,白色长发的少年便站在修也面前。  

    就是他吗!修也眨眨眼睛,上下端详对方一通。个子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眸子是紫色的,好像和日本人有点微妙的不同……看上去的确很温和,不像九十九说的那样。是不是九十九也在嫉妒啊……  

    修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天马行空胡思乱想,完全忘记自我介绍这回正事。大概把没搞清状况的海藤撩在旁边几秒钟之后,他总算把思绪拉了回来。  

    修也伸出手,热情地说道:"哟转学生,交个朋友如何?我是……"  

    这时,修也的手机在这个不讨巧时间点上响了,嗞嗞振动起来,让他没法继续把话说下去。修也只好收回手,拿出手机看了看。  

    是经纪人打来的,不接会很麻烦吧。修也超对方微微鞠躬示意,便跑到人少的地方接听电话。  

    "纪子小姐?现在让我过去?"  

    "诶……下期节目客串主持人吗?采访学生驯兽师?"  

       

    ——栀……  

       

    修也猛地惊醒,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由于举动太突然,他的心脏抗议一般怦怦跳动着,思维也因头晕目眩而模糊不堪。稍稍平静下来之后,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竟然会梦到过去的事。  

    修也揉了揉太阳穴。看来自己真的受了不小的打击,连梦都映射出来了。  

    ——得打起精神才行啊。  

    他这样想着,开始洗漱、挑选服装——至少这一天要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才行。  

    "修也,起来了吗?"  

    门外传来凯尼恩的声音,同时响起敲门声。修也把耳机挂在脖子上,过去开了门。  

    "嗯,早上好。"  

    "我来跟你说一声的,之前我们撞过的那扇门开了,是楼梯,上面有很多新的东西,一会你也去看看吧。"  

    "对了,如果累的话,上面有桑拿可以放松一下。"  

    仿佛看透了修也的需要,凯尼恩补充了一句。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