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书签一

    修治

    修治

    除了黑毛和白毛还能搞点别的颜色出来吗??但是黑毛和白毛真的很好
    2014/05/01

    1    

         

    昏昏沉沉的,身体传来一阵异样感。海风拂过,带起手指,不料颤动间却陷入沙子。    

    海风……?沙子……?    

    耗费了一番力气让自己睁开眼睛变得清醒后,我怀疑自己是否堕入了梦中梦。    

    ——我,津岛九十九,现在正处于一座奇怪的岛上,旁边还有一群脸上洒着类似番茄酱的东西昏睡不醒的家伙。下意识地碰触自己的脸,手指上一片粘稠,一下子让我反胃起来。    

    好恶心。    

    先把一切抛到脑后,我默默跑到海滩边清理起了番茄酱。同时,刚才的地方嘈杂起来,那群家伙似乎也醒了。尖叫声和惊叹声此起彼伏。    

    确认好自己的面部干净整洁,眼镜和手套没有污损,我开始整理思路。    

    1.我之前明明是在图书馆的。    

    2.这个岛几海里之内没有任何东西。岛上有几栋建筑,海滩上以及刚才醒来的地方都有摄像头。远远望去,海上有一道警戒线,旁边设有齿轮机关。    

    3.身上有几样东西不见了。但是多了一个类似学生手册的东西。    

    4.那群家伙看上去也是高中生,同样不明状况。    

    能得出的结论:    

    1.有一群高中生被囚禁了。逃走的可能性为0。    

    2.身上重要的东西被拿走了,其他人估计也不例外。犯人想威胁我们做什么事。    

    3.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    

    是谁?有何目的?    

    站在这里空想也没用,总之先回去吧。在这种没有主动先机的情况下静观其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踱步返回。    

    岛上的大好风光为什么会在这种心境下出现啊。我一边哀叹,一边端详起周围。路边的树丛突然摇动起来,跳出一只围着餐巾的松鼠,向前方的学生们跑去。    

    岛上有……餐巾松鼠?莫非是岛上人的宠物?也许就是犯人的——    

    盯着那只跳到学生们面前的台子上的松鼠,我侧身躲在它斜后方的树丛中。    

    “比比比比比——你们这群家伙——”    

    它……说话了……松鼠……说话了……?!    

    诶?这是岛上特有的物种吗?已经进化到拥有人类一般的智慧了?还是说,拥有鹦鹉一样的语言学习能力?   

    “真是太幸运了呢。”    

    什么?    

    “这里是哪?!”“你是谁?”“放我们回去!”“把东西还来!”学生们大声呵斥道。    

    “我是你们的校长——没错,校——长——哦!”    

    “松鼠?开什么玩笑!”“快放我们回去——”人群中传来快要哭掉的声音。    

    “比比比比绝望吧你们这群超高校级的家伙们!”松鼠的头微微摇动,似乎在嗤笑着。    

    “想回去很简单啦,”松鼠跳下台子,语气凝重却带了几分喜悦,“认真学习的好孩子只要杀了人不被发现就能毕业了!”    

    轻松的语气,好似在开学典礼上校长带着新学期的寄托郑重宣告开学一般。唯一的区别,只是听众怀抱着与希望截然相反的绝望罢了。    

    “岛屿的地图,学生档案和校规说明都在你们身上的学生电子手册里面了比比比比——”    

    “放心啦岛上设施绝对齐全不会比你们原来的生活差哦——那么请好好享受崭新的——绝望的学园生活吧——”    

    特意将语调甩得高昂,松鼠留下这番话后便消失不见。    

    有几个女孩子无助地啜泣,一些人掏出电子手册边走边仔细研究,还有一部分学生端详着周围的,暂时可以称为一条线上的蚂蚱的同伴。    

    究竟是怎么回事——    

    简单思虑后我决定不出去露面。目前来看隐去自己的存在是最安全的措施。    

    超高校级,站在辉煌顶点的人,被绑架困在岛上,想出去只能自相残杀……    

    我靠在树上,抬头望着渐渐被染红的树顶,有些难以置信。    

    没想到不闻世事的自己也会被盯上。不过随身听还在,手头也有一本书,地图上也有类似图书馆的地方,在这也无所谓了。只是怕那群家伙中真的有不理智去杀人的——    

    “隐默着不被人发现,就不会有事了吧。别人找不到我的话残杀也无关了。只要能学习就好,谁有空玩这么无聊没有意义的游戏。对,岛上的一切交我为空集就好了。不过真是恶趣味。能干出这种事的人除了变态和被社会摧残得体无完肤的渣滓,不会有别人了吧。”    

    推了推眼镜,对自己的思考结果感到很满意。我正转身打算从树林中离开时——    

    “比比津岛同学原来你在这里,”松鼠突然出现,跳到我的头上,“这样想可是不行哦——做个没事人什么的——不仅躲在树丛里不参加开学典礼还竟然辱骂校长不可饶恕比比比比——”    

    “你是什么人?不,松鼠的伪装之下是什么人?”我拽下松鼠,拎到面前质问道。    

    “都说了多少遍我是校长啦你们的校——”    

    吵死了。净说这种没用的,你浪费了我多少时间。再次确认不可能得到情报,我没等松鼠说完,把它甩到了对面的树上。    

    “想让我陪你?啧,干脆你自己养一群松鼠杀来玩去吧,社会的毒瘤,渣滓,变态,杂鱼。”    

    “会让你绝望的……学习家同学。”松鼠挤出几个字后,蹒跚着迅速消失。    

    啧……    

    ……已经黄昏了,先回去吧。我翻开地图,想找到一条隐蔽的路,可是——    

    “校内广播——校内广播——很——遗憾!津岛九十九同学违反校规攻击校长——将处以惩罚——请大家也好自为之哦——”    

    “校内广播——校内广播……”    

    脑内一片轰鸣。计划被破坏了。愤怒和绝望占据所有的情绪。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吗。    

    竟然如此报复我成为众矢之的……该死的松……    

        

    眼前突然昏暗,身体变软,我踉跄倒下去……然后……    

    ……。    

         

         

    2    

         

    “九九——喂——九九——”    

    依稀听到有人的呼唤,伴随着叮叮当当敲击陶瓷的乐声,但是不清晰的意识带给四周一片黑暗。    

    “醒醒啦——”    

    身体被摇晃,朦胧渐渐被甩走,我睁开眼睛的同时,一股刺激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里是——厕所……?这就是松鼠所谓的惩罚吗。想起方才的事,依旧有些顾忌。    

    “九九你怎么了——”    

    “诶……津岛同学你没事吧……”    

    厕所里原来还有两个人。我望向声音的主人。    

    “浅羽吗……”浅羽依旧是一脸笑容,旁边还有一个拿着筷子的男孩子。    

    “九九你也在这里我就放心了呜啊啊——你怎么了违反校规是怎么回事我一开始也没有看到你啊话说我要受不了了厕所简直要命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别忘了我也在忍着。”拿出口袋中的书扣在鼻子上,我故意回避了某些问题。    

    没想到浅羽竟然也在这里。    

    我跟这家伙——浅羽利树,算是一个学校的同学。本来是互不相识的,但这家伙做过妄想侵入学校电脑互换我们成绩的事——没错,他姑且也是个电脑天才,只可惜心思不正。因为最后也没有触及到自己,我便本着君子的宽容不再追究,浅羽却从那以后时常来骚扰自己。    

    “浅羽同学和津岛同学认识吗?”旁边的男孩子插话道。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九九我们不是朋友吗学习家你不是答应我做朋友吗——”    

    “你又给自己编了什么记忆进去。投机取巧的混球。”    

    “投机取巧也是一种技能你不要小看!”    

    那个男孩子突然插入我们中间,用筷子敲打马桶,“不要吵架啦,不要吵架啦……”    

    敲打的节奏配上说辞竟然有些RAP的意蕴。无视敲打对象是前提。    

    “为什么要敲厕所。你有什么特殊嗜好吗。”无视旁边浅羽怨念的喃喃自语,我问道。    

    “架子鼓相关的东西都被没收了没有它我不能活啊——找了一圈只有厕所可以敲我就拉着刚认识的浅羽同学过来了,没想到津岛同学昏倒在这里浅羽同学就啊地跑过去一直在叫你了。津岛同学有点过分哦浅羽同学看到你超级激动的。然后我就敲起来了结果校长突然出来说这违反校规跟津岛同学一块在这关一夜吧……话说津岛同学一直都不问我的名字有点伤心哦——我是小岛玲,架子鼓手,请多指教!”说到最后,小岛顺着语意敲出了一阵高音。    

    “哦。”这个人好能说。    

    “津岛同学你就只有这点反应吗!难道这是学习家特有的超高校级的高冷吗越来越过分了好歹我们一起在这呆了这么久啊对了你一直没醒不知道其实现在已经快到早上了。津岛同学你这样是不行的要好好回答至少说句请多指教嘛——”小岛有些失落,使劲敲着马桶。    

    “没有那回事。我只是认为在这种有生命危险的处境下与别人交集越少越好。话太多小心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小岛同学。”    

    我用书煽动着面前的空气,对自己昏迷了这么久小小地吃惊了一下。向窗外看去一片漆黑,只有厕所内的灯笼罩着昏暗的光芒。晚上只有厕所是通电的吗……    

    “玲,那是学习家超高校级的的傲娇啦——其实他很关心你的你看他都提醒你小心了噗哈哈哈——”浅羽窜出来,笑嘻嘻地拍着小岛。    

    我懒得反驳。跟浅羽这种人辩论只是浪费时间。说到底他那性格也会把对方绕进去自讨苦吃。    

    看来外面没通电之前是出不去了,看会书吧。我摊开书,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书签不见了。内容也……这是什么?!    

    “九九你在看什么啊你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口味了!”还没来得及反应,浅羽一把夺过我手中的书。    

    “津岛同学不愧是学习家呢这种书都看!绝望教……好奇怪的名字看上去更像是宗教诶,津岛同学你难道要参加什么非法运动吗那可糟糕了——”小岛也在旁边附和着。    

    我的书怎么会……八成是死松鼠。    

    “开什么玩笑,我带来的明明是约翰福音。快收起你们那无聊的臆想。”    

    拿走我的书暂且不论,竟然换这种东西侮辱我——    

    我攥紧了拳头,在脑海中挥向松鼠。    

    “啊,约翰福音的话我之前好像在教堂见到一本!”小岛的话让我眼前一亮,“当时我还在想这教堂虽然奇怪但还是有一些正经东西的嘛。说起来那里有个……”    

    阳光渐渐渗入走廊,建筑物内回响起可恨的声音,打断了小岛的长话。    

    “早上——好——你们这些家伙——起床了哦——好好享受——新的一天吧——就是今天——来杀人吧——”    

    “失陪了。小岛同学谢谢你。”    

    在温暖而耀眼的光辉笼罩的绝望的学园之中,我翻出地图,快步奔向教堂。    

        

    3    

         

    这里……是教堂吧。    

    眼前的建筑装潢明显充满了宗教气息,但有些东西实在是与气氛格格不入。比如说,礼拜台前的两座雕像,虽然是天使造型,但什么装置被融入在其中。我走上前,在台子上发现了自己的书。    

    该死的松鼠。    

    我取下书的同时,背后响起了干脆利落的脚步声。    

    “哟Ninety-nine。许久不见你怎么变成后进生一样了?违反校规还来偷书?”来者特意将后一句重读。    

    “卡拉斯……还是那副人妖模样啊。书本来就是我自己的。”我低头翻动自己的书,回应对方。    

    “谁是人妖啊——这是时代的潮流,书呆子。”    

    “啊是啊,半男半女的样子加上半男半女的喜好还有半男半女的性取向真是潮流。你到底看了多少不良读物。”    

    我合上书,望向一副义愤填膺之势的卡拉斯。    

    卡拉斯算是外号,其本人名为结城鸦,以书狂而出名。说到书狂,普通人大多都会想到文学少年少女,但这家伙是完完全全打破了常规。造型不仅放荡,性格也十分不羁,还有讽刺人这种技能。不过他却是我唯一交心的朋友,即便我们的性格除了喜欢恶意讥讽之外迥然不同。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也有异性相吸这一说法。说实话我还是很欣赏他的,除了一点——    

    “那多半可是为你看的——感激吧Ninety-nine,考虑下嫁给我吧——”    

    “滚。”我想都没想,边吼边把书甩到了他脸上。    

    “不考虑跟我殉情吗!学学你哥呀日本文学你不是也看了不少嘛!你能理解那种自己为生命画上句号的美好的吧!”    

    “别把我跟他相提并论。我知道你没有诚意的。一直都那么轻浮的人可信吗?”    

    “只有这点请你相信我嘛。”卡拉斯把书抱在怀中,一副委屈的样子。    

    “作为一个读书人别这么风流倜傥。书还我。”我披上之前因小跑而脱下的外套。    

    “你答应我我就给你。你那副造型不也是,学的是毛主席还是黑手党哈哈哈——”卡拉斯故意拿书在我眼前晃了晃。    

    “诗人中原中也。”我叉臂瞪着他。    

    “噗。”卡拉斯轻轻嗤笑,“再去搞顶帽子吧不过身高就还原不了了呢——对了,化妆舞会陪我跳舞书就还你——就这么定了!”说罢,没等我回复,卡拉斯便转身跑开。    

    “舞会见咯,つくもっち~”    

    “混蛋别跑——乌鸦多了果然应该杀掉!!(出自Radwimps-おしゃかしゃま)”我怒吼着追了上去,绝望第二次涌上心头。    

         

    4    

         

    “该死的……结城……”    

    因为平常很少锻炼的缘故,跑了几步我便气喘吁吁,最终还是被被鸦那家伙甩掉了。    

    “诶……?我……?”一位娇小的少女走到我面前,微微惊颤。    

    “你怎么了?”我望着这个个子还不到我肩膀的少女。    

    “那个……你刚才是不是在叫我?”    

    “不只是叫的程度了吧。你跟樱子有什么过节吗?”少女身旁银发的女孩质问道。    

    “我不认识她。”    

    被鸦搞得心烦意乱,我无意再解释。    

    “那是什么心理呢,想借此引起樱子的注意吗?”银发少女笑着,“思春期的少年啊——”    

    “诶……?是这样吗由纪?”被称作樱子的少女惊讶道,向银发少女投去疑问的话语。    

    “不可能。”    

    这两人是……早上被关的时候翻了遍学生名单,于是我便努力搜寻脑海中关于两人的记忆。    

    “还是傲娇呢。”叫由纪的女孩用手托着下巴,一副有乐趣可挖的样子。    

    “渡边由纪同学和结城樱子同学吗……”终于想起两人的名字,我叹息着因为环境而略有下滑的记忆力,“还有一个叫结城的你们应该知道吧,我说的是他。”    

    “啊……是那个比较泼辣的女孩子吗……”樱子思索了一番,问道。    

    由纪扬起带着笑靥的语调, “这不还是思春期嘛~对了你不就是那个被校长点名的——”    

    “澄清两个问题。第一,结城鸦不仅是男的还是个同性恋,他刚刚抢走了我的书威胁我。第二,我只是揍了那个该死的松鼠,我不认为我犯了什么道德上的错误。”    

    “鸦……不……结城同学是男的?!”樱子有些难以置信。    

    “原来是这样!那不是很好嘛津岛同学!”    

    “很……好……?渡边你是心理治疗师吧你难道不应该去治疗一下那个脑子有点问题的人吗?!”由纪的反应让我满身恶寒。    

    “但是你们何不在一起呢!”由纪激动地拍了拍手。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好像应该庆祝一下吧!糖果交给我!”樱子也附和道。    

    “说起来晚上有舞会哦!这不是正好嘛!”    

    “啊是诶……由纪你要穿什么?”    

    “我的话当然是……”    

    说起来……心理医生也多半是心理变态过的吧。    

    “……”    

    还是不要在这里停留下去了。    

    无视身后两个正说得起劲的少女,我背身离开。    

    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鸦整天评价的满脸苦逼。    

        

    “嘿那边的!”我走出几步后,身旁的角落中蹿出一位蓝发少年。    

    “你刚刚跟两个可爱的女孩子在一起吧!”    

    “……有什么事吗?”    

    “什么叫有什么事吗!刚刚是搭讪女孩子还是万恶不赦的被搭讪了!”    

    “被突然叫住了吧。”我回想道。    

    “逆搭讪……”少年震惊了一番,“如何办到的?”    

    “只是突然被叫住了而已。”我心不在焉地回答。    

    “不可能,”少年拉住我,“快告诉我。”    

    “没什么方法。这不是我所造成的。”    

    这也能被人拖住……    

    听到我的话,少年脸上浮现出失望的神色。    

    “啊……”少年叹气,拿出一本书。上面写着“如何攻略妙龄女性”。    

    “我是盖德,现在的目标就是它,”少年把书递给我,“不如教我去搭讪吧小哥!”    

    “不要。我也不会。”我退回了盖德的书。    

    “跟我去吧——反正现在也没事做——”    

    “我要去学习了。”    

    虽然身上已经没有书,我也不想再在外面待下去了。本来是打算跟所有人划清界限的,可不知不觉已经被卷入了太多对我无益的事。    

    都怪该死的松鼠。    

    “这也是一种人生经历嘛。”    

    “……”    

        

    5    

    把沉默当做许可,盖德把我拉到了建筑外。    

    “那边的那个女孩子,感觉很有气质诶!也很漂亮~”盖德指向不远处的银发少女,冒着桃花。    

    “看服装那是个军人吧。成功率太低了。”    

    “不!没准长时间待在军营里更渴望恋爱啊~少女的心思啊~”    

    “……我还是回去吧。”    

    “不!小哥你要知道搭讪可是对勇气极大的考验啊!它能够让你对一切都无所畏惧的,难得的机会你不能走……!”    

    “……我叫津岛九十九。”我推了推眼镜,被“考验”所吸引。    

    “好的九十九同学,你现在要跨过这个勇气的坎,能不能得到勇气之神的馈赠全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那我去了。”    

    虽然莫名有种被骗了的感觉,我衡量了一下,决定试一试。    

    军人打扮的话……应该是那个超高校级的特种兵吧。    

    我走到少女的面前想说句“你好”,但身体却不听命令,僵直在原地。    

    我怎么了……快说话啊……    

    “……沙缇……小姐……”狠狠鞭策自己之后,我终于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有事吗?”沙缇直视着我。    

    “我……”    

    不对,我该说什么?!你好?不,这样显得我没事找事。我们做个朋友吧?不,这明显就是……    

    我惶恐地向躲在柱子后的盖德投去求救的目光。盖德摊了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混蛋!我瞪着盖德,对方一副无辜的表情。    

    “两位刚才就在这里了吧,有什么事吗?”沙缇向盖德走去。    

    “被美女发现了就没办法啦,”盖德嘿嘿笑着走出来,“我们只是向来认识下新同学大家友好相处嘛,对吧?”    

    “我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还能友好相处。”沙缇颦蹙。    

    “我也是。往往关系越好越会被趁人之危吧。”想到两天以来的经历,我应和道。    

    “别这样啊你们夫唱妇随的……”    

    “注意用词。”我第二次瞪向盖德。    

    “说起来,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长相有些相似呢。”沙缇打量着我。    

    “逆搭讪?!又是逆搭讪?!虽然台词很老套但还是逆搭讪啊!你到底怎么办到的!”盖德喧喧嚷嚷,从背后推了我一把。    

    “不是搭讪是真的。”沙缇目光偏移了片刻,“不过那个人已经死了。”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    

    “对了你们不自我介绍一下吗?”    

    “被美女问名字真是荣幸至极!”盖德语气中难掩激动之情,“我叫盖德,这家伙是津(つ)……”    

    “九十九(つくも)。”我对刚刚沙缇的话有些顾虑,打断了盖德,没有让他说出自己的姓。    

    “盖德同学和九十九同学吗。同样来自外国请多指教了,不过你想杀我的话小心被反杀。”沙缇笑道,气质和话语中却渗透着军人不可侵的威严。“啊,我认识的那个人姓津岛,似乎有个弟弟。看你们长得很像我还以为……不过姓不一样就不是了吧。”    

    “没错。”    

    我暗自庆幸自己以姓作名,同时心中涌上一种遗憾。    

    他死了啊。没想到这么快。    

    家里只剩我一个的话,更要活下去呢。但是整日读书以至身体羸弱的自己在这场残杀中着实处于不利地位——    

    既然沙缇小姐认识他的话,应该也可以信任吧。    

    “——沙缇小姐,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真是遗憾。遗憾得想哭。    

    没办法,我就代家人好好活着辉煌下去吧。    

    我在心中苦笑。    

    “拜托你——锻炼的时候带上我吧。”    

    下定决心,我请求沙缇。    

         

    我要活下去。    

    我会活下去的。    

    即使揪不出松鼠的真身也要不择手段地——    

    ——离开这里活下去。    

         

    这将是除了学习之外的第二人生意义。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