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真理」①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5/01

    这个世界的白天与黑夜永远对立存在。当然,一个城市也不会单单光明磊落而匿去暗处那些老鼠的影踪。它的周围布满看不见的纺织臂,夜以继日地用名为命运和羁绊的丝线织出一张大网,将深居其中的人们缠绕一起,无法脱身。 

    不要小看蝴蝶效应。盛怒之下对同事的一句恶言,第二天可能就会使你身败名裂;而晚上走夜路纯属害怕而臆想出的鬼怪,隔日或许就成了都市传说。这不是夸大其词,这是那张网——人际的力量。 

    而那张网上微不足道的一个个结,此时正分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相互纠葛而影响着。 

    旧城区与主城交界处的街角咖啡屋,年轻律师阿尔贝特·埃德加正把砂糖放进侍者刚刚送来的拉花卡布奇诺中,顺手又扔了一个红色方块。方糖般的固体迅速溶解,灯光下被照得微黄的咖啡染上一层暗红,白色的奶沫此时更像是长了锈斑。倘若被拉花大师看到有人这样糟蹋咖啡艺术,想必定会怒气冲冲跑过来指责一番。 

    埃德加做的很从容,按部就班地做着他「那之后」的三年来不得不习惯的事情。正像他家乡大不列颠的绅士,轻轻将匙放在一边,他端起了暗红色咖啡。 

    “嘿埃德!”咖啡屋的单扇小门猛地被推开,门边悬挂的风铃摇晃得叮当作响。来者风尘仆仆地拉开椅子坐到埃德加对面,还不忘夺过他刚打算送入口中的咖啡。“你还没喝对吧?赶路赶得口渴这就先归我咯?” 

    说罢,徒有几分外国人样貌的中国青年便灌了一大口咖啡下肚。暗红色液体流入口中的同时,青年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在埃德加诧异的目光下,青年稍加品味那奇特的饮料,接着捂住嘴险些要吐出来。不管在哪里,咖啡厅总是要保持绝对清洁的地方,青年意识到吐出来是不可能的,只好强忍着吞下去。 

    青年接过埃德加默默递来的纸巾,不情愿地回味方才的味道,开始向往邻桌送完松饼的侍者抱怨:“先生,你们这里的咖啡放了什么?怎么有一股粘稠的铁锈味?” 

    “铁……?” 

    “啊啊,不好意思,”没等纳闷的侍者反应,埃德加率先开口,“这位朋友最近有些出血性溃疡,所以喝什么都有点血的味道。麻烦请给他来杯同样的。” 

    “哈?我才没……”埃德加伸出食指放在青年嘴边,示意他暂时安静一下,又塞给服务生数额可观的小费。 

    “您要指定拉花样式吗,先生?” 

    “龙就好。”埃德加拿回他动过手脚的咖啡,轻抿一口说道。 

    待侍者离开,青年——耶和华上身跨过半张桌子,质问同伴:“埃德你在搞什么……” 

    “Obviously,”埃德加放下杯子,推到和华面前,“补充食物。加了浓缩血块的卡布奇诺。” 

    和华悻悻地坐下,干呕几声,“竟然加到咖啡里……你是食尸鬼吗?” 

    “加到咖啡里红色才没那么明显。食尸鬼又是什么?” 

    “最近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和华拿出终端调出食尸鬼的资料,“据说他们抵触除咖啡外的一切人类食物,自身攻击性很强并且以人类为食——对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和我们一样?” 

    “一样又如何?拉拢过来当他们口粮吗?” 

    一样——埃德加对这个词有些敏感。他皱了皱眉头,反问道。城市中有一些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获得了两种不同载体的力量,通用叫法是「面具」和「真理」。前者的受众是人类,后者则是异形或原本是人类的异形。耶和华有「用某种手段制造龙」的力量,埃德加则在某个事件后变为非人类。 

    并非拥有相同的境遇就等同于彼此是同伴,那件事之后埃德加对这一切异常警惕。近期诡异事件频发,网络上将那些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归结为「都市传说」,愈发传得沸沸扬扬。那些故事对普通人来说是个不错的消遣,对于他们,却成了一块明晃晃的警示牌。 

    ——这个城市的黑夜将不再安宁。 

    出于某种考虑,这两人便在日落十分相约见面。 

    “你跟我在一起也是为了口粮?”和华假装生气,愤愤说着,抬手将埃德加的咖啡倒入盆栽。“啊——真不想再看见这东西,想想就反胃……” 

    “喂和华……”埃德加看着相当于伙食的咖啡,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摇摇头,“但愿别被服务生看见。” 

    “放心啦怎么会……”和华摆摆手,不以为意。 

    “先生,您的咖啡。” 

    “唔啊?!”和华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侍者吓了一跳,向后一仰险些翻过去。他看了看侍者的表情,确认刚才的行为没有被发现后,释然地接过咖啡,说了句谢谢。 

    “嗯?拉花的龙竟然是这样……”埃德加饶有趣味地端详着新咖啡。白色奶沫上,几笔棕色勾勒出幼儿向的卡通龙形象,周边似乎还有火焰形的装饰。“和华,你能弄出这样的吗?” 

    “别逗了,又不是开儿童乐园。”和华对拉花图案不太满意,于是拿起汤匙乱搅一番。待那图案终于与咖啡完美地融为一体,他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太阳快要看不见了。埃德,你搞定了吗?” 

    “这次有幸碰上罪孽深重的委托人。”埃德加快速打了一条信息发出去,“轻点能判无期,让我辩护的话八成是死刑吧。” 

    “你还有点律师的职业道德吗?”和华压了压眉毛,看着旁边面无表情的青年,有些不可思议。 

    “不好意思,正义才是第一位的。”埃德加自嘲地笑笑,起身穿戴起外套和围巾。“不过到你行使正义的时候了,和华,顺带还可以提升下战斗技能。那群人最后死得也算有价值了。” 

    “喔,那真是荣幸。”和华在咖啡杯下压了张纸币,赶忙去追已经走出门的埃德加。 

     

    两人在渐渐亮起灯火的街道上徘徊了一阵子。六点三十分,他们拐入一条小巷。 

     

    “和华,”埃德加从容地打破沉寂,“咖啡我付过钱了。” 

    “……你不早说……”和华盘算着刚才多付的那些钱能再买多少食物。越想越遗憾,现在侍者应该愉快地把它当小费收入囊中了。回过神来,他发现走在前面的埃德加已经不见了踪影。和华小跑几步,在巷子的尽头,埃德加正和三个男子说着什么。 

    “先生,这就是你说的能帮助我们的人吗?”男子有些鄙夷,不相信这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青年就是埃德加介绍的人。不过他们因犯罪被提起诉讼,早已命悬一线,无论何许人也,只要自己能得救便愿意一试。所以,看到埃德加发信说找到能在法庭上帮他们的人,他们毫不迟疑地赶到约定地点。 

    “没错。”埃德加顿了顿,向和华使眼色。和华接下话茬,摩拳擦掌站在巷口,说道: 

    ——“帮你们下地狱咯。” 

    男人们一愣,看着和华稍带玩味的表情,他们便恼羞成怒。领头男人毫不迟疑地掏出手枪,对准欺骗他的罪魁祸首埃德加。 

    “和华,我说什么来着?”埃德加根本不打算理会男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转身跟和华说。 

    “对,他们的确该死。” 

    和华偏头看着男人,后者无形之中被羞辱得咬牙切齿。男人握紧手枪,上下偏移伤口,最后定格。 

    看着埃德加不屑一顾的姿态,男人恨恨扣下扳机。 

    刺耳的声音划破空气,与此同时,哀嚎声与子弹落地的轻响同时奏起。男人仅仅感知到胸口传来剧痛,便失去支撑,重重撞向地面。 

    埃德加捡起男人手边浸在血泊中的枪,翻转着把玩了一番。“真贴心啊,和华,竟然给我提供武器。” 

     

    和华把男人身后的两只半龙——大概两分钟前他们还是男人带来的同伴——召回身边,戳穿对方并非发自真心的感叹。 

    “你又没告诉过我你可以挡下来。白白浪费了一个战斗力啊——说起来你的武器还在地下淌着吧,又不是那把枪。” 

    和华一边说着,一边复杂地端详起自己的「作品」。和华拥有将人类同化成半龙并控制的能力,但他却不怎么喜欢这个令人羡慕的东西——他的能力不可逆,换句话说那些龙人最终因无法复原而只有死路一条。若不是找到那些罪行累累的男人,和华恐怕打死都不会同意埃德加提出的战斗练习。另一方面,如果对能力过于生疏,遇到敌人显然对自己十分不利,和华是时候锻炼自己了。 

    “……”埃德加懒得跟和华贫嘴,转而怜悯地盯着死掉的男人看了一会儿。过分专注于对抗他人,而忘了自己身后悄然将近的威胁,看来这家伙死在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受了半龙的一击,男人的生命体征已经消失,但血液,也就是和华口中埃德加的「武器」,依然毫无遮拦地向外汩汩流淌着。映入眼中的红色让埃德加大脑一阵冲击,或许是吸血鬼的本性使然,又或许是和华先前倒掉了那杯血液咖啡,他的喉咙灼烧着。 

    埃德加感到有些饥饿——血液需求意味上的饥饿。 

    虽然死人的血液抑制饥饿的功效会差一些,但总比冒着导致战斗中贫血的风险要好些——毕竟埃德加的操控离体血液能力损耗很大,一旦贫血便能和无理智画上等号,随后开始无差别攻击,包括自我反噬。一会要做和华的陪练,不解决这个问题肯定不行。 

    埃德加这样想着,俯身向男人伸出手。 

    空气突然快速流动,半龙一跃而起,在埃德加身后的上空开始俯冲——接着用锋利的爪子撕裂他的肩膀。埃德加猝不及防,被惯性牵着跌跌撞撞迈了几步。与此同时,溢出伤口的血液连成一条若隐若现的细线,快速飞出紧紧缠住半龙。 

    半龙被束缚,它奋力挣扎,血线又变得锋如刀刃,扎入它的皮肤。埃德加拿下半边沾了暗红的围巾,活动肩膀——此时伤口已经靠着种族的治愈力痊愈了。 

    “和华,你不至于这么急不可耐吧?”埃德加对他刚才突如其来的攻击十分不满。 

    “反正埃德你刚才肯定在想那家伙这么信任同伴真可怜吧。你不也是?”和华叹气,自己为了对方好而对方却不领情生气了。 

    “……”埃德加沉默,将血线化为血团收回身边。和华的话让他重新警醒,同时也想起某个恨之入骨的过去——最亲近的人妄想「吃掉」他,虽然凶手最后被赶来的人杀掉,而埃德加自己却变成这幅样子。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和华。” 

    顾不得自己已经接近贫血的红线,埃德加决定倾力一战。他拖着沉重的嗓音说道,抬手一挥,地面上男人的血液化作更小的水雾在空中弥漫开来。 

    “正合我意。”和华并不在意那些带着锈铁颜色的雾气遮蔽他的视线——他不需要亲自上战场,只需躲到埃德加注意不到的地方操控那些龙而已。和华后退几步,在拐角处隐匿自己的身影。 

     

    有埃德加尚有几分人类面孔的半龙长嘶一声,踏着震颤大地的步伐腾空而起。大约到达埃德加上方,它收束两臂,张开血盆大口直冲而下。 

    埃德加一惊,看来它们不是依靠视力而是感知猎物而行动的。他将血雾在上方凝结成坚实的护盾,准备防御。 

    此时,侧面方向又出现另一只半龙,尖牙利爪正对准埃德加。由于先前的血雾被埃德加改变了形态,和华没有了视觉障碍,现在他能够更好地操纵半龙攻击了。 

    埃德加摊开方才自己划破的手掌,放出更多血液。那些液体漂浮一阵后化作五把悬空的血剑。埃德加用三柄护身,两柄飞上去攻击两方半龙。 

    上方半龙不断冲撞防护壁,埃德加不得不用更多精力维持血盾形态。另一边的半龙则找准时机避开那把血剑缺乏精准的攻击,上前用爪紧紧扣住护身血剑并撕咬起来。 

    埃德加的右臂同血剑一起被半龙禁锢行动,随着血剑上渐渐出现的裂痕,手臂上也开始出现伤口并不断加深。 

    伤口治愈又分去了埃德加的一部分精力。继续与两只龙胶着下去自己绝不可能取胜,要想摆脱他们必须擒贼先擒王——埃德加再次离体一部分血液开始四处分散。和雷达的原理相同,四散的血液会感知障碍物从而埃德加能在脑内得出大体影像,从而得知目标方位。 

    ——在拐角的另一边! 

    埃德加散开盾牌防御,让它们化为武器直逼两条龙。被血剑刺入,半龙怒吼着,行动一瞬间放缓。埃德加伺机冲出包围,同时趁半龙为破坏武器前将它们收回。两只龙纷纷腾空,速度显然比奔跑的埃德加更胜一筹。埃德加再次散开血剑,升至高空,随后化为针雨瓢泼落下。 

    躲在暗处的和华感到大事不好,连忙让半龙自行防护。他与埃德加的距离越来越近,赤手空拳与他正面对峙显然是以卵击石,和华便向巷子的更深处移动。 

    半龙扇腾羽翼,却还是无法改变血针下落的轨迹。被十余厘米长的血针扎入皮肤,半龙痛苦不堪,无心再俯冲攻击埃德加。而那些针雨在落到埃德加身上之前,便化作普通的血水,染红他纯白的衬衫。 

    埃德加奔向拐角,同时召回一部分血液,在手上重新化作一把血剑。埃德加看到前方和华的身影,便加快步伐,双手握紧血剑喊道: 

    “结束了,和华。” 

    和华知道埃德加一定会在砍到他的前一刻离散血剑,绝不会伤害他。他便直面埃德加,准备调侃几句—— 

    突然,一个人影从和华身后跃过,直直冲向埃德加。 

    咚—— 

    和华惊异地看着插入二人之间的少女,一瞬间忘记思考——少女用手臂挡下埃德加攻击的同时,将那把血剑打飞。血剑猛地撞上墙壁,发出一声钝响,便散作一滩血水顺着墙壁流淌。 

    埃德加呼吸变得急促,后背直冒冷汗,同时两只手臂感到骨折般的疼痛。这是武器被损坏的后遗症:身体遭受同等伤害,以及那些血液无法控制或收回,从而把他离贫血又推进了一大步。 

    “诶……?!”和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少女向后推了和华一把,沉沉地说了一个字:“护……” 

    少女冲向捂着胸口痛苦万分的埃德加,一下把他打飞到最深处的墙壁上。埃德加猛然收到冲击,落至墙角。疼痛和窒息感使得他只能抓紧胸口衣襟,动弹不得。 

    少女继续向前,似乎不解决埃德加就不会善罢甘休。和华赶忙追着少女去阻止她。 

    少女刚才似乎表达出要保护和华的意思。和华猜测她可能误以为埃德加要攻击普通人类从而出手相助。假如果真如此,少女并没有恶意,只要解释清楚她就能停手。 

    “等、等下,他不是要杀我啊我们是在……” 

    不知是和华的声音没有传达到,还是少女根本没有在思考,她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味地持续自己计划好的行动。 

     

    和华让墙另一边的半龙跃到埃德加身前暂时护住他,不料少女却认为半龙与埃德加一派,便毫不留情地与它重击。 

    “你听我说话啊!我们是在战斗练习,不是那家伙在捕猎!我不是普通的人类,我和你们一样!” 

    少女超强的攻击力直逼巨龙要害,短短三分钟,第一只龙便倒下。和华既无法接近少女,也不能越过她帮助埃德加,他只得大声解释,但少女却丝毫不领情。 

    ——难道她是冲着埃德加来的?! 

    和华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接着他便否定这个猜测,埃德加一向谨慎,不可能在外结仇。那少女究竟为什么不听他的话…… 

    埃德加此时也不得不奋力抵抗素不相识的少女——为了他的性命。他不断从身体里抽出血液,凝聚出的武器却因主人虚弱的精力和受伤的身体抵不过少女六击便损害严重。他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否则一旦贫血…… 

    和华努力想着自己能做些什么阻止少女。埃德加曾经告诉过他贫血会有什么后果,到时不仅是埃德加,他自己也会遭殃——埃德加暴走后的攻击是无差别的。 

    “该死……不倒掉那杯咖啡就好了……”和华有些后悔,但后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最后,他决定一搏。 

    “姑娘——你能不能——听我——说句——话——”和华跳进二人之间,大声对少女呐喊的同时,拳头冲向她的腹部。少女接着转身,避开直面进攻,腰间却受到冲击。 

    被冲击的还有和华的拳头。他感觉自己打在了什么坚硬无比的东西上,收回手时关节已经撞得通红。 

    “……”少女一下子安静下来,看了看面前的二人,“……什么?” 

    “怎么回事?”和华对少女的突然逆转感到纳闷,但想到首要任务是解释清楚,于是跟少女又说了一遍刚才快把嗓子喊哑的那些话。 

    “啊……”少女理解后,抱歉地看着快被痛苦压抑到崩溃边缘的埃德加。 

    “抱歉。误会你了。” 

    埃德加则摇摇头,气喘吁吁地问少女有没有水。 

    少女在背包里寻找一番,递给埃德加。埃德加从上衣口袋中拿出和咖啡馆中一样的小红方块,扔到水里一口灌下去。 

    渐渐地,埃德加呼吸变得顺畅,伤口也开始愈合。他站起来,把还能操控的血液——包括沾在他和少女衣服上的——全部收回体内。 

    “和华,你浪费那杯咖啡差点害死我。” 

    “行行行,下次不倒了。”和华举双手认罪,转而又问少女:“等等你到底……” 

    “拉苏尔。”少女先自报家门,“能力原因。刚才你那一拳大概是打到电池开关上了吧。” 

    “小姐,过度伸张正义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既然身体已经恢复,埃德加没有责怪拉苏尔,只是冷冷地告诫一句。“走吧和华,去餐厅。” 

    “哎等等埃德,”和华拽住埃德加,嘿嘿一笑,“机会难得,不如邀请拉苏尔一起——” 

    “和华。”埃德加用眼神警告和华不要多事,和华却不理会,向拉苏尔发出邀请。“我叫耶和华,不过不信基督;那边那位是埃德加。大家作为同类难得有机会认识,要不要一起?” 

    拉苏尔想了想,觉得两人没有恶意,便欣然答应。“可以,不过有法棍吃吗?” 

    “好,我们去西餐厅!” 

    “和华你——”埃德加摆出一副没救的眼神,和华却义正言辞地反驳道:“闭嘴基佬,你知道队伍里有一个女孩子对军心多么重要吗!” 

    “你不是有老婆吗?” 

    “队友和老婆不一样!你懂吗!二十五还单身的人你懂吗!” 

    三人前行着,被城市巨大的暗影吞没。而旧城的一切如常,这里没有人会在意巷子里的血迹,也没有人会在意巨龙的尸体从何而来。不过,第二天这个现场恐怕会登上主城学生们的话题头条,让他们恐惧、好奇又或津津乐道一阵子吧。 

    面具真理
    评论(1) 收藏(0)
    • 枭羽:

      你儿子太帅啊ouq。。。。什么时候重画一下小中也#请务必解开衬衫的前两颗扣子#

      2014/05/01 21:27:50 回复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