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书签四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4/05/01

    “好了好了调查时间到!你们这群家伙快去裁判大厅集合——”    

    整个小岛上回荡着松鼠无情的宣告。    

    在这五分钟之内我一无所获。绝望之余,心中留下了一点希望别人会找到线索的希望。    

    ——鸦……    

    我踏着沉重的步伐,向目的地走去。    

         

    充满庄严压抑气氛的大厅内,大家默默地站到自己的位子上。十六个席位围成圆环,现在却空缺了近一半。这次之后,又会有一人缺席吧。    

    即便已经是第三次了,依然无法适应。找不到理由——我们非要从原本的生活中脱离,不得不参加这可悲游戏的理由。    

    这种事情——真的不想再来了。何况鸦也……    

         

    “大家都到齐了呢,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松鼠坐在高高的旁观台上,将帷幕拉开,“那么残忍地杀死结城鸦同学和???同学的到底是谁呢?”    

    “……”    

    “大家怎么啦一副完蛋了的表情,明明一句话还没有说,这么早就放弃可不好哦?绝望的前提必须是希望啊!”松鼠怂恿着我们。    

    “先确认死者身份吧,那具尸体的本人是东鸣濑见。首先九十九在尸体附近发现了学生证和钥匙,我也向松鼠也确认过了。”渡边率先发话。    

    “……那么依旧再讨论凶器的问题吧!”阿诺诺接道,“我在结城同学的尸体附近挖到了打火机。”    

    “是的,那个打火机是从厨房灶台取的。”我应和。    

    “鸦是先死亡的,打火机又在他的身旁,”渡边开始思考,“而毋庸置疑东鸣这个意料之外出现的人是被活活烧死的。如果按照先后顺序,鸦应该不是被烧死的。那个医务室,是第一现场。”    

    百目鬼少有地开口了,“药柜里的麻醉药少了。”    

    玲想了一下,说:“再结合渡边找到的粉色和黑色头发,凶手很可能在用了麻醉剂的同时用鸦的头发勒住了他,碰巧被东鸣看见,又加害于东鸣。”    

    我举手发问:“第一,凶手可以先烧掉东鸣再回去处理鸦的事,或者事后给鸦灭火的时候埋掉打火机。对了,游泳工具里的沙滩桶是湿的,应该被用过了。第二,如果东鸣和鸦两人都是在医务室被弄昏,凶手搬运尸体会有很大困难,这解释不通。”    

    “如果分两次呢?”利树问。    

    沙缇环视大家,“这需要过人的体力吧,在场的各位似乎都不具备这个条件。即便是晚上,来回这么多次也难免会被人发现。凶手不会冒这个险。”    

    “那么东鸣是在外面被杀的咯。”索恩说。    

    “等等,我还是怀疑,”黑上打断了推论,“东鸣也是粉色头发吧,也有可能是是东鸣先杀了鸦又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黑上同学,东鸣是被害者已经确认,不要再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了。”渡边反驳道。    

    “那么……大家后来的搜索怎么样了……”阿二二问。    

    十个人清一色地摇头或者摊手。    

    方才激烈的气氛又一次沉静下来。    

    松鼠从旁观席上跳起来,“没办法进行下去了吗?算了仁慈的校长我再给你们一点线索吧。”    

    “凶手是个,把自己的本性埋藏的非常非常深的家伙哦。”松鼠眯起眼睛,嗤嗤笑起来。    

    几个人的眼神瞬间汇聚在阿诺诺身上,同时我被盯上而寒战的感觉蓦然而起。    

    “等等不是我啊!如果我是凶手才不会杀他们两个呢!”阿诺诺面红耳赤地为自己辩解。    

    “哼,别想着最亲近的人最可能下手之类的话,我不是那种瘾君子。”我双手抱臂,把怀疑的目光瞥回去。    

    “利树,那么只有可能是粉发的你了?”渡边瞟着利树。    

    “要怀疑请便咯,不是我。”利树耸肩,对渡边的指认表示不屑。    

    “不会是利树的,我相信他。”——因为利树他,第一次发怒了。那样的利树,肯定心里也……    

    玲说:“但是,那个人肯定在我们之中。很遗憾我们必须要选出那个人,否则就无法给鸦和东鸣同学一个交代。”    

    “……”    

        

    “差不多了,投票时间——”松鼠看我们已无话可说,进行下一个阶段,“请按下手边的投票器给你认为的凶手投票!”    

    糟了。现在还没有任何头绪,投票什么的……    

    即便理清了线索也依旧指认不出凶手,这次我们又要失败了吗……    

    鸦,抱歉。    

    我把手放在弧形的台子上,迟迟下不定决心。    

    思考停滞了。污浊的空气下沉,回旋,直逼而来。    

    “还有一分钟哦。”松鼠以轻松的语气宣告末世的到来。    

    ——没办法了。    

    我闭上眼睛,抬高手掌迅速按下一个按钮。    

    At an end.    

         

    “bibibi很遗憾——大家又没有找到凶手呢。”    

    “出来吧。”松鼠呼唤道。    

        

    “是我。”百目鬼,不对,站出来的是东鸣?!    

    “东、东鸣?!”利树指着东鸣惊讶地大喊,“你没有死?!”    

    “不,我是百目鬼啊。”一瞬间,百目鬼的样子又出现在的大家面前。    

    渡边则是拎起校长,攥紧它的围巾,“校长,你骗我。”    

    “我可没有骗你的渡边同学,东鸣濑见这个人的确是死了,现在的‘他’是百目鬼呀。”松鼠不以为然,“你们应该相信黑上同学的直觉的,准过头了。”    

    “是啊,现在成为百目鬼的他,东鸣濑见的确已经死了。”我冷笑,“不愧是怪盗,易容这种事简单得很。”    

    “那么,你杀鸦的理由是什么?”我直截了当地问了最不忍提及的问题。    

    “无差别杀人而已,你懂的吧。”面前的百目鬼又变回了原本的东鸣的样子。    

    “很遗憾,我不懂。”我想冲上去,却被利树拉住。    

    “但是只有百目鬼是彻底的倒霉,可惜可惜。”    

    我瞪着东鸣,“你这副嘴脸,别告诉我是跟你父亲学来的,作为一个人,应有的东西,你全都抛弃了。”    

    “聪明。谢谢夸奖啊,如果不是为了我家那老不死的老爸,我现在应该还是作为正常人好好和你们过着学园生活。”    

    “但是你不是。等着吧,无论是所谓现在的百目鬼还是东鸣濑见,我会帮你解脱的,去天堂过正常人的——”    

    “九九!”利树强行打断我,“你要是再去杀人岂不是和他一样了!”    

    “不仅如此下次杀人凶手都显而易见了呢。”渡边搭上一句。    

    “别误会,我的目标只有这家伙。”我咬牙说道。    

         

    “好了好了,依依惜别到此结束!东鸣同学该上路了。”松鼠按下身旁的按钮。    

    地下的机关开启,东鸣滑落下去。    

    结束了?    

    结束了。    

    只是身边的人却不在了,而我,连为他报仇都无法做到。    

         

    窗外雷雨呼啸。    

    我独自悲伤。    

    那悲伤难以名状。     

    心生锈了,    

    变成斑驳的紫色。      

    坚硬的门的内面,    

    过去的日子被像枯柴一般隐藏。    

    心裂开了,    

    枯柴在挣扎着燃烧。    

    一无所谓,    

    亦无追求。    

    没有泪水的影踪。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