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ver
The-Over

The-Over

满载回忆、不舍得删去的历史 

于另一边同友人书写新的世界

  • 60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4 角色数
  • 27 关注人数
  • 01 恶意

    修治

    修治

    慢慢慢慢填坑
    2015/11/22

    接二期岛上的最后一战http://elfartworld.com/works/31063/     

           

    “接下来你要拿那元素使怎么办?”     

    来路不明的元素使将苏我祈的伤治好后便匆匆离开了,他和我妻真二带着抓获的元素使向前走了一段路,停下脚步,问道。     

    “没有选择最近的路回直升机,你另有打算吧?”     

    真二没有立即回答,同样也没有停下步伐,他走过苏我祈身边时,才留下匪夷所思的一言: “我讨厌那个女人。”     

    “什么?”祈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不对,他立即更正,是旁边这家伙打架打得脑子出问题了吧。     

    “跟女人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有能卿卿我我的松鼠小姐,”祈冲前面那家伙翻了个白眼,“她都走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不爽。你什么都不知道,别瞎掰,闭嘴,男人婆。”     

    “我靠,我妻真二你发什么疯?!”     

    “我不爽。”     

    “你不爽别他妈冲我发,你以为我心情多好?!”祈被真二刺到老底,一气之下爆了粗口,他费力忍住拽过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的领子给他来一拳的冲动——他八成打不过那个一副臭脸又加了怒气buff的家伙。但是祈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说实话,放跑的那个【死】元素使让他吃尽了苦头:被散发,被砍腹,被刀架脖子,一应俱全。于是他选择继续用语言回击:“你又没受什么苦,还不爽,不爽个鬼,自作自受吧你。”     

    “哈?你个弱逼被人撂倒三次怪我咯?”     

    说着,真二撩起左手,想去揍对面那特不识时务的家伙,不料他忘记自己的手正和元素使铐在一起,这始料未及的动作硬生生地让【痹】元素使亓天差点摔了跟头。     

    亓天拖着真二一起踉踉跄跄往前跌走几步,淡然地稳住平衡,静静注视互相发火的两个敌人,没有任何表示。     

    真二瞥过他,打量着眼下对一切不以为意的少年,咬了咬牙,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在盘算什么。     

    “是是是您厉害,您伟大,我不跟您这通缉犯计较了。”祈闷闷地反讽道,心想如果现在手机能通上信号,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这个畏罪潜逃的家伙举报了。“不跟你绕远路了,也免得跟你生闷气。我从这边回去,你顺道把那元素使处决掉吧,反正看上去你不想带他回鹰。”     

    祈掉头折了回去,对着真二切了一声。     

    “我就这么跟老大报告了,说我们处决了一个复仇者。”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钻进树丛,而在那前不算茂密的树影中,隐隐约约能够听见直升机的轰鸣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家伙在找心里安慰吗?软蛋!被女人打得鼻青脸肿,杀了男人出气邀功?”真二对着祈远去的背影大喊道。直到目睹那握着拳气得有些发颤的瘦弱身影消失掉,他才长长叹了口气,眸子染上他人从未见过的些许悲伤,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谢了。”     

    想必祈多多少少明白自己打的鬼主意,于是主动选择离开,好让他畅通无阻地执行计划。真二揣摩道。这样祈也还了他两次前来救场的人情,但以后他也无法开口再用这事取笑对方了——两人手中都握着对方的把柄。     

    “喂,小鬼。”真二抬起和亓天铐在一起的那只手,将对方拉到自己面前。他盯着对方仅剩一边的灰色瞳孔。“那个女人是什么?”     

    “黑兔晴子,16岁,【死】元素使。”亓天垂下眼帘,避开真二如烈火般的眼神,他没有犹豫,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他没有理由拒绝回答,但也没有义务告知对方,但倘若自己闭口不言,或许会挨上一刀也说不定。亓天只关心与自己性命相关联的事情,也只会在这种事情上自己做选择。     

    随着高擎亓天手臂的那股力量消失掉,真二攥紧衣襟,近乎癫狂地大笑起来。     

    “黑兔晴子,黑兔晴子,黑兔晴子啊……”     

    他反复喃喃这个名字。笑声消逝之后,他向前走了几步,一拳抵在粗糙的树干上。他还是保持着嘴角上扬的弧度,眉毛却紧蹙着,眼帘微微下垂,似乎要阻止什么东西流出来一般。他一边咬着牙,一边将拳头死死向树皮的凹凸处按,直到手上已经暗红的血迹被新的温热液体所覆盖。     

    不知是不是【痹】元素的影响,他感觉不到痛,但来自内心深处的悲伤、悔恨、不安与痛处交织成结,将他死死束缚住,拽着他的身体,掰过他的脸颊,让他直面那一片被红与黑所覆盖的风景,告诉他这是现实。     

    脑海中,黑兔晴子的身影与他不愿回忆起的一副模糊面孔重叠。他突然想起方才祈一气之下对他说出的话:你这是自作自受。     

    “哈……自作自受……”真二苦笑着,抬手扶额,“我自作自受?我什么都没做,都是那家伙的错……没错……都是因为她……”     

    真二狠狠踹上树干,上方枝桠摇曳,落下几片绿叶,映着他染上仇恨的翠色眸子。     

    “我他妈凭什么来当什么元素猎人?!我凭什么跟一群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的超能力怪物拼命?!我哪辈子为了自己半点利益都捞不到的事情挨上三刀?!哈哈哈……在灰色地带赚着肮脏的钱,随心所欲地过着恶人一样的生活,没有哪个条子能拿出证据逮捕我——这才是我原本的人生轨迹!”     

    “都是因为那混蛋……为什么那样的家伙又出现了……亡灵吗……我不会再输给你了,我不会再任你欺骗任你背叛,什么狗屁誓言,我这白痴竟然信了……”     

    真二一刻不停地嘶喊着,声音在树木间回荡,甚至震得叶片沙沙作响。他尚有一丝理智,发泄自己怒意的同时故意对亓天说出这番话,试探对方的反应——这或许会决定是否留下他一条命,让真二利用。     

    亓天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把自由的那只手从宽大的运动校服外套中抽出来,轻轻叹了口气。“我妻先生……”他从最开始真二与祈的对话中得知了对方的名字,“请冷静下来,晴子她并不是害你的那个人。”     

    “哈?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真二转身靠在树干上,面对亓天,再次盯着他的眼睛,“小鬼,你知道吗,即使是冰冷得没有任何感情与热情开朗到想给他打支镇定剂的这两种人,也会给人一种相同感觉的。”     

    “那是独立于性格之外,内心的最本质所反映出来的东西。”     

    “即便表面相差甚远,她们是同一种人,而我……最恨这样的家伙了。”     

    不仅仅是所谓的「恨」,仿佛这份感情还夹带着当初对自己没用又发了善心的不甘,还有他绝对不会承认、也没有发觉的对「错误」的自责。然而过去的那件事彻彻底底将真二的人生轨道转换到另一个方向,即使最后事情被画上结束符,真二也觉得是自己的败北。他一直把它潜藏在心底,从他踏进鹰的第一刻开始,不断的将仇恨累积,歪曲事实,单方面转嫁仇恨,最后导致一旦导火索被点燃,他的情感将不可控制地汹涌而出。     

    ——过去的那件事对他来说太过重要,以至于占据他回忆的全部。     

    仇恨叠加的结果是复仇情绪的叠乘,哪怕出现的人不是他心中的罪魁祸首,他觉得,只要能击败本质相同对方,也就能化解他的心结,证明他其实是该站在巅峰的胜者。     

    如果说恋爱中的感情是绝对盲目的,那么常年的盲目中所埋下的种子,一旦发芽生长,结出的果实会让人完全脱离理智,堕入深渊,哪怕那个人素日有多么镇定自若,神机妙算。     

    当然,本人也沉浸在仇恨生出的欲望之中,他蒙上眼睛,捂住耳朵,自顾自地得出了满足的答案,即使它与真实相悖甚远,即使它毫无意义,甚至带来灾难。     

    “我妻先生,即便是向陌生人进行没有意义的复仇,你也要决心做吗?”亓天淡淡开口,语气像是在说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即便眼前这个男人扬言要杀掉他的恋人。“我妻先生好像和别的元素猎人不一样,’猎杀元素使得不到任何利益,不愿去做’,那么对晴子也是一样的。”     

    “有意义,有意义的。对人类来说最大的利益不就是取悦自己吗——金钱也是满足自我的一种道具,所以人们才去追求,但是现在,如果能重新解开这一切,我可以获得胜过一切金钱物质所带来的快乐。”真二攥紧拳头,“所以,这次是真的为了自己,也算是发自真心履行一次职责吧……没人会对元素猎人出手追杀元素使有任何意见的。”     

    “这样啊。”亓天低下头,表示默许。     

    “呐,小鬼,”真二沉默了片刻,问道,“看上去我们都是一样的,作为不称职的「元素猎人」和「复仇者」——你真的恨人类吗?”     

    “我不恨。”亓天乖乖回答道。     

    “为什么?”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真二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晴子恨,她拜托我一起去复仇。”     

    “黑兔晴子对你就那么重要吗?明明你看上去对什么都不在意,连自己的感受都没有说过。”真二回忆方才的对话,亓天不曾表达过自己的情感,也不曾提过“我觉得”“我认为”这样表述建议的句子,他的每一句话只是用纪录片一样的语气叙述一个又一个的事实。     

    “我不知道。”亓天摇了摇头,“晴子拜托我,我答应了,我只是履行我的承诺。”     

    “你为什么答应她?”     

    “那个时候不答应会被追过来的人杀掉。”亓天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本身如果她给我一个理由,我也会答应的,不管那个理由是什么,不过看上去晴子做事情说不出理由。”     

    “那个女人也这么不讲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果然还是命运,上天又给了我一个机会……”真二冷笑道。“小鬼,不管什么事情,给你理由你就答应吗?”     

    “是的。任人宰割或者自杀这种事情除外。”     

    “你……十五六岁吧?”真二有些惊讶,随后自嘲地笑了笑,“跟我那时候的想法差不多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对你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们内心深处或许哪里也是一样的吧。”     

    “高中的时候,我只想着自己的地下生意,其他的怎样都好,不管是两个好奇学生的邀请,还是被那家伙追求……”真二深深叹了口气,“我本以为那是相当自私的表现,不关乎我最本质利益的事情怎样都好……其实是都祸起萧墙。”     

    “所以,小鬼,你也是这样。跟我一起来吧,我当然是要利用你对付黑兔晴子,但是,如果你也想利用我的话……我没有意见。”     

    真二解开手铐,对着有自己影子、表象却截然不同的少年伸出手。     

    “我要做的,是向命运复仇。”     

    “好。”不知真二的那些话有没有真正进到亓天心里,起到前车之鉴的作用,但由于他的确给出了理由,亓天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说你啊……真正思考过吗,你愿不愿意?”     

    “就算我妻先生不杀我,把我扔在这,在这孤岛上我也只有死路一条。”依然是关系性命的形势,亓天作出回答。     

    “…………”真二无奈,看来要让眼前这个人改变多多少少还要花些时间,不过这样倒也好利用。他摘下一边的耳钉,强行刺穿亓天的耳垂,给对方戴了上去。     

    “一个作用范围只有一米多的元素抑制装置,我带着没什么用,不如给你一个——不要再用你的元素逃避感情了,这样对我也很麻烦。”     

    亓天的元素被大量削弱,加上刚刚战斗的旧伤,他痛得呻吟几声。他抬手拭去耳垂的血,咬紧牙关撑住身体。     

    “嘛,这样你离开我也活不下去了吧,现在能帮你的人只有我。”转眼之间,真二就收起那副同病相怜的模样,恢复本性,充满恶意地笑笑。他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亓天,屏幕上显示着一个联系人信息,照片和号码、住址以及一些零零散散的备注都有。“到码头那边去,手机在那里也会恢复信号,给这个人打电话,他是学院的人,不仅能帮你治疗,还能带你离开这儿,不过下了船就需要你自己想办法溜走了。”     

    “回到大陆上联系我,上面有我的另一个号码——如果你想继续活下去的话。”     

    亓天看着屏幕上脸庞有些稚嫩的青年,点了点头。     

    “去吧,鹰的直升机要起飞了。”真二回头看着树丛尽头隐约可见的直升机,引擎和螺旋桨的轰鸣声已经清晰地传过来了。     

    “还有,如果遇到学院的人,随便编个元素,【痹】元素使已经被我处决了。”     

    真二摆摆手,转身进入树林,向直升机走去。     

    目送对方离开后,亓天默默地将手机放入校服口袋,捡起不远处被真二扔开的折扇刀。几片不合时宜的枯叶被带起来,落到亓天手上,他一并连那些枯叶也握在手中,一边任由它们从手中滑落,一边向港口迈出脚步。     

       

      

     

    论不用脑子谈恋爱的后果
    评论(14) 收藏(2)
    • 是龙酒:

      哇哦失控的真二好棒啊………………

      2015/11/22 16:41:58 回复
    • 卡鲁特:

      忽然就刷出来了!先占板凳

      2015/11/22 16:42:39 回复
    • 枭羽:

      我靠亓天立绘是啥突然点开吓死我了?!

      2015/11/22 16:42:53 回复
    • 枭羽:

      我就看个文的功夫沙发板凳都没了。不开心。我要写文打真二【什么

      2015/11/22 16:43:41 回复
    • 枭羽:

      和真二吵架的祈好可爱噢!!!我为什么嗅到了真二奇妙的别扭气味?二期的文也是,和祈相处的真二散发出了淡淡的别扭味~可爱~❤️

      2015/11/22 16:47:48 回复
    • 修治:回复 是龙酒

      想了想他在岛上一直很烦,最后一定会烦炸发疯的……我也觉得这种状态不错诶,让他多见几次晴子好了www

      2015/11/22 16:50:25 回复
    • 修治:回复 卡鲁特

      太突然了,我想了想这人是谁,点进去一看,609小号……2333

      2015/11/22 16:51:15 回复
    • 卡鲁特:回复 修治

      忘了换号了,为什么要说出来!

      2015/11/22 16:53:42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你?你打的了真二?!(捧腹大笑.jpg

      亓天立绘是那个我没认出来的头像,我还没重画,将就一下吧

      真二和祈啊…………明显是找软柿子捏啊,另外觉得假小子很有趣(不

      奇妙的别扭气味什么鬼??

      2015/11/22 16:54:15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晴子打不了真二?!【大笑.gif

      感谢的话要当面说你造不造【摇晃

      表面骂心里谢不是别扭是啥?!是啥?!

      2015/11/22 16:57:17 回复
    • 修治:回复 卡鲁特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xx 反正你也会被认出来的……(严肃

      2015/11/22 17:02:23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打……打得了……但是都投点决定好好说话了,遗憾,遗憾~~ 就算在学院里打还有小森呢她又弄不死真二

      好吧,的确有那么一点别扭,但是22岁的男人怎么会跟整天欺负的一个15岁小姑娘说谢谢?!

      2015/11/22 17:04:34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你……过分!

      2015/11/22 17:09:24 回复
    • 苍芥:

      后。妈。

      2015/11/22 17:28:06 回复
CONTENT

狂人的碎片

学者的书签

各奔前路

世界百态

随手定格

政治家的公告

异形的真理

侦探的事件簿

Idol的冒险

シ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