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素-IF
元素-IF

元素-IF

元素企划小组        

主要用于存放企划结束后的作品。   

*小组不招收新角色登录,请注意     

 (即之前未参加过系列企划的角色)

     

【FM=fragment,用于填主线未完成部分】   

【IF=依旧是元素世界观但世界线不一样】     

【PARO=非元素世界观】    

     

       

      

     

    

   

  

 

  • 58 投稿数
  • 42 参与人数
  • 43 角色数
  • 37 关注人数
  • 【元素IF】糖衣

    【元素IF】糖衣

    Siolfur
    2017/10/06
    +展开

    看到E組更新,跟上大隊的腳步

    對很突然的、大概是鋪陳一下,戳一下就跑

    到底會不會填上這個坑呢ᕕ( ᐛ )ᕗ

         

    挑戰花式吟詩

    相关角色

    评论(6) 收藏(2)
    • ♨:

      哇啊是林檎!!

      2017/10/06 02:51:58 回复
    • Siolfur:回复

      碳碳嗨^O^!!!被恐憶更新炸出來的人

      2017/10/06 09:11:01 回复
    • 64:

      忽然掉落的填坑!但这是什么坑!!原来林檎回归学园后还有留空的剧情吗…!!(失忆)

      吃到辣的会感到担心的林檎好温柔哇,真实之间只有一颗太可惜了(…)

      到底会不会填上这个坑呢(捂心口翻出两年前写的脚本)

      2017/10/06 12:15:48 回复
    • Siolfur:回复 64

      真的好突然,謝謝讓我多等了10分鐘於是畫完分鏡的前一位客人。

      噢這個是我一拖再託,讓迷老釣魚釣了兩年之準備回收的起手勢^O^然後我選先畫了這個~((是硬塞的本來沒想過

      一顆以上這包糖也太恐怖8DDDDDDDD

      不知道欸,我覺得有了9型人格測驗好像終於可以畫完這坑

      2017/10/06 22:26:02 回复
    • ♠:

      “辣辣”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原来有坑!!(看着64

      钓鱼钓了两年笑死我了………………

      2017/10/07 16:52:36 回复
    • Siolfur:回复

      我覺得整篇最好的是那格!

      迷老、大概鹹魚乾都出貨好幾批了──((去反省好嗎

      2017/10/07 19:55:07 回复
  • 和c碳的角色CP双人问卷

    和c碳的角色CP双人问卷

    609
    2017/07/27
    +展开

    相关角色

    评论(4) 收藏(0)
    • ♨:

      愛你!!!為你打call!能再一起玩就好了!(你

      2017/07/27 20:55:37 回复
    • 609:回复

      会有合适企划的啦

      2017/07/27 21:52:41 回复
    • B那个O:

      天啦!上课的时间看到这个差点在课上笑出来XDD还好老师没来,你们都好可爱!恐忆也很可爱!居然觉得我可靠我好惶恐【看着自己那一堆坑!

      2017/07/28 14:11:49 回复
    • 609:回复 B那个O

      咦回复被吞了

      穆欣在我心中一米八

      2017/07/29 08:38:42 回复
  • 没什么信息的回应

    没什么信息的回应

    609
    2017/07/26
    +展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583631/

    以答案来面对答案,或许这样比较好

    ——

    我曾经确实想过

    如果不再有续章的话,时间是不是就停止在那里了。

    ——

    在最后的时光保持美好而璀璨的回忆结局………………

    无论是不想失去家人的这份执着,还是消失之前的回忆的这份珍贵,或是对这份情感的珍惜与以往发下的誓言,都将督促着他在接下来时间的行为。

    这会是一次独自一人的漫长的却不孤单的旅行,

    所以,如果有时间阻挡的话,去跨越时间吧,

    有空间去阻挡的话就去跨越空间,

    如果燃尽生命的话,

    最后也会相见吧。

    ——

    这些图说白了也没什么信息量,我拙劣的文字无法清晰的表达想法,所以交给了歌。

    之前本来想做つないだ手,后来还是改成名前を呼ぶよ…………

    这么点图拖了十几二十天我也是emmm

    为了表达时间前进,造型方面与本来的时间轴有差别

    为了赶时间也没有太在意质量

    总之就是很糙

    ——

    相关角色

    评论(15) 收藏(10)
    • 阿伊:

      歌词好合适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真好【暴哭

      2017/07/26 16:38:47 回复
    • 609:回复 阿伊

      摸摸伊

      2017/07/26 16:51:03 回复
    • 枭羽:

      呜呜呜恐忆一生推!!!!!!!【突然大哭】

      2017/07/26 18:57:39 回复
    • ♨:

      ????!!!!!讓我有點心理準備才看!!!!

      2017/07/26 20:26:36 回复
    • 609:回复

      不需要什么心理准备啦……

      2017/07/26 20:37:57 回复
    • 609:回复 枭羽

      别哭别哭,抱抱你

      2017/07/26 20:38:12 回复
    • COKEEE:

      你太强了吧!

      2017/07/26 21:34:51 回复
    • ♨:

      哇!!!!跪著看完了!!感覺自己死了!人活著就是為了這一刻!!!並不是很粗糙啊!!愛你!!!(尖叫)

      (因為內心還很激動所以言語不清又藍色窗簾)

      要是羅莎的視角那首是ぼくのフレンド!這次就是紋麟那邊的視角!!

      看來紋麟和羅莎算是互相拯救對方,又指引著對方的道路(???)

      感覺紋麟從當年的執著又感覺放開了,整個人也圓滑了點(??)

      紋麟曾經有個紋理那些家人,那麼他們死了後(我記得是)紋麟到底該何去何從,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在尋找自我理由當中,遇上了羅莎和元素學院的朋友們,尋找到他的理由,原本放棄的他又重新點燃希望

      (紋麟感覺和羅莎某種意義是相反的人,失去記憶的人在失去記憶同時也是放棄了過去,但是羅莎就是執著記憶的人卻又不能面對過去)

      可是在那段時間總感覺他很怕,怕羅莎擅自離開,把他丟下,愈喜歡的事物失去的傷害愈重,所以對羅莎這麼執著吧(XXX)

      在暴走那一刻,羅莎就會叫道他名字,正如紋麟在羅莎悲嘆的時候呼喚他的名字。

      總有一天一定能將其跨越的。

      在黑暗中有著星星的結局。

      在那如無限般墮落的夢中,終於有人接著你了。

      題外1:我總是很好奇紋麟10歲前在幹什麼為什麼失去記憶

      題外2:想到前前前世(你

      2017/07/26 22:03:15 回复
    • 609:回复

      你解读………………好深刻……对没错就是这样想表达的就是这个!!!!!!!!!

      十岁前我记得设定上是在实验室,然后因为某个人的能力暴走被传送出来。

      为什么有三个前(

      至少前世和来生一定会幸福的吧!

      2017/07/26 22:53:04 回复
    • B那个O:

      妈呀我看到了什么【望天,跪着投上硬币,等下课回来慢慢看!

      2017/07/27 10:02:28 回复
    • 609:回复 COKEEE

      只是个PPT……

      2017/07/27 19:59:55 回复
    • B那个O:

      昨天看完忘记来写评论了!就算只有一点希望都要去追寻这一点真不愧是纹麟呀!我总觉得抱有希望总是会追寻到那个he的,加油吧纹麟! 你们都结局了,我债还没还清,好方好方

      2017/07/28 15:15:10 回复
    • 609:回复 B那个O

      波波加油!!

      2017/07/29 05:52:04 回复
    • 打南边来了个码字匠:

      呜呜呜第一是被感动了第二是因为都两年了还有人在填坑啊呜呜呜呜呜呜...

      2017/08/02 23:38:50 回复
    • 609:回复 打南边来了个码字匠

      时光如梭………………其实还有好多坑欠着挺不好意思的

      2017/08/03 18:30:45 回复
  • ✦

    COKEEE
    2017/07/21
    +展开

    *给C碳打call*

    (为什么要立这人填坑我就填坑的flag结果她以光速填完了土

    “相信的心就是你的魔法”

    好好地活下去,再创造新的,属于自己的,不可思议的记忆吧。

    (把罗莎简介里面的RIP删了倒是?????

    相关角色

    评论(3) 收藏(2)
    • 609:

      哇.JPG

      2017/07/21 02:33:35 回复
    • ♨:

      相信的心就是你的魔法(抽魔力)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填了坑...大約是因為我愛這對CP這對CP感覺這可愛又好玩,不知不覺就填了這樣,而且一早也想給羅莎一個便當順便帶本體羅莎一起上路罷了

      *企劃的羅莎真的是RIP了(這個應響角也是企劃羅莎)

      2017/07/21 02:46:45 回复
    • B那个O:

      这个flag立得真是好,能看你手速如此快的还债

      你假期还长,感觉可以对你进行花式催更了

      2017/07/21 11:55:50 回复
  •  沒有找到想玩的企而選擇填坑

    沒有找到想玩的企而選擇填坑

    2017/07/20
    +展开

    修仙幾天,感覺上填完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日語是裝逼用的   

    手上的花是麥桿菊

    畫得又爛,整天摸魚,邏輯餵狗,經常OOC,隨便看看吧,小BUG就不要在意              

    想整天畫裸體但感覺觀感不好              

    基本上愈畫愈偷懶,由於是按著同人本出血格來畫的結果非常大…盡量縮小比較好...(沒這麼醜)              

    上傳非常心塞就是了...              

    本次BGM,感覺很適合,可以聽聽看呢: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861838/?from=search&seid;=11525875258547469988              

    現在我們站在的終點              

    都是不同的起跑點              

    將回憶收起來              

    朝著未來邁向出腳步              

                  

    如果有時間的話,能夠和我做CP問卷就好了()   

      

     

    相关角色

    评论(11) 收藏(6)
    • 609:

      只要存在过的,都还存在着,时间也好生命也好,都会去寻找吧。

      我不明白这是否会成功,但只要科技会进步,就不会毫无希望

      2017/07/20 06:35:24 回复
    • B那个O:

      一大早看到响应我去认真反思了下暗搓搓填了一个月坑还没填完的自己OTZ

      太卡了没看完,看完来说说感想

      2017/07/20 10:25:11 回复
    • B那个O:

      看完了!抛去其他不谈,其实我个人是觉得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的。其实如今这个也可以算罗莎吧,习惯、内心都是基于之前所有罗莎的,也是所有罗莎的结合吧所以不能算作彻底不是罗莎呀。至于回收伏笔部分,我只有一个愿望,纹麟不要记穆欣的巴掌之仇啊( ⊙ o ⊙ )!!

      2017/07/20 10:45:44 回复
    • -:

      天啊画好多……竟然填完了!!!撒花恭喜!

      原来罗莎一直是被囚禁在过去啊……看着有种罗莎把罗莎从沼泽中拉扯出来的感觉(胡言乱语),喜欢最后长高了那个说法!!

      脑说叫岳父笑死我了

      隐约举高高好像是你们一开始互动画的单图吧……感慨万千(???

      2017/07/20 12:16:29 回复
    • ♨:回复 609

      記憶的元素使終極就是自身化為記憶! 這可是帶有希望的結局呢(大約 自己私下設定是羅莎前篇(be)→紋麟篇(he)→這篇(te)就像某些galgame在一直線的戲本中切入其他角色結局那種(你 紋麟和新羅莎會互相扶持,為了各自的命題去尋找答案,即使可能並沒有答案也會在剩餘的時間下熠熠生輝

      2017/07/20 12:21:11 回复
    • ♨:回复 B那个O

      這裡的融合比例大約是(本體)3:1(企劃),重點是要讓本體有活下去的潛意識,所以其實有很多企劃的記憶不是很稀薄就是不記得(說得像老年痴呆一樣...),反正他們會製造新的回憶,就算兩,三年後生命最後一定是對對方說謝謝,會把這段時間命名為'謝謝你'這樣。 至於那邊的伏筆回收反正沒什麼人記得隨便看看不要在意好,只是接上了紋麟去找羅莎算帳順便用到(x

      2017/07/20 12:34:07 回复
    • ♨:回复 -

      完全沒考慮過會畫這麼多...! 就連相遇那段會補這麼多也不可思義(很多東西也為了接上609畫的那幾篇就不停翻他漫畫...伏筆回收那邊的故事其實是在609那篇3的基礎下擴展出去) 所以我什麼也自己腦洞才經常ooc(。) 羅莎和小羅莎宛如女兒打醒母親不要沉迷氨金一樣()

      2017/07/20 12:41:34 回复
    • 阿伊:

      看完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剩下[哇.jpg]

      2017/07/20 13:39:22 回复
    • 苍芥:

      看到一半只想说……不要忘记我们啊呜呜呜呜

      2017/07/20 19:54:53 回复
    • ♨:回复 阿伊

      為什麼明明這麼正向又勵志!(要是我理解的哇.jpg是那張哇的一聲哭出來的表情圖...不然又答非所問_(:3)

      2017/07/21 02:54:20 回复
    • ♨:回复 苍芥

      沒事的,還(只)記得名字(你

      2017/07/21 02:56:29 回复
  • 【手书】我填坑了,大概

    【手书】我填坑了,大概

    躺尸中的咸鱼
    2017/07/10
    +展开

    手书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058459/

    其实实际只有二十秒,然而折腾了我一天半,第一次接触ae差点疯了

    里面真的有填元素坑!()臭不要脸扔进小组

    姑且这样吧,想不到说什么好()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1)
  • 。

    2017/07/06
    +展开

    ※好像兩年了...  

    ※感覺把以前更慫,害怕和新認識的人搭訕,也不敢找回自己的舊朋友,到底兩年前我是怎樣厚著臉皮認識人,想想也挺神奇的  

    ※感覺沒有資格地找人畫畫,每次也是這樣想  

    ※到了現在還是一個人畫畫,可是還是畫得沒有改變  

    ※一事無成應該是形容著我  

    -----------------------------  

    其實還畫了一張東西來對應封面的梗,但是ELF不支持格式:http://imgur.com/a/PKMfi  

      

    要是進不去我再看看有什麼大陸能夠看到的上傳圖片網...  

      

    畫得這麼草就不響應人了  

     

    *回應了願望,響應了司 

      

     

    補充:609家的紋麟就直接嫁到我家好不好( 

    相关角色

    评论(15) 收藏(7)
    • 南溟 散華:

      刷新面板发现了什么?!?!

      2017/07/06 03:49:47 回复
    • 阿伊:

      ??????我嗷的一声跳起来!!!!!真可爱呀!!!!!!!!恋dance(是这个吗)也超级可爱!!!!

      2017/07/06 03:56:32 回复
    • COKEEE:

      不响应我!!!!!!!!1111

      2017/07/06 13:48:16 回复
    • COKEEE:

      啊对了 你可以放到元素if那个group里去啦

      2017/07/06 13:56:22 回复
    • ♨:回复 南溟 散華

      是我是我(彈跳)

      2017/07/06 14:12:54 回复
    • ♨:回复 阿伊

      沒錯是戀舞hhh但幀數其實不太夠…

      2017/07/06 14:13:46 回复
    • ♨:回复 COKEEE

      應響了你了()原來還有這小组

      2017/07/06 14:14:35 回复
    • 609:

      哇.jpg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棒!!!!

      2017/07/06 14:22:36 回复
    • 609:

      记忆会变成经历留下印记,只要存在过就会留在时间中。

      不会消失的!

      2017/07/06 14:28:45 回复
    • 609:

      補充:609家的紋麟就直接嫁到我家好不好( 

      好啊

      2017/07/06 15:08:11 回复
    • 609:

      用岛风GO能看到那个动图

      2017/07/06 15:35:22 回复
    • ♨:回复 609

      謝謝!總感覺在你參其他企殺一波填坑會不會礙到你(ry),看到動圖喜歡的話就好雖然畫得不怎樣(;´∀`)

      2017/07/06 20:00:59 回复
    • 609:回复

      不会!!!完全不会!!!我超高兴的!

      2017/07/06 20:04:14 回复
    • 609:回复

      动图超可爱的

      2017/07/06 20:22:07 回复
    • 修治:

      哇!!!!!!!!!!!天啊!!!!!!!

      祝福两位新人【???】

      2017/07/10 17:42:43 回复
  • ⚘(∀`ฅ*)

    ⚘(∀`ฅ*)

    Mill
    2017/02/08
    +展开

    【*动作有参考】

    小薇生日快乐~

    该填坑啦~(。)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重新开始(三)

    打南边来了个码字匠
    2016/08/18
    +展开

    •全文7555字

    •p2在这:http://elfartworld.com/works/115354/

    •三期主线杀青!!!

    •但还有一二期和三期支线得填,cry。

    •有视角改变。

    .

    .

    .

    .

    于是,事情是这样的。

    我奶奶,也就是我父亲的母亲,生了重病,据父亲说没几天可活了。

    嘛,虽然我知道这么大年纪的人(80多岁)肯定会挂,但一个月前我还在她的主页里看她在广场上领导一堆大妈在跳舞,所以这件事来得也算是很突然。

    她跟上了时代的脚步,而且即使出了大事(都懂的)也不会嫌弃我。

    她偶尔也会打电话给我这个孙女,但当她知道什么叫电话费后就改行用聊天软件了。

    我可没和她说我是个元素使,只是说我上大学去外地了,事实上家人那边也只有父亲知道我的身份。

    奶奶想看我最后一面,所以让父亲通知我回来了。就是这样,很简单的一个理由。

    但我蛋疼啊,我拽着大包小包的,在上父亲的车之前全是我拿的。氷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实体化,这是个问题。虽然她可以隐身,但以路人的视角会变成“行李在动”的迷之画面,所以还是算了吧。

    到达车站,与父亲会合,上了他的车。

    这里距离父亲发来的医院坐标很远,有1小时的车程。

    于是我也不着急,用父亲的毛巾擦擦脸上的雨水。

    车里有股烟味。

    氷咳嗽了几声。

    “怎么,你不习惯香烟味吗?”我问道。

    『啥这就是香烟吗?』氷又猛烈咳嗽了两声。『卧槽我可不喜欢这种味道!』

    “忍一忍吧。”我回答着。毕竟,死的人是我父亲的母亲,该说是巧合还是活该呢。

    “说到底,我有多少年没见到你那边的亲戚了?”我问着父亲。

    “七年。”父亲听见氷的咳嗽声,立即掐灭了烟。

    真是漫长啊。

    自从进了元素学院,几乎都是父亲寄钱给我了。之前一个人住的时候,父亲那边的亲戚会定期给我生活费,虽然(加一起)很多,但每次给的时候我能看出他们很不情愿。

    没错,在他们眼里看来,杀人犯的孩子不会有出息的。

    真的是这样吗?

    我完成高中学业的时候的成绩是中上等,也被评过优秀学生,虽然因为不说话而没几个知心朋友,但口碑还是不错的。

    …至少安全的过了高中生活,没人骚扰我。

    回想起来,这三年倒变的不同寻常起来。

    自从拥有了能力,见到了氷的那一刻,世界就是另一个样子了。

    交了朋友,经历了很多事情,遇见室友,与大家分别。

    但最终我还是回到了这里,虽然只是暂时休息。

    虽然如此,但我还是担心着。刚才也说过,我已经好久不见我亲戚了。

    家乡带来的不仅仅是熟悉和温暖,还有那些过去的事,冰冷而又无情。

    我不是米白,我有着过去的记忆,只要一闭眼,还是会隐约想起。但我也不是晴子,至少我不想去复仇。

    也许现在,会是我和过去的清算吗?清算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呢?未知。

    但我必须前进。

    这时,车开到了医院的停车场,父亲下车,我也下了车。

    父亲看着我,下一秒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消毒水味。

    和那时我被送进医院的味道没什么区别。

    跨进电梯,摁下6楼的按钮。

    到达六楼,一直走,然后左拐,第一间就是奶奶的病房。

    父亲领着我一起进去了。

    .

    我能听到心电图的声音,和亲戚们的嘈杂声。虽然还是心电图的声音更响一点,但我也听到亲戚们的说话声。

    “啊,来了。”

    “为什么老太太非得叫他们两个过来?”

    “这没办法,亲儿子和亲孙女啊,虽然本质都差不多。”

    “杀人犯和他的女儿。”

    “据说他女儿有点不一样?”

    “怎么不可能,他都那样,她怎么能和别人一样。”

    “总之离她远一些吧。”

    “呵,在当事人面前说这些恐怕不好吧?”

    以前的我听到这些,即使以平静的语气复述他们的话,他们也会装作不知道。所以这次,我选择不说话。

    氷(腰带挂饰)敲了一下我的裙子。

    『你还好吗?』

    当然,氷的声音只有我和父亲听见了。

    我用手指戳了一下氷,点点头。

    “我没事。”

    我径直走向了奶奶的床边。奶奶还算是清醒,摘下面罩。

    “还剩几个小时?”我装作很冷静,开玩笑的问着。

    “呵呵呵,我说还有一分钟你也是信的吧?”奶奶的语速慢的要命,但至少我知道她说了什么。

    “说是要见我最后一面,你是不是肥皂剧看太多了?”

    “我一个老太太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多孤单啊,看看肥皂剧不行吗。”奶奶继续用极慢的语速说着。

    “反正我可是回来了啊。”我俯下身子亲了一下奶奶。

    奶奶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貌似睡着了。

    亲戚们一个个离开了病房。父亲留在了病房,让我先回家,并递给我家门钥匙。

    之后从父亲那里得知,奶奶不会再睁开眼睛了。

    三天后的葬礼。

    我脱掉马甲,换上黑裙子和黑皮鞋,戴上胸针。

    胸针是氷的主意,因为她本人变成了胸针,样式是一朵花。当然我还得戴上耳机装作与人通话。

    此时,大雨已经停了。

    出殡后就是遗体告别仪式,简单点说,火化。

    我抬头望天,径直走向火化场,当然,没让任何人知道,他们还在殡仪馆里。

    上次看到烟囱里冒出的青烟还是母亲的。

    『有意思,听说你们会留下骨灰?』

    “是啊,大部分人会选择用一个盒子珍藏着,那种盒子我们称之为骨灰盒。”我这么说着。

    『介意我问一件事吗?』氷突然问道。

    我当然不介意,让她继续说下去。

    『你母亲的骨灰盒在哪?』

    “在我的床底下,不过里面的骨灰早已被我洒进海里了。”

    里面装的是母亲的一些遗物,氷在我说这个之前应该是不知道的。

    『你母亲喜欢海吗?』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你总算要查水表了吗。”我吐槽着。

    氷没说话,但我感觉她现在肯定是尴尬的。虽然知道她为啥问这个,但我还是先给她个台阶下吧。

    “哦,我得去送花,氷你等下再跟我说原因,万一我玩脱了被烧伤,那可就不好玩了。”

    『你只是送花而已,还会被烧伤?!』

    “…重点错了成吗。”

    我还以为她的重点会放在“送花”这件事上(毕竟我手上没拿花)。我变出几朵冰做成的花,又解下头上的丝带,绑在冰花束上。

    反正丝带我还有备份的,等会儿再拿出来也行。

    现在焚化炉那边没人,我很快就跑进去,把花束放在奶奶的手上。

    火化开始,我出了火化场。四周没有人。

    『意义何在。』一旁的氷现了原形,看着烟囱上的青烟飘散。

    “她喜欢冰雕,曾经想着如果能有个不会融化的冰雕该多好。”

    『所以你就烧了一块冰…』氷蛋疼的说着。『但还是会化的好吗?!』

    “无所谓。”我耸耸肩。

    当晚父亲喝醉了。

    在我和氷面前哭的很厉害。

    『给他醒醒酒?』氷看着地上一片狼藉(烟头和碎酒瓶子),不由得扶额。『好歹也是公共场合,这样不太好吧?』

    说实话,我还没有看过父亲喝醉的场面——印象中他滴酒不沾,只是偶尔抽烟罢了。

    “总之先收拾一下?”

    『那种事服务员会做的吧?!』

    “…至少把酒瓶子的碎片捡起来,会伤人的。”

    『对哦。』氷总算想起来该怎么做,虽然最后还是我捡的玻璃碎片。

    还得想想等下怎么把父亲送回去。但我一个人肯定是搬不动啦,父亲身子骨结实得很,即使已经五十多岁还是很健康。

    而且体重非常的…总之我抱不动。

    『傻女儿啊,你不会叫一辆出租车嘛?!』

    “虽然你说的很对,但我想说一句,我真的不是你女儿,真的。”

    最终还是我自己把一个男人搬上了出租车,又搬上了4楼。

    父亲早已经睡着了,我把他扛回钢琴房,让氷帮忙扶他上床,氷还贴心(?)的帮他盖上被子。

    我看着钢琴旁边的书架。里面全是乐谱,有人碰过这些。

    在和父亲和好后,我开始学习钢琴。父亲虽然在和老妈认识之后开始拉小提琴,但以前他也(被迫?)练过钢琴,所以能给我一些支持。我虽然已经中断了快三年,但如果重新练的话应该还能记起来。

    这天,父亲去看店了。

    留下我和氷在家呆着。

    “我说氷。”

    『啥事儿?』

    “还没到夏天好嘛。”

    我看着在冰柜里趴着当咸鱼(?)的氷。当然,是变回了晶体再塞进冷藏库里的。

    目前距离回学院+出国还有五天,我已经在收拾行李了。

    而氷懒癌发作,不仅不帮忙还在冰柜里大吃特吃雪糕,导致雪糕费用明显上涨。

    我扶额。

    “不管你,我去弹琴。”

    我放下手中快收拾好的行李,径直走向钢琴房。

    在父亲的帮助下,我总算是记起来三年前的自己是怎么弹琴的了。

    氷不知为何也会弹钢琴,但在春节那次,在我无意间问了一句“你还会拉小提琴吗”之后,她就很少提到关于乐器的事了。

    老妈曾经也是拉小提琴的,在和父亲认识后开始弹钢琴——虽然不知道氷怎么知道老妈的事情的啦…

    回过神来我已经坐在钢琴凳上,拿出琴谱。

    “氷你给我从冷冻室里出来行吗!”我喊了一声。

    『你又要干啥,让我帮忙煮咖啡?』氷虽然嘴上这么说,下一秒就实体化出现在我面前。『啊,看来不是。』

    “帮忙翻页行吗?”我指着琴谱。

    『你居然不背谱就弹吗?』氷接过我手上的乐谱,随意翻了翻。『卧槽,你厉害,第三乐章*你也弹吗?』

    “嗯。说到底老爹也让我练这个来着,我可是花了很长时间才练好。"

    虽然如此,但这些都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谁知道我现在能不能弹好呢。

    『好,你加油。』

    氷搬了个凳子过来,在一旁围观。

    随着钢琴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我的心情也变好了。

    果然音乐是可以治愈人心的啊!

    乐曲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氷加入了演奏。

    “嘿,四手连弹啊?”

    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继续弹奏自己的部分。

    「虽然这支曲子是可以一个人弹的,但两个人也不错不是吗?」

    我点点头,正准备翻页,却突然发现氷的耳朵——

    不是尖耳。

    『贝丽卡!』

    我呼唤着自己的元素使。

    她在那边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而我还是没听到钢琴声。

    我急忙从冰箱里钻出来,变成人形,打开房门。

    贝丽卡倒在地板上。

    『额头好烫......发高烧了!』

    我急忙用贝丽卡的电话联系了她爹,顺便把贝丽卡放在她房间的床上。

    地面上还散落着一些乐谱。

    我捡起来看了看。

    『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贝丽卡母亲留下的最后一张乐谱。

    “你好。”我说着。

    “好久不见。”你微笑着回应道。“已经有八年没见面了。”

    我十四岁那年梦到的“你”,是氷伪装的——直到现在我才无奈的承认这个事实。

    “为什么回来了呢?”

    回答我的只是你的微笑。我暗自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不疼。

    “啊,果然是在做梦。”

    你只是站在我面前,无所谓的微笑着。

    之后抓住我的手,拉着我跑到门口。虽然是跑着出去的,但...

    “等等老妈我也是成年了不要拖着我啊?!”

    我的背贴着地面,在一路上被拖走的时候知道了摩擦生热是怎么产生的。

    .

    一路上被拖着,回过神来已经到了海边。

    小时候的我一直都喜欢海边,母亲经常带我来这里玩沙子或者是下去游泳。

    在她死后,我曾有一段时间避开了关于海的所有活动。毕竟还是不想去那里,而且是我把母亲的骨灰全部洒进了海里。

    而且,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告诉父亲。

    他还是不知道的好。

    .

    “贝丽卡。”你站在海水里,向我招手。

    这个名字,据母亲说是因为一次失误。

    她本来想给我起名为【丽贝卡】,结果不知是因为生完孩子很虚脱还是怎么,脱口而出【贝丽卡】。

    当时我父亲一脸懵逼,但仔细想想后觉得很好听,就这么愉快的起名了。

    是啊,之后小学里的同学们一直开玩笑的叫我“丽贝卡”,直到有一次我“不小心”和一个男生坐在了一起,“玩笑”就变成了“外号”。而且那个男生和我一个初中,不仅没有帮助我摆脱那些玩笑,而且还变相的给我制造麻烦。

    说实话,如果没有初中那次经历,我就不会在高中的时候选择住校。毕竟一个人回家还是会怕。

    但我讨厌母亲吗?并不。

    她虽然很逗,但本性还是很温柔的。这样的她却很早离开了我。

    同样,我也很早的离开了“她”,不让自己沉迷于过去当中无法自拔。

    氷也许是我的神助攻和搭档,但母爱说什么也是不能替代的啊。

    我也站在海水里。我和你拉着手,一起缓缓向前走去。

    直到我发现海水已经没过我的头顶。

    我想逃跑,但你已经狠狠拽着我的衣角不让我逃离。我感觉不到我的脚,向下一看。

    我正在化为灰尘,而一部分的灰已经溶解在海水里。

    这大概就是母亲最后被我洒在海水里时,她的感受。

    之后我在自己的床上醒了过来,床边是满脸担心的氷。

    “等等这是哪我是谁发生了什么。”

    『你床上,你是冰元素使贝丽卡,刚才你在钢琴房里突然发烧晕倒了。』

    居然发烧?我不怕冷,为什么好端端的就发烧了?

    “喝冰咖啡喝的?”

     『谁知道,反正我已经打电话叫你爹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他刚才回来过一次,估计去买退烧药了。』 

    “谢了,氷。”我勉强支起身子,看了看周围。

    房间还是几年前的那个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床头柜上放着装满温水的盆,里面泡着湿毛巾。氷虽然不是我母亲,但还是有些母性本能(?)的。

    对面的桌子上摆着四个相框,第一个是母亲没死之前的家族合照,第二个是我和父亲在旅行时的合影,第三个是在诺亚号上我和战友们的合影,第四个是和米白一起浪回家的时候拍的合影(氷在后面扮鬼脸)。

    而这些都是父亲洗出来的照片。也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他会不会看这几张照片。

    “氷。”

     『啥?』

    “假设我真的元素觉醒了,我会怎么样?”

      『突然问这个?』氷有点疑惑,但还是解释着。  『你的【人】元素会逐渐替代成我的元素,最终在第三次的时候你会变成我的拟态。』

    “说人话。”

      『你会变成...呃,我?』

    “元素神?”

      『但那个时候,因为你本身的【人】元素完全被我的元素替代——』

      『会死。』 

    “是吗...真是那样就好了呢。”那样也许就能遇到母亲,然后解释下为啥一言不发就把我拽海水里喝一肚子水。氷惊讶的看着我。

     『你果然是被烧糊涂了吗?』

    “不不不只是假设,我们还是要维护世界和平的。”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

    “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 

      『贯穿爱与真实的邪恶!!』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氷!!!!』

    “贝丽卡!!!!!”

    紧接着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氷立刻变回了晶体),父亲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两个。

    “......你们两个应该是都烧糊涂了吧。”

    数日后。

    贝丽卡坐在去机场的公交车上。选择去黑院的人,并不多*。

    “但选择黑院的人,都是勇士。”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蛋疼的人生,敢于正视离别的真相。』

    “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你的语调让我很想揍你。”

     『行李都带齐了吗?』

    “带齐了带齐了,就连知悟的事我也事先问了机场那边。”

    因为知悟好歹也是一把太刀,贝丽卡特意向机场那边问了一下,得知的结果是“不能随身携带,只能托运”,好歹比“不能带过去”好了一点。为了防止被人误会,她还特地用报纸包装了一下,当人问起的时候她就说“朋友拜托我送过去的模型刀”,简单粗暴。

    如果真的一切顺利的话,应该会遇到洛霜纹吧。

    这家伙,昨天返回学院的时候,跟贝丽卡说他也选择了去黑院。战友的态度很明确:既然最初选择黑组,现在如果毫无头绪的话,就这么坚持下去吧。

    『虽然听不懂但却是很有道理呢(棒读)』虽然氷这么吐槽着但还是点了个赞。

    “氷不要吐槽我的战友成吗,人家估计也经历了‘内心全是波动甚至发出波动拳’的过程呢。”

    “喂,波动拳是什么啦wwwwww”来自一脸懵逼.jpg甚至有种想在自己头上撒氯化钠(人话:盐)的洛霜纹。

    结果,两人意外顺利的托运了知悟和行李箱。

    也意外顺利的在等待所有去黑院的人来齐之前找到了洛霜纹——

    正在机场的书店里看一本【冰河世纪】。

    『这人是谁我不认识这个元素使。』

    “不你说错了,‘这元素使是谁我不认识这个战友’。”

    『我说的不是他,是你。』

    “诶嘿。”贝丽卡迅速的把【论刨冰的108种做法】放回书架上,装作没看见店长一脸【妹的智障】的表情。

    『那个啥,洛霜纹你看,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哈...万里无云。』氷满脸尴尬的和洛霜纹打着(完全没有一点意义的)招呼。

    “但今天是多云(ry”

    『女儿啊风太大我听不见?』

    “我啥也没说不要理我,以及不要在战友面前说母女关系!!!”贝丽卡差点就吼出来。

    『诶嘿。』

    全程插不进嘴的洛霜纹等这两个人互相吐槽完之后,才默默地把耳机摘了下来。

    有这样的战友和这样的元素神,他到那边真的能消停一会儿嘛?!

    “其实我还是很紧张的。”贝丽卡说。“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出国,但这次出国性质不一样啊...”

    “嗯?你第一次出国是去干什么了?”洛霜纹好奇的问道。

    “和父亲一起去旅行。”贝丽卡说。“但起码还有导游,这次是自己去熟悉一个国家。”

    “没事的。”听到这句的洛霜纹安慰着贝丽卡。“我来帮你分析一下。”

    “你瞧,我们有机票——虽然是单程的;有住的地方——黑院......”

    『话说黑院那边真的会给我们住处吗?』

    “应该会的?”贝丽卡回答道。“反正我在鸽组那边有熟人,大不了找他就OK了。”

    『有个人类那边的熟人很重要呢...』

    “总之,肯定没问题的,我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洛霜纹笑着说。“而且我们可以拯救世界各地的元素使,而且...”

    『可以探究,人类和我们元素使一起和平共处的方法。』

    “是吗...”贝丽卡低下了头,若有所思。

    『所以,你来黑院,应该会是个正确的选择。』

    “我同意。”洛霜纹点点头。“如果以前有不好的事情的话,你可以把这次经历当作新的开始。”

    “重新开始,对吧?”

    “嗯。你会到达一个新的地方,遇到新的朋友,同时也会经历很多你不理解的事情。”

    “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坚持下去。”贝丽卡说。“谢了战友,你还是很能安慰人的嘛!”

    “这是因为以前家里发生的事情啦...”洛霜纹解释道。

    “是嘛是嘛,我就不往下问了。”贝丽卡虽然很好奇,但还是忍住了。谁知道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情况,或者是别的原因什么的。

    『虽然很不想打扰你们两个聊天,但是请你们两个注意时间。』

    贝丽卡看了下时间。

    「前往XXX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XXX次航班现在开始办理登机手续。」

    “啊,已经可以开始进候机厅了。”

    『不过还得有很多检查要做,你们俩,记得解释手环的事情。』

    “现在这个时代,机场应该有元素探测器什么的...”贝丽卡瞟了一眼自家元素神。“以及,去黑院的学生们已经凑齐了,我们抱团,领队的人再解释一下,应该就解决了吧...你昨天到底听没听解释?”

    『诶嘿。』得到氷的敷衍x1。

    “不过时间不多了,估计进候机室不到1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我们快点去柜台吧。”洛霜纹说着,走向了柜台。

    贝丽卡和氷走向飞机的候机厅。  

    她走在前面,氷隐身着跟在她后面。 即使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但这件事,贝丽卡一定要问清楚。

    她停下脚步。 

    “话说回来,氷。”

    『?』  

    要说什么好呢?

    “「它们把氢气转化为可供呼吸的氧气,它们像地球上的空气一样重要呢。」 ”  

    『但我还是想说,它只是花。』   

    电影里的台词,而且还是母亲最喜欢的那一部。

    氷睁大了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随后露出了苦笑。

    两人沉默了几十秒钟后。  

    “......是你啊。”贝丽卡轻声说道。  

    『抱歉。』  氷只能说出道歉的话语。

    “没事。我一直当它是一场梦。”  

    『哈,好巧啊我也是。』因为氷最终也是沉睡了好几年,才和贝丽卡成为伙伴关系的。  

    “我并不介意的。”贝丽卡转过头来,笑着说。“没有你的鼓励我可是连现在都活不到呢,虽然你为啥知道我娘的兴趣爱好始终是个谜...”  这是贝丽卡的真心话。

    『嗯,这样就好,这也是我为什么始终变成你母亲的原因啊。』氷不好意思的指着自己。『嘛,还是赶紧赶飞机吧。』  

    贝丽卡背对着氷,用袖子擦了擦自己已经潮湿的眼睛。

    啊真是的,这种时候自己不能哭出来啊。  

    贝丽卡有种预感。

    在黑院里,虽然会因为和鸽组讨论问题,自己会变得很忙,但绝对会交到更多的朋友。

    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也不坏。毕竟过去的都过去了,不能沉迷于悲伤的事情里啊。

    要在黑院里开始活跃起来了!

    这么想着的贝丽卡,拿出了手机(当然,飞行模式ON),插入耳机,点开了她最喜欢的曲子。

    【end】

    ---碎碎念

    *1.贝丽卡演奏的是「月光奏鸣曲」。

    整个曲子分三个乐章,第三乐章是快板。(作者的恶趣味)

    *2.按照企划tag【最终的选择】统计,学院学生中2人黑院(而且除了我,另外一个人还是熟人)。如果按照企划规定的话,可以推测很多人都去了白院,而很少一部分人进了黑院。嘛,谁知道呢,就先这么写起吧。

    3.真的没想到我可以写三年的元素文,把这个坑完结的话之后可能会在个人小组开始新的故事。其实已经开始策划脑洞了(喂!)

    相关角色

    评论(3) 收藏(0)
    • 枭羽:

      听着极乐净土重新评了一遍,先前的压抑气氛一扫而光,只剩下嗨【呸

      首先完结恭喜!!!!

      初看的时候感觉剧情前所未有的严肃,然后看了一会……恩,还是贝丽卡x

      视角切换的挺棒的!一下子就看懂了而且感觉很自然,有种唰——的感觉【是什么

      丽贝卡→贝丽卡……哪个都好听

      ……不瞒你说我家楼下有家修脚店叫丽贝卡【被打

      没想到黑院人这么少,本来以为应该一半一半,结果只有俩???

      算是Ture END吧,但是最后又有一种寂寞的感觉,物是人非啊……

      看见贝丽卡这么重视知悟我超感动【大哭】可惜米白没带上八音盒,哎

      没关系,米白不在了,就让她的刀陪着贝丽卡吧。

      有缘再见!

      2016/08/18 15:51:23 回复
    • 枭羽:

      填坑辛苦了!

      2016/08/18 15:51:33 回复
    • Sakai络枭-九十九宫八面:

      三期填坑完成恭喜!!(撒冰花

      感觉整个故事都很贴近现实,是整个企划故事里少有的家庭路线!

      一开始剧情比较压抑(奶奶去世了之类的…)看到后面贝丽卡还能跟元素神互相伤(tu)害(cao)真是太好了!(你

      果然氷是传承了贝丽卡母亲的遗志之类的角色啊!(总之有很深的关联!

      火箭队那里忍不住笑出声www

      去翻了翻tag居然真的只有俩……(ry

      最后,有选择这条道路的勇气便必须具备走下去的毅力!继续加油啊贝丽卡!

      2016/08/18 17:26:10 回复
  • 分岔路口(二)

    打南边来了个码字匠
    2016/07/24
    +展开

    ·填after主线,P1这边走:http://elfartworld.com/works/108353/ 

    ·正文4000字,不打算修改,关照强迫症你值得拥有。 

    ·剧情中段失控,不适者右上角。 

    ·两口气呵成,也许这才是剧情失控的原因。 

    ·借用角色:雨宫明亚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12041/ 

    ↑...我尽力填了戏份但还是不怎么成功 

     .

     .

     .

    商场内部的一家咖啡馆里,两人休息了一下。 

    明亚一边吃着饼干,一边惊讶的看着正喝着咖啡的贝丽卡。 

    “耶奇怪,以前的贝丽卡有那么爱喝咖啡吗?” 

    贝丽卡停下了喝咖啡的动作,要了一块咖啡蛋糕。 

    “一切都是因为氷,不要问。”她感伤的望了望天。 

    有一天氷不知为何拿了一盒咖啡糖吃,在贝丽卡“你不要在床上吃啊,掉在床底下不好收拾”的抱怨声中,一言不发的抛了一块咖啡糖想让她住嘴,但咖啡糖飞到她嘴里,差点没把贝丽卡噎死。 

    贝丽卡出于报复心理(?)下去买了一罐咖啡,结果喝完就上瘾了。当然,她虽然喝咖啡,但她很少喝黑咖啡这件事导致她还是会起来晚。 

    “是吗——对了,之后你要怎么办?”明亚问着。 

    “嗯?什么怎么办?” 

    “我听说了,学院那边…"明亚低下头。“你之后回到家乡要怎么办?” 

    “哦,那件事?”贝丽卡有点惊讶。“哈哈,学生嘛,当然是要毕业的啊。”她苦笑着。 

    “没关系啦,总会再见面的。如果你想过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嗯,当然,我会给你带很多礼物呢!”明亚犹豫了一下,又恢复了她往常的样子。“只要你给我你那边的地址,我就抽空给你送!” 

    “嗯,好啊好啊,请给我一个咖啡机。”贝丽卡笑着说。 

    『你个咖啡狂魔你还行不行了?!』 

    貌似听到了氷的声音,贝丽卡一惊,下意识看了看手机。 

    并没有(氷变成的)手机挂饰被挂在手机上。 

    应该只是想她了。 

    。 

    “好,睁开眼睛——” 

    贝丽卡乖乖睁开眼睛。镜子里的自己没什么大的变化,只是戴着一个蓝色的蝴蝶结。 

    “哦哦,跟我发色挺般配的嘛。”贝丽卡摆弄着蝴蝶结。 

    “不错吧?”明亚笑着说。 

    是啊,连贝丽卡自己都想去换一件衣服了。 

    “明亚你等我一会儿我再去看看这家店!” 

    15分钟后。 

    贝丽卡从试衣间走出来。 

    她不太喜欢太多装饰品,就干脆选了些她喜欢的。 

    她现在换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外面套了一件蓝色马甲,下面是灰色的裙裤和白色的靴子。 

    “哎呦喂,这家伙真的很帅啊!”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贝丽卡不由得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在翻手机相册的时候,随手翻到了一张照片。 

    “哦,好怀念。” 

    是三年前,打扮完毕,准备从家出发时拍的照片。 

    “除了马甲之外好像变了许多。” 

    心境也变了一些。 

    “好,当机立断的买下这些装备吧!” 

    钱包在滴血,用的可是她爹给她的经费啊。 

    当然,事前已经和老爹说好了,也有省下冷饮的钱,所以买几件衣服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大概。 

    贝丽卡付完钱,看到自己的钱包的血量,深吸一口气,决定先暂时不喝咖啡,买几块咖啡糖忍忍。 

    顺便,看见明亚的新衣服,贝丽卡感叹了一下。 

    不愧是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人啊。 

    。 

    两人在商场里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唱唱唱? 

    有的,贝丽卡不怎么唱歌,她一开口就破音了。不过在适应了一段时间后,明亚在贝丽卡唱完她的曲子后就狂拍手了。 

    “贝丽卡不当偶像真是可惜!” 

    “…算了,我还是安静的当个元素使吧,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不擅长被人追。” 

    玩玩玩? 

    也有,两个人玩了很长时间的音游,最后明亚输在了在贝丽卡玩的高难度铺面上,贝丽卡买了杯冰奶茶安慰她。 

    之后两人来到了顶层…的鬼屋。 

    是贝丽卡提议要去的。 

    两个人的尖叫声持续了5分钟左右,最后两个人心累的走出鬼屋。 

    吃吃吃? 

    两个人成功的扫荡了位于商场地下一层的美食街,虽然不是全部,但两个人至少是扶着墙进(逛了一天很饿),扶着墙出((不顾少女形象的)吃了很多东西,很满足)的。 

    总之,在要分别的时候,两个人还拍了一张合照。 

    “在那边也加油啊!” 

    “嗯,我会的!你在回去之前可不能停止用能力呢!”贝丽卡背对着明亚,登上了回途的公交车。 

    。 

    回到宿舍。 

    贝丽卡从柜子里拿出八音盒,轻轻的拧动发条。 

    “♪~” 

    随着八音盒的单调声音,贝丽卡也哼起了歌。 

    一个人的夜晚,有点安静,但至少不寂寞。 

    毕竟, 

    “毕竟,还有「回忆」在这里啊。” 

    有了「回忆」,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去想那些无聊的问题。 

    米白失去了她以前的「记忆」,贝丽卡,氷,迷子老师和其他人帮助她创造了一段美好的「回忆」。明明如此美好,为什么却走了呢? 

    也许。 

    贝丽卡想起了什么,下意识拿出了放在床边的知悟。 

    假设,她恢复了她的记忆的话…? 

    手中这把太刀「知悟」,据氷说是米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拥有的东西,而且有另一把太刀与它是一套的。 

    也许,米白拿到了这两把太刀,又有什么契机,让米白恢复了记忆? 

    再假设,她的记忆是灰暗的。 

    虽然米白不怎么说话,表情也一直都是那样,但她的眼神,有时可以代表一些东西。 

    例如那天她绝望的眼神。 

    和多年前,站在病房的镜子前的自己的眼神一样。 

    等一下。 

    两个人,都曾经得到了什么,或者是失去了什么。 

     .

    她得到了“过去”,又即将失去“朋友”。 

    她失去了“挚爱”,又在梦境中得到了“祝福”。 

     .

    她拿到八音盒的时候,是在哭。 

    而她看到了之前碎掉的,母亲的八音盒。 

     .

    母亲?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梦里,梦中的自己还在病房。 

    可是,现实的自己也确实是在病房里躺着。 

     .

    氷在说完米白的事情之后的消失。 

    氷当天晚上说的令人在意的话。 

    氷的长相。 

    以及病 房 里,“母亲的”体 温。 

    那么… 

    “哈哈,这可真是…” 

    她露出了苦笑,喝掉了面前仅剩一半的黑咖啡。 

    氷隐去了身形,看着贝丽卡的行动,转过身看着夜空。月亮被云覆盖着,发出微弱的光芒。 

    『要下雨了。』 

    。 

    雨声和手机铃声都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 

    次日早上收拾完行李,告诉迷子老师自己的行程。 

    “虽然没关系,但请在月末回到这里吧。”迷子老师犹豫了一下,最终拿出元素辐射隔离手环。 

    “没事,我只是回家处理一些事情,而且现在才月初,怎么想也没问题啦。”贝丽卡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啊,提出这么任性的话来。” 

    “不,没关系的。一路小心啊。”迷子老师露出了微笑,看着贝丽卡渐行渐远的背影,又加了一句。 

    “趁着雨还没下大,赶紧去火车站吧!” 

    。 

    雨下的很大。 

    贝丽卡在这种天气里,插着耳机正在听音乐,顺便趴在桌面上看着玻璃上的水珠和不断变化着的景色。 

    天气预报说,很多地方都下了雨,自己的家乡下的是大雨,幸好不是暴雨呢。 

    突然响起了敲打桌面的声音,贝丽卡抬起头来。 

    氷坐在对面,认真的看着她。 

    『所以,我们之间看来要有场谈话了,是吧。』 

    贝丽卡收敛起笑容。 

    “你都知道了什么?” 

    『前室友的事情。』 

    “米白到底是什么人?” 

    『黑兔晴子。【死】元素使。恢复了记忆的米白。』 

    『我见到了她的元素神。』顿了顿,氷继续说。 

    “元素神…?”贝丽卡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对啊,米白的元素神一直没有以任何形态出现。” 

    『我很困惑,为什么元素神会整整三年不和元素使见面。』 

    『她的元素神说,爱的反义词是漠不关心。』 

    “这不是小森说的话嘛。” 

    『紧接着她又问,我们两个帮助米白的事情究竟是不是正确的。』 

    『如果不是正确的,那为什么你的前室友还会选择留下那把知悟呢?』 

    “我不知道。” 

    『我也是。』 

    “……。” 

    两人都沉默了。 

    “为什么要隐瞒?”半晌,贝丽卡问道。 

    『怕你承受不住。』 

    “明明知道我会推测出来?” 

    『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冰刀架住了氷的脖子。 

    “放心,我知道我伤不了你所以刀背朝里。我只想发泄一下。”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让你知道真相的原因。』氷指着冰刀,仅仅是轻轻一碰,刀刃就碎裂了。 

    “…你们这群元素神基本上都有点儿猫饼。”贝丽卡收回冰刀。 

    氷叹了一口气。『看来你知道啊。』 

    “不不不,一个人的时候我可是很会脑补的。”贝丽卡自嘲的说道。“关于米白的过去,我最终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说起来,她走的那天说了一句令人在意的话。』 

    『那个人,杀。』 

    奇怪的是,贝丽卡没有太惊讶。 

    “原来米白是有仇人的吗?” 

    『也许?哦对了,那个元素神还说,我们两个人什么也不懂。』 

    死元素神也真是,本来氷想和她好好聊聊,结果死元素神一脸冷漠,还有一种仿佛她的元素使不是米白的不负责任感。而且,她的语气有种颓废了的感觉。 

    「你感觉,现在和你的元素使一起站在屋顶的她,是米白?还是黑兔晴子?还是别的人呢?」 

    「呵,这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多管闲事的家伙。」 

    死元素神的话,莫名其妙的很让氷不爽呢。 

    “确实,我们并不了解啊。最终还是什么也不知道。” 

    而且贝丽卡这家伙,比起和自己说话,更像是自言自语啊。氷想着。毕竟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一定会消沉的吧。啊,为啥自己也要消失一会儿来着… 

    “等等,米白是因为恢复记忆而开始复仇的?” 

    『这个我也不确定…不过至少我们两个想的是一样的。』 

    “不愧是母女。” 

    『这话该我说吧。』 

    “……。”贝丽卡低下头。 

    迷之冷场。氷现在是一脸冷汗,自己是因为对贝丽卡的愧疚而隐藏起来的,总算下定决心说出口但又变成了现在这样。 

    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啊,这要是万一贝丽卡因为这件事讨厌起自己来该怎么办啊! 

    “我们再谈论这件事,应该也没用了吧。” 

    『诶?』 

    贝丽卡一句话把氷从碎碎念中解救出来,氷惊讶的看着贝丽卡。 

    “道路是米白自己选择的,而不是她的元素神帮她选择的,不是吗?” 

    贝丽卡抬起头,露出了与平时一样的微笑。 

    “不管她是米白还是晴子……呃这样说对不对啊。” 

    “我觉得,身为朋友,我希望她活的好好的。” 

    “即使她再一次失忆,或者永远都不能再次见面…” 

    『哈,否则你送出去的八音盒就没有意义了呢。』 

    贝丽卡点点头。 

    米白在音乐会上最喜欢的那支曲子,名字翻译过来就是—— 

    「回忆」。 

    贝丽卡已经见不到的人,不只有她。 

    母亲,真央,还有其他一些她见过的学员们。 

    所以,只是少了一个人与她联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贝丽卡这样安慰着自己。 

    「一期一会,难得一面,世当珍惜。所谓一期一会,是指一生的时间里只和对方见面一次,因而要以最好的方式对待对方。」 

    以前,在图书馆里,贝丽卡曾看过这样的句子。 

    好像是茶道里的说法,虽然氷看完后感叹了一下,说这在朋友的离合中也可以体现到。现在想起这句话,竟有些悲伤。 

    也许,真是这样也说不定。 

    。 

    “氷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当然,身为你的元素神我可不想跑去当别人家的元素神,虽然有时我会消失一阵子但我会在一旁视~奸~你~』 

    “那,拉钩。”贝丽卡无视了氷的玩笑话,伸出小指。 

    『咦你不吐槽吗?』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下一句是啥来着…” 

    『我记得是“说谎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针”?』 

    “对对,就是这个,如果你说谎,要吃下一大碗麻辣烫啊。”贝丽卡笑的多么的人畜无害,氷冷汗都出来了。对啊,氷本来就只会出“冷”汗啊。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0)
    • 枭羽:

      看到搞笑的话也笑不起来了……

      论我为什么这么后妈_(:з」∠)_

      室友文力有进步啊,是被语文作文折磨的吗【笑

      2016/07/24 23:21:41 回复
    • 打南边来了个码字匠:回复 枭羽

      有吗2333333

      真的有吗,我快喷血了成吗......

      果然深夜写文会使人有干劲呢(?)

      2016/07/24 23:23:12 回复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