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3

    Zi

    Zi

    窝的脑洞有这么大(双手张开
    2014/09/04

    ☆Chapter  4 

    初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身边早就空无一人。他从床上缓缓起身,视线触及到被子的时候,昨夜的记忆如同通电的信号器一般闪过了他的大脑。 

    “哥哥……?” 

    他小声呼唤着,却没有回音。随即而来的沉默让他一瞬间有些怀疑自己昨夜的记忆是否与梦境混淆,但很快从浴室传来的水声打消了他的顾虑。他起身刚准备走向浴室,浴室里面的人就带着水汽从里面拉门而出。 

    “初?你已经醒了吗?” 

    砾用浴巾擦着头发,在看到门口的初时便露出了平常的微笑。水滴沿着他的发梢滚落在他赤裸的皮肤上,划出了晶亮的痕迹,这让初的意识又瞬间回到了昨晚看到的在身下喘息,布满汗水的哥哥的模样,顿时感到面部一阵发烫,一时间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偏离了哥哥的身体,快速的点了点头。 

    “不过已经是这个时间了,今天你应该还有任务做的吧?不要迟到了。” 

    哥哥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样,只是径直与他擦身而过,走到桌边拧开了放在那上面的一瓶瓶装水。 

    “身体……没事吗?” 

    虽然看上去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昨天怎么说也是激烈的做过了,对身体的承受力也有不小的影响。初流露出了担心的神色。因为自己是第一次,而且又确实很久没有发泄过,昨天在第一次感受过哥哥的身体之后,又缠着他做了两次才算彻底让自己的老二冷却下来。 

    “啊……虽然这种的算是第一次,不过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第、第一次?!” 

    初有些被吓到了。昨天砾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第一次啊?! 

    “怎么了,很奇怪吗?” 

    “没、没有……” 

    初最后还是把疑问咽了回去,既然哥哥都说了自己是第一次,那么自己就没什么理由去怀疑这种问题。初快步移到砾的面前,抓住砾还握着瓶装水的手,用认真的神情看着他的哥哥: 

    “我会对哥哥负责的。” 

    “哈啊?” 

    砾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猛地瞪大自己异色的双眼,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弟弟。 

    “对哥哥做了这种事情……我会负全责的!” 

    砾有些庆幸自己已经把水给喝下肚了,否则肯定会喷出来。他有些哭笑不得,初原来是如此单纯的孩子,这点真是从离开自己以后一点也没变。不过砾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伸出手抚摸着将近高了自己半个头的弟弟的脸。 

    “初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可以了。” 

    砾这么说道,露出了笑容。初一时觉得有些语塞,他不知道要怎么继续这对话,继续向哥哥表达自己的感情。想要对哥哥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想要全力以赴守护着哥哥,最终……想要和哥哥永远在一起,就像哥哥说的那样。他抬手抓住了哥哥覆在自己脸上的手,闭上双眼感受着这手心传来的温暖。 

    “这样就够了,我只是想和初在一起而已。” 

    砾的声音从温暖的源头传来。初忍不住将他拉入自己的怀中,捏起他对于男性而言过于小巧的下颚,微微抬起,将自己的唇缓缓凑近—— 

    突然的信号声阻止了初的动作。初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是有任务的,慌忙放开了砾跑向一边的衣柜。 

    “糟糕,要来不及了。” 

    “可不要迟到啦,队长大人。”看着慌作一团的初,砾忍不住开始打趣起来。 

    “哥哥……我今天会早点结束,你就好好休息吧。”初站在穿衣镜前一边系着领带一边侧头看向砾,“我会帮哥哥请假的。” 

    “多谢。”砾的声音依旧带着笑意,“路上小心,别死了。” 

    “才不会。” 

    初的话音还没落,一只脚就已经踏出了大门。他歪了歪头,似乎想起什么的一般转身前倾,向着砾的右脸颊上印下一吻。 

    这是,“再会的吻”。 

    砾也侧身用同样的方法吻了初的右脸,“晚上见,初。” 

    “晚上见,哥哥。” 

    初露出与哥哥相似的温柔笑容,转身朝着走廊的方向跑去。 

    *** 

    砾感到了浑身无力,在初走后的一瞬间,抹去了脸上的笑意。 

    他转身回到床前,面朝着床铺倒了下去,将脸深深埋在枕头中。虽然今天早上有好好处理过,把初发泄在自己身体里的东西尽数清理了出去,却还是能感受到初在自己体内的存在。砾并不讨厌这样的做爱,即使是被入侵后庭也确实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给他带来快感。即使之前从来没有别的男人对自己尝试过,在这个意义上他确实是“第一次”。只是初今天早上的发言单纯的令他觉得可怕,仅此而已。 

    初对砾而言确实是世上唯一的存在,让初成为自己的第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做爱的对象那么多个,方式那么多种,在砾的心中早就是无所谓的态度,砾并不在意这种事情。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个单纯追求快感,依从肉欲的生物而已。只是他不明白—— 

    为什么,你可以把自己的心思用这么明确的语言表达出来呢? 

    砾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为了这样的人,在发现的时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向对方吐露着暧昧的语言。比如“我想和你在一起”或者“你对我来说很特殊”。但这些都不重要,自己的心境是什么,完全无法从这样的句子中体现出来。就像是黑白之间的灰色,依据不同人的看法会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这样的含糊不清的语句,就像是救命的稻草绳,将砾从名为“决断”的深渊中脱身而出。 

    然而初不一样,他说“我会对哥哥负责。” 

    这句话在砾的眼中显得分外滴水不漏。不是“你很重要”也不是“我需要你”,而是直接的“负责”。这是砾一直没敢说出口的话。即使以前面对正式交往的女性也不曾说出这样的话。这样的话语实在是过于明确,砾根本没有勇气去说这样的话。他在面对一件事物时首先习惯性的将选择抛给别人,然后在追究结果的时候就能顺利成章的逃跑。就像是“我想和你在一起”这种话,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纸空谈,没人会知道你说的在一起是什么范畴,一起共事或者一起吃饭亦或者是长相厮守,取决于听见这句话的人自我理解,然后让说话的人置之度外。 

    初,果然是个可怕的孩子。 

    再次回想起早晨见到的那张认真的脸,砾不由得蜷缩起自己的身子。即使是面对自己唯一的弟弟也要这样对待,这让砾不由得感受到了来自心底的寒意。 

    他在那么一瞬间想到了宇佐木,那个拥有明亮双眸的少年,对自己说过的话。 

    “砾先生,真是个狡猾的人。” 

    何止是狡猾呢。砾苦笑了声。 

    明明就是最卑劣又下等的存在。 

    这样在心中自嘲的砾,继续将视线埋在枕头里,盖着带有初的味道的毛毯,沉沉睡去。 

    *** 

    砾再次遇见宇佐木的时候,是在极东某次任务结束归来的一个下午。 

    彼时他没有在瞬间认出那个孩子,毕竟还是处于十几岁的生长发育期,几个月不见个子就冲高了好几厘米,骨架也更加明显,只是脸上依旧带着孩子气。砾是在看到那把惯用的长枪型神机才意识到他的存在,然而在目光交接的瞬间,宇佐木刻意的避开了砾的视线,转身朝着另外的方向走去。砾并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做法,他也没有想过去追他,只是继续跟在初的后面,听着初与其他队友讨论的下一次针对新型荒神的战术。 

    然后很快,在一个星期后的某天,砾就在楼道尽头的走廊里,和宇佐木碰了个正着。 

    “呀,宇佐木君。” 

    砾带着往常的笑容向他打招呼,只不过话一出口,宇佐木就转身做出一副想要逃跑的样子。似乎是因为紧张而导致了动作的迟钝,宇佐木还没来得及离开,胳膊就被身后的砾给牢牢按住,但即使如此也没将脸转向砾,扭动着身体想要从砾的控制下离开。 

    “怎么了,宇佐木君?对待亲切的同事这种态度可不妙呀。” 

    “请您放开我,砾先生。” 

    宇佐木的声音带着颤抖但却十分清晰,“我已经跟您……跟您没有任何关系了。” 

    砾觉得有些好笑,事实上他已经笑了出来。手中的力道反而越来越紧。 

    “那么你告诉我,宇佐木君。身为极东的新成员的你,通向房间的路是不会经过这个走廊的。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遇见你呢?” 

    宇佐木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身体仿佛过了一道电流般的猛烈抖动了一下。 

    “告诉我呀,宇佐木君?” 

    砾将身体渐渐凑近宇佐木的后背,将嘴唇挪到宇佐木的后耳根处,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询问着他: 

    “你为什么,会来极东呢?” 

    砾看着宇佐木渐渐变红的耳尖,终于用力将他拽到自己的怀中,翻过他的身子,这才看到宇佐木那盈满泪水的湿润眼眶。砾轻笑着,用指尖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头抬了起来好让他直视着自己。然而宇佐木却闭上了双眼,泪水因眼脸的闭合而溢出,沿着他稚气未脱的脸淌落下来。 

    “够了……砾先生,我已经不想再和砾先生……啊” 

    砾吻上宇佐木的嘴唇是一瞬间的事。砾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他并没有往后思考太多。宇佐木依旧在自己的怀中挣扎着,企图移开脸。然而却被砾的手牢牢的压制住,不能动弹。砾伸出舌头舔舐着宇佐木的嘴唇,逐渐探入其中。宇佐木合紧牙关试图阻止,却被灵巧的舌尖推开,径直的伸入开始舔弄起口腔内壁来。 

    粘膜互相接触的刹那,宇佐木就知道自己要沦陷了。 

    砾的接吻技术就是这么容易使人迷醉,他只不过是轻轻挑弄着宇佐木的舌尖,就让宇佐木浑身酥软的站不起来,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他的吻带走一般。宇佐木拼命抓住砾胸前的衣服,试图找回自己的重心,然而却一把被砾推靠在墙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砾先……生……不行……” 

    像是哀求一般,像是渴求一般。 

    宇佐木因砾的吻而有所反应的样子,深深印刻在砾的眼中。砾将身体架在宇佐木的身上,仿佛牢笼一般地将他锁入自己的怀中,弯起唇角笑了出来。 

    “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是在说‘不行’啊。” 

    *** 

    宇佐木现在正遭受着巨大的羞耻感。 

    他的双手正按在走廊的扶手上,上衣已被拨开,露出白皙的胸脯。胸前的樱红色凸起因接触到流动的空气而兴奋挺立,下半身的裤子早已尽数退去,只露出他修长而纤细的腿。从上身衣物的下摆间隙中能隐约看到他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性器,如同粉色的果实一般。 

    “砾先生……不要……这样……” 

    当砾从他身后环抱住宇佐木的腰部并且顺势将手掌一路抚摸至胸口时,他发出了这样的哀鸣。 

    “会有人……发现的……呀啊……” 

    “不要?这种事情你明明很期待的,不是吗?” 

    砾在宇佐木的后耳处用几近呼气一般的轻度低吟着。气息轻微浮动着宇佐木的发梢,令他的耳部一阵酥麻,顿时忍不住呻吟得更大声了些。 

    “啊……没有……根本没有……这种事情嗯……” 

    面对这种毫无力度的辩解,砾的施虐心一下膨胀到了顶峰。他继续将唇凑到宇佐木的耳畔,伸出绯红色的舌头开始肆意舔舐着宇佐木的耳廓。唾液与皮肤碰撞而产生的水声,使宇佐木的身体渐渐变得更加敏感,同时也开始大力的喘息了起来。看着已经起了反应的宇佐木,砾继续伸出右手揉捏着他胸前的敏感点,而另一只手则探向双腿之间。 

    “呀……呀啊……!” 

    在被抓住的那一瞬间,宇佐木的身体仿佛有电流蹿过,随即而来的是接连不断的快感。砾的手温柔而又激烈的套弄着宇佐木的肉棒,即使是宇佐木本身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欲望正在不断的壮大,在砾的手中变得炙热而滚烫,像是要爆发了一般。而自己的胸口也被玩弄的有了感觉,原本只是单纯的痛感也升华成为了麻痹感,在这样双重的攻击下宇佐木已经无法忍耐住自己的冲动,将欲望全数藉由砾的手,释放了出来。 

    “哈啊……啊……嗯啊……” 

    因为在砾的手中达到高潮而显得羞愧万分的宇佐木,拼命调整着呼吸想要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但还没等他站直,腰部就被砾一把攥住,继续俯身趴在走廊的扶手上。 

    “这么快就出来了,你是有多久没做了?可爱的宇佐木君。” 

    砾的声音在宇佐木耳中听起来满是嘲讽的意味,他将涨红的脸别到一边,努力让自己不去在意砾的话。然而接下来砾的话语,却将他内心的防壁尽数轰散,完全朝着砾的方向沦陷而去。 

    “我也是一样的呢……一直在等你呀,宇佐木君。” 

    泪水霎时迷乱了宇佐木的视线,他放弃了一切抵抗,将头扭向砾的脸,献出了吻。 

    *** 

    “嗯啊……唔姆……” 

    砾居高临下的看着宇佐木正努力的用嘴取悦着自己的巨物,眯起了他那藏在黑色眼罩下异色的双眼。 

    “做的很好,宇佐木君。” 

    他这么说着,伸出手轻轻抚弄着宇佐木的头发。他记得最早宇佐木是很讨厌用嘴这么做的,技术也很差,经常会用牙齿磕到。不过现在看见他这么一副迷醉的样子,砾就不由得从心底想要怜爱起他来。 

    “唔……砾先生的……变大了……” 

    宇佐木在吮吸过顶端之后,抬起充满情欲的脸望向砾。看着这样的宇佐木,砾自然是知道他接下来想要怎么被对待。 

    “忍不住了吗?真可爱啊,宇佐木君。” 

    宇佐木被大力拎起,随即被摁在一边的墙上。这种突然的刺激让他兴奋到浑身的触觉都像是被激发了一般,皮肤与皮肤之间互相摩擦的触感也会让他迷醉不已。很快他的腰部就被砾用双手握住并且抬起,随后炙热的巨物就这样一口气贯穿了他的身体。 

    “砾……砾先生……呀啊……!” 

    砾没有理会他的呻吟,在完全进入宇佐木的身体之后便开始了抽插。水声伴随着肉体之间碰撞的声音,让宇佐木有种背德的羞耻感,但这种羞耻感很快便化为了无与伦比的快感,融合他充满淫靡气息的娇喘声,兴奋得快要癫狂。 

    “好棒……不愧是宇佐木……” 

    砾的低吟无遗让宇佐木更加沉沦在砾的身体带给他的快感之中。他放空了思想,将自己的身体全数交给了这个任意在他体内肆掠的男人。他喘息着,像是祈祷一般的不停念着这个男人的名字。 

    “啊……哈啊……砾先生……砾先生……呀啊……” 

    感觉到那炙热不停的加快,快得已经超过了他的喘息频率。宇佐木的眼中因快感而溢出了泪水,他将头向身后扭去,看向那个不停的冲击着自己内壁的男人。于是砾也附身凑向他的脸,伸出舌头接住他的吻。 

    “唔嗯……唔……” 

    仿佛要被这炙热融化了一般。 

    宇佐木忘情的感受着砾的热度,在他完全释放的那一刻,闭上了双眼。 

      

     

    噬神者
    评论(0) 收藏(1)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