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5

    InP

    InP

    精神不好的神经病
    2014/09/04

    ☆Chapter 5.5

    砾正坐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脑内十分混乱,无论怎么思索也无法理解现在自己的处境——打算出去散步,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宇佐木来一发的时候,自己被人蒙住眼睛、捂住嘴巴、强行的从背后拖走。本来刚刚起床出门的砾就有些神情恍惚,再加上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行动,砾已经彻底混乱了.

    黑暗中,砾屏住了呼吸,警觉的用全部的感官探索着这个未知的地方。他能感觉到,屋子里另一个人的气息,这应该就是将他强制拖进来的凶手吧。不过与此同时,砾也没有感受到任何杀气或者是恶意,这也让他稍稍的安心了一些——应该不是被初发现了自己和宇佐木保持着肉体上的暧昧了。但是同时的,不安和疑惑这两种情绪,开始不断地涌出,占据了砾的大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砾忽然感受到了那人的气息悄然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从面部感受到的气流告诉他这个人正和他面对面,意识到现在正处于敌暗我明状态的砾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那个人的反应极其灵活,砾感确信这家伙刚刚就在自己面前很近很近的位置,自己也是反应很快的伸出手去捕捉了,却连那家伙的衣服都没碰到,只捉到了一阵清风。好快的反应!砾不禁在心中赞叹着,同时也有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异样感正逐渐的在他内心升起。

    “啧。”屋子里面真的是一点光源都没有,砾不禁咂舌,不管他摘下了眼罩眼睛瞪得再大也好,浓郁的黑暗恶狠狠的吞噬者这房间里的所有光亮,砾眼前还是无法被适应的无尽黑暗。

    “……。” 警觉的屏住气的砾,一动不动,开始用全部的注意力捕捉那家伙的行动。砾现在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靠着整个身体的感官,他摆好了攻击的架势,准备给那家伙一点颜色看看。在砾敏锐的捕捉到那家伙身影的一瞬间,他就挥着拳头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与此同时他也听到了那个人慢了半拍的叫声:“哎?!等一……!”

    “……下!哎呦喂!小砾砾!!”听到这个有些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砾松开了拳头,却收不回已经按照惯性挥过去的手臂,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砾挥出去的巴掌准确无误的抽在了那家伙的肉肉软软的脸上。

    “呃……对不起。”砾感受到了自己的手火辣辣的疼,也能想象到被抽到的那家伙的疼痛,垂下头,低声的道歉。他已经明白刚刚的异样感是什么了——会在黑暗中行动自如,又喜欢捉弄人的家伙,并且敢叫自己“小砾砾”人,只有那个家伙:“红……音酱……”

    红音是砾和初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家伙,那个时候红音还是留着长头发,导致幼小的砾和初误以为她是个温柔善良的大姐姐。直到后来有一日,红“姐姐”领着两个小家伙去泡温泉的时候,红音才“暴露”了他的性别。紧接着,不知道这家伙吃错了什么药,从那以后就开始疯狂地跟踪和偷拍两兄弟。虽然他不是坏人,但是却也算是个怪人。砾还记得当年,他和弟弟分别之后,红音听到这个事情之后又是嚎啕大哭又是硬在哭脸上挤出难看的笑脸来安慰自己的样子,虽然当时基本是小小的砾来安慰这个三观不正的大哥哥。没想到如今,竟然在极东支部,不但见到了自己的弟弟,收获了尾随而来的宇佐木,还见到了小时候的大“姐姐”红音。人生,还真是神奇而复杂。

    “呜呜……小砾砾……真的是小砾砾……”黑暗中,砾依然看不见红音的脸,但听着红音口齿不清的呜咽,砾的眼前却也浮现出了哭成一团的红音的脸。砾伸出手,向四周摸索着,他顺着红音的抽泣声摸到了房间的墙壁,顺着墙壁,他摸到了类似房间吊灯开关的东西。

    “红音哥,我开灯了哦。” 砾用轻柔的声音将自己接下来的动作告知了不远处依然在哭的红音。他用另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为了防止突然地光亮刺伤自己封闭在黑暗许久的眼睛。

    “嗷!啊……咳咳“在开关发出清脆响声,光亮从灯泡中泄出的同一时刻,红音的惨叫声在这刚刚被点亮的房间中回荡。不知道他是不是之前哭的太厉害,惨叫之余,他被自己的口水或者是鼻涕呛到了。一边捂着眼睛一边捂着还留有红手印的脸,红音在地上咳着蜷缩成一坨,痛苦的扭动着。他头上的帽子也滚到了一边,露出了他一直想隐藏的可笑的发型——翘起来的两坨,就像是猫的耳朵一样。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红音双手用力的捂着自己的眼睛,紧紧地闭着他刺痛的双眼,眼泪在刚刚突然有猛烈地光线刺激下根本停不下来。而一边倚着墙早已习惯了这房间光线的砾,却安静的,无语的打量着地上的家伙 。

    ***

    砾真正在光亮下看到红音的时候,他就有些震惊——因为红音那家伙,除了稍微变高变壮了一点以外,还是基本与砾记忆中十年前的他一样,尤其是那张软绵绵肉嘟嘟的脸。

    “小砾砾!我好想你啊!你有看到小初初嘛!“当砾还在走神回忆往事时,红音不知何时恢复了状态,猛地一头扎进砾的怀中,用他的头在砾的身上左蹭蹭右蹭蹭——虽然红音的本意是扑过去抱住砾的,但是他体格太小,只好扎进砾的怀抱中了。

    “红音哥,你都多大了!“砾有些好笑的用手嫌弃的把红音的头推到一边,无奈的对红音说着——毕竟这家伙把刚刚流出来的鼻涕口水都一股脑蹭到自己新换的衣服上了。

    “恩?我28了啊!“被推开的红音歪着头认真的想了一下,正经的望着比他高出半头的砾说着——虽然脸上都是鼻涕眼泪口水,虽然脸上还有一个大手印,虽然自己的头发乱成一坨,但是红音真的是非常正经语调的陈述着自己的回答。

    “哈……!红音哥,你还是那么有趣!“本来表情有点僵硬严肃的砾,看到红音这种好笑的反映,忍不住笑了出来,马上砾的表情就缓和了许多。学着自己记忆中的被那家伙从小蹂躏的姿态,砾也居高临下的伸出手,胡乱的揉了揉红音支楞八翘的头发,有点开心的故意拖长尾音道:“你为什么回答的那么正经,红“姐姐”。”

    “小砾砾!你……在逗我?!”红音下意识张开嘴,皱着眉扬起了头,不满的瞪着眼前这个比想象中要大一号的少年。明明小的时候那么可爱,自己弱的要死还发着抖拼命地保护自己的弟弟;即使现在长大的砾与以往不同了,成熟了,变得别有风味了,红音还是从心底觉得眼前的少年本质上和记忆中的那个小鬼应该没有任何区别。

    “红“姐姐”你真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呢……” 像是回到了过去快乐的童年,砾发自内心的笑着,忍不住嘲讽一下眼前几乎没有变化的大哥哥:“比如身高。”

    “呜哇!你个混蛋小砾子!”红音一直都因为他的童颜非常自卑,他讨厌别人把自己当成小孩子,更痛恨别人说自己可爱。13岁的时候红音就结识了砾和初这两个可爱的兄弟,那个时候的他基本就是现在的身高,长相也基本差不了多少。

    “哼哼,话说回来……”红音忽然笑吟吟的扬起下巴,拉长了尾音,用手帅气的整理着他乱蓬蓬的头发,故弄玄虚的一边眨巴着眼睛,一边欢欢说道:“你在外面乱搞,你家小初初知道么。”

    “……” 砾的笑容有一秒种僵在脸上,但是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将那一瞬间的不自然掩盖了过去:“我没有乱搞,而且初,他当然知道我平时都在干什么。”

    只可惜,无论砾把这一切掩饰的多么完美,这仅仅的一瞬间不自然也没有逃过红音的眼睛:“哼?那我就把这个送给初留念好了”红音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照片,在砾的面前挑逗般的晃动着,愉快的看着砾的表情从不屑和无所谓转变成了难以置信与抓狂。

    “小砾砾,你这么想要这张就给你了……”红音任由砾从自己手中抢走了那张照片,又慢悠悠的从不同的口袋里面掏出了几大把相片,捏成一把折扇的形状,奸笑这挡在嘴前:“反正我还有这么多,想要多少就可以再做出多少。”

    照片被红音故意的一片片抖在地上,看着照片上的人影,砾不禁紧紧地皱起眉头 。照片上,全都是砾将宇佐木在走廊上推倒的照片,从宇佐木被按在楼梯的扶手上开始,直到他们的激情结束为止——羞愧的宇佐木,嘲讽般笑着的砾,与宇佐木热吻的砾,满脸潮红的两人,甚至都有几组十分有动感的抽插的相片。

    “红音哥……” 砾深深地吸了口气,有点无力的倚靠着墙,疲惫的用双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小砾砾,不如这样……”红音心情大好的迈着轻快地步伐,一蹦一跳的来到书桌边,倒着骑在座椅上,眨巴着眼睛嘟着嘴:“你答应的话,我就不把照片拿给小初初看怎么样?”

    “哎……” 砾深深地叹了口气,勉强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知道,如果被面前这家伙捉住了把柄,基本自己以后都不会好了。他只能默默的祈祷,红音不会开出特别离谱的条件,比如巨额的金钱,稀有的材料,更或者是很难弄到的衣服之类的。

    “恩?果然小砾砾最可爱了!”红音咧开嘴开心的笑着,然后弯腰从书桌的抽屉中拿出了一只相机,歪着头兴奋地笑道:“那就让我拍一套小砾砾的裸体写真吧!”

    “呃?!” 砾万万没想到,红音这家伙竟然会提出这么超人预料的条件。不过缓下神思考了片刻的砾,舔了舔嘴唇,果断的解开了上衣的扣子,笑道:“红音哥,这么久不见,你还是那么……狂热。”

    是的,从小砾和小初就被红音这个痴汉各种威逼利诱去拍各种写真集,每次红音见到小砾和小初黏在一起不是流鼻血就是流口水,模样十分丧心病狂。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红音拍出来的照片,被拍摄的人看了都会自恋上好一阵子。技术真的是好的没的说,而且红音长的也很可爱,可惜是个变态。

    “呜哇!小砾砾竟然变得这么主动了!”不知道是红音真的被砾的主动吓了一跳,还是他故意摆出这种造型来嘲讽,砾看到红音这家伙用两只手捂住了整个脸,还故意打开两条指缝,一脸激动的偷偷窥视着已经半裸了的砾。

    “说好了,我给你拍裸体写真,你不许把照片给初看。” 砾一边确认着他们的约定,一边弯下腰,一只手褪去长裤,一只手将额前掉落的碎发别到耳后。

    “嗯……嗯……嗯!”没等砾彻底脱光,他便听到按下快门后,相机咔嚓咔嚓的声音,还有红音hshs的喘息。砾不经意的抬头,发现正红音兴奋的双眼放光,连口水都来不及擦,一直不断尝试着从各个角度记录下砾优美的肌肉线条。

    “呵……”表面上摆出各种性感的pose配合着红音的砾,在内心不禁打起了鬼算盘,他想到了一个可以欺负顺便报复红音的好办法——谁让这家伙打乱了自己今天一早就积起了自己的火,不光打乱了自己的觅食计划,还用照片威胁自己。

    “嗯……?小砾砾……?”正趴在地上找完美拍摄角度的红音,看着镜头中不断放大的身影,不解的抬起头问道:“你累了么?”

    砾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这个匍匐在地上,因为太兴奋而面色潮红的家伙,和善的笑着说:“红音哥,我听说男人射完一次之后,身体会处于最放松的状态,那个时候的肌肉线条是最优美最自然的。” 砾低下头,对上了红音充满疑惑的双眼,摆出一副很正经很学术的样子问道:“你想拍一拍试试看么?”

    “真的嘛!”红音听到了这个喜讯,咻的一下从趴着的姿势变成了跪坐的姿势,兴奋的瞪大了眼睛,吸了吸快要流出来的口水——最自然最优美的小砾砾的裸照写真!这次不拍,下一次就不一定会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毕竟小砾砾那么聪明,这种把柄也不是想抓就能抓的。这样想着,红音便不假思索的猛烈地点头道:“拍!拍!拍!拍!拍!”

    “没问题。” 砾转过身,收揽起从自己发自己内心的魔鬼般的微笑,一本正经的绕过地上快要燃烧起来的红音,优雅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张开双腿,示意道:“开始吧。”

    “啊?”红音不明所以得歪着头,睁大了眼睛瞪着俯视着自己的砾。很明显,他还没有理解砾的意图。

    “就是说……” 砾一副很正经很有耐心的凑过去,拉起红音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用低沉诱惑的声音笑着缓缓说:“你要先让我射出来,才有机会拍到完美的写真啊。”

    “是这样啊……”红音依然是迷惑的看向砾,将头歪向另一边,小声的嘀咕着:“可恶,为什么不在那时候多拍几张 ……”

    “你再不开始,我就要回去了。” 砾看出红音还有所顾忌,便装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当砾看到红音眼中的慌乱和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俯下身,托起了红音的下巴,在他耳边如同魔鬼般低语着:“要么,来帮我。”

    ***

    “呃……”红音双手放在砾的双腿上,缓缓的张开嘴巴,低下头,含住了砾还是软软的分身。努力的温柔吮吸着,红音感受到了自己口中的东西开始膨胀发热,直到他的口腔砾已经无法容纳下砾的大小,他才张开口,由下向上的一边吮吸着,一边亲吻般的舔舐着。

    “呜……”红音觉得自己已经舔了很久了,他甚至还加上了手上的动作,可是砾却像是进入了贤者状态一样,对自己的挑逗不理不睬。红音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这种事情这么难搞,明明之前偷拍别人的时候看起来那么轻松。红音的内心不禁开始泄气,仿佛是感受到了红音的泄气,砾的分身也开始变软。红音不耐烦的皱着眉头,瞪着砾开始渐渐缩小的分身,愤怒的低下头,一口含住然后用力的吸了一口。

    “唔!”被突然猛地吸了一口的砾,吃痛的叫了一声,下意识的猛地推开了爬在自己双腿间的红音:“你做什么!”

    “哎?”红音根本反映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不明白为什么砾要一把推开自己,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在努力取悦砾,砾却好像十分生气。

    “算了,你趴过去吧。” 砾无奈的扶额,红音虽然拍照技术很好,但是这种事情几乎就是个刚刚入门的程度,他也只好选择令一种简单粗暴的方法:“对,腰在稍微抬高一点。”

    “这样?”红音依然满脑子都是完美的裸体写真的幻想,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思考砾的指令的寓意,像是机器一般,老老实实地听从着砾的指令——趴在了床边,撅起了屁股,脱光了裤子。

    “那我进去了。” 在红音身后的砾,放肆露出了魔鬼般的笑容,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分身,一只手托起了红音的腰——虽然砾知道这个时候的红音根本没有明白自己接下来的行动,虽然砾也隐隐约约察觉到红音这个已经28岁了的大男人也许是第一次,但是砾也丝毫没有给红音一丝重新选择的机会 ——毕竟他一早就被人打乱了节奏,导致精神上的火气和肉体上的火气一样,无法宣泄。

    “呜……唔!”当红音感受到有东西顶在他的后庭时,他想反悔想反抗已经太迟了,砾的巨物已经借助着红音残留在上面的口水的润滑艰难的进入。红音的屁股被砾再一次抬起,即使角度调整的再正,因为里面湿润的还是远远不够,红音还是吃痛的张大了嘴,一动也不敢动,艰难的喘息着:“痛……好痛……!”

    “啊……”进入了红音的体内,砾感受到了那里面极度的紧致,便迅速的膨胀了起来。伴随着红音每次喘息的一次次收紧,他那里就像是心脏一般在痉挛一样,摩擦,收缩。砾不禁皱起了眉,生理上的刺激领他浑身开始发热,也开始了

    喘息:“放松……一点。就不会……痛了。”

    “呜呜呜呜……”红音双手死命地扯着床单,疼痛连同着某种从未体验过的异样的感觉让他开始挣扎抵抗,但是当砾的分身碰触到某一个区域时候,红音产生的恍惚的快感开始让他感到羞耻和慌张。红音艰难的转过头,咬着嘴唇呜咽着:“不要……了!呜啊啊!出……去!”

    “我会尽量……不弄疼你的……”这种事情一旦开始了就很难停下来,果然砾无视了红音的请求。砾的手开始熟练地在他身下的猎物身上游走,他用指尖在红音的小腹上搔痒般的游移着,又慢慢的滑向了胸前。

    “啊哈……呜嗯……好痒……”全身仿佛通过电一样酥软的红音毫无力气反抗,他感觉到了自己正在被滚烫的手指揉弄着的乳头传来一阵阵麻酥酥的陌生感觉,理性正不停地被恍惚的快乐吞噬,红音不禁的把一只手放在了自己双腿间不断膨胀的欲望上。

    “好紧,……你想把我夹断吗……” 砾感觉红音的体内越来越紧,虽然这种感觉很刺激,甚至爽到他在里面抽插时会不停地分泌出濡湿的液体,能够起到更好的润滑作用,他还是很担心红音这样的初学者会出岔子,真的把自己夹断:“…想要写真,……就好好的……配合我。”

    “呜……好难受……”其实红音并没有用力,相反的,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放松;反而是砾,他的下面还在不断地跳动着胀大,不断的撑开那闭塞的穴道,撑开至无以复加的地步。红音早已开始神志迷乱,就算他听到了写真这个能让他打鸡血的词语,他也只是闷哼一声,将它当做耳旁风吹过:“呃……哈”

    “学得很快么……”红音感受到砾在自己耳边的呢喃,耳朵被砾的呼吸吹得好痒,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哈啊啊……” 顿时红音开始感受到自己的小腹深处变得好奇怪,每当砾插入的时候,自己的前端就会溢出黏黏湿湿的液体;每一次砾经过自己里面的某个地方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已经要忍不住射出来了。红音感受到自己小穴的入口处被不停地摩擦着、冲击着,不只是习惯了还是快感超越了疼痛,他感觉自己身体内的什么的临界点就快要被突破了:“呜哇……不行……了……”

    “啊……呃……不要碰……”红音感受着体内的砾不断地冲撞摩擦自己最敏感的区域,快感如同海浪一般一波一波的涌上全身,虽然身体已经不觉得那么疼了,眼泪却不知为何不断地涌出,视野中只剩下炫目的光斑:“真的不行了……呜哇!”

    “要出……出来了…”红音全身的肌肉忽然紧绷起来,当砾力道极好的套弄下,配合着体内的冲撞摩擦,他情不自禁的走向了高潮。也许是他忽然的收紧过于刺激,红音感受到在他自己宣泄出黏稠的白色液体的同时,砾也在他的体内宣泄出了滚烫的液体:“唔……哈啊……”

    奇妙的快感吞噬了红音的全身,他甚至忘记了周遭的一切,还有写真这个最终目的,只顾着自己眯着眼大口的喘着气,回味着那一瞬间的奇特感受。写真什么的,在现在的红音心中,已经无法占据主导的地位了。

    ***

    一直神情恍惚的红音,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天花板上的灯光刺得他双眼有些胀痛。忽然发现自己双腿被一下子太高的红音,在感受到砾毫不留情的将他那东西再一次抵在自己下面然后猛地滑入的一瞬间,本想遮住刺眼的光线的手,被他情不自禁地停留在嘴边。狠狠咬着自己的手指,红音试图着将自己羞耻的呻吟抑制住:“唔……呼……”

    躺在床上的红音,因为没有戴眼镜,所以根本看不清砾现在的表情。而这种未知所带来的羞耻和恐惧却似的红音更加兴奋,他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红音感觉自己被这样侵犯着却还能感到愉悦而羞愧,他也因为这个在他体内放肆的人竟然是自己从小看就关爱有加的可爱小天使而感到有些愤怒。红音开始有些不配合的挣扎起来,带着哭腔嚷嚷道:“说好的写真呢!呜呜……写真!”

    “把腰挺起来。” 砾并没有理睬红音的请求,反而在看到身下人红红眼眶,听到他颤抖的哭腔之后更兴奋起来。这一刻,砾只想将自己的欲望全都宣泄在身下的人体内,虽然不想宇佐见一样会努力配合自己的动作,红音的第一次的紧致和青涩也还是别有风味,可以勾起别人的欲望。

    “哇啊啊!小砾砾……你骗人……”不知是那抽插太有力弄疼了红音,还是红音本身由于快感而感到极度的羞愧和委屈,红音一边被突入着,一边像小孩子一样揉着眼睛咧开嘴嚎啕大哭:“呜呜呜!你骗……人……大骗子!……呜……”

    “哦?想要我给你拍写真,没问题。”也许是看到身下的人已经被自己弄哭了而感到极度的兴奋,砾俯视着不断用手背抹掉自己眼泪的红音,伸手够起了一只放置在床边的照相机,舔了舔嘴唇,砾笑了起来:“那我开始了。”

    “唉?呜……哇……住手”听到快门按下清脆的咔嚓声,发现了砾充满恶意的行动,红音一脸震惊和恼羞成怒的开始挣扎反抗:“呜呜呜……快停下来!!”红音努力挣扎着,但每当自己里面的敏感区域被碰触的时候,强烈的快感如浪潮般袭来的时候,他总会一阵眩晕,忍不住带着哭腔呻吟出声。

    “这个角度不错呢,笑一个。” 砾依然愉悦的一边在红音体内猛烈地冲撞摩擦,一边爽快的按下一次次的快门。也许是觉得还不够过瘾,砾用一只手捉住了红音挡住自己脸的双手,将它们狠狠地按在红音头的头顶。俯下身,砾开始挑逗般的舔舐着红音的身体,从脖颈到锁骨再到胸前。红音努力抑制却依然断断续续漏出的呻吟,和他别过头去却依然可以瞟见的沾满泪水颤抖的睫毛,如同催情剂一般,更加挑起了砾想要调戏这家伙的情绪。

    “呃……哼呜……”紧紧闭着眼睛咬着唇的红音,忽然感到胸前的滚烫的吸力,不禁被吓得叫出了声。瞪大了眼睛,他看见砾正俯下身,舔弄吮吸着自己胸前的突起。想要压在自己身上的砾,无奈双手正被他狠狠按在头顶;红音下意识的抬起了双腿,可他没有想到每一下细微的移动,都会让自己体内被贯穿的快感更加强烈,全身的肌肉都情不自禁地收缩。无法反抗的红音,只能保持着这种羞耻的姿势,无助的哭着。

    “嗯?还真是主动。好孩子会得到表扬,这不是你以前说的么。” 砾发现抵抗中的红音的欲望正在不小心不断地膨大,似乎这个第一次做的家伙意外的上道。砾眯起眼睛,松开了按着红音的手,也将手中的相机放在了一边,似乎酝酿着什么。

    “唔?……哇啊……啊”忽然被松绑的红音,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状况的时候,感受到了砾突然的冲刺。如同坐过山车一般,似乎是从头到尾都是持续的保持着警惕,却总是在不小心松了口气的空隙,过山车就会飞速的从顶端坠落下去,这种时刻产生强烈的恐惧的同时未知快感也在涌起。此刻,红音完全来不及用理智阻止自己的呻吟,快感就海水一样,瞬间将其淹没吞噬。

    “这感觉……好棒。” 砾的呼吸也已经被快感所打乱,他猛烈的在紧紧吸附和包裹自己的狭小空间中抽插着,猛然的突击加速,砾已经准备为战斗画上圆满的终止符。

    “呜哇哇……不要……不行了……”当红音用来抵抗快感的最终理智防线彻底被砾的猛烈的突击打破的时候,被强烈的欲望和快感吞噬红音忍不住伸出了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身上那人的脖子,将头埋在那人颈间大口大口的喘息。这一次,砾并没有用手去帮红音套弄,红音却相比之前,从前端溢出了更多透明的粘液。红音觉得自己要死掉了,这种强烈的快感真的是过于刺激了,紧紧地搂住砾的脖子,快要坏掉的红音口齿不清的呜咽着:“啊哈……快……快要窒息了……”

    “哈啊…!”在有节奏的猛烈抽查下,红音忽然感到自己体内的巨物有张大了一圈,开始如同心脏般的痉挛了几下。与此同时,砾的那几下抽动,正好摩擦到了红音最敏感的那片区域。几乎是同一时刻,砾再一次用滚热的白浊液体将红音的身体填满,而红叶也忘情的叫出声,喷溅出的粘稠液体沾满了他们两人的小腹。

    ***

    “不拍了么。”两个人都沉默了片刻之后,最先回过神的砾转身坐在了床边,拿起之前丢一旁的相机,转过头撩起被汗水浸湿的发丝问道。

    “呜……”红音似乎还沉浸在快感过后的那片苍白的世界中,久久会不过神。

    当红音真正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就感觉眼睛肿痛的像是快要掉出来了一样,浑身的肌肉僵硬而酸痛,以及某个部位还传来了诡异的感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红音隐隐约约的想起了前一天发生在自己身上充满戏剧性的经历,脸颊开始发烫。

    咬着嘴唇,他艰难地从床上坐起,先想办法请了个假。然后,看着书桌上那一摞已经显影的羞耻照片,以及砾留下的字条。

    红音发誓,等他身体恢复了,他一定要找到小初,让他制裁他那个放浪的哥哥!

    “说好了,我给你拍裸体写真,你不许把照片给初看——这是我的原话,你当时也同意了,所以我一直相信红音哥是个永远履行承诺的人。”这是纸条上,砾工工整整的留下的讯息。

    “哼……反正我也只说了:你答应的话,我就不把照片拿给小初初看。我还没有说过我不会去告状呢…混蛋小砾砾…”红音不愉快一边嘟囔着,一边整理着桌子上散乱摆放的照片。不过,红音的不愉快只存活在这世界仅仅一刻——因为在下一刻,他在抽屉中看到了自己豁出命偷拍到的初和砾的照片,上面痴迷疯狂的初和砾的表情和身体都是那么的美丽。短暂的愤怒之后,红音又恢复了痴迷的神态,一只手托着脸,一只手抚摸着照片上的线条,嘴角不禁渗出了晶莹的口水:“果然小砾砾和小初初最棒了!”

    评论(1) 收藏(2)
    • Zi:

      鬼畜味道的砾简直大好评☆

      2014/09/05 08:44:31 回复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