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4

    Zi

    Zi

    窝的脑洞有这么大(双手张开
    2014/09/05

    ☆Chapter 5

    陌生的天花板。

    这是宇佐木睁开双眼后视线第一个触及到的东西。他有些迟钝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体依旧因为昨日的情事而酸胀不已,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决定不再继续睡下去。

    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陌生的被褥,陌生的地板。视线所至全是陌生的东西。

    只有一样是宇佐木所熟悉的——这个房间,满是砾先生的气息。

    宇佐木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已经被换好了不是自己的睡衣。砾的气息从这睡衣上铺面而来,霎时让他想起了昨日的激情,连身体也开始战栗了起来。

    昨天自己好像在途中就晕倒了的样子,是砾先生把我送到房间里来的吗?想到这里,宇佐木不由得环抱住胸口,将自己沉浸在砾的气息中。

    “吱呀”开门的声音让宇佐木猛地抬起了头,眼前顿时出现了砾的身影。宇佐木顿时感到有些尴尬,但这份尴尬很快便被砾打断了。

    “身体不要紧吗,宇佐木君?”

    砾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带着他的笑脸走近了宇佐木,顺势坐在了床沿上。

    “昨天好像太勉强你了,真是对不起……”

    听到这样的抱歉,宇佐木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钝痛感全数被这柔软的音色给治愈了。他抬起微微涨红的脸,小声说道:“没有关系的……”

    “是吗?宇佐木君真是个好孩子。”

    宇佐木感受到从头顶传来的温度,是砾的手放在了上面。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感受着这样的温度,将视线偏移。

    “我有帮宇佐木君好好请过假了,所以今天就这样休息也没有关系。”砾的声音再次传来,“宇佐木君一直有点贫血对吧?要好好吃饭才可以。”

    宇佐木楞了楞,随即将视线转回砾的身上。砾的脸上除了温暖的笑意似乎还挂着关切的神色,这让宇佐木的心中满是涟漪。

    请不要对我那么温柔,砾先生。

    宇佐木想要叫喊出来,这句内底的话。

    如果再被砾先生这么温柔对待下去,那么我……

    “宇佐木君?怎么了,在发呆吗?”

    耳边砾的声音打断了宇佐木的思考,终于他咬了咬牙,面向着砾。

    “砾先生……我……”

    “嗯?还是哪里难受吗?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砾的声音还是这么悦耳,就像是特效药一般,阻止了宇佐木涨开的情绪。于是宇佐木抿了抿嘴唇,继续小声说道:

    “不是的,我还可以……继续来找砾先生吗?”

    南辕北辙的话和互为表里的心。明明心中想要从他的身边逃离,离开得越远越好,而身体却不断的索求着砾所带来的短暂的温存。宇佐木从未像现在一样憎恶着自己,却毫无办法。

    “可以哦。”

    砾的声音如同绵延而来的细线,将宇佐木如同人偶般的,紧紧缠绕了起来。

    “我会很期待宇佐木君过来的哦。”

    “砾先生……嗯……”

    我已经……再也无法从这个男人的手中逃离了吧。

    宇佐木这样混沌的想着,沉浸在砾带给他迷醉的吻之中。

    ***

    “最近,我都没怎么看到哥哥。”

    初的这句抱怨将砾从恍惚中拉回现实,他侧头就看到了初一脸担心的表情。

    “哥哥,最近除了任务以外就没见到你,房间敲门也没人应……”

    砾听出初的口气中似乎有些抱怨的成分。初很少会这样说话,听起来更加让人觉得他的孩子气。于是砾只好微笑着开始打圆场。

    “那么最近初有什么事要找我?”

    “也没有……只是我想见到哥哥而已。”初虽然话语不多,更多的时候他也并不知道该怎样正确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每次却都是非常直接的表达出自己的心思。“如果见不到哥哥,感觉就又像是要回到一个人一样。”

    初这样说着,从砾的身后环抱住他,就像小时候一样紧贴着哥哥的后背。只不过他的身材不似小时候那么瘦小,现在的他早已不能将脸埋入哥哥的背部,即使低头也只能蹭到哥哥的脖子。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只是继续将自己的怀抱收紧,感受着哥哥的存在。

    “初……这么大了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喜欢向我撒娇呀……”

    哥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虽然带着责备的意思但语气里净是宠溺。

    “哥哥不喜欢吗?”

    “没有。初对我做什么我都喜欢……如果是初,什么都可以。”

    初回想起自己与哥哥第一次发生关系的那个晚上,哥哥也说过类似的话,“如果是初的话就可以”,这一定就意味着自己是哥哥心中特殊的那个存在吧。而且哥哥也说了那是他的第一次,简直就像是为了心爱之人献出贞洁的处女一般……这个念头出现的一瞬间初就因为羞耻而脸涨得通红:什么处女啊,哥哥明明是男的。虽然哥哥有着不输于女孩子的漂亮外表,但却也是个强力的噬神者。想到这里,初不由得更加拥紧怀中的哥哥,直到他听见了哥哥的抗议声。

    “喂初……可不可以放开我,你勒的太紧我快喘不过气了。”

    初赶紧放松了力道,但却并没有将哥哥从自己的怀中放开。然后他就看到哥哥缓缓转过头来由下仰视着自己。

    “初真是太喜欢撒娇了,还是说……”砾的眼中酝酿着捉摸不定的情愫,他就这样迷离的看着他的弟弟,“还是说初还想对我做撒娇以外的事情?”

    初没有应答。他只是低下头将嘴唇凑近砾的后颈,伸出舌头舔舐并吮吸起来,发出轻微的吻音。被这样的动作所挑拨,砾的身体顿时觉得一阵燥热,但他还是强忍住内心的冲动,故作平静的继续说道:“初,这里可是大厅哦……?”

    初停下了亲吻,但却依旧没有放开砾。砾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相同的热量,于是吃吃的笑出了声。“虽然不可以在这里,近的地方我倒是知道一个……”

    ***

    从黑暗中传来了男性暧昧的喘息声与淫靡的水声。

    这里是整备室后面的神机放置仓库。极东基地有好几个神机放置仓库,其中离大厅最近的反而是保存因神机使战死而遗留下来的备用品仓库。除了整备班,这个仓库基本上是不会有人随意进出的。仓库的自动门因失修而无法完全闭合,刚好留下一个可以勉强让一人进入的缝隙。而此刻,谁也不会注意到有细微的动静从那里面传出来——

    “哈啊……初……呀啊……”

    砾的上半身此刻正伏在一块整备台上。这块整备台因长年未曾使用而落满尘埃,于是初将自己的上衣脱下盖在表面,正好能垫住砾的胴体。而砾的下半身则被初大力抬起,在脱去长裤之后露出白皙的臀部,摆出了让双腿完全打开并暴露出他后方的隐秘部位的姿势。现在,初正用自己的舌头舔舐着砾的蜜穴。唾液与肉体相击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还有粘稠的舌头在体内来回反复的质摩擦感,都令砾不由得呻吟了出来。

    “啊……哈啊……初……很脏……停下来啊……”

    “哥哥的身体……才不会脏……”

    初并没有停下动作,继续湿润着哥哥的后庭。他还记得第一次与哥哥做的时候哥哥因为没有足够的润滑而导致的疼痛,所以这次他决定更加小心翼翼的对待哥哥。初将嘴唇离开了哥哥的后面,转而将自己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挤压进入了他的身体,缓缓的开始抽动着。因为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异物感,砾的后穴生理性的猛地收缩起来。

    “呀啊……初的……啊……手指……”

    砾的声音带着说不清的情欲。此刻他的眼罩被拉下,露出湿润的异色双瞳,就连口腔中也分泌出大量的唾液,让他微微张开的嘴显得异常的淫乱。

    “好厉害……哥哥的后面简直就像是要把手指全部吸进去一样……”

    初的声音也渐渐带上了情欲,他增加了一根手指,继续在哥哥的蜜穴中挑弄着,好让哥哥的后庭扩张到足够的尺寸。终于在加到第四根手指的时候,哥哥的声音如同爆发了一般向着他宣泄而来:

    “初……哈啊……快点……进来……我想要啊……呀啊……”

    哥哥的祈求还没落下便化作为满足的叫声。初早已蓄势待发的巨物瞬间贯穿了哥哥足够湿润的肉壁,并且一直向前推进着,一口气直达到了深处。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一时恍惚的砾,不由得抬起他迷离的双眼,向后方的初看去。

    “好棒……初的……已经全部……都进来了呢……”

    “还不是全部。”

    伴随着初的声音,砾只感觉自己的右腿被初的胳膊用力架了起来并托起至腰部,随后他感受到了与这之前完全不可比拟的冲击。

    “呀……呀啊!”

    由于被抬起了一条腿,初的下半身便更能贴紧砾的私处,被初这样奋力用腰部的力量向前一顶,砾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胸口都感受到了颤动。

    “到底了呢……”

    砾的后穴已经完完全全吞没了初的巨物直到根处,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就像是融合成为了一体……就像是已经成为了一体。

    “哥哥的身体……已经把我的全部都给吃掉了啊……”

    初在砾的耳边呢喃着,砾的双肩微微战栗,仿佛还没有从初给自己带来的冲击中回味过来,等到初吻上了他的唇,他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的低声道:“初……我还想要……”

    听到了哥哥这样的请求,初的脸上露出了笑意。他沉下身体将自己依旧挺立的性器从哥哥的身体之中拔了出来,这样突然的空虚感使砾不由得一阵恍惚,露出疑惑但更多是渴求的神色向后望着自己的弟弟。很快初便抬起哥哥的大腿,朝着那娇艳的靶心用自己的巨物再次刺去。

    “……哈啊!”

    再次充实的快感立刻侵袭了砾的大脑,令他暂时性的放弃了所有的思考。砾只感觉舒畅到头脑一片空白,连声音也不受自己的控制,藉由身体的欲望,将充满淫靡气息的呻吟吐露出来。

    “呀……哈……初……再来……”

    看着在自己身下露出这样充满情欲颜色的哥哥,初再也控制不住理性在哥哥的身体里大力的抽插起来。每一次冲击都令两人获得更多的快感,贪恋这这样的感受,使得两人的动作不断加快,连呼吸也更为急促起来。

    “初……我……快不行……哈啊……”

    “哥哥……一起去吧……我们一起……”

    伴随着两人的喘息声,初和砾几乎是同时达到了高潮。砾的精液从前端喷射而出,滴落至整备台前的地上,散发着淫乱的气息。而初则是将自己的白浊灌满了砾的深处,他并没有马上从砾的身体中抽身而退,反而是继续轻轻趴在砾的身上,向砾索取亲吻。

    在经过浓烈而漫长的事后吻之后,两人分开的双唇间连起了细长的银丝。初如同贪心的小孩子一般想要继续与砾温存,却被砾打断了。

    “初,现在已经不早了……不可以在这里贪心哦。”

    “可是哥哥……”

    初想要继续争取,但却再次被打断。

    “不可以在这里贪心……剩下的事情,我们回房间继续吧?”

    砾带着情欲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初反应过来之前,覆上了轻柔的吻。

    “哥哥……”

    被这样充满色气的哥哥所蛊惑,初不由得再次将他揽入怀中。

    “不过……哥哥到底是怎么知道有这个地方的呢?”

    面对初的提问,怀中的砾只是眯起他双色的眼瞳微微一笑。

    “这可是,秘密哟。”

    随后他再次为他的弟弟献上了吻,为了堵住这个愚蠢的疑问。

    ***

    宇佐木从自己的房间出门,准备走向大厅执行今天的任务的时候,就看到走廊的另一边破门而出的砾。

    砾的房间跟宇佐木的房间并不是在一层的。宇佐木认识砾刚刚出来的那个房间的主人,是一个叫做红音的噬神者。虽然宇佐木和红音并不是非常熟稔的关系,充其量也就是点头之交,然而宇佐木知道红音是有着一张相当可爱的娃娃脸与活泼性格的人。更何况现在砾正站在门前整理着他身上的制服,这个动作宇佐木也是非常熟悉,瞬间就能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宇佐木皱了皱眉,转身便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跟砾搭话,最好在砾发现自己之前赶紧逃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尴尬。虽然他是这么想的,却并没有走得很快,所以在身后传来了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时,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原来你是在这一层的吗?宇佐木君。”

    砾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宇佐木不用回头就能知道他现在肯定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朝着自己靠近。

    “砾先生有什么事?我要去大厅出任务了。”

    宇佐木拼命压制着自己声音中的不满,继续向前走去。还没跨出两步,手腕就被牢牢的拽住了。

    “什么任务,一起去吧?”

    宇佐木抿了抿嘴,转过头刚想回绝,目光就碰上了砾带着笑意的脸。

    “……随便你啦。”

    ***

    任务并不是非常困难,驱逐地下街的禁鸟,仅此而已。宇佐木刚把禁鸟的核捕食到手,就看到在一边晓有兴致的望着自己的砾。他有些不耐烦的侧过头,本来地下街就是被冠以炼狱之称的炎热世界,加上刚才打的又是火属性的禁鸟,这更令他感觉到身体都要被热意给吞噬掉了。

    “宇佐木君,真是奇怪。”

    砾的声音从后面悠悠的传了过来。

    “明明这么热,还要穿这种带着绒毛的衣服。”

    “这不关砾先生的事。”

    从宇佐木的声音中感受到了冰冷的怒意,砾不禁起身贴到了宇佐木的身边问道:

    “在生气吗,宇佐木君?”

    “没有。”

    “在生我的气对吧?”

    “都说了没有!”

    宇佐木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燥热使他的情绪更加激动,他不由得将上半身的红色毛绒外套从身上扯了下来丢在一边,拖着他的白色枪型神机转身朝着基地的方向走去。

    “……抱歉。”

    身边传来了砾的声音。宇佐木朝边上撇了一眼,就看到了同样拖着神机但满脸都是自我责备神色的砾。那是与宇佐木所熟悉的温柔笑容所不同的表情。这样的神色在砾漂亮的脸上更令人怜爱,宇佐木不由得愣了一下,很快停住了脚步将身子朝向砾。

    “我真的没有在生砾先生的气。”

    宇佐木的声音柔和了许多。只不过砾脸上的神色依旧没有改变。

    “抱歉宇佐木君,我一定是做了什么才让你这么生气。”

    砾的声音依旧温柔,配合脸上的表情使宇佐木不由得在心中打了个颤。宇佐木感到有些愧疚的将神机放置在一旁,缓缓贴近砾的身边。

    “我没有在意了,砾先生。”宇佐木这么说着,用他那双好看的橙色大眼睛望着砾。

    “真的吗?”砾低下头,并没有看着宇佐木,像是依旧在责备自己一般缩起了身子。

    “真的。”宇佐木向着砾更加靠近,他反而有些担心砾的情绪。虽然自己一开始确实有在生气,但砾先生已经事先道歉了,这样一直不对的反而是自己。“砾先生你……”

    宇佐木的话说到一半,砾就猛然抬起了头将他一把拽入自己的怀中。他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耳畔就响起了砾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宇佐木君真是好孩子呢。”

    “什……什么啊?”

    “那么,为了答谢你原谅我,让我为你做些什么吧?”

    宇佐木在一片茫然中抬起头,视线便撞上了带着招牌笑脸的砾。刚才那个看起来自责的样子完全不知跑到哪里去。宇佐木觉得自己像是被戏弄了,于是他拼命挣扎着想从砾的怀中离开,却被砾的吻阻止了去路。

    “唔嗯……哈啊……砾……先生……”

    砾的吻奇妙的带着凉意。与身边炙热的环境不同,砾的舌头竟然像是清凉的溪水般温柔抚过宇佐木的唇,使宇佐木不由得张开嘴,迎上了这份凉意,忘情的吮吸起来。

    “很舒服吗?宇佐木君看起来很享受呢。”

    砾的声音在被吻的一片迷醉的宇佐木耳里分外的甜腻,他抬起朦胧的双眼,脸上满是疑惑的神色。

    “为什么……?”

    砾吃吃的笑了起来,朝着宇佐木张开了嘴。

    是冰。砾的嘴里含着一块冰。

    “砾先生的身上为什么会有冰……?”

    砾笑的更开心了,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宇佐木的提问,只是将头侧向了一边。宇佐木顺着砾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了砾的神机。砾的神机是短剑形的,而现在它转化成了枪的形态,被放在了一边。

    “冰属性的……子弹?”

    “答对了,真不愧是宇佐木君。”

    砾眯起了覆盖在眼罩下的双色瞳,继续解释道。

    “冰属性的子弹会保持温度,放冰块进去也不会化。”

    “砾先生,神机不是用来玩的。”

    “我知道呀。”砾又开始吃吃的笑了出来,“不过宇佐木君很喜欢这个吧。”

    “诶?”

    “难得我带了冰过来,就一起来玩吧。”

    砾这样笑着,用手抚上了宇佐木的胸口。

    “等等……砾先生……”

    宇佐木根本没来得及阻止砾,上衣就被砾的手给掀了起来并露出白嫩的胸脯,樱色的乳尖也因突然接触到流动的气息而敏感起来。砾顺势将唇覆上宇佐木右边的樱红,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吮吸着。而另外一边则是用手指开始揉捏。宇佐木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双腿开始发软,连双臂也没有力气推开砾,任凭砾就这样蹂躏着自己的胸前。

    “砾……先生……哈啊……住手……啊……”

    宇佐木被砾玩弄得开始有了感觉,但还是拼命的用言语反抗着。由自己胸口传来的酥麻与冰凉的触感,以及舌尖触及皮肤发出的水声,都令宇佐木沉醉不已。

    “唔嗯?宇佐木君,明明很喜欢的吧?”

    砾抬起嘴唇微微一笑,继续俯身爱抚着宇佐木的胸前。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他将嘴唇凑向了另一边的乳头,继续用舌尖在乳晕的周围打起了转。而刚才还在被舔舐的乳头则还残留着黏滑的唾液,被砾的指尖稍稍触碰,便产生了新的快感,就像是被两根舌头同时舔弄着一样,让宇佐木不禁因这种双重刺激而大声呻吟出来。

    “呀……呀啊……不要……啊……”

    无视因兴奋而浑身颤抖的宇佐木,砾继续腾出另一只手熟练的挑开宇佐木的皮带,并从他的腰部环绕至他的身后,伸向宇佐木的后穴。

    冰冷而坚硬的异物触碰到后庭的刹那,宇佐木的身体仿佛是蹿过了一阵电流。他睁大眼眶,橙色清澈的瞳仁因刺激而瞬间缩小,生理性的泪水随之满溢而出。这种刺激来的过于突然,他甚至连呻吟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只有猛地吸气的嘶声。

    “砾……砾先生……这是……”

    宇佐木的声音战栗着,牙齿因从下而上的寒意而打起了架。

    “没错哦……就是冰块,你很喜欢吧?”

    砾停止了对宇佐木乳头的的爱抚,抬头将下巴抵在他的胸前,仰视着宇佐木的脸。然而与此相对的是放在后庭处的手指继续将冰块向宇佐木的体内推进着,发出不和谐的水声。

    “砾先生……砾先生不要……呀啊啊……”

    同时感受着冰块与手指在自己的体内涌动着,这让宇佐木近乎发狂一般的叫了出来。他的面孔因从下半身而来的刺激所扭曲,眼泪沿着脸颊滚滚而落,口中因兴奋而分泌出大量的唾液,就算只是微微张开的嘴,也能看到舌上布满的银丝。

    砾伸出另外一只手将宇佐木的后脑勺扣住,将他的脸压向自己。他起身吻住宇佐木的唇,在封住他的叫声后继续侵略着他的口腔,直到宇佐木再也无法发音。随后他继续吻向宇佐木还在不停溢出泪水的眼,舔舐着他的睫毛并吮吸着他的眼泪,直到宇佐木的身体不再颤抖。

    “乖孩子,一会我会让你好好舒服的。”砾在宇佐木的耳边低语着,“所以现在,暂且忍耐一下吧。”

    抵抗不住这样诱惑的声音,宇佐木轻轻的点了点头,闭上了再次溢出泪珠的双眼。

    ***

    宇佐木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块冰块了。

    他的下身已经渐渐习惯了这寒冷的刺激,纵使额头因环境的炎热而挂满汗水,而双腿却因为冰块所带来的寒意而不停的发抖。之前放进去的冰块早已被体温所融化,变成透明的液体顺着宇佐木修长的双腿滚落而下,看起来甚为淫乱。

    “已经……是第三根手指了呢……”砾的声音伴随着他的气息底扫过宇佐木的耳垂,令宇佐木感到了一阵酥麻。

    “哈啊……砾先生的……想要……砾先生……”

    宇佐木早已迷乱到连句子都说不清,看见如此充满情欲的样子,砾的脸上忍不住浮出一丝轻笑。

    “可以哦,那就全部都给你吧。”

    随着这句宣告,砾挺身将自己的炙热一口气进入至宇佐木那已经被冰块所扩张与湿润的蜜穴之中,并不断的将前面的冰块顶入深处。宇佐木本已被寒意麻痹的大腿覆上了砾温暖的手掌,顿时恢复了触觉并且更加敏锐了起来。

    “嗯啊……哈啊……”

    同时被滚烫的性器以及寒冷的冰块所侵袭,导致自己的身体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新鲜快感。宇佐木的身体再次战栗起来,因热度而恢复支配权的宇佐木后穴不断收缩,让砾也体会到了不同寻常的刺激,差点就要发泄出来。

    “果然……这样好厉害……”

    砾的声音带着少见的沉醉。为了追求更多的快感,砾开始抽动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用分身摩擦着宇佐木的内壁。粘膜与粘膜间交错的触感伴随着淫靡的水声一下一下的冲击着宇佐木的体内,让宇佐木也情不自禁的跟随着砾的节奏扭动起自己的腰肢起来。

    “看啊宇佐木君……你果然,还是很喜欢的吧?”

    砾的声音再次从宇佐木的耳边响起,但宇佐木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从肉体传达而来的最原始的欲望已经侵占了他的全身,他顺从本能的索求着砾的身体带给他的快感,兴奋到快要癫狂。他抬起盛满情欲的脸望向砾,很快便得到了他所想要的激烈的吻。

    “唔嗯……嗯啊……砾先生……砾……先生……啊啊!”

    他发自本能的呼唤着这个能够给自己带来快感的男人的名字,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在不断降临并且越来越快速的冲刺下,由自己的顶端喷射出了淫乱的粘稠液体,划出乳白色的弧线,滴落在身前的地面上。

    “只用后面就已经高潮了吗,真是可爱啊。”

    砾将嘴唇贴上了宇佐木的锁骨,然而未曾料到的是他的头被宇佐木的双臂紧紧环住,耳边响起了他从未听过的,饱含情欲的娇喘声。

    “嗯哈……砾先生……我还想要砾先生的……更多……”

    砾有那么一瞬间因惊讶而睁大了双眼,但很快就带着笑意给出了回复。

    “好啊,想要多少我都会给你哦,宇佐木君。”

    作为这糜烂交易的达成,两人同时缠上对方的唇,开始了浓烈而漫长的吻。

    ***

    初一直等到傍晚才看到哥哥身影从大厅里出现,身后还跟着一个看上去才十几岁的清秀少年。初有些迟疑要不要上去打招呼,反倒是哥哥先看到了自己,带着那个少年朝着这边走来。

    “抱歉……初,我们今天的任务出了点状况,现在才回来。”

    “没事,哥哥受伤了?”

    初瞬间转换成了担心的神色,不过很快就被哥哥打消了。

    “我是没什么,倒是宇佐木君……”哥哥这么说着,目光转向一边的少年。

    “他怎么了?”

    “似乎是有些身体不适……初,我想送他去医疗室,你今天先回去好吗?”

    初看向这少年,确实一脸潮红,感觉像是发烧了一样,于是点点头,向哥哥简单的道别之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要太勉强了。”在路过这个少年身边的时候,初对他小声说了这么一句话。本意是作为初次见面的关照,但却明显的感觉到这少年像是没站稳似得抖动了一下。

    初感到有些奇怪,不过这并没有让他有过多的留意。在这少年向自己点了点头过后,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噬神者
    评论(0) 收藏(2)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