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6

    Zi

    Zi

    窝的脑洞有这么大(双手张开
    2014/09/07

    ☆Chapter 6

    砾将手中的硬币投入自动贩卖机中,按下了“可乐”的按钮。在弯下身子取出易拉罐的时候,抬眼就看到上面“sold out”的字样。

    这下这台售货机里就只剩下初恋果汁了。想到这里砾顿时觉得自己应该珍惜起自己手中的这听可乐。不过这种想法毕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于是在下一个瞬间,砾就毫不犹豫的拨开了易拉罐的拉环。

    “这不是哀川么。”

    刚要把易拉罐口送进嘴边的砾,被这一声招呼给放了回去。他转头看向发声源,露出了招牌的笑容。

    “呀,杰洛君,好久不见。”

    向砾打招呼的是一名银发的青年男性。杰洛,布雷德,这是他的名字。砾早先与他在BLOOD队的时候就认识的队友,比砾要早几个月到达极东支部。此刻这名银发男子正环抱着双臂看着砾,脸上也是与他挂着同样的笑意。

    “确实是久疏问候。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出差,不然在你住院的时候就该去找你了。”

    “劳你费心。”砾摆摆手,顺势坐在售货机边上的长椅上,将可乐的易拉罐放在自己的身边。

    “极东支部还习惯么?”看见砾坐了下来,杰洛也跟着他坐在了长椅的另一边。“这边的美人可没有弗莱娅多,你肯定相当不习惯吧?”

    即使面对这样带着恶意的问句,砾也丝毫没有动摇他的表情。

    “谁知道呢。”砾轻笑着将手抚上了杰洛的膝盖,以那为支点,侧身朝着杰洛的方向前倾并抬起了他魅惑过数人的脸。“现在这里不就有一个吗?”

    “少来。”杰洛伸出一只手就把他推了回去。“我现在有喜欢的对象,你就别动歪心思了。”

    “啊呀过分,你就是这么对待亲切的队友的吗。”砾眯起被黑色的眼罩所覆盖,只能看得清一只红色的瞳孔的双眼,“还是说,你想让我亲自去会见下你的心上人?”

    “啧,真是无药可救了啊,哀川。”杰洛有一瞬间露出了嫌恶的表情,“你真的跟哀川队长是亲兄弟么,差太多了。”

    “我们可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弟,虽然只是一半的血缘罢了。”

    “看样子你已经把他弄到手了是吧?”

    “什么叫弄到手,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听到这样荒诞的问题,砾忍不住笑出了声,“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

    “渣滓,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

    “彼此彼此,伪善者君。”

    两人的言辞剑拔弩张,但气氛却与之相反有种微妙的融洽感。加上两人脸上都是和煦的笑容,如果不听内容远远看上去倒真是像两名无话不谈的好友,虽然这样形容放在现在也确实一点也没错。两人就这么一来一往的继续搭着话,直到远处传来安静的脚步声,这才将对话告一段落。

    来人是一名顶着蓬松淡银色短发的青年男性,看样子是刚从大厅过来,手中还夹着一本藏青色封面的书。这名男子并没有在意长椅上的砾与杰洛,只是径直走向自动贩卖机,在手指押在“可乐”的按钮上时,发出了“啧”的一声。

    看来是想喝可乐的样子。砾猛地想起自己的可乐放在一边还没动,便拿起身边的易拉罐朝着银发青年喊道:“那边的小哥,你是要这个吗?”

    淡银色短发的男人将头转向砾,这时砾才发现他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红色的框架眼镜,与手中的书配起来分外有知识分子的味道。砾有一瞬间以为他并不是个噬神者,不过在目光扫过他右手手腕上红色的手镯时便马上打消了这个想法。

    “虽然是开过的,但我一口也没喝。”砾朝着他轻轻晃动手中的易拉罐,“想要你就拿去吧。”

    “……这样可以吗?”眼镜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迟疑。

    “没事,我现在不大想喝了。”砾站起身朝着他走去,将手中的可乐塞给他,“倒掉也太可惜,就给你吧。”

    眼镜男看了看手中的易拉罐,又看了看砾,轻轻点了点头。“那谢了,改次请你。”

    “不客气。”砾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回见”就示意着杰洛一同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只留下他一个人站在售货机前,继续看着手中那听可乐。

    ***

    初原本是想等着哥哥来和自己一块出任务的,但尝试联络却始终联络不上。虽然哥哥这样形影不定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却依旧让初感到心神不宁,就算继续问哥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也会顾左右而言他,这反而更令他感到担心。

    哥哥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呢。初有些捉摸不透哥哥的心思。以哥哥那么温柔的个性,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不想找自己帮忙,所以才单独解决不让自己知道吧?想到这里,初不由得下定决心想要知道哥哥的秘密,至少这样才能知道哥哥需要怎样的帮助,然后自己也能顺利的帮助到他。

    虽然是这么想,但初现在确实也是一点也没有头绪。或许平常与哥哥走的比较近的朋友会知道些什么,在初这么想的一瞬间,眼前就出现了穿着红色毛绒外套的少年的身影。

    “……宇佐木?”

    初尝试着呼唤这名少年的名字,在少年转过头来的时候他有一瞬间庆幸自己没有记错他的名字。

    被出声喊到的少年看到初显得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普通的表情,朝着初微微鞠了一躬。“您好,哀川先生。”

    “你好。”初也示意性的点了头,然后继续问道,“有看到哥哥吗?”

    宇佐木歪了歪脑袋。

    “我今天一天都没有碰到砾先生。”

    “这样。”

    初有些失落,不过很快他看到了宇佐木手上拿着的任务列表,密密麻麻的一大张表格,而合同出任务的名单上确是一片空白。

    “需要帮忙吗?”

    初忍不住这么问道。这么多任务一个人做也太辛苦了,自己怎么说也是个队长,不能让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太危险了。

    “诶?哀川先生不忙吗?”宇佐木睁大他好看的橙色双眼,有些诧异的看着初。

    “没关系,我也只是等人。”

    “唔……那么,请多指教,哀川先生。”

    “请多指教。”

    ***

    苍冰的峡谷。

    这里是与炎热的地下街完全相反的地方,峡谷的两侧长年堆积着厚厚的雪,链接两岸的巨大水坝上则是由于峡谷的地势造成特殊的空气对流,仅仅只是站在上面,就能感受到普通地面上因天气的聚变而导致的狂乱风暴。

    宇佐木用带着毛绒的红色外套紧紧裹住自己的身体,风从他的耳边呼啸而过,他紧闭着双眼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头发仿佛被无形的手拉扯一样,要将他的头皮连同头盖骨一同掀走。宇佐木有些懊恼的伸出一只手护住脑袋,另一只手死死揪住衣边,顺着水坝的边沿缩了起来。

    “抓住我!”

    风带来了男人的声音。宇佐木猛地抬头,视线便定格在面前伸出的手掌上,他没有多想就握住了这手掌,随后就感觉自己被强大的拉力给拽了起来。手心的温度与握住自己的力度,让宇佐木顿时感到安心了不少,他跟随着这手掌的引导,终于到了水坝的尽头,因地形的改变狂风霎时被甩在了身后,连同耳边狂躁的空气也安分了下来。

    宇佐木渐渐松了口气,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别人握着,顿时反射性的弹开了手腕,快步退到了一边。那只手的主人并没有在意他的这个行为,只是将另一只手上握住的巨剑型神机“咔”的一声插在了地面上,然后开始整理起了他的白色风衣。

    “那个……哀川先生……”

    终于在冗长的沉默之后,宇佐木支吾着出了声。

    “还没到时间。”

    在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后,初就开始一刻不停的将神机切换成枪型状态,开始检查备用的子弹。他双手的手指灵活的调整着神机的各个部位,在意识到了宇佐木的疑惑之后,继续头也没抬的解释道:“五分钟后风会停,然后出去。”

    “是……这样吗……”

    宇佐木第一次来这里出任务,并不了解这种奇特的地形。他一瞬间觉得自己拖累了初,便羞愧得不敢将视线投向那个依旧检查着神机的影子。

    “刚才的行动很危险,会摔下去。”初的声音继续伴随着神机零件间的碰撞声传来,“请不要把性命丢在这种无意义的事上。”

    感觉像是被说教了。宇佐木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便将目光转移到水坝上。果然如同初所说的一般,水坝上的风在瞬间平息了下去,还没等到宇佐木在心底发出对这奇妙地形的感慨,身边便传来了初简短的示意。

    “四十分钟,速战速决。”

    宇佐木来不及应声便看到白色的影子如闪电般从身旁窜了出去,于是他也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握紧手中的枪型神机,纵身跳向了通往水坝中央的道路上。

    ***

    不出两人的预料,任务开始五分钟的提示音还没传到,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宇佐木在捕食完荒神的尸体后,转身朝向初示意性的鞠了一躬说道“您辛苦了”之后,目光就转向了脚下的激流之上。峡谷间的河流宽,水流急,即使是站在水坝上也能听到震耳欲聋的因水面落差巨大而引发的响声,如同瀑布一般。宇佐木看了看水坝边上的栏杆,再看了看下面深不见底苍茫一片的湍急涧流,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宇佐木抬起头,想要找到初再次道谢的时候却发现身边早就没有了他的影子。于是他疑惑的从水坝的边上撤回了身子,跳上水坝的第二层,将自己的视野三百六十度的转了个遍,这才发现初的影子。于是宇佐木三步并做两步的跨到初的身后,好奇的望着他。

    “请问您在做什么呢?”

    宇佐木这样问道。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在看到初手中捧着的一堆看上去像是废铜烂铁实际上就是废铜烂铁的东西之后,瞪大了双眼。

    “哀川先生,这是……?”

    “它们在阳光底下发出了很好看的光。”初一脸认真的解释道。

    “可这不是废弃的……”宇佐木刚想说什么,马上就被初打断了。

    “我很喜欢。”

    宇佐木立即闭上了嘴。纵使心里有再多的“你是乌鸦吗”“好看的光到底是什么啊”“你小时候肯定很喜欢用镜子碎片反光玩吧”诸如此类的感想飘过,但始终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同样是哀川,差距也太大了吧。

    最后宇佐木得出的是这个结论。如果是砾先生的话,肯定不会这样随性的吧。他继续想着。砾先生的话,一定是在任务结束之后对自己微笑,然后抚摸着自己的头。砾先生的话,接下来一定会在耳边用他特有的磁性声音对自己说“做的很好,宇佐木君”,然后……

    宇佐木的脸瞬时被染上了一层红色。怎么突然又想起砾先生的事来了,他赶紧摇了摇头,拼命把那个总是微笑着的男人的影子从脑袋里丢出去。

    “宇佐木?”

    初的声音在耳边再次想起,宇佐木这才回过意识,看向了那个男人的弟弟。

    初对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自己的身边来。宇佐木有些犹豫的看向初——初现在正站在水坝的最高点上,从那个地方应该可以看到水坝的全景。他有些不明白初的用意,不过还是顺着他的意思跳了上去。

    “看。”

    在宇佐木站在自己身边后,初朝着一个方向伸出手指去。宇佐木沿着初的手臂将目光投向水坝的侧面出水口的地方,顿时睁大了他那双明亮的橙色大眼睛:

    暴风平息后无云的天空正毫无保留的将明艳的阳光宣泄在水面上,如同瀑布般的水压落差所带来的水汽如雾一般环绕在水坝的周围,细小的水粒子反射着那温暖的光,将之折射成七彩的模样,形成桥装的弧架在白色的水雾之间,宛若梦幻。

    “哇啊!”宇佐木不由得小声惊呼起来,“彩虹!初先生!是彩虹!”

    宇佐木的脸上露出了与他年龄非常相符的天真烂漫的笑容。这个十六岁的孩子在看到彩虹的时候兴奋的叫了出来,连自己都没意识到对初的称呼从姓变成了名。

    “我也很喜欢。”看着双目发光宇佐木,初脸上的表情也柔和起来。

    “真好看……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彩虹……”

    宇佐木小声的说着。在这个弥漫着烟尘的世界里,自然的色彩早就已经淡出人类的视野,无论何时望向天空总是灰色的一片。天空已经不是历史书上所记载的蓝色了,赤乱云也好,战斗的烟尘也罢,目光所致之处总是一片凄凉。

    “因为想要邂逅更美的东西,所以要继续自己的生命。”

    宇佐木的思考被初的话语所打断,他转头看向初,这个仅比自己年长两岁却已经是小队长的黑发男人。

    “在跟哥哥重逢前,我是这么想的。”

    宇佐木楞了楞。他想起了之前砾先生对自己说过的,关于他们两兄弟小时候的故事,也明白砾先生对弟弟的感情。而现在砾先生曾经念念不忘的唯一血亲就站在自己面前,他的心中却仿佛被打翻了五味瓶,如同尝试过多的调料而失灵的味觉,混乱了心思。他抿了抿嘴唇,总觉得应该对初说些什么,但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脑海里满满都是砾朝着自己微笑的模样。然而最后他还是对着那个男人的弟弟叫出了声。

    “初……先生。”

    初用略带疑问的表情看向他。与他的血亲哥哥一样,初也带着黑色的眼罩,只不过与砾相反的是他覆盖的是红色的那只眼睛,令人感到平静的苍蓝色瞳孔此刻正注视着宇佐木,等待着他的下一句发言。

    “初先生,喜欢砾先生吗?”

    这句话问出的一瞬间,初睁大了那只蓝色的眼,随即给出了答案。

    “喜欢。”

    这是没有第二层意义的,绝对的肯定句。初在说出这个词的时候,露出了他看见闪光物一般的,如同孩童般的纯真笑容。

    “喜欢……不,我爱我的哥哥。”

    他的表情在宇佐木眼中看起来如此炫目,让宇佐木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但宇佐木终究还是忍住了,他转过身子继续看着彩虹,陷入了沉默。

    ***

    “宇佐木,刚才是叫我‘初先生’的,对吧?”

    在返还的途中,初对宇佐木如此问道。

    “诶啊?不好意思,哀川先生……”

    “没事,‘初’是没问题。”初用一只手指着自己,继续说,“如果你叫‘哀川’,我会分不清到底是哪一个。”

    是指分不清自己和砾先生吗?宇佐木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两人就这样继续沉默着走进了大厅,前台刚刚进入视线就看到了站在一旁与杰洛聊着天的砾。砾在目光接触到初和宇佐木这对组合的时候显然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笑容。

    “哎呀这还真是……有意思。”

    身边的杰洛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道,“就算是你也没料到有这种发展吧。”

    砾继续保持着微笑却从鼻子中“哼”出了一声,瞥了一眼这位露出恶作剧一般笑容的银发同事,起身迎向逐渐靠向自己的两人。

    “哥哥。”

    “砾先生。”

    这两人几乎是同时呼唤着自己,砾一时间不清楚要回应哪一个,于是只好微笑着问道:

    “你们两个刚才一起出了任务吗?”

    “宇佐木一个人太危险,所以我陪着他。”

    “哦?是这样啊。”

    “是的,让您费心了,初先生。”

    宇佐木说着,又朝向初微微鞠了一躬。

    “宇佐木很优秀,并没有费心。”

    “哪里哪里,没有初先生我什么也干不了。”

    随着这样的对话继续,砾的笑容越来越发的僵硬,而一边的杰洛也像是忍不住什么一般,将一只手搭上砾的肩膀,用近乎唇语的声音在砾的耳边说道。

    “太有意思了……你要怎么处理这个啊,哀川。”

    砾抬手就把杰洛从自己的肩膀上拍了下去,抓起初的手腕就朝着楼梯间走去,只丢下一句“不好意思我有事跟初说”便消失在大厅的人群之中。

    “噗噗噗……”在哀川兄弟离去之后杰洛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弯下腰用手擦了擦因为笑的太用力而溢出的眼泪,抬头朝着宇佐木喊道,“喂宇佐木,你看到了吗,刚才哀川那个表情……噗噗噗,真是太好玩了……那个哀川竟然在别人面前露出那种表情……啊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宇佐木并没有搭话,只是目送着兄弟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蹙起了眉。

    “初先生……和砾先生……吗?”

    宇佐木这句小声又不成疑问的自言自语,就这样沉没在杰洛持续不断的笑声中。

    ***

    “哥哥?怎么了突然……?”

    被抓住手腕强行带走的初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哥哥,他本能的感觉到哥哥是生气了,但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触到了哥哥的雷点,只好顺着哥哥的意思继续被牵引着向下走,直到走到了哥哥的房间门口。

    “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初的声音开始着急了起来,“如果是这样,我道歉……”

    话还没有说话,初就感觉到胸口一热,低头就看到了缩在自己怀中,并微微颤抖着的砾。

    “初……明明是不喜欢别人叫自己名字的……可是……”

    砾的脸完全埋在初的怀中,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但即使如此初还是能感觉到砾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哭腔。

    “为什么……今天宇佐木会叫你‘初先生’啊……?”

    “……啊?那个是……”

    还没等初开始解释,砾的声音便尖叫了起来。

    “明明只是一个任务而已!明明只是一个任务!宇佐木对你的称呼就改变了……你们到底去做了什么啊?!”

    被砾的声音刺得有些发蒙的初,意识到了砾似乎对自己和宇佐木有非常严重的误会,初开始手忙脚乱起来。初本身就是不善言辞的人,这种突发状况更是让他舌头都要打结了,只好慌忙抬起砾的脸,取下砾的早已被浸湿的眼罩,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拭去他眼中溢出的泪。

    “不是这样的……哥哥……不是这样的……”

    初只是觉得心中一片麻乱,除了给砾擦干眼泪以外只能继续重复着同样的否定句。他只恨自己为什么不多长一张嘴巴能清清楚楚的向哥哥解释一切,哥哥在自己怀里哭泣的样子让他觉得被荒神咬了还难受,只能继续小声呼唤着哥哥并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好让他的情绪安定下来一些。

    “初……不要抛弃我……”哥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胸口传来,“就算……就算你喜欢宇佐木那样年轻的孩子……至少也不要抛弃我……”

    “我没有喜欢宇佐木!”

    初的声音在一瞬间大得盖过了一切,在略显安静的宿舍区回荡着。有别的噬神者从房间门里探出头来望向这边,感受到目光的初没有多说话就打开了砾的房间门,一把将砾推进了房间后大步跨入,将门反锁在身后。

    “初……唔嗯……”

    砾只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唇,他就这样被按在房门的背后,挣扎着的双手被另一双更有力的手所压住,身体也被堵得动弹不得。

    “唔嗯……呜……”

    泪水继续从砾的眼眶中滚落而下,使他本来就漂亮的脸更显得娇艳。初小心翼翼的舔舐着这张脸上的泪水,一面亲吻着他的唇一面轻轻说道。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只有哥哥……我只喜欢哥哥……”

    “呜……真的……吗?”

    砾眯起他那泪眼婆娑的异色瞳,支支吾吾的说着。

    “你真的……没有对宇佐木做什么吗……?”

    “没有,没有。”初继续吻着他,“我们只是一起出任务而已。”

    “那他为什么……会叫你‘初先生’?”

    “是我要他这么叫的,不然会和哥哥弄混。”

    “……呜……”

    感觉到自己怀中的人慢慢安静了下来,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继续抚摸着砾的脑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

    “哥哥难道……这是在吃醋吗?”

    在听到“吃醋”这个关键字的时候,初明显感觉到怀中的人身子抖了一下,但很快就遭到了否认。

    “我没有。”

    依旧是因为脸埋在胸口而不顺畅的声音。初忍不住笑了起来。

    “嗯,没有。”

    “我真的没有吃醋!”

    砾突然抬起了头,还挂着泪痕的脸在初的眼中分外令人怜爱,让他控制不住自己一把将砾打横抱了起来,然后猛地将他丢在了床上。

    “唔……初你要干什……”

    还没等砾从床上直起身子,初就已经解开了上衣的扣子压了上去。因为两人份的重量,弹簧床朝着初压在床上的支点凹了下去,还没等砾回过神来,砾就已经陷入由初和床间的凹槽之间的缝隙中。

    “我现在肚子好饿呢,哥哥。”

    初看着被自己推到在床上的砾,笑着舔了舔嘴唇。

    “就让哥哥来当今天的餐前甜点吧。”

    ***

    “哈啊……初……停下……啊……”

    砾的娇喘混合在床架嘎吱作响的晃动声与皮肤和被褥间摩擦的沙沙声中,显得分外令初感到兴奋。初沉下身子,将砾的大腿用手拨开至根部,继续舔舐着砾那早已因充血而青筋突起的性器,含糊不清的否定着。

    “不要……哥哥的好甜……”

    “初……要不行了……哈啊……快化掉了……”

    随着砾的喘息声越来越急,终于从顶端喷射出了白色的粘稠液体,如同不小心翻洒出来的牛奶一般蔓延至砾的下腹部。“初你……真是个坏孩子……”砾的声音还没落下,初便像是争着抢糖的孩童似得吻上了砾的唇,在结束这散发浓郁甜味的吻之后,初才缓缓做出了回答。

    “坏孩子是哥哥才对吧……哥哥摆出了那么可爱的表情,才让我变成这样的……”初说着,沿着砾的脖子一路碎吻到胸口,继续舔舐着他胸前凸出的敏感点,引得砾又不由得娇喘出了声。“看,真是个坏孩子呢。”

    “哈啊……啊……初,我是……坏孩子……”砾的声音中早已充满了迷乱的情欲,他用甜腻的鼻音继续喘息着、引诱着他的弟弟。“所以快点……来惩罚我吧……哈啊……对我做什么……做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这可是哥哥说的哦?”

    初继续亲吻着砾的皮肤,发出一连串淫靡的水声。这样的声音让砾更加心神不定,扭动着身体靠向初。

    “什么都……可以……初……快点……唔嗯……”

    当初再次吻住砾的唇的时候,他的炙热同时也贯穿了砾的身体。那瞬间砾只感觉到快感源源不断的从自己的下半身传来,在大脑一片沸腾之后,身体如同断电了一般陷入了虚空。

    噬神者
    评论(0) 收藏(2)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