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7

    Zi

    Zi

    窝的脑洞有这么大(双手张开
    2014/09/10

    ☆Chapter 7  

    今天的杰洛似乎和往常非常的不一样。  

    虽然他的脸平时也是挂着微笑,不过今天却分外能感受到他的好心情。终于在第一次小组任务结束后有人张嘴问了他,他也只是闭口笑而不答。  

    你们怎么会明白这有多有趣。杰洛在转身回宿舍走廊的时候心想,再也没有比看到一脸纠结的哀川砾更令我开心的事情了,谁让他每次做什么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看着就恶心。  

    “伪善者。”  

    这是哀川砾在接触杰洛没多久之后就给他下的定义。杰洛不可置否,哀川砾在某种意义上确实跟自己是同类,就这个角度来说杰洛简直太了解哀川砾这个人了,因为散发着相似味道的同类总是互相吸引的。所以在哀川砾面前他也懒得隐藏什么,干脆就把微笑表面下的真实想法暴露给他,久而久之两人就成了现在这种奇妙的关系。  

    “不过他难受的表情真是太棒了。”  

    忍不住还是在没人的时候把这句话带着轻笑说出了口,杰洛转了个弯就走到了宿舍的走廊上。不远处他看到了从自己房间出来的哀川初,刚想上去打招呼顺便问句“哀川还好吗”这种恶趣味十足的问题时,就发现穿着睡衣哀川砾赫然站在哀川初的房间里,与他的弟弟亲吻并且拥抱。  

    杰洛反射性的就把身子藏在了拐弯处的墙后面,只侧着头窥视着这对兄弟的举动:看这样子很明显是昨晚哀川砾在哀川初这里过了一夜,看着哀川砾脸上的潮红,就算不用脑子也能猜到他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杰洛的脸瞬间扭曲了起来,刚才的好心情瞬间被吹飞到了九霄云外。他知道哀川砾这个家伙对人的武器不仅仅是一张漂亮的脸,花言巧语和逢场作戏也是能让他获取大批猎物的重要砝码,加上哀川初本身又是一个单纯的人,只要稍加哄骗就能让他服服帖帖。想到这里杰洛终于再也无法呆站在原地,“啧”声之后就转向朝着大厅走去。  

    Son of bitch,哀川砾,真有你的。  

    杰洛边往回走边调整着自己的表情,他知道现在这个表情出去肯定会吓坏一群人。平常他总是一副老好人微笑的模样,要是被人发现这个样子,指不定哀川砾那个家伙就要过来嘲讽自己了。可恶。杰洛想起了前不久见过的同样是银发的男性,那个酷似自己双胞胎哥哥的身影。他想到自己的心意被对方拒绝,然后现在反而还亲眼看到了别人家兄弟秀恩爱的场景,杰洛想到这里越发觉得怒不可遏,恨不得现在抓起神机就削两只荒神来泄愤。然后在他转过走廊的第二个弯时,因为走得太急,没看清路况便感觉到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撞到了他。  

    “哎呀!”  

    这个软软的东西在撞到杰洛的胸口后被弹到了地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杰洛本身正在气头上,也没怎么注意这个家伙,抬腿便想走人的时候就发现地上不知为何散落了一堆照片。杰洛随便撇了眼,哀川砾那标志性的微笑便闯入了视线。  

    哀川砾,怎么又是哀川砾。  

    杰洛看着这满地的照片感觉就要发狂了。他一边劝说着自己要冷静,一边将目光转移到了这堆照片的主人身上——就是刚才那个撞到自己的软软的家伙。现在这个顶着一头看上去非常柔软又蓬松的白色短发的娃娃脸男性,正从地上费力爬了起来。当他意识到面前的这位银发噬神者以及其脚下散落了一地的是自己的照片后,不由得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  

    “不……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这名男子一面手忙脚乱的收拾着照片,一面结结巴巴的解释道,“这些都是小砾砾让我拍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照片!”  

    杰洛瞥了瞥嘴。这种事情在哀川砾身边应该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哀川砾也是个小有名气的美人,早在弗莱娅的时候就听说过有人私下里偷拍他的照片拿出去卖这种事情。然而亲自看到有人这么做倒是头一回,想想刚才哀川兄弟站在房间门口时亲昵的样子,杰洛不由得对着这个还蹲在地上捡照片的男子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拜托你……这些不要告诉小砾砾。”  

    在收拾完地上的狼藉之后,这名娃娃脸的男子突然朝杰洛扑了过来恳求道。“如果被他发现了,肯定又要被他……”  

    男子突然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只是慢慢低下头。杰洛本来对这种事情毫无兴趣,只不过在看到这名男子手中厚厚一叠照片之后,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丝念头。于是他凑近了这个身材矮小还不到他鼻子的家伙,问道:  

    “哀川砾什么样的照片你都有吗?”  

    男子抬起了头,杰洛仿佛看见了他赤色双瞳中闪烁的迥异光芒。  

    “你……你也喜欢吗?我这里还有很多……他的什么样的照片我都有!”  

    说着他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翻出另外一打,杰洛瞟了一眼就能看到是各式各样哀川砾的生活照,比如吃饭换衣服到前台登记以及出任务,甚至连洗澡的照片都有。看到这里的时候杰洛不禁感到了一丝寒意,这到底是有多大耐性才跟踪偷拍到这种程度啊?不过他还是安耐住自己的性子,转而换成了拿手的微笑表情,继续问道:  

    “就只是这些?你一定还有压箱底的东西吧?”  

    那名男子微微一愣,随即咧开了嘴。  

    “看来你也是同道中人?”  

    谁跟你这种人是同道中人啊?杰洛在心中暗想道,但脸上依旧毫无变色。“你说呢?”  

    “哦?既然大家都是一样的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这名男子笑的更灿烂了,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用手指夹着背朝上递给杰洛,“你是想要这种的……对嘛?”  

    杰洛接过了照片,在翻开确认内容的一瞬间,他脸上的笑容顿时便明亮了起来。  

    “没错,就是这个。”  

    他眯起眼,继续盯着这张照片。照片上显示的是哀川砾和另一个男人接吻的画面,那个男人无论从身材还是发色上来看,都不可能是哀川初。竟然有这种把柄流落到外人手里,哀川砾你也是有今天啊。杰洛想到这里,刚才晦涩的心情便轻松了不少。  

    “啊这种照片可不能外传的。”  

    还没等杰洛再看一眼,照片就被那男子给抢了回去。“这可是我的私家宝贝。”  

    “那么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杰洛一把抓住那只捏着照片的手,俯视着那名男子,“你给我照片,我会付给你相应的报酬。”  

    “我对钱可没啥兴趣。”  

    “钱?为什么要说那种无聊的东西。”  

    杰洛的脸上,浮现了发自内心的,真正的笑容。  

    “你想要的东西……比如,拍到哀川砾痛苦的表情的机会如何?”  

    而那名男子的脸上,则同样瞬间溢满了名为兴奋的笑容。他向着杰洛伸出了自己的手:  

    “成交。”  

    ***  

    砾再次从床上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  

    他伸了个懒腰便能感受到浑身酸胀一般的疼痛。也难怪,昨天在吃过晚饭之后就又被初拉到他的房间不让回去,硬是折腾到了凌晨才肯睡下。还好今天没有小组任务,现在初已经单独出去自由任务了,在门口送走他之后又回到床上继续睡,一直到现在。  

    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全身像是被掏空了一般。  

    思绪又回到了昨天。砾在看到初和宇佐木同时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冲击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很多。砾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正式交往对象,或者说是没有一个男性跟他确定关系过。大家都很明白自己是什么态度,也明白自己在对方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分量。所以砾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床伴是否有别的床伴,同样他也不允许对方束缚自己去找其他的人。一直都是这样的,从来没有变过。  

    可为什么当看到初和宇佐木站在一起的时候,会感觉到仿佛有什么东西贯穿了胸腔,掏空了心脏一般的难受呢?  

    这种寒冷又恐惧的感觉,哀川砾是头一次体会到。  

    他蜷缩在初的怀抱里哭着祈求自己的弟弟不要离开他,这种行为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我只是假装吃醋而已,并不是真的在意这种事情。哀川砾抱着脑袋对自己这样说道。没有人可以控制我的心思,我也不会喜欢上别人。没错,的确自己曾经表达过对弟弟的思念,也表示过弟弟是自己的唯一,但这一切都是因为哀川初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自己的血亲,自己并不可能就因为这种理由就和他成为恋人的关系。  

    因为太麻烦了,遇到这种事情的哀川砾,只会选择逃避。  

    恋人什么的,我不需要……我只要能够随时拥抱的身体就足够了。  

    砾想起自己的父母。想起自己在那个保持着虚伪的宁静家庭中呆过的十年。在谎言被揭穿那一刻哀川砾就背负上了诅咒的种子,而这颗不祥的种子在心中带着绝望发了芽,缠绕着自己的心脏好让他感受不到任何爱意的存在。纵使他人的拥抱带着温度,也传达不到自己的心中。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只有哥哥……我只喜欢哥哥……”  

    弟弟的声音再次回响在脑中。每一次初对自己的告白都是这样明确又纯粹,一点也没有掺杂其他的东西。就是这种单纯的话语摇曳着他的心,让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疼痛感。  

    “我到底……是怎么了啊,这种一点也不像我……”  

    砾就这样自言自语着,在这浸满了初的味道的被褥中翻了个身,霎时脑海中闪过了宇佐木的身影。  

    没错!就是这个!  

    他在那一瞬间从床上直起了身。跟初没有任何关系,一定都是宇佐木君的问题。砾跳下了床,抓起放在一边的衣服套在身上。没错,只要找到宇佐木君然后跟他做一次就没问题了。我现在之所以这么不安,一定是因为没有见到宇佐木君。想了想自己昨天一直都跟初呆在一起没能好好的找宇佐木说话,砾便觉得自己找到了突破口。宇佐木君现在一定很想我吧,他现在一定非常期待我去找他,明明以前一直都是他来找我的。  

    继续漫无边际的想着,哀川砾连眼罩都没有带就这么踏出了房间的大门。  

    ***  

    宇佐木一脚刚踏入宿舍区的走廊,就感到有一股暖意将他从身后包围住,随后是耳边传来的略带戏谑的声音:  

    “逮到你啦,宇佐木君。”  

    宇佐木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明白这个从后面抱住自己的人是谁。  

    “砾先生,放手……”  

    他将手搭在环绕在自己腰部的手臂上,试图解开。这种事情发生过很多次,宇佐木也清楚他从未有一次从这怀抱中挣脱过,只能任凭这双手将自己束缚得越来越紧。  

    “才不要。”砾的声音在宇佐木的后耳处响起,光是这样的气息就能让宇佐木感到一阵酥麻。“我一直都有在想宇佐木君的事情哦。”  

    “一直在想我的事情?”宇佐木从心底泛出了一丝苦笑,最终还是如同放弃了什么一般的说道:“那么初先生的事情呢?”  

    “初”这个音节从宇佐木的嘴里发出来的那一刻,宇佐木明显感觉到自己身后的这个人僵了一下,他没有放弃这一瞬间的空隙,甩开缠住自己的那双手从那个男人的怀抱中脱离而出。宇佐木转身看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亦用他稀有的双色瞳望向他,带着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为什么你会在这提到初?”砾底下头,在他抬头的瞬间抹去了一如既往的微笑,换成了宇佐木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表情,“你们……果然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什么都没有。”  

    宇佐木抿起了嘴,他心中的苦味早已从心底泛到了表面,浮现在脸上。“还真是第一次呢……看到砾先生这么明显对一个人生气的样子。”  

    对所有情人一视同仁,从来都是游刃有余的砾先生。这样的砾先生在那天竟然会面色大改抓着一个人的手中途退场,简直就像是……  

    “吃醋了吗?”  

    宇佐木猛地睁大了双眼,看向面前的这个男人。  

    “我说,你吃醋了吗?宇佐木君。”那个男人的脸上恢复了以往的笑容,“你这是因为我那天先带着初走而生气了吗?还真是可爱。”  

    不愧是砾先生,不仅迅速掩盖住自己的心情并且就在几秒钟掌握了发言主动权。宇佐木还没来得及反驳,下颚就被砾伸过来的右手用手指牢牢钳住,将头仰了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赔罪呢?”  

    这句话的尾音刚落,宇佐木就感到自己的嘴唇贴上了熟悉而又湿润的触感。他只感到眼前一阵恍惚,险些要摔倒,只是托住自己下巴的手指如此用力,才使得他没能滑落下去。  

    “只是一个吻就已经让你站不住了吗,宇佐木君?”砾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还是很喜欢的,不是吗?”  

    在听到“喜欢”这个词的一刹那,宇佐木睁大了他那清澈的橙色双眼。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那日在彩虹浮现的水坝之上,初先生对自己说过的话。  

    “喜欢……不,我爱我的哥哥。”  

    宇佐木的心中不知从何而来了一阵怒意。他在那一刻并不知道这怒意的发起源是什么,但在他意识到的瞬间起就做出了行动,并且再也无法收回。  

    “咳……?”  

    感受到了从胸腔传来的疼痛,砾的双瞳因急速的抽搐而收缩,脸部也开始扭曲了起来。他放开钳住宇佐木的手,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并朝后退了两步,抬起头以疑惑的表情望向面前的宇佐木。看样子宇佐木刚才是用肘部攻击了自己,虽然以前并没有太在意,但好歹他也是孤儿院出身并接受过严酷身体训练的孩子。想到这里砾正准备张口说些什么,但从喉中却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咳嗽声。  

    “咳咳……宇佐木……咳……”  

    “这是初先生的份。”  

    从砾的上方,传来了宇佐木清冽的声音。  

    “然后,这是我的份。”  

    第二次的冲击点是在侧腹部,在宇佐木的声音还未落下时,痛感便在砾的身体上爆裂开来。砾甚至还没来得及做出相应的动作,双膝便因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一软,就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宇佐木是知道怎样避免要害的,这一点砾的心里非常明白。刚才宇佐木的一脚肯定没让自己受多大伤,不过要是普通人直接吃这一下大概会因为疼痛而直接晕厥过去的吧。想到这里,砾不由得再次抬起了头瞪视着面前的这个只不过十六岁的少年。  

    “你……”  

    “很痛苦吗,砾先生?”  

    宇佐木只是直立在蜷缩起身子的砾面前,俯视着砾。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刘海遮住了视线呢,砾并没有看得很清晰宇佐木脸上的表情,宇佐木的声音在他的耳中也听起来如此遥远。  

    “虽然感觉不到,但砾先生带给我的疼痛可不止这一点啊。”  

    越是温柔越是痛苦,越是挣脱越是束缚。宇佐木终于像是解脱了一切一般,从嘴角挤出了一丝笑容。  

    “但砾先生怎么可能明白呢?”  

    宇佐木感到自己的眼眶溢满了泪水,他顿时觉得一阵狼狈。即使自己是做出攻击的一方,却也觉得现在的处境比缩在地板上的人处境还要难堪。他握紧拳头,咬紧牙关转身跑开,走廊上便仅留下滑座在墙边的砾一人。  

    “这算……什么啊……”  

    望着宇佐木转身离去的背影,砾用仅剩的力气握成拳,砸向了一边的墙壁。  

    “……该死。”  

      ***

     “哎,你知道吗,那个哀川……不是队长,是队长哥哥的那个哀川。”

    “什么?”

    “听说他是个非常不检点的家伙呢。”

    “诶?有吗?明明长得那么好看,上次见到我还笑着跟我打招呼呢。”

    “咦?哀川砾吗?上次好像看到有人在传他跟二队副队长接吻的照片来着……他们是在交往吗?”

    “真的假的?可他们都是男的啊?”

    “原来哀川砾是肉食系的吗,男女通吃什么的……”

    哀川初终于停下了修正神机的手指,将目光转向离自己大概有十几米远窃窃私语的女性噬神者团体。初皱起了眉,虽然他知道那些女人已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觉得她们的声音刺耳得仿佛要将自己的耳膜戳破一般。

    “喂喂!你们几个!虽然现在是任务待机,但也少说些有的没的!”

    有声音制止了女生之间的流言,初转头望去,便看到了一脸严肃的银发青年。

    “布拉德副队长……”

    “真是抱歉,哀川队长,让你见笑了。”名为杰洛.布拉德的银发男子是三队的副队长,此次行动与初所带领的一队作为支援部队驻扎在目的地附近待机。“我们队女孩子比较多,一闲下来她们就会乌鸦嘴……请你不要在意。”

    “没事……”初对着他摆了摆手,低头正准备继续调整神机的时候,却被杰洛的声音再次打断了行动。

    “不过,哀川队长还是心里有个底最好。”杰洛渐渐靠近了初,“这种谣言肯定不可能是无中生有的。”

    “……你也在怀疑哥哥?”初扬起了眉毛。

    “怎么可能,我可没这么说。”杰洛笑了起来,他用一只手抵住下巴继续说道,“我跟哀川砾好歹也是从弗莱娅就认识的旧识,我想这多半是误会吧……”

    “……”初没有继续说话,但他也没有继续整理他的神机,只是像是在思考什么一般将目光凝固在自己的手上。

    “如果谣言就这么越来越大,对你们兄弟都不好吧……说不定上头也会派人下来调查这事,毕竟……”杰洛故意压低了声音,“乱立关系这种事情,被查到也是会重罚的。”

    “……要怎么证明,哥哥他是清白的?”

    初将目光转向了眼前这名对着自己微笑的男子,他觉得这种笑容跟哥哥的笑容非常相似,于是有了种可以找他求助的感觉。然后他看到这名男子眯起了双眼。

    “这很简单,你去跟踪他一天就可以了。”

    在杰洛勾起嘴角的同时,初也拧紧了他的眉毛。

    “……我做不到。”

    无论何时初都是全心信任着自己的哥哥,虽然砾这段时间的行踪确实很成问题,但这丝毫不影响初对他的信任。跟踪这种事情对初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不会这么做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当然,这只是提议。”杰洛耸了耸肩,“你也可以不这么干,但是……”

    杰洛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靠向初,两人的身子越来越近,最后他将自己的手搭在初的肩膀上,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这么做是最有效的,如果你真的相信他,那么他的行动就不会让你失望。”

    随后他拍了拍初的肩膀,顾自离开了初,起身走到一边的由女孩子们组成的集团中。

    “……”

    初看着他的背影,在一阵意味深长的沉默中,低下了头。

    ***

    “杰洛副队长!刚才干嘛对我们那么凶!之前明明讨论这种话题最欢的是你耶!”

    “就是!明明是你拿照片出来的啊!”

    “哎呀抱歉……不过大家最好也在哀川队长面前收敛点啊?”

    “咦?原来那个就是哀川队长?”

    “哎呀糟糕,刚才肯定被听见了……”

    看着面前一群面红耳赤的女性队员,杰洛的脸上又不禁浮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要怎么做呢,哀川初。他将目光转向刚才还在跟自己攀谈的青年所站的位置,发现那里早就没有一个人影,于是杰洛脸上的笑容更加明亮起来。快让我再次看到哀川砾那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吧,没有什么能比看到这张脸更有意思的事情了。杰洛愉快的想着,将视线投向天空。

    要下雨了。

     

    噬神者
    评论(0) 收藏(2)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