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8

    Zi

    Zi

    窝的脑洞有这么大(双手张开
    2014/09/15

    ☆Chapter 8

    哀川砾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床上的男人已经睡着并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他转头瞟了眼那男人安置在床头边上的电子时计,上面正清晰的显示出2:08AM的字样,于是砾便顺手拎起搭在一边椅子上的衣服套在身上,朝着门口走去。

    凌晨的宿舍区走道上是不会有什么人的,这一点哀川砾出于习惯知道得很清楚。如果不是在自己的房间行事,砾便习惯于在结束之后离开对方的房间。他讨厌在长时间的睡眠过后睁眼看到不熟悉的景象,然而被他允许可以进入自己房间的人又少之又少,比如哀川初,比如宇佐木。

    想到宇佐木,砾的情绪便开始有些烦躁了起来。之前虽然宇佐木有对自己产生过反逆的心态,但哪次都没有像前几天那么严重,甚至出手打了自己。砾并不清楚宇佐木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也懒得去弄清楚。可以代替宇佐木的存在太多,砾并不会过于特别的注意他的感情,虽然宇佐木跟自己已经保持了将近两年的肉体关系,但也仅限于此。

    管他呢,反正过不了几天他自己就又会主动上门的,宇佐木君就是这种人。哀川砾心里这么想着,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轻笑。虽然强迫他也很有意思,不过现在并不是这么做的时候。砾就这样一边思考着一边转身走上了通向自己房间的楼梯,在踏上自己房间的那层走廊时,便看到了房门口蹲坐着的黑发的身影。

    是哀川初。

    哀川砾有那么一瞬间愣住了。现在可是凌晨,初是严格遵守作息时间的人,不可能现在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不管现在如何否定,初就在自己的门口这个事实依旧无法改变。砾皱了下眉,但还是朝着自己弟弟的方向走去。

    “初……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听到了哥哥的声音,初抬起了头。

    “哥哥……”

    砾俯视着自己的弟弟,他并没有带着眼罩,露出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异色双瞳。初显然是在门口呆了很久,脸上显出了疲惫的神色,就连双目都见不到光点。看到这样的初,砾忍不住将眉头皱的更紧。

    “哥哥,我……”

    “不要在这里说话,进房间吧。”

    砾向着初伸出了手,一把将他从地板上拉了起来,随后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他刚转身将房门关好,就感觉身后传来了熟悉的热意。

    “哥哥到底去哪里了……我一直在这里等着哥哥到现在……”

    初从后面紧紧环抱着砾,将自己的脸深深埋入砾后颈部的碎发之中。

    “抱歉哦初……我不知道今天你要来……”意识到这是弟弟习以为常的撒娇,砾在原本紧张的心弦顿时放松了不少,“以后来的时候提前说一声,也不至于会让你在外面等这么半天。”

    “那哥哥今天到底去了哪里?”初依旧紧追不放的问着这个问题,同时加重了手臂的力道。

    “只是出门散步而已。”砾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可是哥哥的身上有洗过澡的香味……哥哥……你刚才到底去哪里了?”

    初的声音伴随着他的气息传到砾的耳边,令他不禁睁大了双眼。砾的思考在一瞬间出现了断层,但很快就掌握了现在的状况,于是即使背对着自己的弟弟,他也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微笑。

    “真的只是散步。你看,外面下雨了。我淋成落汤鸡回来,碰到了二队的副队长,他的房间比较近就去他的房间洗了澡,顺便把衣服弄干了才回来的。”

    在听到“二队的副队长”的瞬间,砾感到初明显触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将他拥得更紧:“是真的吗……哥哥,只是这样吗?”

    砾将自己的手轻轻搭在初的手上,将初的手臂拉出一些缝隙,然后将身体转向自己的弟弟。“你是在担心我吗,初?”

    初没有说话,只是将头深深低了下去。看到这样的弟弟,砾下意识的回抱住这个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黑发青年,将嘴唇贴近他的耳朵柔声说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听到哥哥的声音,初猛地抬起头,像是捕食的野兽般将哥哥扑倒在一边的床上,开始舔舐他的锁骨。而砾并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任凭初在自己的身前近乎狂乱的将上衣掀起,撩开,然后由颈根一直吻到胸口。

    “初……哈啊……”

    即使是这样粗暴的吻也能令砾的身体立即敏感起来,他无法控制自己渐渐开始紊乱的呼吸,细碎的呻吟也从喉中流泻出来。即使如此初并没有停下对砾的进攻,他开始吮吸着砾的锁骨处下方的皮肤,直到那块皮肤由原本的白皙变成了淤青一般的暗红。

    “哥哥讨厌吗……让我在你身上留下印记。”

    “没有……关系的……”

    砾的脸因突如其来的疼痛稍稍显示出了痛苦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恢复成了原样。事实上砾相当讨厌让别人在自己身上留下吻痕,特别是在脖颈处这种容易发现的地方。一旦有人这么做,砾就会当即停止双方的关系,所以直到现在砾的身体上找不出任何破绽。只是现在,砾默许了初的这种行为,他伸出一只手抚摸着锁骨处如同烙印一般的印记,笑了出来。

    “只有初,只有初对我做什么我都可以接受,无论初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然后,砾用自己的双臂环绕着这个压在身体之上的黑发男人,将唇贴在他的耳边继续说道。

    “初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并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砾所擅长的并不是谎言,而是如何运用其他的条件来掩盖现实。因此这样的他对待某一种结论,通常会得出模棱两可的答案,只是这一次面对弟弟的真心,他并没有选择也没有其他的选择说出别的意思。初在听到这样的答复之后,再次吻上了砾的唇。

    “我爱着哥哥……从再次见到哥哥开始,不,也许是更久之前……”初继续吻着砾,向他断断续续的吐露着对他的爱意,“如果哥哥哪天再从我身边离开,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不会的,我也不想再跟初分开。”砾这样说着,将怀中的青年搂得更紧,就像当初他们被迫分开之前离别的拥抱一般。“我也无法忍受再次失去初……”砾喃喃的说出这句藏在心底已久的话语。他将身体贴近初的身体,初的体温便真实得传了过来,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初皮肤下脉搏的跳动,这让他感到无比的心安。

    “是吗……我果然是要相信哥哥……”

    “初……难道是有人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砾试探一般的声音在初的耳边响起,但初只是摇了摇头。

    “我相信哥哥的一切,那些只是谣传而已。”

    “是吗……”砾的视线转向了天花板,仿佛在思考什么,看到这样的砾,初不由得用手覆上了他那张遗传自母亲的好看的脸。

    “但是我这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哥哥,哥哥在想什么我也完全不知道。”

    砾将目光再次聚焦在初的脸上,他将自己的手搭在初的手上,笑了起来。

    “抱歉呀,让初这么担心我……”说着他眯起了双眼,摆出了惯用的恶魔一般的魅惑表情,“我要怎么答谢担心我这么久的初呢?”

    “全部给我就好。哥哥的身体,全部。”初的声音伴随着他的气息,吹拂着砾耳边的发梢,让他感受到一阵麻意。

    “嗯,那么初就全部都拿走吧。”

    砾用带着甜腻的语调回答道,起身用吻缠住了初。

    ***

    砾的身体在初的面前完全被打开,他就这样跨坐在初的身上,已经充分润滑的后穴正不断吞吐着初的巨物,发出淫荡的水声。

    “哈啊……初……初的……好大……嗯……”

    此刻砾正将双臂搭在初宽阔的双肩之上,并用力环抱住初的脖子,而双腿则是大幅度的张开,跪坐在他的下身之上,刚好可以完全贴紧初的身体的地方。他仰起头,将下巴搁在初的肩膀上,双唇凑近初的耳朵,发出了只有初才可以听到的细微娇喘。

    “哥哥的声音好可爱……我快要忍不住了……”

    再也无法抑制住全部情欲的初伸出了双手,将手掌顺着砾那曲线明显的腰线滑下至臀部的上方,盈盈一握控制住了砾的腰部。手心的温度通过皮肤传达到砾的身体之中,让砾不由得感受到一阵暖意,他直起身子,抬起充满欲望的双眸望向面前的黑发男人。

    “哥哥……唔嗯……”

    在感受到砾的渴求之后初向着他献出了吻。砾的唇柔软而婉转的接住了初的唇,于是初用自己的舌头顶开砾的牙关,开始肆意的舔舐着砾口中的一切。粘膜之间的互相接触与舌苔之间摩挲的快感都让两人感到血液上涌,兴奋的连头皮都感受到了麻痹,身体也随之律动起来。

    “哈啊……初……不要……停下来……”

    砾一面吻着初,一面含糊不清的说着断不成音的句子。他仅是依靠本能的摆动着自己的腰肢,配合着初的动作,而初则是用双手紧抓着砾的腰部,一下一下的将他的身体向着自己的巨物冲撞而去。异物与体内肉壁摩擦而产生的强烈快感,以及两人肉体之间碰撞产生的淫靡声音,都让砾迷醉不已。他再次紧紧拥抱住面前的这个黑发青年,好像就要失去平衡从他的身体上滑落一般,用力将手抓住他的后背,划出了深红色的痕迹。

    “呀啊……初的……太激烈了……要……坏掉了……哈啊……”

    他继续在初的耳边喘息着,口腔因快感而生理性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配合着他湿润的双目以及潮红的面颊,看上去甚是淫乱。然而初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相反这样令他心动的表情更是如同催情剂一般加重了他的情欲,让他干脆站起了身,任凭砾就这么挂在自己的身上,托起砾继续用自己因充血而布满青筋的性器抽插着他的蜜穴。

    感受到被自己全部的体重压迫着顶向初的肉棒,这令砾一时大脑陷入了空白,但马上就被更加强烈的快感充斥了全身。期间他甚至因为过于享受而有些支撑不住险些放开环抱在初双肩上的手臂,但很快就发现自己被初架在一边的墙壁上,继续在体内抽动着肉棒。快感如同潮水一般渐渐淹没了砾的全身,他迷乱到甚至只能从口中发出零碎的呜咽声,伴随着初粗重的喘息,不断的索求着他的身体。

    “舒服得说不出话来了吗,哥哥……”初一面再次进入砾的体内,一面将唇贴近砾因剧烈的运动而布满汗水的额头说道,“只是这样还不够,我想更多的感觉哥哥……”

    “初……快一点……哈啊……初……”

    大脑早已一片麻乱的砾已经说不出任何完整的句子,他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那个可以给他带来快感的男人的名字。他感觉到初的炙热在自己体内抽插得越来越快,每一次顶入都让他感觉到仿佛升天的爽快感,终于在临界点突破之后,再也抑制不住将体内的欲望与声音一同倾泻而出。

    “呀啊啊……初……唔嗯……”

    看着在自己面前将白浊的液体喷射而出的哥哥,初俯身吻上了他的唇。在这浓烈而漫长的吻中,砾感受到初正将他满怀情欲的液体注入自己的体内,便不由得朝他伸出了手,与其十指相扣,紧紧握在了一起。

    “哥哥……”

    感受到了砾从手心和身体中传来的温暖,初不禁在结束了吻之后,再次将头埋入他的身体之中。

    “再也……不要分开了……”

    “不会的,我不会再次让你从我身边离开……永远也不会。”

    仿佛是说着庄重的誓言一般,两人握紧了十指相扣的双手,再次朝向对方献出了缠绵的吻。

     ***

    “杰洛副队长,这里有你的口信。”

    在某个清闲的午后,刚好路过前台准备走出大厅的银发青年听到了这个消息,不由得愣在原地。

    “口信?是谁的?”

    他一脸疑惑的看向站在前台中一脸微笑的红发少女,心中满是问号。队里从来没有人会给自己口信,这次到底是谁呢?

    “是的……是一位叫做阿尔法的神机使,他说他现在医务区等你。”

    在听到“阿尔法”这个名字之后,杰洛只说了一句“谢谢”就转身离开了前台,毫不犹豫的快步向医务区走去。杰洛并没有多想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自己挂念的那个人会给自己带来口信,但就只是单单一个口信能让他放下手头上一切事情,只为了见到他一面。杰洛在确认好楼层之后,走进了电梯,正当他踏出电梯的一瞬间,才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医务区的走廊上半个人都没有,冷冷清清的。阿尔法平时也不会怎么受伤到这里来,更重要的是阿尔法并不是一个随便会找人说话还会留口信的性格的人……只不过在杰洛意识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晚了。

    杰洛只感到从身后传来一阵凉意,他的本能驱使着他的身体快速脱离原地,然而即使如此还是有似乎是液体的东西黏到了身上。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终于将目光捕捉到了面前的人影。

    “……哀川……”

    在他确认并锁定这人影的信息之后,终于抑制不住浓烈的无力感,双脚一软全身重重的摔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

    杰洛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目光聚焦在一片灰色的地板上。他来不及思考什么,意识催促着他的身体想要站起来,但却毫无进展,身体仿佛石头一般僵硬得动弹不得,任凭自己如何用力都无济于事。杰洛努力转动着双眼,想要获得周边的信息来确定自己现在的所在地点,然后他就听到了由远而进的脚步声。

    “你已经醒了吗,杰洛君。”

    杰洛知道这个声音,这是他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那个男人的声音。他想要大声叫喊这个男人的名字,但只能徒劳的翕动双唇,发不出任何声音。

    “啊,果然对噬神者使用这种东西会起到加倍的作用,强健如杰洛君你也不例外呢。”

    这个男人——哀川砾渐渐走近了杰洛,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将自己的脸压低并凑近横躺在地板上的杰洛,露出了他一贯的笑容。砾伸出一只手,将用两只手指捏住的盛满明黄色液体的小瓶递到了杰洛的眼前,继续说道:“液态御神陷阱,可以有效控制神谕细胞的活性化……对普通人类并不会有什么效果,但对于像我们这种体内拥有神谕细胞的神机使来说,可是最好的麻醉药啊。”

    砾的尾音带着不知名的笑意,令杰洛听了不禁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他只想快点离开面前这个令他恶心的家伙,但又无能为力,只能瞪视着面前这个一脸笑容的男子。

    “杰洛君应该不奇怪我为什么会找上你吧?用了你心上人的名字做幌子还真是抱歉了呀。”看着面容越来越扭曲的杰洛,砾的音调不禁更加高昂了起来。“我猜的没错吧?你的心上人……虽然你一直在我面前隐瞒,但可别小看了我的关系网。”

    “你……想怎么样……”

    杰洛努力张开了嘴,从咽喉肿挤出这么几个生涩的字。杰洛的脸贴在冰冷的灰色地板上,仰视着面前的人,仅仅是这样就已经是极限了。

    “不愧是杰洛君,竟然还能说话。”砾眯起了藏在他那黑色眼罩下的异色双瞳,“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把这个给你当奖励吧。”

    “……?!”

    杰洛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砾的唇就贴上了他的唇,并用舌头撬开了他无力的牙关,开始在他的口腔中肆虐。杰洛猛地睁大双眼,但除此之外并不能有任何举动。他只感到有冰凉的液体顺着砾的口中流入自己的口中,并被迫吞了下去,随即砾的嘴唇离开,仅在口中留下了熟悉的甜味。

    这甜味是……恢复剂?

    “你到底……想干什么?”

    感觉自己的力气正一点一点回到体内,虽然还是没办法从地上站起来,但杰洛也终于可以完整的说出一句话了。

    “想干什么?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吧,杰洛君。”

    砾这么说着,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打照片,在手中摊成扇形将有图案的那面面向杰洛。“这些东西你可不要不承认啊,杰洛君。”

    杰洛在看到那些照片的一瞬间皱起了眉,但很快平复了下去。可惜砾并没有放过他这一瞬间的表情,轻笑一声将手中的照片丢在一边,转而拿起另外一个东西。

    “这是……”

    在杰洛看到这个东西的一瞬间,不禁瞪大了他蓝色的眼。他认识这个东西,之前还跟这个东西的主人交谈过,并且……

    “没错,这是红音哥的相机。”伴随着砾的轻笑,他举起了相机并且将镜头对准了杰洛。“之前明明有跟红音哥说过,这些照片是不可以外传的,没想到他竟然还是给了别人。”

    “红音他现在……”

    “啊,我很好心的帮红音哥请了三天假呢。”砾伸出一只手,用手指钳住杰洛的下颚,将脸贴近杰洛的面前,直到他能从杰洛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虽然我觉得,他的身体需要五天才能恢复就是了。”

    “人渣!”

    “喂喂杰洛君,为什么要这么说你亲切的同事呢。”即使面对如此难听的诋毁,砾依旧面不改色,露出他一贯的笑容,“明明可是你过分在先的,不是吗?”

    杰洛没有继续说话,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如保持沉默,一旦开始说话就会暴露更多信息。哀川砾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仅凭他现在能找上自己并压制住现在的场面就能知道这人是有多么强大的关系网和分析力。

    看着紧闭双唇并将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的杰洛,砾不由得从鼻子中轻哼出了声。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一只手扯开杰洛胸前的衣襟,露出他结实而强壮的胸膛。

    “住手……哀川!”

    在意识到砾的另一只手举着照相机之时,杰洛下意识的喊了出来。然而砾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继续撕扯着杰洛的上衣,很快杰洛的整个上半身就暴露在空气之中,被剥下的上衣胡乱的丢在一边,连同刚才的照片一起散落在地板上。

    “你这么喜欢拿别人的照片给别人看,那我也试着这么做好了……让我想想给谁呢?”砾的声音中掩藏不住嘲讽的意味,他将自己的双唇凑近杰洛的右耳,用近乎耳语的声音对他说道:

    “阿尔法君怎么样?”

    “不要!”

    杰洛近乎是尖叫了出来。但很快他的声音就被砾的吻给结结实实的堵住,因药效的持续而无力的他只能任凭砾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中任意摩挲,发出干涩的呜咽。

    “唔嗯……不要……唔……”

    “杰洛君这个样子还真是可爱,如果被拍下来给阿尔法君看看,他一定也会很喜欢的吧?”

    砾将唇贴向杰洛的颈部,吮吸着他的喉结,而那只没有拿住相机的手则是覆上了他的胸前,则开始玩弄起了他胸前的凸起。

    “呀啊……不……啊……”

    看着杰洛因痛苦和羞辱而扭曲的脸,紧闭的双眼也溢出了泪珠,砾不由得笑出了声。

    “真是精彩的表情啊,杰洛君……连我都忍不住想要拍照保存了呢。”

    这样说着的砾,举起了手中的相机,就在他按下快门的那刹那——

    “你在干什么?”

    砾的手腕被另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那只手牢牢握住砾的手腕,由于突然的力量使得砾没能好好抓住相机,相机就这么掉在了地上发出了破裂的声音。

    砾有些愤怒的回头,正想看看到底是哪路神仙阻挠了自己,随后就撞上了与自己同样的异色瞳孔投来的视线。

    整个极东只有两个人拥有异色瞳孔,红色与蓝色。

    抓住自己的手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弟弟。

    噬神者
    评论(0) 收藏(1)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