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10

    Zi

    Zi

    窝的脑洞有这么大(双手张开
    2014/09/22

    ☆Chapter 10

    “初是上天送给妈妈和砾的礼物,所以砾一定要好好爱护初哟。”

    砾记忆的开端,是从这句话开始的。那个时候的砾还只是个懵懂的孩子,而初则还是个大部分时间都在睡眠中的婴孩。砾抬起明亮的双眼,看向一边拥有温柔笑容的美丽长发女性,疑惑的歪起了小脑袋。

    “砾可要当个好哥哥呀。”

    女性抬起洁白的手,覆上了砾的头。砾眯起眼,母亲的手总是这么柔软,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香味。砾喜欢母亲,既然母亲说了弟弟是上天的礼物,那么自己就一定要全心全意的爱护他。初的存在确实让砾多了不少乐趣,父母经常不在的家里,因为多了一个弟弟而让砾充实了很多。砾一点也不讨厌这个喜欢粘着自己的小家伙带给他的麻烦,相反只要看着他,自己就会变得温柔起来。

    “初是比较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呢?”

    在某次晚饭的餐桌上,父亲这么开玩笑一般的问着紧贴在砾身边的,已经六岁的初。这样的问题之前也有人这么问过砾,乖巧的砾当时的回答是“爸爸和妈妈我都很喜欢”,然而初的回答却与此完全不同。

    “初最喜欢的是哥哥。”

    听到这样的回答的母亲笑了出来, “果然是我们陪初的时间太少了,一直都是砾在照顾初也是辛苦”说着这样的话,父亲则是抱歉一般的皱起了眉。而砾却很快摇起了头。

    “一点也不辛苦哦,父亲,我也很喜欢初。”

    “兄弟之间的关系好可是好事呢。”母亲笑着这么接过了话。在砾的记忆中,母亲总是面带着微笑,这样的微笑似乎就是整个家的调和剂,无论什么问题在这样的微笑面前似乎都可以顺利的迎刃而解。母亲的温暖和弟弟对自己的依靠充斥在砾十岁之前的记忆里,成为了砾心中永远不变的归宿。在母亲已经不在的现在,唯一能够让砾感到安心的就只有初的存在,所以再次见到初之后,让初依靠自己、实现初的要求已经成为了砾的本能。纵使自己拥有再多床伴,只有初是无法替代的存在。但砾依旧不明白自己对初是什么感情,他无法像初一样直接说出“我爱着哥哥”这样的告白,却也无法否认自己对初抱有除兄弟之外的感情——那是经由思考会让胸口疼痛的奇妙感情,是砾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情,这让砾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但不想再次与初分开的心情却是无可厚非。

    那么,就顺从初的心愿吧。只有初,只有初对我做什么我都可以接受,无论初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这就是砾在最后得出的结果,然后他慢慢的从回忆中睁开双眼。

    ***

    身体好重。

    这是砾恢复意识后的第一个想法。他想要从床上支起身子,但很快发现似乎是徒劳,于是他气馁到再次闭上了眼。不过很快他就听到了从远而近的脚步声,紧接着身边传来了人的气息。

    “初……?”

    砾下意识的将弟弟的名字唤出了口,还没等到他确定,熟悉的体温就将他缓缓包围住。他睁开双眼,便看到初朝着他微笑的样子。此刻的初正将砾的上半身从床上托起,轻靠在自己的肩上,一手环抱着砾,另外一只手中则是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

    “躺了一天,砾一定饿了吧?”初的声音伴随着他的气息从耳边传来,令砾的身体不由得一阵发颤。

    “……这是?”砾朝着初的方向侧了侧头。

    “初从餐厅里端过来的粥哦,好像还很烫的样子……”初说着,小心的用勺子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再用嘴唇碰触测过温度后,才将它伸到砾的嘴前。

    “啊——”他小声的示意着砾张开嘴巴,直到弄不清楚现状的砾在他的催促下吞下了面前的粥。

    “好吃……”砾确实是饿了,在初一口一口的喂食下很快就把一碗粥吃的干干净净。

    “砾多吃点哦,这样才能恢复体力。”初在将碗放到一边后,继续从身后环抱着砾,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初也会很担心砾的身体啊。”

    “……初?”砾在听到初的声音后,表情便缓和了下来。“抱歉……上次的事情,你很伤心对吧……”

    “这不全部都是砾的错哦,初也有错在里面。”

     “咦?”砾一时半会没理解初是否接受了自己看似毫无诚意的道歉,但初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却让砾有些发蒙,还没来记得细想,砾便感到自己被强大的迫力压倒在床上。由于情况太突然以及用力过猛,砾只感到身体撞击在床板上发出了“咔哒”的声音,随即陷入了床垫与将自己扑倒的男人之间的间隙之中。

    “唔嗯……初……啊?”

    疑问还未出口就被突然的吻所打断,初的舌头毫不费力的撬开了砾的牙关,灵巧的翻弄、搅动着砾的口腔。温暖的鼻息和牙齿之间所产生的轻微碰撞,让砾忍不住沉醉于初的吻之中,上升的温度好似要连大脑都开始融化了一般。

    “因为砾在初这里得不到满足才会做那样的事情对吧?接下来一定会让砾满足到再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所以……”

    在结束这样煽情的长吻后,两人的唇间连起了细长而淫靡的白丝。砾的脸早已因燥热而变得潮红,他抬起逐渐湿润起来的异色双眼,望向自己的弟弟。看到已经露出迷醉表情的砾,初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了砾所完全没有见过的媚笑。

    “砾就乖乖的成为初一个人的吧。”

    ***

    现在,砾的双眼被长条的黑布所覆盖。虽然以往他经常带着眼罩,不过那也只是遮蔽其中的一只眼睛而已,而这次是两只眼睛完全都丧失了应有的感官,使他完全坠入黑暗的领地之中。

    “初……快点解开这个……太奇怪了……”

    砾的声音战栗着,视觉的剥夺让他无法完全掌握现在的处境,也同样让他丧失了一定的安全感。与失去的视觉相对的是其他四感灵敏度的提升,无论是被束缚住的双手也好,还是环抱在腰上的双臂也好,就连皮肤与皮肤之间不经意的触碰都能让他敏感得轻声呻吟出口。

    “不要这样……初……”

    “砾说过的吧,无论初做什么你都会接受。”

    初的声音伴随着他炙热的吐息在耳后散开,空气和耳发接触而引发的细微瘙痒都能刺激得让现在的砾感到头脑一阵发热。他能感到自己现在正坐在初的大腿上,而身后的男人正从背部环抱住自己的胴体,像是互相吸引的磁石一般,将他的胸部紧紧贴住自己的背并用下巴抵住肩膀。

    “你会喜欢上的……”

    初继续在砾的耳边私语着。他无意中将唇划过砾的后颈与肩膀处相连的一小块肌肤,在那瞬间便感到了砾的颤动。初没有放过砾的这一微小动作,他浅浅一笑,伸出绯红色的舌头,开始舔舐起这块从未被开发的新地点起来。黑暗中的砾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就像是被强力的电流所击中一般,全身的毛发似乎都要兴奋得扩张开来。舌头冰凉而粘滑的质感在原本就敏感的皮肤上来回搅动,失去了视觉之后更是让这种纯粹的触觉感受上升了不止三倍,再加上唾液所激发的淫靡水声,仅仅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行为,就让砾感受到了近乎高潮的快感,使他忍不住发出了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淫乱声音。

    “呀啊……哈啊……这样的,不是的……啊嗯……”

    伴随着娇喘的是砾努力想要辩解着什么的话语,徒劳无力的翕动着嘴唇的砾,很快没能再次编织出语言而只是继续小声喘息着。

    “原来在这里还藏着砾的敏感点吗……看来砾的身体还没完全被开发过呢,真是太棒了……”

    初一面继续攻击着砾那刚刚被发现的敏感点,一面用略带兴奋的语气自言自语道。砾只感到初的体温随着拥抱着自己的力度而越来越高,而身下的庞然巨物也越发的硬了起来。这硬物紧紧抵住自己的臀部,让砾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与即将被侵犯的预示感,于是他开始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身子,被束缚的双手也用力晃动了起来。

    “我不要……这样……”依旧被蛮力压制住的砾用仅剩的理智叫了出来,“什么都看不见……好奇怪……”

    “哪里奇怪了?明明一脸享受的样子。”

    完全无视掉砾无力的抵抗,初一把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抬起,然后双手握住砾纤细的腰肢,猛地将他的胴体往自己膨胀的欲望上摁了下去——

    “呀啊啊……啊啊……”

    强烈的异物入侵感顿时充斥了砾的整个身体。与昨夜第一次的痛觉不同,这次是完完全全的、纯粹的快感啃噬着他的身体,并将他的理性瞬间吹飞殆尽。因这快感刺激而出的泪水浸湿了覆盖在眼廓上的黑布,使得这黑布更加贴紧砾的皮肤,反而增加了触觉的刺激,让砾不由得再次娇喘出声。

    “砾的身体果然……好棒……”

    砾在听到初的声音同时也感受着初的巨物在自己体内继续膨胀着,扩张着原本窄小的内壁。他微微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呜咽出声就被另一种异物强制塞了进去——那是初的手指。男性骨节分明的粗大食指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伸入砾柔软的口腔中,开始任意搅动着他的舌头,没过一会就沾满了粘滑的透明液体,沿着砾的嘴角慢慢溢出,反射着银白色的光划出痕迹。

    ——感觉就像是在被强吻一样。

    砾的大脑一片混乱,初的手指在他的口中不停翻动、蹂躏着,这让砾不由得开始用自己的舌头主动舔舐他的手指起来,就像是面对不会接吻的粗暴恋人,小心翼翼的引导着这根四处乱撞的异物,并发出吻音。无论是从下半身传来的异物感还是在口腔中的异物感,都让砾感到兴奋不已,他甚至开始扭动起身体让自己更加靠近初的身体,以获得更多的刺激。

    “砾的表情……真是太淫乱了……”感受到砾对自己的索求,初忍不住嗤笑出了声。“自己好好看一看吧,你现在的表情。”

    初的话音落下,砾就感觉有一股力将覆盖在眼前的黑暗扯下,顿时光线盈满整个眼眶,使他不由得将眼睛眯了起来,过了两秒才慢慢睁开双眼。然而在恢复视觉接触到现实的刹那,眼前的画面使他不得想要尖叫出声,但口中的手指却及时阻止了他。

    “呜呜……哈啊……”

    呈现在砾面前的,是他房间里的穿衣镜。砾已经无暇思考初到底是什么时候将这面镜子摆到床边的,这并不重要。刺激他的是镜子中所反射出的画面——

    两腿大开的砾正跨坐在初的下半身上,将初的性器插入自己后穴的样子映照得一览无遗。砾从镜中望见了自己的脸,那是一张被情欲充斥,显现出淫乱神色的脸:眼眶中盈满了因快感而激发的泪水,面色呈现潮红,而下颚则是被初的手指完全控制住,还残留着透明的粘滑液体。在双目接触到这一现实之后,砾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思考,名为羞耻的感情顿时如同海潮一般冲击着他的身体,令他只能战栗着再次闭上双目,发出细碎的呜咽声。

    “不可以把眼睛闭上哦,这么可爱的表情,砾一定要亲眼看看呀。”

    砾的泪水随着紧闭的眼脸迅速涌出,顺着他逐渐开始扭曲的面颊表面滚落。看到这样的场景,初便将自己的唇凑向他的眼睛,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吮吸着他沾满晶莹的睫毛,顺着泪水的痕迹吻上了他的唇。

    “哈啊……唔嗯……啊……”

    完全无法说出一句完整句子的砾,就这样继续被初肆意吮吸着嘴唇与舌头,眼泪的咸味顺着初的吻灌输到砾的口腔之中,令砾不由得微微睁开了眼。随后初的温度离开了砾的唇,在砾略带疑惑的目光注视下,他露出了笑容。

    “真听话,马上就让你好好舒服起来……”

    在说话的同时,初就将砾一把抱起到穿衣镜前,将他的上半身推向镜面。浑身瘫软无力的砾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只能任由他将自己的胸膛紧贴至镜面,发出了“咯吱”的摩擦声。还没到砾从那上面抬起头,就感到自己体内的巨物开始抽动了起来。

    “呀……呀啊……啊嗯……”

    双手以及上半身紧贴着镜面,用皮肤和其表面的摩擦力勉强支撑着身体好让其不往下滑的砾,因为不想再次看到镜中自己淫靡的样子而拼命将头侧向身后,于是便看到了自己的后穴正不断吞吐着肉棒的场景。他的腰部被男人那双结实的大手牢牢握住,随着肉棒一次次的朝着体内顶入而配合着节奏摇晃着。视觉上与感官上的双重刺激,不由得让他再次从喉中发出了淫乱的声音。

    “看,砾现在正紧紧咬住初不放呢,真是个欲求不满的坏孩子……”

    初的声音很快就被肉体间的碰撞激起的水声所覆盖,砾只感到自己的下半身如同被点着了火焰一般,炙热的欲望灼烧他的理性,让他无法存留一丝想法,只能继续凭借本能的欲望摆动着自己的腰肢,露出更为淫乱的表情索求初的肉体给他带来的快感。

    “……初……还想要……初的……哈啊……”

    砾的内壁因摩擦带来的刺激而不断收缩着,被这样紧致而湿润的粘膜所包裹,初也不禁沉下了身体,放大了自己的动作,更加用力的抽送着自己的欲望容器,使砾不由得因这样激烈的动作再次娇喘连连却又不断的索求。

    “对,就像这样只要初一个人就够了……”听到了砾那几乎是断不成音的请求,初舔了舔因燥热而略显干燥的嘴唇,“只能是初一个人哦……”

    在不知是第几次加速冲刺过后,初终于感到自己的下身一热,体内的欲望通过性器源源不断注入砾的体内,在他潮湿而温暖的内壁中微微抽搐着。而砾的白浊早就溅上了面前的镜子,正顺着那平滑的表面缓缓滚落而下,划出乳白色而半透明的痕迹。然后砾再也无法支撑住自己的体重,在微微晃过之后便沿着镜面滑落了下去,手指和身体在和镜面接触时发出了长长的摩擦音,然后便这么伏在了镜子之前的地板上。

    “又晕过去了吗……砾总是这样可不好呢。”

    初带着笑意这么说着,随即将砾的身体翻转过来,靠向自己。“算了,看在今天你这么拼命的份上就到这里好了。”

    他将砾的头轻轻放置在肩膀处,环抱住砾的身体就这样轻易将他抱了起来,起身走向了床。

    “下次可要找点能让你陪我玩的久一点的食物了呢。”

    噬神者
    评论(0) 收藏(1)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