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11

    Zi

    Zi

    窝的脑洞有这么大(双手张开
    2014/09/25

    ☆ Chapter 11

    宇佐木至少有两个星期没见到哀川砾了。

    这确实不是什么正常的情况,因为宇佐木在上次的事件之后并没有刻意回避哀川砾,这倒不如说是因为一时冲动而有些后悔,想要找到哀川砾道歉——虽然宇佐木本人嘴上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就是了。

    哀川先生最近到底去哪里了呢……就连任务的时候也没碰到他,像是完全人间蒸发了一样。

    宇佐木这么想着,将目光从任务列表上移开。即使他已经很努力去把自由任务的时间贴近哀川砾的时间,却依旧一次都没碰到过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就在宇佐木发楞的时候,面前晃过了黑发男人的身影。

    “初先生?”

    宇佐木在认出那个人影的同时出声叫住了他。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叫住的高大男子顿了顿,随后转身回过头。

    “请问,有什么事吗?”

    哀川初的脸上挂着微笑。这样的笑容令宇佐木感到了深深的违和感,但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印象中的初先生是个不苟言笑也不会使用敬语的人,然而面前这个初先生却散发着与之间见到的完全不同的气场。不过宇佐木并没有想太多,关于哀川砾突然失踪的疑惑已经占满了他的思考,于是他开门见山的问道:“您知道砾先生现在在哪吗?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砾?他的旧伤复发了,最近一直在休养呢。”

    “旧伤?是说刚来极东那次神速种留下来的……?”

    “没错呢。不过请不要担心,最近初一直有去照顾砾。”哀川初说着,丝毫没有改变脸上的笑容,这不由得使宇佐木觉得违和感更重了。

    “是这样啊……我可以去探望砾先生吗?”在听到砾是因为身体不适而一直没能出勤的事实之后,宇佐木不由得从心底担心起来,“听说他之前的伤很严重的样子……”

    “我觉得他现在的状态还不方便见人哦?”哀川初的回答直接作出了拒绝,“不过,你的心意初会好好告诉他的。”

    “那就……拜托初先生了。”

    宇佐木抿了抿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能继续对初说下去。在他向初点头示意之后,刚准备转身离开却被叫住了。

    “请问,你的名字是?”

    宇佐木愣在了原地,这个问题带来的疑惑感远远超过了字面本身。但宇佐木还是压抑住了心中愈演愈烈的违和感,抬头看向了面前的这个与砾拥有着相同异色双瞳的男子。

    “我是宇佐木,初先生。”

    “宇佐木是吗……好的,那么宇佐木的问候初会好好传达给砾的。”初在得知对方的名字之后眯起了眼睛,随即朝着他挥了挥手,“那么再会了,宇佐木君。”

    望着渐渐远去的哀川初的背影,依旧站在原地的宇佐木不禁皱起了眉。

    ***

    “今天又有人说想来看砾,砾还真是受欢迎啊。”

    在踏入砾的房间的那一刻,哀川初终于忍不住嗤笑出声。他反手将门缩在身后,目光开始在房间的内部游移,最终定格在了床上的一角。

    “不过初可没有说假话,因为现在砾的状态确实不方便见人嘛……你说是吧,砾?”

    初依旧带着笑意走近那张床,伸手抚上床角上蜷缩成一团的某人的身体,在接触到皮肤的那一瞬间,那人仿佛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开始战栗起来。

    “呜……初……我快……忍不住……哈啊……”

    那人抬起了他与初一模一样的异色双瞳,眼眶中却早已溢满泪水。他的双颊因未知的情愫而染上潮红,从微张的嘴中也能看到若隐若现的银丝。此刻这个名为哀川砾的男人双手正被黑色细长的布条所束缚在身后,依旧蜷缩着颤抖的身体,仿佛在尽力忍耐着什么一般。

    “一直忍到现在吗,还真是听话啊,砾……”

    初一面继续抚摸着砾的身体,一面渐渐靠近他,直到可以感受到砾不断发热的体温的距离,才停了下来。

    “……快一点……初……哈啊……”

    看到与自己依旧保持距离的初,砾终于无法忍耐住心中的渴望,沉下身体,向着男人的档口处伸出头,并用牙齿灵巧的咬住开口处的拉链,用力向下拽开。很快初的性器在“磁啦”的拉链声后显示在砾的眼前,并开始散发着炙热的气息。

    在感受到初的下身传来的热意之后,砾伸出自己细长而绯红色的舌头开始勾勒着那欲望的形状。由于初穿的是黑色内裤,所以在砾的唾液浸染下显得分外明显。很快初的巨物由于砾的舔舐膨胀得仿佛要将包裹住的布料裂开一般,按捺不住的初一把拉开内裤,将完全充血布满青筋的肉棒一口气捅入砾的口中,一直到咽喉的深处。

    “初……呜咕……咳……”

    感受着砾粘滑并狭窄的口腔内壁包裹着自己的快感,初不由得将一只手放在砾的头顶上,轻轻爱抚着他光滑的深棕色头发。掌心的温度通过头顶温暖着砾,他抬起早已湿润并且发红的双眼望向初,魅惑而充满渴求的眼神大大增加了初想要侵犯眼前这具身体的欲望,更何况身体的主人也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即使被束缚着双手也还是躁动的扭动着躯体,给人一种淫乱的联想。

    “终于忍不住了吗……所以才说,现在砾的样子不方便见人啊。”拼命忍耐着不爆发的初,最后还是选择将自己的巨物从砾的嘴中抽出,“抱歉哦,早上做到了一半就把砾放在这里不管,不过砾有好好听话没有自行解决呢……”

    暗红色的肉根从砾的口中抜出,已经完全湿润的巨物上黏满了砾的唾液,反射着透明的光。然而砾好像还是不满足似得,像是炎热的天气里嘬吸着冰棍的孩童,继续一点一点的舔舐着初的分身。从根部开始一直到顶部的细小开口,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将舌头打着旋,发出“咕啾咕啾”的吻音。

    “没有初的……就不行……哈啊……”

    “是吗,看来只有初的这根能满足砾了呢……”

    看着自己的哥哥一脸迷乱的样子,初不由得露出了从心底露出的笑容。他起身将砾面朝下压倒至床褥上,用自己的巨物抵住他的后庭,却又迟迟不肯进入,只是如同玩弄一般的在那后面小小的打转,磨蹭着,这样的动作几乎让身下的砾陷入癫狂。

    “唔嗯……初……哈啊……快点……求你……想要……”

    望着身下的人被欲望折磨得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口的样子,初脸上的坏笑便更加明显。他将双手搭在砾的后背肩部,附身开始舔舐砾的背后的某块皮肤。

    “是这里吗……砾的敏感点已经被初完全开发了呢,这里应该会很有感觉的对吧……”

    “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被触及到敏感点的砾再也无法忍耐住自己的声音,淫乱的叫声就这样冲出了口。泪眼婆娑的转头看向自己的砾就像是催情剂一样刺激着初的情欲,他猛地抬起砾的腰部,将早已挺立的滚烫性器一口气贯入砾湿润的蜜穴,一直到他将自己的巨物吞噬至根部。

    因为是从早上一直到现在,忍耐了相当长的时间,所以两人并没有抽插多长时间便一起得到了高潮。看着摊在自己怀中无力的哥哥,初低头吻着他的额发,柔软而又湿润的唇触碰到皮肤的一瞬间,砾便发出了如同叹息一般的呻吟。

    “嗯,砾变得越来越喜欢撒娇了呢。”

    初的声音带着笑意,他一把将砾的腰搂住,使他的身体更加贴紧自己,随后将唇从额头移至耳边,开始轻轻的用牙齿啃噬着砾的耳垂。

    “不过砾再这么偷懒下去可不行,怎么说砾也是个噬神者,要好好工作啊。”

    砾抬起他已经泛红的眼眶,疑惑的看着初。

    “虽然想让砾就这样一直下去……不过现在似乎已经开始有人起疑了呢。”初伸出手抚摸着砾脸旁的鬓发,将之挽上耳根。仅仅只是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能让砾的身体开始战栗起来。“所以就算初再怎么不愿意,也要让砾出门了呢……”

    “初……想要我做什么……?”感受着初的体温,砾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问道。“出去接任务吗?”

    “以现在砾的身体来说,接任务很困难对吧?”初继续用手指把玩着砾的发梢,发尾扫到脸上产生的瘙痒触感,令砾不由得眯起了眼,露出了就像是被逗弄的某种猫科动物一般的神情。

    “如果是初希望我这么做……”继续感受着初的爱抚,砾的声音染上了一丝迷醉,但依旧清晰,“初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看到哥哥双颊泛红的可爱模样,初忍不住笑出声:“初可不想让砾这具刚刚被调教完成的身体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他这么说着,将砾的身体紧紧拥入自己的怀中,像是要将他揉进自己体内一般,却用只有砾一个人能听的到的声音说着:

    “砾是属于初一个人的,身体也好心也好,只能属于初……因为初只有砾一个人了。”

    砾猛地睁大了双眼,那一刻他如同从长久的睡梦中惊醒了一般恢复了麻痹已久的知觉,胸中未知的刺痛感让他的泪水顺着他白净的脸颊滚落,他张开了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安静的伸出双臂回抱着他的弟弟,闭上双眼。

    ***

    杰洛出院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与哀川初搭档,这让他在拿到任务列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张表格撕得粉碎。但上面的指示又不能违抗,于是在他准备好散弹枪步入大厅时,看到哀川初边上站着的是面无表情的哀川砾之后,他终于不顾现场的众人摆出了与他以往的笑脸大庭相径的扭曲神色。

    “哟银发小哥,别来无恙啊?”

    与面无表情的哀川砾相对的是一脸诡异微笑的哀川初,这令杰洛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违和感充满了他的内心。然而他并没有想太多,对哀川兄弟的好感现在已经是负数的他根本不想与他们多说哪怕一句话,此刻的杰洛只是握紧手中的神机,暗自想着一会任务之后的对策。

    噬神者之间是不允许私斗的,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会遭受严重处分,无论是哪一方先挑事,最终双方都会受到处罚,甚至调离极东支部。杰洛并不想因为哀川的事情就毁了自己的名声,更何况他现在有继续呆在极东的理由。所以在别人问起为什么会受伤晕倒在医疗区时,他选择了回避事实。这并不是向哀川妥协,杰洛对自己说道,并紧握双拳直到因用力而手指发白。等着吧哀川,一会任务的时候一定把那时候吃的苦一滴不剩的还给你!

    “那么杰洛副队长,哀川队长以及哀川砾先生,请一定要平安归返啊!”

    在前台的红发通信员的祝福声中,三人并肩走向了任务出击口的大门。

    ***

    黎明的亡都。

    这是一个如同名字一般死寂的地方。在巨大庭院背后耸立的是因荒神的侵袭而荒废已久的图书馆和植物园,原本寓意希望与知识的宁静之地现在已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变成了灭亡的都城。大型的荒神非常喜欢喜欢集聚在这里,也许是因为视野开阔的原因,这里也经常被新人噬神者当做练习的不二场地,但这一次杰洛他们接到的指示却是要面对四只强力的大型荒神,其中一只更是传说中只有新型神机使才能应付的“感应种”。

    面对一拥而上的荒神群,作为神机使首先要做到的是冷静的将其分散。于是在任务开始的信号打响的瞬间,杰洛便快速向哀川兄弟发出了散开的指示,在确认他们收到之后便盯准其中一只荒神发起猛攻。杰洛本身是一个喜欢与荒神交战的人,他习惯将平日里的不满发泄在荒神身上,所以在战斗开始的时候,就将所有精神集中于攻击上,直到面前活蹦乱跳的荒神变成沉重的尸块之后,才渐渐从虐杀的兴奋中回过神来。

    杰洛回望着环绕在自己身边的三匹巨兽的尸体,确认了下任务中第四匹荒神的名称,才发现那只就是所谓的“感应种”,虽然杰洛并不认为哀川兄弟两人无法处理一只“感应种”,但他还是本能扛起了神机,朝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穿过狭窄的通道,走廊的尽头依稀可以看到对面植物园的景色。杰洛放眼望去,便依稀看见巨大的白狼尸体横躺在草丛之中。看来哀川兄弟也完成了任务,虽然相对凭借一己之力干掉三只荒神来说也过于轻松了些,不过好歹没有出现伤亡的现象,这对噬神者来说已经是万幸了。想到这里杰洛便收起步伐,正当他准备通过无线发出信号告知任务结束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奇怪的响声。

    杰洛下意识的抓紧神机,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走去。声音是从图书馆走廊的尽头传来的,在这空荡而巨大的空间内显得格外明显。杰洛忍不住压低了脚步,在沿着排满古籍的书架边小心翼翼的向尽头靠近。终于他的视线捕捉到了奇怪声音的来源——

    “……唔嗯……初……任务要结束了……呀哈……”

    “那又怎么样,砾不是还没射出来吗……”

    映入杰洛眼帘的是哀川初将自己的哥哥压在一边墙壁的情景,这对兄弟现在在做什么杰洛光是听声音就已经明白的一清二楚。他只感到自己的心中此刻正充斥着对这对兄弟无数恶意的粗口,甚至有种抓起神机就削上去的冲动,不过此刻他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怒意,于是他重重的将神机砸向一边的地板,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

    “你们够了没,我出来是打荒神的不是来看你们乱伦的。”

    杰洛一手叉腰,一手搭在砸入地板的神机上,他带着鄙夷的神色看着面前的这对兄弟,忍不住从嘴里“啧”出了一声。

    “真恶心。”

    在听到这样的嘲讽之后,哀川初并没有将身体转向杰洛,只是从砾的身上抬起了头。

    “恶心?是在说初和砾吗?”

    “这里除了你们俩还有谁?明明是亲兄弟却做出这种事情,你们要怎么向父母的在天之灵交代?”杰洛不由得大声了起来,“简直就是违背人类的伦理,像禽兽一样……我看你们和外面的荒神没有什么不同啊?”

    他一时口快,说出了连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狠话。杰洛的目光与转过头来的哀川初目光相撞,于是便感受到了哀川初冰冷的怒意。但杰洛并没有因此退缩,反而更加气焰高涨。

    “我说的有错吗?你们这群怪物!”

    “说得好像杰洛君自己不是怪物一样,搞不清立场还真是令人悲哀。”

    接下话头的并不是哀川初,而是被他抵在身下的哀川砾。此刻的哀川砾从他弟弟的的身下探出脸,浮现出久违的笑容,然而就是这样从容微笑令杰洛更为光火。

    “你在说什么?”杰洛感觉自己正将怒意灌输入神机,下一秒就要将其从地面拔出,“再说一遍?!”

    “明明体内被植入了怪物的细胞,还敢妄称自己是人类吗?”砾冷笑一声,用双臂挽上了初的脖子,“伦理?那是人类才有的东西……而我们早就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什……什么啊……”杰洛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慌乱,他并没有想到哀川砾会这样回复自己。

    “没错哦,其实杰洛君也很明白的吧?”感受着从哥哥身上传来的体温,初的嘴角也带上了弧度,“杰洛君明明,跟我们是一样的怪物啊。”

    望着射向自己的两双同样的目光,杰洛的脑海里瞬间闪过的是与自己拥有近乎一样外貌的银发青年的身影。他不禁愤恨地咬了咬牙,一口气将插入地板上的神机拔出,砸向另一边的书柜。腐朽的木质书架因经受不住这样的冲击而轰然倒下,扬起一阵烟尘。

    “……随便你们!你们爱怎么搞怎么搞!我不奉陪!”

    杰洛的声音随着烟尘的散开而愈行愈远,整个空旷的大厅又只剩下哀川兄弟二人。哀川砾终于在杰洛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外后,轻笑了出来。

    “砾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依旧怀抱着自己哥哥的初出于好奇,将嘴唇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问道。“说自己是怪物什么的……”

    “初觉得呢?”砾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继续将头埋入初的身体中。“不过如果是怪物的话,乱伦什么的就无所谓了吧?”

    初从鼻腔里嗤笑了出来,用手指捏住砾的下巴,抬起他带那着未知笑意的脸吻了下去,开始继续刚才被杰洛打断的行为。

    ***

    宇佐木路过大厅的时候就看到一脸愠色的杰洛从任务口处回来,他依稀记得今天杰洛是跟哀川兄弟一起做任务,于是便出声叫住了他。

    “谁管那两个神经病,我先回来了。”

    面对杰洛的回答,宇佐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可是杰洛副队长,单独离队的做法是不是不太好……”

    “都说了,我再也不想跟那两个怪咖一起做任务了!”杰洛朝着宇佐木连连摆手,看得出他相当烦躁。“对了,你最好也离他们远点。”

    “诶?”

    看着宇佐木一脸不明就里的样子,杰洛叹了口气。

    “原先我以为哀川砾是蛛网中心的捕食者,没想到他只是落入蛛网的蝴蝶而已。”

    杰洛只说完这句话便抬腿离开了大厅,只剩下满脸疑惑表情的宇佐木留在原地,继续等待着哀川兄弟的归来。

    噬神者
    评论(2) 收藏(1)
    • InP:

      恭喜杰洛成为新一代的受气小媳妇儿233333

      2014/09/25 09:07:44 回复
    • Zi:回复 InP

      hhhhhhhhhhhhh别这样窝觉得杰洛好可爱的下次也想欺负下他(x

      2014/09/25 09:42:05 回复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