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异端】God Eater

引用God Eater的世界观,创造有关大家OC的故事,都是自家孩子互相〇来〇去,这样〇那样〇不停的〇。总之欢迎各种脑洞,一起〇〇,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 40 投稿数
  • 10 参与人数
  • 8 角色数
  • 24 关注人数
  • Just a test 12

    Zi

    Zi

    窝的脑洞有这么大(双手张开
    2014/10/01

    ☆Chapter 12

    “哎……”

    极东支部的餐厅吧台边的卡座上,身材瘦小,顶着一头蓬松白发的噬神者几乎是将脸完全贴在面前的桌子上,把身体也平摊在其之上,发出了古怪的叹气声。

    “有这么大打击么?”

    坐在他对面的另一个同样也是满头天然卷银发的噬神者,从手中的软皮书中抬起了视线。

    “小亚季你根本就不会明白的!我的痛苦!”

    平铺在桌面上的小个子再次发出了哀怨的声音,这让那个被称为“小亚季”的噬神者不由得眯起了藏在框架眼镜后的水蓝色双眼。

    “只不过是一台相机而已,你不是还有很多个的嘛红音前辈。”他说着,忍不住朝着那小个子搁在桌子上毛茸茸的脑袋一阵乱揉,直到被揉乱发型的小个子抬起了他如同幼童般稚嫩的脸。

    “相机什么的怎样都好啦……可是里面的储存卡!储存卡啊啊啊……”名为红音的这名噬神者,继续埋下头在桌子上发出呜咽,这样让他看起来像是个在耍脾气的小孩子,“储存卡全部都被小砾砾毁掉啦!”

    “诶,是吗……我倒不难理解他的做法就是……”面对着早已二十八岁的前辈,亚季不由得露出苦笑。

    “那可是……可是我这么多年的珍藏啊,竟然就在我面前毁掉……”呜咽渐渐变成了哭腔,红音一边吸着鼻子一边一把抓过桌子角落上放着的盒装纸巾,“小砾砾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

    亚季轻轻叹了口气,取下眼镜揉了揉鼻梁。当他再次将眼镜架在鼻梁上时,目光却不经意的停在对面吧台上坐着的一个深棕发色少年身上。

    “诶,那不是宇佐木吗。”意识到亚季注意力有些偏移,红音便顺着他的视线转向了吧台。“他是在这里等人吗?”

    “你认识他?”亚季将目光转回红音的身上问道。

    “不算认识吧……怎么,你对他很有兴趣吗?”红音一改刚才的萎靡,立马换成了一副奸商的嘴脸,“我这里可有他跟小砾砾的……哎呀!”

    只不过还没等红音说完,亚季的大手就再次覆上了他那毛茸茸的小脑袋,开始用力揉了起来并打断他的发言。

    “在说什么呢红音前辈,我在意的是他的名字。”亚季稍稍顿了一下,停住了在红音的乱发上摩挲的手,“宇佐木,是我母亲的姓氏。”

    “诶,只是这样吗……真无聊。”红音像一只猫一样,用手推开亚季的胳膊,开始顺理起自己的白发。“如果是小亚季的话,照片还是可以打折卖给你的诺?”

    “红音前辈,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人了啊?”亚季眼皮都没抬一下,顾自伸出一只手抓过桌子上的罐装可乐,只用单手的手指就将易拉环拉开,随即将罐口凑向自己的嘴唇。

    “有宇佐木单人的照片么。”

    在喝完一口可乐后,亚季这么问道。然后他就望见了对面的娃娃脸露出了理所当然的笑容。

    “这还用说嘛。”

    ***

    哀川砾捕食完面前巨大的荒神尸体,才刚刚放下举在手中的神机,就感到从身后传来了熟悉的温暖。

    镇魂的废寺周边终年围绕着狂风和吹雪,即使在这里能看到最美的月景,依旧无法改变因荒神的侵袭而破败的事实。哀川初从背后环抱住砾,并用风衣将他包裹在自己的体温之中,抵抗着新一轮的风雪侵袭,在稍微平静了之后才肯稍微放松哥哥的身体。

    “砾,下次记得多穿一点啊……”初的声音伴随着白色的雾气消散在宁静的月光下,“刚才差点以为你就要被吹跑了。”

    “噗,怎么可能。”依旧紧贴在初的胸口的砾轻声笑了出来,“穿多了一点也不方便活动,而且啊……”

    砾朝着初转过来,然后再次钻进初的风衣之中,贴紧了身体。

    “这样就没有理由拿初的风衣来替我挡风了啊。”

    砾在说完这句话后换来的只是长长一段沉默,他有些奇怪的抬起头,于是就看到了久违的将脸涨得通红的初的样子。在意识到砾向自己的脸投来目光的瞬间,初便像是要遮掩什么一般的用双唇堵住了他的嘴。

    “呼唔……初,别这样……任务还没有……唔嗯……结束啊……”

    砾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有些恍惚,但还是极力保持着理智。

    “谁让砾说出这么可爱的话,都怪砾……”初并没有因砾的细微的反抗而停下,反而更加带劲的继续侵犯他的口腔。正当初准备进行下一步的动作时,从耳边传来的无线电通讯的声音打断了他。

    “大型荒神入侵确认!入侵时间推算为三十秒!请各位做好准备!”

    “看来只能等到把这家伙收拾完了再继续呢,真扫兴。”

    恋恋不舍的结束了与哥哥的吻,初便重新握住了刚才插在一边的巨剑型神机,而砾也将自己的神机调整至备战的状态。

    “那就快点做个了结吧。”

    ***

    随着砾朝着巨兽头部最后一击的落下,这场战斗终于在扬起雪白烟雾般的大雪中迎来了胜利。砾用神机伸入那巨大躯体摘取出核心之后,才像是安心了一般长长的舒了口气,而站在巨兽尸体另一边的初则是用无线电向接线员小姐汇报现在的战况。

    “没有伤亡……是的,已完全压制……”

    初的声音若影若现,砾不由得将头转向了有着绮丽月景的平静海面。从废寺的边的角落望去,刚好能看到风暴略微平息过后无云的天空,明亮的月光照耀在镀银的大地上,令这块土地显得格外的凄美。

    “……预计十分钟内返还……”

    看着依旧在与无线电通话的初,砾只是向他做了个手势就跑到废寺的侧面,那片海滨与雪山丘相连的地方,以便近距离观察这美丽的景色。月光毫无保留的倾泻在这无风的海面上,波光粼粼的水面竟晃得令砾有些睁不开眼,大海独有的腥味的气息扑面而来,伴随着海浪有节奏的拍打着长年冰封的悬崖峭壁……面对这样的景象,砾不由得从心中笑了出来。

    “……砾?你在那里干什么?”

    结束了通话的初远远看着被月光包裹着的哥哥的背影,朝着他的方向走去。

    “初,看啊——”

    砾朝着初转过身,他举起一只手伸向那轮传说中已经开始绿化,但丝毫没有减弱一丝光辉的皓月,并露出了丝毫不输给这明亮月光的笑容。

    “月色真是绮丽呢。”

    初在那一瞬间愣住了。他无法说出一句话也无法做出任何行动,只是默默的看着面前的景色。那一刻有太多的东西他想尽可能的留在脑海之中,比如这样美丽的月光,比如毫无保留的微笑着的砾,比如那句赞美月色的话。

    那是很久以前就流传下来的,某个日本文学家对于爱意的委婉表达。

    初终于笑了出来,他用流露出温柔的眼神看向不远处沐浴在白银色之中那位美丽之人,正准备开口呼唤他的名字——

    远处传来了微弱的轰鸣,这轰鸣还不到几秒钟便传到到了脚底,变成了震颤。初的眼神瞬间紧张起来,此刻的他离砾还有大约一百米左右的距离,理智告诉初要尽快离开现在所在的地方,但他还是遵从本能朝着砾的所在点飞奔而去——只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哥哥!!!!”

    砾与他那稍纵即逝的笑容就这样被掩埋在自山顶而来的雪崩之中,这一瞬间发生的太快,初只能徒劳的向着砾所在的方向伸出自己的手,却再也触及不到他的温度。

    ***

    砾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所以在他面前出现幼小的自己和跟在那个自己后面更小的初之后,感到的却是如同电影回放一般的现实感。

    他看到小小的初贴在小小的自己身后,害羞得满脸通红,然后那个小小的砾就会伸出孩子特有的柔嫩的手抚摸着初的脑袋。

    初抬起他满是稚气的脸,对砾露出了笑容。

    “最喜欢哥哥了!”

    “嗯,哥哥也最喜欢初。”

    明明就是无法改变的,存在于记忆中的真实,然而这样单纯毫无杂质的表达心意的语言却如同利刃一般刺痛了砾。现在身为旁观者的他,用第三视角俯视着面前这对相亲相爱的幼年兄弟,咬住了下唇。

    明明自己的心意从未改变才对,为何一遍一遍的否定自己,然后又用暧昧的语言迷惑着其他的人呢?

    这样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啊。

    砾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他用手捂住了双眼,猛地蹲坐在地上并蜷缩起暗暗开始颤抖的身体。到底自己是在笑还是笑变成了哭,已经完全不知道了。

    “大哥哥怎么啦?”

    “怎么啦?”

    他听见了孩子们的声音,抬头便看见了两张因担心而露出焦虑神色的孩童的脸。

    “大哥哥,身体不舒服的话要早点回家哦?”

    “唔,早点回家。”

    稍大一些的孩子提出了看似可行的建议,于是稍小的孩子便小小的附和出了声。

    “没有,大哥哥身体没有问题的。”砾这么说着,支起了身子。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将身体凑向面前的两个孩子。

    “虽然很奇怪……不过大哥哥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孩子们抬起了疑惑的脸,不过还是一先一后的点了头。

    “到底要怎么对别人说出自己的真心话呢?”问出这个问题的一瞬间,砾的嘴里充满了苦涩,“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说心里话了啊。”

    “很简单啊。”孩子中的那个个子高一些的哥哥微笑了起来,“大哥哥在想着什么直接说出来就好了呀。”

    “有那么简单吗?”砾就像是不相信什么一样,声音打着颤。

    “嗯!就像我喜欢弟弟,就说‘我喜欢初’就好了啊!你看,很简单吧?”如同要打消所有顾虑一般,天真的少年扬起了他明亮的笑脸。砾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纯净的笑容,仿佛光芒刺入了暗夜,令他在那一瞬间有落泪的冲动。

    “我也最喜欢哥哥了!”伴随着哥哥的回答,身边的黑发弟弟也举起了他圆乎乎的小手,毫无犹豫的也将自己的心意大声说出口。

    “我知道啊。”听到了弟弟的回应,小小的哥哥朝着他转过了身并拥抱住他,“我很高兴,初这么喜欢我。”

    比哥哥要整整矮一个头的弟弟开心的将自己圆圆的脑袋埋进哥哥瘦弱的胸膛中,任由哥哥抚摸着他的柔软的头发。看到这一幕的砾如同明白了什么似得,弯起了嘴角。

    “谢谢……我知道了……”砾这么说着,随即站起了身,“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呀。“

    “能帮助大哥哥真是太好了,不过现在大哥哥有更重要的事情对吧?”

    依旧将手覆在弟弟头上的棕发少年,抬起了他水蓝色的清澈双眼。

    “你听,有人在叫你哦?”

    ***

    “哥哥……哥哥!”

    砾艰难的睁开了双眼,视线缓慢焦距在被放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弟弟的脸上。此刻这张曾经因恐惧和自责而挂满泪水的脸现在则是充满了得而复失的欣慰神情。

    “太好了……太好了……我以为又要见不到哥哥了……”

    初一面说着,一面更加拥紧怀中的哥哥。砾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被打开,是初用自己的体温将他从冻得僵硬的状态下慢慢恢复过来,并用风衣将砾的背部完好的覆盖住,然而他自己却只剩下一件单衣裸露在雪地里。

    “傻瓜……”看到弟弟的样子,砾的心仿佛被什么揪住一样,疼到差点出了泪。然而在他转头看见初拥抱住自己的双手时,更是几乎尖叫出了声,“初……你的手?!”

    原本带在初手掌上的黑色手套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手上各种触目惊心的划痕,不仅如此,手指上的青紫色明显是冻伤的印记,肿胀到似乎只要轻轻触碰就会破裂一样。

    “在挖掘的时候弄伤的吧……不过已经没事了……”

    不自然的将双手隐藏起来,初故作平静的说道。

    “怎么可能没事!救援部队就快来了吧?快放开我!”

    砾终于无法忍住被压抑的情感,泪水夺眶而出,他想要拼命挣扎自己的身体却被初的双臂牢牢锁在怀中无法动弹,只能继续静静感受着从初宽阔的胸膛中传来的温度。他闭上了双眼,泪水便沿着他冰冷的脸颊滚落,在月色下划出晶亮的痕迹。

    “真的没事!只要看着哥哥还在就好……只要哥哥还在我身边就好……”感受到渐渐平稳下去的哥哥的心跳,初不由得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喃喃的说着,“‘初’之前……一定是对哥哥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不然哥哥的身体不会变的这么弱……”

    初稍微放开了砾,将他的脸转向自己并用手背擦拭着他脸上的泪痕。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太弱小,所以才会让‘初’把哥哥弄成这样……明明说好了不会再让哥哥受伤的……”

    可是砾却拼命摇了摇头,盈满泪水的异色双眼在月光下显得如此澄净,连映照在这双眸中初的倒影也异常的明显。

    “不……该说对不起的怎么样都是我啊……”砾的声音中依旧带着哭腔,“我啊,做了很多错事,然后还一直逃避着责任,伤害过很多人,初你一定也是被我伤害才会变成那样。”

    “哥哥……?”初一时并不知道如何回应哥哥的自责,只不过这样笨拙而不会说话的初才是砾熟悉的弟弟,所以砾在看到初因语塞而略显慌乱的脸,便露出了安心的浅笑。

    “不过没关系,无论是怎样的初,我都会全部接受。”

    像是不想被弟弟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一般,砾猛地将自己的脸再次埋入初的怀抱之中,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因为啊……”

    初感到砾在自己的胸前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了这句话。

    “我最喜欢初了,一直一直都没有变过。”砾的手抓紧了初的衣服,“我一直都……深爱着你。”

    砾的声音在被初的耳朵接收的那一瞬间,初的双眼因惊讶而稍稍睁大了些,但很快便切换成了温柔的眼神,他低头吻着哥哥的头发并用双手捧起了他的脸。

    “我知道啊,刚才哥哥有说过哦。”

    初带着笑意的声音让砾突然有些不好意思,顿时双颊染上了一层绯红,湿润的双眼也将目光偏移到了另一边。

    “有……有吗?”

    看着面前满脸通红的哥哥,初不由得小小的声音念出了不久前砾说过的话。

    “今夜月色真是绮丽啊,不是吗?”

    “……不是啦。”

    初再次将快速否认着原本自己说过话的砾拥入怀中,直到远方传来了熙攘的人声。

    ***

    极东支部的前台处,拥有着一头银发的青年抬起了脸,注视着面前的这对兄弟。

    “听说你被雪崩压住了?没弄死你这渣滓还真是可惜啊。”

    “用诅咒当做问好是你的兴趣吗,杰洛君。”

    即使面对如此恶毒的问候也毫不变色,倒不如说是哀川砾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态度。

    “哼。赶紧领了任务走人,一会我要去和阿尔法组队。”

    做出了类似挥赶苍蝇的手势,名为杰洛的年轻噬神者在领取属于自己的任务列表后快步离开了前台。

    “布拉德队长,带我向阿尔法队长问好。”

    哀川初望着杰洛远去的背影喊道,杰洛并没有回头,只是伸出一只手摆了摆,然后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砾先生,初先生。”

    将两人的视线吸引过去的是一名少年的声音。

    “啊,宇佐木君。”

    “日安,宇佐木。”

    站在不远处前台侧面的是身着白衣的深棕发少年,看样子他也是过来领任务列表的,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合作名单上出现了另外的名字。宇佐木一边小心的收拾着自己的任务列表,一边朝哀川兄弟问道:“两位现在是要出去做任务吗?”

    “是什么来着……好像这次任务挺大的?”砾歪了歪脑袋,把目光投向一边的初。

    “嗯,这次是全组出动呢。”初肯定的点点头,见此状宇佐木便径直向二人更加靠近了些。

    “那个……我有话想跟砾先生说……”

    宇佐木跨步走到砾面前,目光笔直看向砾。

    “真巧呀,我也有话想对宇佐木说呢。”砾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宇佐木的肩上,“不过果然这种话还是要等着凯旋归来才可以说,所以就先等等吧宇佐木君。”

    “……我会等着砾先生的。”

    宇佐木抿了抿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么,祝武运昌隆。”

    砾眯起双眼,微笑着向宇佐木点头示意后就跟随着初走向了另一边的出口——

    自从上次雪崩的事件以后,已经过了半个月了。

    在这半个月里初将砾调至自己的小队,并对他进行了各种关于战斗方面的复建,很快砾就能再次活跃在战场上,而两人的关系也更是前进了一大步……虽然在某些人眼里跟之前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关系过分要好的兄弟而已。现在砾的业余时间全部用来陪着初做各种事情,就像是要弥补自己离开初的大片空白一样,丝毫不肯离开他的身边。

    “所以都说了,这次是高难度任务,现在的砾接受还是有些困难吧?”

    初的声音带着微微的责备,但更多的却是宠溺。因为曾经给哥哥带来过巨大的身体伤害使他一直对砾抱有愧疚感。所以即使是轻松的任务,初也会以保护砾为主行动,这令他的输出相较以往要低了不少,不过他却并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毕竟在他现在的心中,哥哥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事项。

    “这不是有初在我身边吗?”

    于是砾用力握住了初的手,弟弟的体温便藉由手心穿了过来。他抬头,对上了那双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异色双瞳,顿时露出了温柔的笑。

    通向未知的大门在携手的两人面前打开,但唯有一件事两人心中都非常明白——

    再也不会放开彼此的手,彼此也永远不会分离。

    意识到这一点的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几乎是同时的拔出自己的神机,向着目的地纵身跃下。

    ——End……Or to be continued?

    噬神者
    评论(1) 收藏(2)
    • InP:

      不要去啊!!!!!!!!

      2014/10/02 09:26:41 回复
CONTENT

小黄鼠【Just A Test】

小黄兔

涂鸦

设定

漫画【大白和小兔砸】

不黄鼠【Before The Test】

万圣节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