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stiny OF DAWN/人造天国
The Destiny OF DAWN/人造天国

The Destiny OF DAWN/人造天国

【About Story】发生在BlackWorld事件之后的正式长篇。

[林勃,地狱边境,DAWN,世界之门,无论是哪个称呼,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本质,原本是这样的……]

为了打破这个[原本],不同立场的人们第一次站在了同一条战线。

——目标是,最后那扇门。

【BW篇直传】

http://elfartworld.com/groups/3/

  • 53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6 角色数
  • 157 关注人数
  • 香草

    陨姬

    陨姬

    (人设完成度17/30)一个中二病的设定狂魔。日系西幻厨,无限开坑再无限天窗的反面教材。 P网id=3731074 微博ID=香菜拌饭陨 话唠慎fo
    2017/02/01

    00 呼唤从何而来

        “赤目,赤目,我的小燕子。”

        赤目从睡梦中惊醒,她的脑海中,这句话像是一个邪恶的诅咒一般缠绕着。她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女人像是竖琴一样清脆的声音,也记得她说这句话时,她漂亮的睫毛扑闪,使她就算并非刻意凝视她,却仍印象深刻。埃克塞塔—瑟露,一个让她很难忘记的名字,那名字的主人大约此时也正呼唤她的名字。

        “赤目,我的小燕子,早上好,你睡得好吗?”

        北方干燥的风正无人可挡地将埃克塞塔甜蜜的问候清晰地传给她。

    01 访问

        “瑟露,”赤目作出严肃模样,“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每天早上都那样打扰我的睡眠?”

        “唉,我的小燕子,你什么时候肯叫我艾可呢。”埃克塞塔为她的稀客欢喜,她摆弄着茶具,就算这不是她擅长的东西——或者说,不合她的情调。骨瓷叩击发出危险的响声,风干药草的香味在小屋中弥漫。

        “我特意为了口齿不伶俐的燕子,准备了艾可这么一个简单又好记的名字,你却不叫,也不叫我埃克塞塔,却叫我瑟露,多么生疏啊。”埃克塞塔将方糖一颗颗小心翼翼地放在小糖罐里,想了想,又将方糖一颗颗挑出来。“方糖,”她说,“这种精制的糖的味道,未必适合这种药茶。这种天然的冰糖有野生的味道,这可不是这一片的人能做出来的,你尝一口。”她说着凑过来,把一小块冰糖往赤目嘴里送。

        赤目把头扭向一边。埃克塞塔自讨没趣,自己吃掉了那块糖。

        “你介意我对你的称呼,你却回避了我的问题,瑟露。你讨厌魔法,却会用传声魔法致力于骚扰我,这违背你的原则吧?”赤目认识到,她不能放任这个女人自顾自地说下去。

        “哦,你不喜欢,那我就不做了——但话又说回来了,我的爱冤枉人的小燕子,你怎么会觉得我用了魔法呢?我是个愚笨的猎人,哪学得来这样麻烦的技术呢?大概是你对我的爱太强烈,竟然能听到遥远的地方我在同你打招呼,唉,口是心非的燕子。”她的声音婉转轻快,就好像她不是乐于杀戮的猛禽,而是在枝梢高歌的夜莺。

        但埃克塞塔就是埃克塞塔。纵使她相貌温润,依然是猛禽。她说这话,却紧紧盯着赤目围巾下露出的一小段脖子,好像随时她会歇斯底里地掐住她,让她窒息。她湖水色的眼睛,在赤目看来浑浊又污秽,使她心生恶感。

        算了吧,和这个女人说再多的话都是自讨没趣,今天原本也不需要特地来见这个女人,赤目不由得这么想。她有自己的杂事,她依旧更适合去做个快递员,她也许不像鸽子们那么识路,但她有胆量做那些危险的差事,也飞得更快,工作总会找上门的。 

    02 日复一日-冬 

        埃克塞塔不像赤目想的那样每天都在杀死什么。

        在失去季节更替资格的世界中,北方的冬天依然长得很多,漫长的暴雪夸耀着自然的伟大神圣,白桦林中从来没有活物。若有生物的痕迹,那必然是死的。那只要不是傻子,没有人会选择在寒冷的季节进入到白桦林中来。

        冬天对埃克塞塔也不好受。她是怕冷而不能冬眠的。她巨大的翅膀张得比以往更大,像是昆虫的茧,厚实地覆盖着她的身体,上面还裹着另一层毯子。她打开了屋中所有能产生热量的设备,又害怕这消耗太多电,这比什么都糟。

        谁能将她和那个优雅飒爽的猎人联系在一起呢?

        她望着窗户外面,甚至没有什么景色可以看。雪掩盖了一切,曾经存在的杀戮的罪证都被雪原谅了,现在一切都是无罪的。那反复擦拭变得乌黑的弩也是无罪的。半眯着眼的猛禽也是无罪的。

        “赤目,我的小燕子,南方会更暖和,你真是幸运的孩子。”

        日复一日,北方的一年三分之二都如此。鸮是长寿的鸟,这对于她来说也似乎是无关紧要的。

    03 日复一日-夏

        赤目每每经过贝加盐湖,那湖水的颜色都让她想起埃克塞塔。她是与冰与雪的世界如此契合的女人,这种蓝色天然让人想起她。

        从那以后赤目就变得讨厌蓝色了。

    (end)

    评论(0) 收藏(3)
CONTENT

【初章】A Story of Yokoyama

【前日谈】Who is the magican

【正章】The last gate...?

【番外】Memories reset

设定&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