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4-1战后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07/28

    睁开眼周围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只有桌子上的一盏小台灯还亮着。全身还疲惫无力,我皱着眉头努力回忆着,只依稀记得受伤之后就近乎昏迷过去,那具体的言语就更不要说了。似乎是久未见光的眼睛终于适应了微弱的台灯的亮光,循着床沿看去,熟悉的身影趴在床边。浅蓝色的头发,毫无疑问,那是兰。我还是不要说话了。看着疲惫的她我有点不忍。  

      

    悄悄的起来吧。我这么想着,不想却牵动了伤口,让我倒吸一口冷气。胸口的疼痛唤起了我的一部分记忆,似乎在我中弹后,因为【白】的觉醒我们才逃过一劫,然后就...  

      

    【然后你就躺在这个鬼地方咯。】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个家伙。“别站在床上快下来。”我试着用内心沟通的方式和他对话。  

      

    【说起来你也真蠢,居然被那种杂兵击中,不要说你是我的元素使。】  

      

    “你以为我很乐意当你的元素使吗自恋神。”  

      

    【好像说的我被你挑一样,那么多亿人我都看不上好吗?】  

      

    “我蠢你还选中我那你不是更蠢。”  

      

    【...反正就是你更蠢。】  

      

    “你词穷了吧。”  

      

    【当然没有。】  

      

    “呵...”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心思跟我闹的只有黧了吧,我就姑且把这种对话当成对我的一种安慰吧,想到这里,就情不自禁的想笑呢。  

      

    “唔...”兰揉着眼睛伸了个懒腰,但是看起来仍然是很疲倦的样子,稍后她朝我看去,发现我坐起来了一愣,然后慌张的问我身体状况。  

      

    “还好,别担心。”身体状况似乎真的是比之前好很多,就是在白的空间里左肺也撕裂的痛,但是现在只有偶尔的钝痛了。  

      

    她听见我的回答长出了一口气,走到门边打开了灯,随后跟着解释:“大家回来的时候,我拜托治愈系的元素使给你进行治疗了,等你伤好了我们再一起去感谢他吧。”  

      

    “原来如此。”自我昏厥之后,意识在白色的空间里飘荡了很长时间,由小到大的情绪在身边漂浮。仇恨,委屈,嫉妒,麻木,感动,欣喜,欣慰,愉快,轻松....诸如此类。我把他们一个个拨开,然后正对着我的最小的,它的名字叫爱,是于白色的光亮中浅灰的一点支撑着我活下来。  

      

    我想着:我还不能死。  

      

    于是我就活了下来。  

      

    现在想想,还能看见兰的笑脸真是太好了。  

      

     

    懒癌没治 其实我觉得cp叫黑白更好?
    评论(2) 收藏(1)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