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orz 1战斗逃避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10/06

    "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  

    "滚!!!!"  

    "砰!"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某个沉甸甸的物件被苏我祈恶狠狠的抓起来丢出去摔得粉碎。  

    现在祈正看着地上被直接打回零件原型的某电器,发了五分钟的呆。然后他仿佛懂了什么似的突然蹲下去把黑色的裂成两半的后盖拼在一起,拿起一个看起来很像电池的东西装在与后盖对应的另一半凹槽里。经过了大约十分钟,他捧着屏幕已经不需要恶搞碎屏壁纸来装饰的手机,嘴里喃喃道:  

    "原来是个手机啊...."  

    "好像是我的。"  

    "...怎么碎的?"  

    墙面适时候的掉下一块墙皮,申诉着他昨晚的罪行,不用说这肯定是昨天晚上他自己造的孽了。  

    "..."他看了一眼墙面,又看了一眼手机,攥紧了拳头:"我一定要让给我打电话的家伙血债血偿!"  

    –––  

    ––  

    –  

    "千神,我出去买手机。"苏我祈拎着一塑料兜手机边说边往外走。  

    "哦好。你又去买手机啊。"千神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祈手里显眼的塑料兜,虽然大概猜到那是什么了,不过还是确认了一句,"那是什么?"  

    "旧手机,不知道哪个混蛋给我打电话,我一生气就摔碎了。"祈愤愤的说,仿佛那就和他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一个手机装一兜,不错嘛。哪个负心汉?"千神对于这种问答模式突然有种既视感,这是第几次了来着?  

    "我半夜摔的,我哪知道。"祈楞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千神问的是负心汉,立即还口,"负心汉是个什么鬼!"  

    "好了好了,你快去吧,缺钱找我要。"千神笑嘻嘻的看着祈有点感动的表情,心说都多少次了还上当,"要也不给你。"  

    "呵呵。今天就不给你中指了。"祈拿着手机走出了门。  

    不知是不是祈太久没出门不了解现在的热闹程度了,他觉得今天街上特别冷清也特别冷。  

    虽然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不过总是有一种异常的感觉梗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特别难受。也许是因为有城管来管了?他跟自己开着玩笑。这里原本虽然不算太热闹,不过两旁的街道也有小摊贩摆摊,就算没人来买,那些摊主也会互相聊聊天开个玩笑。但是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连店铺开的都很少了。  

    "真是的,都死哪去了?"祈走向常去的那家手机维修店,24小时开门的店铺里居然没有人,但是门却大敞着,柜台都好好的,也不像被洗劫的样子。说是没有状况眼睁着店主在没锁门的情况下就走了,说是有状况一切又都好好的。这种上不来下不去的感觉和刚才看到街道的感觉一模一样,简直是大反常态。  

    这种情况下能自己拿个手机走吗?  

    他不快的吐槽,却没有付诸行动,反而打开柜台把一些错位和放歪的手机摆正了。  

    "真是的,就是有事好歹也记着锁门啊。"  

    他关好店铺的门,把"正在营业"的牌子翻了个个,悻悻的拎着碎片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他没有走来时候的小路,而是走了大路。因为刚刚店铺那股令人不快的感觉给了他不祥的预感。他匆匆忙忙跑出来,没带元素探测器,现在全身上下能防备的武器只有贴身的匕首,在知己知彼这一环首先就少了知彼,再加上己弱。如果这时候遇见任何一个复仇者或者元素使,他无疑是先死的那个。只要对方愿意置他死地的话。  

    突然一声尖厉的哀嚎,一个黑影朝他扑了过来,他暗叫一声不好向后跨步退去。没想到后面还有一个人正在等着他,瘦如白骨的手一下掐住他的脖子,看起来瘦弱的手,却格外有力道,任他怎么掰也掰不开。  

    可恶。可恶。可恶。  

    祈已经开始耳鸣眼花了,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  

    各种各样的念头和想法开始在他头脑里乱窜。他后悔了,他后悔没准备好就出门,他后悔出门来买手机,他后悔把手机摔碎,他后悔他有着如此糟糕的起床气。。。。他后悔着没见上那个把自己惯出坏脾气的哥。他还后悔着,他后悔着没能给真二一巴掌让他认错然后和好。  

    而这些,全部都做不到了。  

    眼泪溢出他的眼眶,他受过了那么多委屈,他都未曾哭得如此动情。  

    再见了,大家。  

    他正打算如此告别,却感到大股新鲜空气涌入喉咙,他捂住脖子一阵猛咳,过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有一个人一直在为他格挡。同样黑色的身影,搅和在一起。  

    "千神?!"  

    "别愣神了快帮忙!"千神后退几步连着两枪精准命中侵染者头部。远方一个人影挥动着长刀向他们冲过来,千神连忙开枪,却被那个人用刀挡下了。  

    那个人的脚步越来越近,而千神已经没子弹了。  

    祈远远看见那个人腰间别的另一把刀,顺手拿过千神的匕首向她的脚丢去。  

    "喂!你丢我匕首干什么?"  

    "那个二刀流的家伙我们现在的状况绝对打不过,"刚刚被掐过的祈,嗓子还是哑的,"她的资料我想起来了,这个家伙的元素是【死】,她没锁定目标,应该不会追击的。"  

    "好吧,你刚刚是不是哭了?"千神被祈拽着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你看错了。"  

    "真的?"千神跑快几步,往前伸头想看清祈的脸。  

    "没有。"  

    "那就是错觉吧。"千神感觉祈的脸有点红。  

     

    犯傲娇 真二来了一定很不妙
    评论(3) 收藏(1)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