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01伊始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10/06

    之一面具   

    和风的古屋里,住着一个热衷于剑道的家族。    

    这个家族里,每个人都擅长剑道,热爱剑道。竹剑,是这个家族最重要的物件,进行剑道比试之前甚至要好好的祭拜竹剑,然后才能开始比试。他们是如此尊重剑道,尊重生命。    

    然而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一直供奉着的竹剑生出了利刃。    

    他们妖魔化了。对于剑和战斗的追求高于了一切,甚至开始碾压道德,碾压思考,碾压生命。    

    "感情是一种会阻碍你进步的没用的东西。"    

    晴子自打出生起,所接受的就是这样冷酷的话语,周围的一切都是冷冰冰的。所有的人,都带着面具。她无法猜透花花绿绿的面具下面家人藏着的是一幅怎样的脸。有的人笑着,却舔舐着刀,所以她不能笑;有的人拧着眉头,举起了到,所以她不能怒;有的人时时哭着,却暗地里放起烟火,所以她不能哀;恐惧是懦弱的表现,所以她不能惧。    

    啊啊,这世界上,究竟哪一种表情才是适合她的面具呢?    

    她逃避着被同化的命运。    

    她触碰着青色的瓷瓶,据说这个普通的东西是先祖传下来的。然而它却带着先祖的心情,并不普通。浅浅的柔和的凉意从指尖传来,既不刺骨也不刺心,她抚摸着这个外形普通的瓷瓶,抚摸着这个宅子里最温暖的东西,忍不住笑了。    

    然而劲风掠过她的头皮将瓷瓶一分为二。    

    身后是笑着的叔叔:"哎呀,失手失手,改天叫下仆再买一个吧。"    

    她看见了!笑眯眯的叔叔面具下藏匿着的狼的心。她不会看错的!    

    话都涌到嘴边,她却说不出来。    

    说了又怎样?    

    他是长辈。    

    就算说了什么闹了什么瓶子能复原吗?    

    就是个瓶子嘛,小题大做。    

    这样的人不会有出息的。    

    抛弃好啦。    

    "...为什么?"    

    她蹲下用小小的双手聚拢碎片,锋利的边沿把她的手刺出点点血珠,连她身体里唯一的温暖都带走了。    

    "为什么?"    

    眼泪滴在碎瓷片的棱角上,被刺得出了血。她的眼泪也变成了红色。    

    "感情是一种会阻碍你进步的没用的东西。"    

    傍晚,她的父亲把她叫到书房再次重申这句话。    

    "你的天赋不错,我不想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纠纷就抛弃你。希望你能改正。明白了吗。"    

    "是。"渐渐的,她失去了抗争的力气。    

    在诸多面具中,她选择了最为朴素的一顶。朴实无华,像是小时候那只瓷瓶。直到最后,她也没注意也无力注意瓷瓶是否换了新的,是否和原来一样。那不重要了,她的灵魂已经随着清脆的响声消失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被同化。    

    和他人一样带着面具,就不会被歧视;和他人一样挥舞着刀,就不会痛苦;和他人一样––––    

    将自己的一切,全部献给刀。    

        

        

    -----------------------    

    之二元素神的告别   

    我第一次遇见你,是在你十岁的时候。在那个古宅里充斥着【死】的气息,而我被那种气息中一丝纯净所吸引,那就是你。我看见你和同龄的孩子一同挥刀,你却没有戾气。我相信,你就是我要选定的人,如果是你,一定不会走上歧途。    

    但是,我低估了其他人,高估了你。你完美的压制了【死】元素的初次爆发,却也没再思考对于人类的态度。只是依旧和同龄甚至比你年长的人一起挥刀。    

    "无所谓。"    

    当我问及你是否要元素觉醒来消灭你的同族时,你给了我这样的回答。    

    整个屋子,一片死寂,只余一人。    

    那一年,你14岁。    

    我猜这是你最后的思考了吧?决定走上这条道路开始的那一天,你就蒙上了眼睛,任它而去。    

    "想要复仇。"    

    这个想法对你而言是那么顺理成章又理所应当。如果这是你要选择的道路,我无权反对,但是我希望你能解下布条,看看眼前的路。开始思考吧。能拯救你自己的只有你自己了。    

        

    ---------------------    

    之三前行   

    "在想什么?"亓天用手在晴子的面前晃了晃。    

    "没什么。走吧。"晴子把知悟和义理分别挂在左右腰间,和亓天一起走向码头 

       

      

     

    评论(0) 收藏(1)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