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02以死知痛(1)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10/12

    ----------------   

    黑兔晴子目送着那两个人离开。   

    对于这两个战斗力不高也毫无防备的人来说,身旁有三个侵染者的她想要杀了他们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她在等亓天。   

    前些天,她从同为复仇者的同病相怜的人们嘴里得知码头上人类会大量聚集。不明原因地,她产生了想去看看的愿望,亓天自然是不会持反对意见,因此他们在今天相约一同前往,不过中途却加入了一段小插曲。   

    "无妨。"她摩挲着爱刀,对"知悟"说。   

    宝石的高光消失了,她抬头看向挡住光的人,那正是她久候多时的人。   

    亓天向她伸出手,晴子顺从的握住,他们走出小巷,一切是如此自然,如同普通的要去约会的情侣一样,却不是去游乐园,而是去往码头,不是互送礼物,而是并肩作战。   

    他们牵着手,一同穿越星空,直到难以到达的彼岸。   

    -------------------------   

    苏我祈把自己蜷成一团,指尖来回抚摸着刚刚被勒住的的地方,那里不出意外的起了一道深深的红印,他已经照过镜子了。他的脑子里沉甸甸的,没有在考虑什么,也没有在后怕什么,只是各种感情倒在了一起振荡混匀变成了不知名液体。也可以说,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了吧,就像一个被过度惊吓的人反而没有太大的感情波动一样,他从未想过死亡离自己如此近,也从未赌上生命去做某事,现实的变故使他不得不开始赌了,也许正是这一点令他的心里直到现在都无法放下来。   

    "你还是个小孩子。"他突然回想起临别前表哥对自己说的话。   

    那时他的回应是:"说的你多大一样。"   

    的确,他的表兄,现在也不过年仅18,但是同样是分别后的几年,单论意识方面,两个人就已经天壤之别。   

    "..."他用尖利的犬齿咬住下嘴唇,屏住呼吸来抑制抽泣声。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黑暗中隐约可闻微弱的攥拳声。   

    某个清晨   

    "匕首,手枪,弹夹,对元素枪,元素抑制器...大概齐了?"   

    苏我祈细数着身上的装备,服装也换成了更为方便行动的装束–––橡胶底靴子,长裤的裤腿也好好的塞在靴子里,高领线衣,还有短外套。   

    这一切都是因为鸽子们开展的会谈。不仅是鸽组和黑组的大部分成员要聚集在邮轮上,对方的白组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甚至是复仇者都可能来参一脚。总之是各个势力的人都会有某种目的汇聚于港口附近。   

    而对于苏我祈来说,他的目的则是尽一个鹰组成员的职责和对当初的赌气争口气。不过他再找到昨天那个人恐怕很困难,复仇者可不会干坐着不动。   

    "那个地方聚集了很多人类,也有很多元素使,那么会有复仇者来搅局也说不定。"祈估摸了一下,前些天他看到一部分同伴追逐着复仇者去了那片显眼的森林,而那个森林后面恰好藏着某个港口。   

    "好!"   

    他一拍桌子,决定了行程。   

    对于被大部队落下又路痴的祈来说,找到正确的方向还不如让他飞起来来的实际。现在他身后是大海,面前是森林,脚下是沙滩,就是没有人。   

    "进了森林就更迷糊了吧。。。但是不进的话。。。我来还干什么啊!"   

    对着无色透明的空气大声吐槽之后他提着十二分的信心和细心往树荫蔽日的森林里踏出了第一步。   

    然后他现在后悔死了。   

    来的时候已经暮色将至,而在森林里的无意义耽搁浪费了他太长时间,现在的森林近乎一片黑暗。即使他手中拿着不知从哪获取的地图,他现在依旧没找到正确的出路。鞋子踏着土壤和杂草发出嘎嘎声,混着风吹草动的声音,在这样的背景声里所有异常都被隐藏在了夜色中。   

    "谁?!"   

    他条件反射的掏出匕首转身向着杂声划去,柔软的布料被刺啦划破,并没有割到固体的触感。   

    "糟了!"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也没想到,斗争,会来的如此快。   

    寒光照在女子的刀鞘上,随着刀的出鞘给整把刀镀上了一层彻骨的寒气。在祈反应过来的瞬间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因着月光留下了扇面似的残影。同样地,也没有任何割破皮肉的感觉从刀传达给刀的主人。   

    啪沙。   

    祈束着头发的皮筋被挑断了,多余的头发落到脸颊侧面但他没心思去管,光是躲避对方的高速攻击就令他绷紧的神经快要绷断了。祈在战斗方面是以速度见长,先前一段时间松懈了锻炼才遭到偷袭,这一次他可不会再失误了。   

    他在地上打了个滚的空隙里掏出普通的手枪,凭着鹰的感觉凭着不是枪兵的运气朝着对方连开三枪,终于暂时摆脱被动地位。   

    现在就是它大显身手的时机了!他翻身起来,上身压低,左脚为轴,仅有右脚加速的加速跑鞋给这一击提供了够大的加速度,在这个距离他相信踢中敌人的腹部比用匕首划对方的四肢更好些。   

    对方显然是对高速到来的肢体攻击毫无预料,结结实实的承受下了这一击,飞出去撞在了树上。   

    祈无心恋战,继续朝着远方的光亮处奔跑,没走多远不料追击又至,这一次却是堂堂正正的正面交锋,对方抽出扇子里的小刀朝着祈攻击过来,祈举起手枪格挡,顺势凭空放枪威慑对方。那人一愣,祈调转枪口方向对着这个人的躯干打了两枪,那个人应声倒地。苏我祈打量了一下,这身形比刚才持长刀的人高很多,显然这两个不是同一个人。   

    这一次他距离码头很近了,亮光通过树间的缝隙透过来,虽说那边不一定有鹰组的同伴,不过到了那边,在光下战斗要比在黑暗中好得多。"呼..." 不知是终于见到光的原因还是有海风吹过来,他感觉呼吸顺畅多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寻找掩体,他觉得那两个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过在集装箱遍地的废弃码头来说,这不是难事。   

    还未等他行动起来,那股先前令他呼吸不畅的感觉再次来临,像是临近死亡的窒息。他突然想起上一次在街道上相同的感觉,对比那身形..."果然是?!"他更加谨慎的压低身子,屏住呼吸,躲在一个集装箱后面等待敌方的袭击。   

    ‘干脆就站出来让他们打好了,没什么好畏惧的!’   

    不远处的呐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或者说不得不被吸引。   

    那个吊机上的女子特意坐在高处,昂起头俯视着地面上的一切。她的金发迎风舞动,作为领导者,妖娆而不失威严。   

    "!!"   

    苏我祈只是走神了一会,再转过头来敌人已经在眼前。和他想的一样,那个手持长刀的黑发女子–––黑兔晴子,就是那天差点杀了他的人,再次对他挥动着刀刃。   

    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幸运。   

    他尽了全力躲避,也不过是免去一死,鲜血从他腹部的伤口里涌出,染红了他新换的衣服。"啧"他咂嘴,元素使们就算不是一个阵营的人也串通好了吗?为什么偏偏在这么巧合的时机起来喊话?可是现在又能怪谁呢?   

    灯光下,黑兔晴子已经举起了刀,她的影子拉长,像是举着镰刀的死神。   

    现在祈只有坐以待毙。   

    不!才不!   

    他宁可撕裂伤口也要放手一搏!   

    晴子注意到了他掏枪的动作,改变轨迹想要击落他的枪。但是在时间的对弈中,祈再次胜利了。麻醉子弹击向晴子握刀的双手。黑兔晴子下意识保护左手,右手自然无暇顾及被具有对元素作用的麻醉子弹击中,强大的冲击力令她后仰,却没有倒在地上,而是倒在了另一个人的怀里–––刚才使用扇子里小刀攻击的人,亓天。   

    "没事吧?"亓天搂着晴子,刚刚的枪击仅一发击中了肩膀,他的元素【痹】能在短时间内解决一切阻碍战斗的问题。   

    "没。"晴子在亓天的帮助下站起来,刚刚她受到的撞击也是有了他的帮助才能快速追击。   

    现在逃跑已经没戏了,苏我祈在考虑如何在受到同样损失的情况下给对方更大伤害。亓天已经拿着小刀冲过来了。祈扶着集装箱,勉强保持跪立的姿势,拿出匕首准备接下这一击。小刀在亓天手里转了个圈,由划变成了刺击。   

    "嘟–-––––––––––––––"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合战斗气氛的长哨音环绕在战场上,亓天的肩膀应声一沉,倒吸气声标示了他元素力的削弱。   

    "滋滋滋☆我来迟了?"集装箱上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黄色体恤衫的女孩,她滋滋的笑着,像是一只松鼠。   

    "啊啊,超迟的。"祈攥着亓天将要把小刀刺下去的手腕,同样笑着看向松鼠。   

       

      

     

    该伤的伤 该残的残
    评论(9) 收藏(1)
    • 枭羽:

      目前状况:亓天:右肩受到枪击,元素力削弱。松鼠:完好。苏我祈:换装散发,腹部受刀伤,流血中。黑兔晴子:受到撞击,现已恢复,右手麻痹,元素力削弱。(祈和松鼠不知道晴子左撇子,祈的子弹还十五发)另外标题是晴子元素【死】和亓天元素【麻木】的结合,要死的人是我孩子ˊ_>ˋ

      2014/10/12 00:13:46 回复
    • 枭羽:

      之后剧情是松鼠和祈打亓天,晴子刷存在感,再次陷入危机,真二出现ˊ_>ˋ

      2014/10/12 00:15:46 回复
    • 修治:

      好好好好——!!

      一章内就发便当?!

      2014/10/12 00:26:02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不不不,是死亡flag,二期结束死。【你猜谁死

      2014/10/12 00:45:08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还有你早睡觉-_-#

      2014/10/12 00:45:31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我还以为一章结束下章可以轻松点?!!【ntm

      我这儿还卡着文呢写完再睡【倒

      2014/10/12 00:47:08 回复
    • 休:

      啊我们到底要不要一起行动了【【

      2014/10/12 01:09:49 回复
    • 枭羽:回复

      之后晴子败走,遇见莨菪再帮忙呗

      2014/10/12 01:14:28 回复
    • 休:回复 枭羽

      已加www

      2014/10/12 01:29:58 回复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