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03【死】=得到,【生】=失去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11/09

       

    黑兔晴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睁开的瞬间一阵次痛迫使她闭上了靠近地面的那只。 

    是血。 

    她倒在血泊里,一些血液沾到了她的脸上,当然它们有一些也进到了她的眼睛里。那些血干涸后弄的她的脸痒痒的––––如果她的神经还有空闲去感受这痒的感觉的话她一定会这么想。 

    可惜,没有了。 

    亓天的【痹】元素已经因为鹰组那边的元素抑制器和他自己糟糕的身体状况变的十分稀薄,长久不知痛的她们,受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又失去了天然的庇护。与疼痛久别重逢的她们倒在地上像搁浅的鱼,离开了元素,他们也不过是拿着刀子的普通少年而已。 

    啊啊,就算是临死之前也回忆不起童年的经历了,晴子的嘴里充满血腥味,看着对面锈迹斑斑的集装箱,她无论如何也想不起童年时自己最喜爱的瓷器的模样。因为已经不再是人类了吗?不...她的眼皮禁不住颤抖了一下,是因为她选择了复仇吗...?对人类的厌恶让她丧失了【人】的基本元素,直到元素神离她而去,连【死】也失去了,除了【痹】,还能剩下什么呢?这是她选择复仇最可怕的下场。     

    大概都无所谓了吧。     

    因为她早就一无所有了啊。     

    现在她那双只会俯视着敌人的眼睛,正逐渐被血液侵染,寒如夜空的眼神,也逐渐失去了锐气。 

    好累。好吵。好麻烦。 

    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     

    黑暗中,一束灯光照在晴子的脸上,她下意识的寻刀,却发现自己的左手重得抬不起来。     

    "请不要动。"一个温和而礼貌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她抬眼望去也只能看见黑暗中浅淡的蓝眸,那轮廓在恍惚间竟和童年的自己有几分相似。     

    "您还痛吗?"晴子听出这是个女孩的声音,再仔细看,那女孩像是端正的跪坐在她面前了。     

    "......亓...咳"她这才注意到因为缺水和出血的喉咙近乎完全干燥,她强忍着咽下了一口唾沫继续问,"亓天呢?"     

    "亓天是......哦,是那位先生吗?他没事了。"     

    还好。晴子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关于现状之类的废话了,她不想浪费气力,现在大概是安全了。她试着活动了一下左手,已经比刚才轻松许多了。刚刚倒地前几秒,那个红眼睛的男孩对她连着开的两枪就恰好打在左小臂和心脏处。现在不仅手臂,连心脏也没问题了。     

    她惯用的两把刀就放在右手边。     

    她又偷偷瞥了一眼光源处,不规则光柱斜射进来,恰好照在她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从形状来看这显然是这个“屋子”的缺口,甚至可以更进一步推测,他们现在就在码头集装箱里。 

    好。 

    晴子身体略微前倾,已经做好随时抢走武器逃离的打算。 

    "晴子大人。"对面的女孩往前凑了几步让另一束光照在自己的脸上,"您记得我吗?"     

    看清了对方的面貌,她没多想,摇了摇头。除了亓天,她没有其他朋友,而她的家族也早已覆灭,在她的见证下,在她的手下。     

    女孩叹了口气,失落的低下头去,又抬起头来对望晴子:"我是分家的黑兔海弥。最小的那个分家。"     

    可能是自己遗忘了才给黑兔家族留下了最后的一家吧。晴子左手揉了揉太阳穴,右手已经触到刀鞘了,在那沾满血污的手掌下她的目光毅然露出杀意。只要她问起家族的覆灭,"知悟"就会随时出鞘。     

    "不瞒您说,所幸我因为一些原因拥有了异能力,不然您的伤恐怕回天乏术。"海弥把手放在心脏上,一幅惊魂未定的样子。"但是我对元素操控还不够熟练,您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嗯。"晴子听了这一番话,把左手放下,缩回了右手。     

    "唔.....啊......"海弥身后传来一声呻吟,那男声显然是亓天的。晴子提起刀,拨开海弥,走到亓天面前扶住他的肩膀,抚摸着他的脸,把挡住他的脸颊的头发撩开。连她自己也快要惊讶自己会有那么细致的动作了。     

    "这位先生的伤我也治疗过了,不要担心。"     

    "...?"     

    "我没事。"亓天伸出微凉的手触摸着晴子脸上干涸的血迹。海弥想,如果足够明亮的话,这两人一定在笑吧。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容不得她们得到太多休息,海弥不得不做那个搅局者。"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外界的状况我打探过,请跟我一起撤退吧。"     

    晴子点头,得到了支持的海弥起身把手放在门上,回头示意,咯嗒一声,大量的光涌进来冲淡了黑暗。     

    "注意眼睛。"海弥说着先走了出去。     

    晴子和亓天也紧随其后,拿着武器走出了集装箱。     

    废弃的码头上,早就失去了自然的生气,连人工的整洁也不存在了,只剩下战斗过后的血迹和残骸,有侵染者的,也有人类的。晴子看着走在前面的海弥捂着嘴快步走着,也不再是缓慢的散步,加快了脚步。没有侵染者的拖沓脚步,三人行进速度比晴子来的时候快得多。离开了激战的区域,血腥味就淡了很多,也没有刺目的尸体了,她们正在逼近森林。进入了森林,她们就获得了更多的掩护,就算是追兵来的话也能提供多种战术准备。     

    突然,震耳的噪音吸引了她们的目光,晴子抬头看向树叶间的小片天空,直升机的黑影向着前方飞去,快速消失了。     

    该不会。。。。?     

    鹰的那伙人离开时就乘坐着直升机,会不会。。。。?     

    "难道是他们?"亓天停下了脚步,看来他和晴子不约而同的考虑到了同一种情况。     

    海弥应声停下,她回头疑惑的看着亓天:"您说什么?"     

    “要来了。”  

    另一边,     

    "啧,别用那只秀过恩爱的手推我。"苏我祈从直升机软梯上一跃而下,实际地面距离超出了他的预算,让他一下没支持住摔了个马趴。     

    "睡太久连脑子也睡傻了吗?"真二冷笑一声,为了增加嘲讽力度也像祈一样跳下,因为身高优势稳稳着陆,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变本加厉的阔步前进,丝毫没有帮一把的意思。     

    虽然原本他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他显然忘了祈也不是块好欺负的料,没走出一步他也一个踉跄来了个马趴。原因嘛……看看祈的手抓住了什么就知道了。     

    祈得逞后凭着还算敏捷的反应迅速起身准备跑路,领巾却被马上揪住了。 

    "呵,自己笨蛋还非要拉个垫背的,"真二已经起来了,他没管他那幅假斯文装逼用眼镜,为的就是防止苏我那小子跑掉。     

    "啊,被抓住啦,好害怕啊–––公主大人快来救我–––" 

    "算了,"真二拿起地上的眼镜,在衣服上蹭蹭又回到了那幅斯文的样子。"反正现在是确认那两个家伙的死亡要紧。"     

    苏我祈拍了拍被弄皱的领口,嫌恶的皱起眉:"变身吗你?还有别用秀恩爱的手碰我衣服。"     

    "碰到了真对不起啊–––身边跟着一个这么不听话的小•王•子。"真二笑着叹气,故意把手往祈肩上拍。     

    祈的速度比先前战斗时还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躲开了真二的一拍。在退到安全距离之后,友好的回了一个中指作为还礼。     

    【嗞嗞嗞,早知道我就跟着你们一起了。】     

    真二的通讯器映出松鼠的全息投影,松鼠挑眉看着两人,对于先前祈执意要跟去的事抱有些微的埋怨。     

    "抱歉,不会了。"祈懊恼的敲了额头,这都是在闹什么啊,"不过,"     

    "该道歉的明明是你男朋友吧!"     

    松鼠沉默了一会,愉快的笑起来:【我没看见呢☆好好保护自己哟真二☆】松鼠关闭了全息投影。     

    真二一摊手:"喏,走吧。"     

    祈攥紧的拳头又放下:"你们...你们一定会倒霉的..."     

    静谧的森林里,晴子好像听见了小动物磨牙的声音。     

    ––––––––––-––-–––     

    "怎么了?"晴子突然停下了,还警惕的压低身体。     

    "很近。"晴子左手已经握住了"知悟",右手握着刀把随时准备拔刀。     

    亓天见势把海弥推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自己也拔出了扇子里的刀。     

    风吹草动,叶落无声。归属于晴子的【死】之气息也越来越浓厚。林间叶间,一抹突兀的黑色将敌人的位置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再靠近一些...就是现在!     

    晴子一闪就到了祈的面前,看着这张脸,右臂的疼痛感再度被唤起,拔刀的力度不知为何比以往大了几分。连被划到的树干也表皮绽裂,也正是因为树皮的缓冲,给了祈足够的反映时间,晴子的刀被老老实实的挡下。双方僵持着,彼此无法动弹丝毫。     

    真二趁机拔出腰间的兜割,企图偷袭僵持中的晴子,却被从侧方攻过来的亓天缠住,扇刃和兜割也像公牛的角一样紧紧抵在一起。     

    然而晴子可不会任由这僵持持续下去,足够有力的右手可以单独抵住祈的防御,她松开了握着"知悟"的左手,绕到身体右侧,此时此刻作为真正的惯用手的左手拔开了"义理",银光一闪朝苏我祈的腰部挥去。祈怎会料到还有这样一击!毫无防备的腹部被划的血肉模糊,他整个人也失去平衡向侧面倒去。     

    而另一边文弱的文学少年和饱经沧桑的人贩子显然不能比,亓天很快就被真二制伏了。真二用不知怎么得来的手铐把亓天反铐在树上,回身想要帮忙的时候,刚好看见了这一幕。     

    "喂!苏我!"     

    听见喊声的晴子回头,挥到一半的右手僵硬的停在空中,想立即终结战斗的心思被扑灭了。因为他看见亓天的肩部血流不止。她的大脑迅速改变作战计划,根据利害关系,生成新的方案。     

    她丢下双刀,拾起祈的匕首,揪过祈跨坐在他身上,然后–––匕首刀尖紧贴着祈的颈动脉。     

    "放开他。"     

    "哈?你说那个家伙吗?"真二挑眉,"如果不放呢?"     

    瞪着真二的晴子注意力转回祈身上,匕首从他的脖子上离开,不带迟疑的刺在祈的手背上。顾虑到亓天会因为疼痛使用【痹】元素,晴子特意将整个手掌都穿透。     

    祈紧咬嘴唇,无论如何也不肯喊出来。     

    "啧。"晴子把匕首拔出来,这一次,对准的是祈的眼睛。晴子扬起匕首,准备刺下。     

    "够了!住手!"真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放人,你别乱动。"真二面对着晴子警惕的后退,确认了晴子没有要动的迹象之后低头开锁。     

    真二押着亓天,慢慢的走到靠近晴子的地方:"你别动,我把这家伙放过去。"     

    真二看见晴子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松开按着亓天的手,把亓天往前一推。晴子也顾不上考虑什么阴谋之类的了,一把搂住亓天,完全忽视了真二的存在了。真二要的就是这种放松的气氛,这样他借机麻痹晴子的计划才能实现。果然不出他所料,他绕到晴子的身后侧,举起了麻醉枪(和先前祈用的同一款)。子弹命中颈椎,这下她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了。想要再次擒住失去武器的亓天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苏我祈的伤势太过严重,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现在晴子和亓天已经成为囊中之物了,真二走过去查看祈的伤势:"还活着?你可拖了我两次后腿了。"     

    祈撇撇嘴角,算是笑了。     

    "啧,那边的人,滚出来。"真二像是看到了什么似的,对着远处大喝一声,海弥被发现了,不得不出来。     

    海弥看见被制伏住的晴子和亓天,捡起了地上的刀进入戒备状态,不过显然她只是个半吊子,连握刀的姿势都不标准。"请放了他们。"     

    "代价呢?你用什么换?"真二下意识觉得可以利用这个人。     

    "...我会治疗地上这个人的。"     

    "成交。"     

    问题解决了,这是稳赚的节奏。     

    随着绿色的光点在海弥手里聚集,祈的面色也好了很多。     

    "他现在可以走动了,不过最好不要战斗,否则我不保证不会发生危险。放人吧。"     

    "呵。"真二把枪抵在海弥额头上,"小姑娘啊,半吊子还是远离战场吧。"     

    "把枪放下吧。"这是祈的声音,"只把这个男人带走就好了。"     

    "你又发什么善心呐?"     

    "这叫信守诺言。"说着祈站起来捡起了晴子的两把刀。     

    "好吧,不过这个孩子怎么办?"     

    "元素使么。。。放在这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我突然发现你是个圣母。"     

    "胡说,走了。"     

    ––––––––––     

    海弥跪在地上,祈和真二的身影消失在丛林中。而海弥只能看着这一切,什么也做不了,她没有战斗力。     

    "晴子大人。。。对不起。。。"     

    一个女孩的呜咽声,在丛林里弥漫了很久。     

    –––––––––––     

    "请让我跟随您。 "海弥提着晴子的提包,走上前去。     

    "没必要。"晴子拿过海弥手里的黑色提包,快步走着,像是要甩开她。     

    "您是说。。。我会成为拖累吗?"海弥停下了步伐。     

    "不。。。"晴子也停下,"你不该跟随我。"     

    晴子撂下这句话,只留给了那个尚未成熟的女孩一个背影。     

    森林中,风吹拂着晴子的脸颊,昨日的血液依旧干涸在脸上,她懒得擦拭。森林的另一边,另一场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她站在一旁沉默的看着,失去了战斗的心思。那和她无关,就算是断裂开来的四肢从她面前飞过她恐怕也会无动于衷吧。     

    战斗结束了。失去了一切的自己,也是时候找个凭依了。"同伴",大概是这个名词吧。     

    "你们,"晴子从一棵树后走出来,对刚刚战斗中的二人说。"也是复仇者吧。请,带上我一起。"     

    晴子回忆着海弥的语气,试着模仿了一下。     

    "为什么?"其中青色头发的少女站起身,提出了一个料想当中的问题。     

    晴子也毫不迟疑:"各取所需。"     

      青发的女孩略一思索后,便道:“成交。我是天仙子,那位小哥你可以叫他37。”她边介绍着边向晴子走去。     

     “黑兔晴子。”晴子爽快地报出自己的姓名。     

    晴子脸上的血污引起了天仙子的注意,她走过来抚上晴子的脸:“人类干的?"     

    “嗯。”天仙子所触碰的地方,刚好是亓天触碰过的地方,晴子不觉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色。她想甩开对方的手,但是眼下她必须学会伪装和忍耐。     

    “那现在就走吧。”天仙子也敏锐的察觉到了晴子的神色变化,回头向37示意了一下。     

    37朝黑兔友好地点了点头,跟了上去;晴子也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加快自己的步伐。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人类。     

         

        

       

      

     

    评论(9) 收藏(2)
    • 枭羽:

      大家都在赶死线的样子。。。37就写到几句话还关联我真不要脸(*_*)祈被捅了最痛的地方啊好痛(下次再见的话祈会被晴子活活捅死的(不

      2014/11/09 23:58:04 回复
    • 枭羽:

      还有我实在困了最后一点神应付

      2014/11/09 23:58:33 回复
    • 枭羽:

      晴子作为本篇主角说的话的字数只占全篇的1%【无口属性max

      2014/11/10 00:04:38 回复
    • 休:

      唔啊啊啊啊好赞!不过莨菪这是被讨厌的节奏吗qaq

      2014/11/10 00:08:50 回复
    • 修治:

      兔儿你真是我的救星啊啊啊啊(抱住

      flag立满(蜡烛 下午可以安心考试了(ntm

      2014/11/10 08:06:01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晴子已经黑透了,亓天被揪走了,祈快被捅死了虽然治好了但是留下大片心理阴影,求面积。海弥还不知道家族就是最崇拜的晴子姐姐灭的,就真二还好好的蹦跶着秀恩爱。

      2014/11/10 17:49:36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不考虑组织问题好想让亓天一直跟着真二了反正以真二的性格怎么好玩怎么来肯定不会把他叫上去的233

      祈需要关照吗需要吗?何必这么后妈还能不能好好做后妈之友了

      2014/11/11 08:11:40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真二突然关照他的话估计他会吓到【心理活动:“你是不是弄坏我东西了”“你又想让我干什么事”

      2014/11/11 18:03:08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因为晴子的设定比较反人类,捅不了别人孩子不捅自家孩子那设定岂不是白搭了

      2014/11/11 18:04:03 回复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