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2-0.5与明治•饭的相遇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03/28

    因为资源极度枯竭,社会经济一度崩溃,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倒了下去,紧接着政治,军事。。。整个世界面临末日,因为对极度稀缺的资源的争夺也一度引发战争,与此相比收留我的宫户家简直是一片净土。我在宫户家住了近七年。我和镜互相得知对方是能力使是在很小的时候,自从我因为能力而失去全部之后,镜的父母毫无偏见的收留了我,给了我容身之地。自此,我和镜也形影不离。

    而我与后来所遇到的一切有趣的人的经历,也都因我的元素【黑】而起。

    "亲爱的,家里的调料都要吃完了,菜也没有多少了。"宫户太太踩着凳子打开了最顶层的橱柜,拼命探身向里面拨弄着屈指可数的物资。"叫政明去买点吧,反正他也不能白吃家里的饭。"宫户先生看着报纸,没有注意到在我的能力的影响下说出心里话。

    "好,我现在就去。"我穿好鞋,只是苦笑着拉开了门。

    "等一下政明,"房间里的镜急忙跑出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拉着我的胳膊换上运动鞋,"我陪你去。"

    我扶着镜走出了家门。

    我和他沿着家门口的一条小路走着,走着,留下了一路寂静。

    镜低着头,似乎是想说什么,脸上一幅为难的表情:"政明......爸爸他,不是有意要那样说的,都是因为....""因为我的能力。"我打断了他,我最不想听到的就是镜的恶意,哪怕是微不足道甚至不能称之为恶意的真话,我也听不得。因为一直以来,我的朋友就只有镜而已。

    "...."镜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一种略含自责的悲伤神情,"如果我能无限制使用能力的话,也许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可是那终究只是也许啊。

    我没说话,只是微笑着对他说:"我才没痛苦呢。赶快走吧。"

    镜听完我的话,松开了一直轻拉着我的手。

    短暂的路途,不一会儿买或者说抢完了该买的物资。"反正时间还早,就逛逛吧。"我听从着镜的建议,走了回家的另一条路,不知不觉走到了空荡的街上,空无一人的大街,街边挡风镜全部破碎的汽车,无一不昭示着这里的荒芜和死静。真实的末日。

    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随着他清脆的响指声,几多白色的纸花应声而下。这个时代的魔术师?倒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变出这种毫无品味的送葬专用小白纸花绝对不是什么魔术大师所为,要么是个艺人混口饭吃,要么就是...

    "魔术师吗?!"镜一幅饶有兴趣的样子,惊叹着走了过去,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气无力。

    "嗯,要看吗?"对方一连惊喜,连一直垂到肩上的纸带都抖动了起来。

    ----果然是江湖骗子吧,再老个四五十岁就更像了。

    "可以给我红色的花吗?"

    “镜,随随便便跟陌生人搭话会有危险的。”我不禁出声制止,即使我从精神上还是体能上都不畏惧这个同龄人,更何况有我的能力的影响,如果存在什么恶意一定能第一时间发现的,不过我还是对这个古怪的人心存怀疑。

    “危险?我吗?我只是个无家可归又寂寞孤单的可怜人呀。"他停顿了片刻,摇了摇头,"小把戏而已至于嘛。”

    ----我要不要给你一把二胡一幅墨镜?

    “前提是你真的只是个玩小把戏的人。”我仔细打量着他,一身社会青年的标志装扮,长发及肩胛骨的辫子,还有头上斑马一样的纸带。......你不是神棍谁是神棍啊?

    “大少爷,饶了我这个街头游民ok?”他带着一脸嫌恶抖出了一串讽刺的话,我知道这大概是能力使然,不过他说出的一瞬间我却没感到丝毫违和感。这是种族天赋嘲讽脸的影响吗?也许他的能力就是【嘲讽脸】也说不定---

    {别吐槽了蠢货,你的学生证让他顺走了。}我的闹中传来一个充满恶意的声音,是我的元素神【黑】。

    {我觉得他有点奇怪,他是元素使吗?}

    {恐怕是,刚才的手法不像人类所为。哈,还真是给他的元素神丢脸。}

    我回过神来看向镜手里的红色纸花,又掏了掏口袋,验证了我的第二种猜测。元素使。既然如此,他是什么的元素使呢?

    {隔空取物之类的吧。不过我不相信他会不去偷稀缺的物资。}

    {也许吧。}

    "政明。"镜的手抓住我的手,"我在接过纸花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他的恶意。"

    "他去了哪里?"

    "应该不会走远,就是前方的小巷。"

    我目测了一下路程,握紧镜的手:"能跑吗?"

    他笑了一下:"我还没那么弱。"

    "好,分头吧!你走那边比较近的路!"

    说是我走比较远的路,其实也不算太远,没跑几步就轻松的到了巷子口,而里面一脸混乱只顾低头看着我的学生证的家伙刚好撞在我身上。

    “说自己人畜无害的那位街头游民先生?”我学着【黑】平时的样子浅笑,语气也带了些讽刺,“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学生证?”我看着他满脸震惊的后退,大有逃跑的意味,不过说真的这种胁迫别人的感觉意外的还挺好。可惜后面有镜的围堵。

    镜抓住他的手:“把证件改回来还给我们吧。"

    “你们怎么……”

    “你是元素使吗?”镜继续握着他的手,那个家伙却把他甩开了。

    “……元素使?”

    【黑】似乎是看出了他的错愕,开始分析起来:{政,那家伙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拥有了能力。况且这种什么都不说明的性格----是纸元素!}

    他似乎有点不耐烦,抖了抖手竟然凭空甩出一把纸片朝我飞来,我有了【黑】的提醒,急忙躲开。"纸元素吗。看来没错了,镜。"

    镜点头,“嗯。纸君,能先把学生证还给政明吗?稍后我会给你解释的……也许我们还要先道歉。”

    "啊?"他把学生证递回到我手里,可是却显然一连求解释的表情,“还有我不叫纸。对不起本来自己不会做这些事的突然有些奇怪……”

    镜笑笑,接着解释道:“元素使简单解释就是能够操控某一种元素的人吧。我和政明都是,比如说我的元素是心,触碰就可以读取对方所想。刚才你递给我花的时候我也用了这种能力,所以我们才会追你过来。”

    “……”

    “至于你变奇怪了,是受了政明能力的影响……就是能让人产生邪念的那种。”

    “说到底你才是最危险的啊?!”

    我无奈的撇撇嘴:“亏我还想带你去学校呢。无家可归,又是元素使。”

    “对不起,请务必带我去。我想上学。.....我叫范明治。”

    “三明治?哈,你这种留守儿童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我笑着示意他跟上来,“倒是先得给你科普一下了,元素神的事也……”

    “元素神?啊,好早之前有个自称神的东西问我要不要纸的能力,回答之后他就变成发带缠到我额头上了。”

    镜停下脚步,和我一样用没救了的眼神看着他。

    “你……”

    我也意味深长地瞥过他那张更加逗比的脸——

    “真逗。”

    “闭嘴啦!!”

    “对了,明治,你似乎把我们搞反了……政明是寄住在我家的,所以大少爷这种词讽刺的是我啊。”

    “诶——?!!”

    “那个脑子里估计全是饭的家伙肯定是来搞笑的。好久都没遇见这么有槽点的人了真愉快---”

    “才不是啊!我食欲很差的真的真的真的!喂你听我说啊——”

    原创 星野政明 范明治 宫户镜
    评论(4) 收藏(1)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