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chapter 2 一纸之隔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5/03/12

    1718字 

    ———————————— 

    “不会回头”这一点再次给风间雪奈带来了麻烦。 

    她记得上上次她带着全班女生到据传闻有恶鬼的旧校舍去,吓得除了她之外所有的女生一夜没睡好觉,友情濒临危机;上次她不顾家人的劝阻毅然同来历不明的男人交往,结果……只是上次危机距离现在,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两年,也同时是雪奈出门旅行的时间。这两年间她学会了很多,从做饭到野外求生,甚至连防身术都有所涉及。这些的成果就是:作为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来讲,现在她的适应力几乎能和一人扛起家庭重担的高中女生相比。 

    但是勇于冒险,她最显著的特点同时也是缺点,这个习惯即使在经历了那场绑架之后也没能改变。她就像一只好奇的梅花鹿,无休止的向着未知的区域进发,一旦感知到任何危险就调头离开,扑向自己坚实的后盾。她的独立并不能说是完全的独立,真正的独立是一回头万丈深渊,而她的身后还有世外桃源。 

    但是这次,她回头望去,她勇敢的一部分来源,她的执事已经融在了身后无数不可触摸的黑影中,她变成了孤身一人。 

    “森!你在哪?”她大喊,心一下失去了着落,双腿像被剃了骨头一样几乎站不住。始料未及的惊恐抽走了她大部分的理智,剩下的只有人类最原始的恐惧了。她不敢靠近那些近人形的黑影,未知世界包围着她,她连自己有没有退路都不知道,更别提探索了。 

    突然,一个黑影向她扑来,她下意识的闭紧了双眼。 

    「不想往前走了。」 

    一个声音对她说。 

    「父亲一定会派人来救我的。」 

    一个人的容貌在她眼前愈发清晰。 

    「所以啊——」 

    那个黑发紫眼的骗子…… 

    「你就难看的哭给我看吧。」 

    …… 

    “唯独这一点,绝对不行。” 

    她捂着心口,反复深呼吸来使自己冷静下来。刚才精神消沉的瞬间迫使她想起了最痛苦的往事,那是她一生中犯得最大的错误。 

    在被绑架犯掐着脖子痛骂的同时,她与那恶意做了个约定,就是「变得坚强」。 

    她长出一口气,理智回归了大半。她皱起眉头观察现在的形势。如果这些黑影能听到她的声音的话,那她刚刚那声呼喊一定会引来行人驻足,但是没有。这些影子应该也无法被摸到,因为那个朝她走来的影子并没有碰到她。 

    试试看吧。 

    她放轻脚步走到一个站在广告栏附近的影子身边,对着它的头伸出了手。结果如她所料,黑影的头部穿过了她的小臂,手臂周围的影子呈现半透明状。 

    嗯,很好。 

    她缩回手,清了清嗓子,喊道:“黑崎森你在哪!” 

    黑影无动于衷,月台也没有什么回应。 

    嗯,一点都不好。 

    这样的话消沉不消沉不是根本没有什么差别嘛! 

    风间雪奈在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冷静下来之后,现在又因为事件毫无进展(找不到幼驯染)变得烦躁起来。 

    她看看月台的一切,除了人都消失不见变成黑影之外,其余的一切还是与原来一模一样。这么说,她现在还可以赶紧去地铁口的走廊里买一瓶橘子汁来休息一下。 

    不不不,要休息的话果然还是凉茶…… 

    雪奈自嘲了一会,在目的地停住了。地铁口通向地上的走廊封着一团黑影。 

    “这是……”她伸手触碰黑影,期许它还像触摸影子人一样能够穿过。指尖碰到那团黑色物体的瞬间感受到了坚硬的触感,却又说不清那具体是什么材质。她皱着眉头,左手也按在黑色的“门”上,把全身的力气运到了一双手上。黑影纹丝未动。 

    “看来是出也出不去了。”她无奈的离开那里,慢慢的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去。 

    远远地,她看见一个穿着紫黑色燕尾服的人捧着一束花坐在地上,他戴着高礼帽,头发遮住了右脸。她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莫名觉得他很悲伤。雪奈低下头,忽然有一种同感。 

    "先生,你有看到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吗?"   她出声问。 

     

    那位先生意识到有人在与他搭话之后立即笑着转过头来:“没有哦,除了那群黑影之外小姐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   ” 

     

    尽管只有一瞬间,她还是捉住了那个先生表情转换的过程。她把伞拄在地上,低着头打量了一下这个不久前还失魂落魄的人。夸张的发型和高礼帽显示出他的职业必定是与演艺行业有关,从他刚刚的笑容看出他反应力很快,戒心也很强。只是……他手里为什么拿了彼岸花和柏枝?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既然对方将她拒之门外,她也不好表现得过于亲近。 

    那位先生朝她摊开双手,一脸无奈:"如果我知道这是哪里的话早就想办法出去见甜心了,又要让她等得伤心了……" 

     

    她闪出惊讶的神色,皱起眉头,她还从未见过这种人:"拿彼岸花和柏枝的组合送给女孩子?说谎也得来点靠谱的啊,先生。"    

     

    比起自己毫无征兆的就被说了谎话,她更在意的是这个人漫不经心的态度。这个先生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表情和神色表现的不能再自然,是他真的有什么连一带而过都做不到的秘密,还是自己被小看了? 

    "大概是店员拿错了吧……"那个先生尴尬的笑笑。 

     

    "先生,如果你原本是打算从这坐外环线去青山墓地的话,恕我失陪了。"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她不想再多分出精力来和浑身是谜的人打交道了,她叹了口气,学着那位先生敷衍的语气,搪塞回去,"我不喜欢同说谎的人交谈。"    

     

    她拿起自己的伞,朝着地铁站深处走去了。 

     

          

     

     

    给真一蜡烛 我就不等你
    评论(4) 收藏(0)
    • 修治:

      帽子才15cm,一点都不夸张,正统的高沿礼帽有30cm呢(ntm

      2015/03/12 21:36:40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不,你画的明显是30cm那个级别的【看了看

      2015/03/12 22:34:21 回复
    • 修治:回复 枭羽

      好像是(思考 再画画矮点好了

      2015/03/12 23:23:19 回复
    • X君:

      作品分6分,质量分12分GET

      2015/03/13 19:26:17 回复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