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tarot】序-世界之初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5/05/02

    世界之初,人类语言相通。 

          狂妄自大的人们谋合起来,对银河伸出了手。 

               「你说,天那边的神是什么样子的?」 

                         荒唐的一切由此开始—— 

                                                                                                                                                                                                                                                                                                                                                            

    清晨五时。     

     这个时间的天空还蒙着一层透明度50%的深蓝色,然而五月初已是逼近夏天的时间了,照经验来看,再过半小时天空的暗色就会渐渐褪去,显现出朝阳的预兆——此时天空还是有些发白的。此后低下头去看看风中摇曳的草尖,或是捧着心爱的书,每过一分钟再抬头,天像是蓄满了力一般比前一秒亮出三分还要多。    

     在这样静谧的早晨,天野停下了晨跑的脚步,看着与往常无二的景色,擦了擦汗水。    

     一年前的她,尽管起床时间比一般学生早,但也没有晨跑的习惯。但是现在不同,她就读的学校是全国数一数二的私立高校——御神坂高中,若想成为优等生,不仅满足基本的成绩优秀,身体素质也不能掉队。天野对此有一定自觉,仅靠遗传自父母的体力只能达到随波逐流的程度,想要成为优等生就必须再加强锻炼。    

    这些只为了达成一个目标——   

     没钱没势的她,想要站在贵公子的身边,就只有拿出成绩来了。    

    今天又是第一个踏进校门。    

    天野快步经过倒数第二层的各个教室,顺带隔着窗满意的扫了一眼,果然,里面空无一人。高二C班并不在那么高的楼层,现在她要去的地方,是顶层的音乐教室。运气好的话,可能会碰见心情好的或心情不好的易在那里打架子鼓,有时则是白发的少女在弹钢琴。一天之计在于晨,哪有一起床就心情不好的人呢?除非易又和哥哥吵架气的一晚没睡。    

    到了。   

    音乐教室里传来节奏明快的鼓声,天野在楼梯口转角处就听到了。   

    要不要突然就推门进去,给易一个惊喜呢?还是悄悄溜进去,趁他不注意从背后跳出来蒙住他的眼睛?今天试试前者吧。如是思忖着,天野推开了门。    

    【1】 

    ......    

    “以上,”不知是谁在天野耳旁低语,但绝不是易,那分明是个幼女细腻的声线,“祝游戏愉快。”  

    察觉到事情已经开始走向不可控,她急忙缩回手,却已经来不及了。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广阔的白色大厅。她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大厅并不是常见的圆形,而是正方形。她注意到门旁边贴着的标签,转过身去看了看。  

    “15 天野”  

    左面“14 井然”,右面“16 夏泽”。  

    天野把目光转回自己的房间正对着的方向,她注意到不远处蜷缩着一小团深绿色,在白色的背景布下十分显眼。没有多顾虑什么,或许是电波的直觉,或许是神的召唤,她朝着那一小团暗色走了过去。  

    那是个蹲在地上背对天野的男孩。  

    “もし~もし~”天野试着引起男孩的注意,但没有起到什么效果,男孩依旧在专注的想些什么。  

    天野不解的歪头,如果是易听见她这么喊,一定会皱着眉头第一时间转过头来问一句“干什么”。其他人的话也会有所回应的,啊,难道说这个人听不见吗?她绕到男孩的正面,坐在了他面前,贴心的挥了挥手。  

    男孩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没有一丝回应。像是石头打在了棉花上,一般人恐怕会就此放弃了,天野未来却是只要认定了,没有回应会一直打到出回应为止的人。于是她伸出手,捏住了素昧平生的人的脸。  

    这一次的确是起到了良好的作用,男孩抬起头来好奇的看着天野,歪了歪头:“曲奇里会钻出彩色的小虫子吗?”   

    天野眨了眨眼睛,仿佛真有这回事似的认真的提出了一串问题:“不知道,天野没有吃过那种曲奇,好吃吗?你是吃了曲奇之后就跑到这里来了吗?”   

    “对不起,恩......我也没吃过。”男孩低下头,认真的懊恼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的,但是我的宠物也不见了......”  

    他一副沮丧的样子,头发都要变软了。天野忍不住揉揉男孩的头,这种质感让她忍不住想起叔叔家的猫。上次阿姨忘记给小猫喂食,小猫也是这么趴在她面前无精打采的垂下耳朵的。她用哄小猫的语气轻声说:“没关系哟,天野也把小易弄丢了,虽然他一点都不坦诚,但是天野能看到他的想法。”   

    像是心智刚刚成熟的小孩子一样好哄,男孩神色一变,笑着拿出了一袋虾条:“既然我们都丢了东西,那我们就是朋友了。”   

    朋友。  

    听到这个词,天野空洞的眼睛里多了几分光彩。  

    实际上,天野未来对这个与情感相关的词并没有什么概念。她几乎是无法分辨爱情亲情和友情的。关于朋友的概念,她还是从小学同学那里打听来的。“朋友就是很棒的人!”别人是这么告诉她的,她也一直坚信不疑。尽管那些朋友们什么都没能给她,就连最基础的尊重也是。早早失去了亲情,在那个年纪不可能拥有爱情的她,友情就是天,朋友就是世界。  

    “那你会把天野当成重要的人吗?”   

    男孩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你愿意变成食物吗?”  

    食物?天野想也没想照着自己的左手背就咬了下去。温热的红色液体从扭曲的伤口中缓缓流出,天野伸出舌头沿着血迹舔拭手背,她咂咂嘴,一股血腥味在口内蔓延开来,她皱起了眉头,这样给自己的身体下了结论:“天野不好吃。”  

    似乎是注意到个人口味偏差问题,她把受伤的手递到男孩面前:“不过你愿意吃就给你。”   

    男孩似乎是有点讶异天野的举动,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非同寻“长”的橡皮糖,拉过天野的手慢慢替她包扎:“我不吃人。”  

    “嘶——”男孩的糖勒的过紧,天野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不起,是我的错。”男孩这次反应倒是蛮快,之间他又从谜一样的地方掏出了一颗牛奶糖递过去,“作为交换,我来保护你吧!”  

    “……你不会抛弃天野的吧?”天野抽回了手,认真的盯着男孩。在这双宛若黑洞的双眸中,不允许任何虚伪的誓言存在。  

    “?” 男孩一脸不解的样子,等着天野的解释。  

    “就是废弃品。” 天野的眼神竟有些可怕,“必须被扔掉的,没用的东西。”  

    “我们来成为朋友吧!”男孩笑着,再次回避了问题。   

    “你没有答应天野。”天野并没被荒唐的搪塞糊弄过去,她想要的并不是“是”这个答案,而是明确的回答,明了的反应。嘴是可以说谎,而心不会。没有人比天野未来更了解人是多么爱说谎的一种生物了。只有动作是坦诚的,她对自己的认同深信不疑。  

    男孩低下头去,似乎是因为被揭穿而感到歉疚。  

    说实话,天野并不讨厌这个人,她感觉能和他达成某种奇怪的同调率。虽然和易在一起的感觉不同,但她感觉很愉快。  

    天野突然扳起男孩的头凑过去,然后像猫一样蹭蹭他的鼻尖:“这样的话,天野再见到你就会记得你了。”   

    “咦?”男孩做出了比一般惊讶更夸张的反应。  

    他立即蜷成了一个球。  

    “……西瓜虫。你是西瓜虫先生吗?”天野敲了敲疑似头部的位置,连她也无法理解现在的发展了。   

    “咔嗒”天野的房间附近传来了开门声。她扭头看过去,一个金发的男人从最左边的房间里走出来了。她站起身,低下头看了看并不打算站起来的男孩,在心中悄悄把他划进了待定列表,朝着金发男人走去。在自己右侧的房间,她还记得那个房间的名牌“16 夏泽”。  

    【2】 

    在他们相距大约一米的时候,男人注意到了她。  

    天野也很直接,她干脆就问出了在男孩那里没有得到解答的第一个问题:“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夏泽微微一笑,并没有什么紧张感:“到处转转的话总能出去的吧?”看来性格和外表相符,是个悠闲的人。他的目光温和的落在天野的手上,那里奇怪的包着一圈宽厚的橡皮糖。  

    “你的手怎么了吗?”他关切的问道。  

    “恩,是咬的。”天野的回答倒也直接。 

    “咬的?” 

    “因为有人说只要天野成为食物就会把天野当成重要的人,但是他没有正面回答天野……然后天野就来找你了。” 

    “啊……是这样吗。”夏泽笑了起来,掏出稿纸用钢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你是作家?”天野见状凑过去,短短的时间内纸上就写满了她不懂的文字。 

    “以前是剧作者哦,当然现在也开始写小说。”夏泽停下来,温柔的摸了摸天野的头发,“想要把天野的故事写下来……可以么?” 

    “天野会是主角么?”天野仰起头,脸上写满期待。 

    “是哦。” 夏泽又扬起一个温暖的微笑,天野这才注意到他的两只眼睛颜色有些不同。 

    “真美啊...” 

    天野情不自禁的发出这样的感叹,但是夏泽似乎没听到,依旧在纸上记录着自己的想法。不久,他收起纸笔,低头对天野说:“走吧,我们去找其他人。” 

     “......”天野还没有应答,她的视野里就出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曾在原本的世界见过那个金发蓝眼的人一面,某次偶然见到了易的姐姐和他在一起。既然是(姑且算是)易的姐夫,那必须要去打个招呼。“对不起,下次再....” 

    天野没说完就跑开了。 

    【3】 

    “那个……”天野站在苏的面前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只是记得见过一面,却没能记住他的名字。天野沉思了片刻,急中生智,“你是易的姐姐的男朋友吗?” 

    “温柔的姐姐的男朋友?”苏被搞的满头雾水,他从来没听说过自家女朋友还有个妹妹,从外貌上看明明毫无相似之处……难不成是私生子吗?! 

    “就是御神易的姐夫。”天野似乎看出了苏的误解,合时宜的制止了他的脑洞。 

    “哦……”苏回忆了一下,眼前立即浮现出了性格和名字相悖的孩子,完全没注意到天野的措辞,“是他啊……我叫苏,看这身校服,你也是御神坂的学生吗?” 

    “嗯。我叫天野未来……”这时从他们手边的门里出来一个头发蓬乱的人,天野看着他,有种微妙的熟悉感,“这是....?” 

    高大的男人见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币,他曲起大拇指还没来得及弹到空中就被苏抢了话:“他叫御手洗,恩......算是我的朋友吧。” 

    御手洗略不爽的看看苏,这时候也没什么扔硬币决定的必要了,他把硬币揣回口袋里,既没有问候对方的意思,也没进行进一步的说明。趁着这功夫,苏又不知道去哪里了。尽管沉浸在一股奇妙的氛围里,天野却没有感到尴尬。她在想别的事。她努力回想看见御手洗时那阵微妙的熟悉感是什么......啊,对了。是那只她在放学路上常常遇到的流浪狗。她的上下学路线是固定的,每天放学的时候她都会在半途中遇到一只狗,天野叫它“犬桑”。 

    那是一只棕毛的野狗,她听便利店的老爷爷说,它是周围最凶的狗。不管是遇到了什么生物,只要对方露出恶意就一定会扑过去咬,直到胜利为止。为此它常常遍体鳞伤。 

    “这家伙见什么都咬,完全遵循着本能。我亲眼见过它把另一只狗的肚子咬开,血流了满地呢。”老爷爷喝了一口茶,继续说,“但是啊,我有一天竟然见到它给一个人叼起他掉落的钱包呢。唉,谁知道它想什么呢。” 

    说来也很奇怪,这只狗第一次见到天野的时候既没有叫也没扑上去咬,乖乖的站在那里用湿润的眼睛望着天野。天野蹲下去摸了摸犬桑的毛,很软。 

    ...... 

    “犬桑?” 

    天野盯着御手洗一头蓬松的头发看,不知什么时候溜到了他旁边去。 

    "不是犬桑。御手洗无。"无的脸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有丝毫感情。 

    “不是小无,是犬桑。”天野的手已经摸上了无的头发,确认触感之后坚定的反驳了被摸本人的说法。 

    无转个身摆脱了天野的抚摸,掏出另一枚硬币。“叮”伴着美妙的金属声,硬币被弹上天空,旋转了几个360°,稳稳地落在无的手心里。 

    无伸出手把硬币的结果给天野看:“是无。” 

    “这是五円。”天野看着硬币的面值如实回答。 

    无蹙眉,伸手又把五円硬币抛到天空。他在决定是否和这个无理取闹的家伙继续纠缠下去。 

    意外的,硬币在空中就被天野抢走了。 

    “正面就是犬桑。”天野说完缓缓松开手,手里躺着的硬币上印着“日本国-平成二十六年-”。“反面也是犬桑。” 

    “......”御手洗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那犬桑,天野就决定叫你小无了。”天野把硬币拍回无的手中,抬头看着他的头发,眼里充满了对犬桑的不舍。“那,犬...小无会把天野当成重要的人吗?” 

    御手洗已经准备要去找苏了,听见天野的发言他难以置信的回头,他还从没见过初次见面就问出这种话的人。“重要的人”不是经历过生死才能这么提的关系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了? 

    “由你来决定吧。”御手洗把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硬币丢给了天野。 

    “咦?”天野愣了一下,随后乖乖的把硬币抛向天空。其实她更想要的是御手洗自己的反应,回答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在之前已经说过了。 

    “啊,那你就是天野重要的人啦。”天野跟本没有在意硬币的正反。 

    她用绑着橡皮糖的手递过硬币。注意到御手洗的目光,天野歪了歪头:“小无想吃糖吗?” 

    “不想,手伸出来。” 

    御手洗从口袋里拿出一枚创可贴,他解开缠在天野手上的糖,把创可贴附在暗红色的伤口上,轻轻按实。 

    “橡皮糖不能包扎伤口,你没有看过医疗知识的书吗?”  

    “我知道啊。”天野回答,“但这是青色眼睛的先生给天野的,天野不能扔掉。” 

    青色眼睛的人?御手洗在脑中过滤了一下目前见过的人,能够满足这个条件的人也就只有帝宴了。这么一想,事情倒是蛮合理的。  

    无转身,背后传来天野的声音:"你要走了吗?"  

    "我去找苏。刚刚说要和他一起行动的。"无转头露出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微笑,"没关系,还会再碰到的。"  

    啊...笑了。 

    天野愣住了。她突然想起犬桑看起来很温柔的舔着她的手,至少是看起来,那一瞬让她产生了微小的满足感。现在和那时的心情一定是相同的吧。像是受到了特殊待遇一般。 

    好高兴。 

    以至于忘记了自己先前的判断。 

    “恩...” 

    “一定会...” 

     

    犬桑真可爱 5541字=_=+
    评论(11) 收藏(0)
    • 枭羽:

      单篇文章的字数新高【x以后每章开头都讲个故事,到最后你就能看出天野的牌了【x

      2015/05/02 16:10:18 回复
    • 枭羽:

      ※易和温柔同音

      2015/05/02 16:11:07 回复
    • 绯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相关角色的头像里出现了奇怪的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重点错×

      2015/05/02 16:14:55 回复
    • 枭羽:回复 绯鱼

      哈哈哈哈哈别嘲笑你亲弟

      2015/05/02 16:29:55 回复
    • 季白诺:

      犬桑真可爱

      2015/05/02 17:37:32 回复
    • 枭羽:回复 季白诺

      可爱w

      2015/05/02 17:42:07 回复
    • 修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易出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厕所君和狗是一个等级(

      2015/05/02 18:20:51 回复
    • 枭羽:回复 修治

      天野眼中:帝宴是猫,无是野狗,夏泽金毛,苏是姐夫,易是行走的傲娇

      2015/05/02 18:48:09 回复
    • 绯鱼:回复 枭羽

      野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野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让我笑一会×

      2015/05/02 18:50:21 回复
    • 灯丸:

      基础分21.5质量分6 总分27.5

      2015/05/09 17:05:18 回复
    • 枭羽:回复 灯丸

      评分终于上线了【cry

      2015/05/09 18:15:22 回复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