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序 蔷薇乙女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5/09/15

      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莫过于一个既没有演出,也没有访谈,更没有粉丝拜访的早晨了。如果只是工休分明的白领就不必抱有此类烦恼,多数人只要坐在格子间的电脑前敲敲点点,等到指定时间便可下班了,而魔术师这种职业则完全不同。成名前全靠自己,成名后身不由己啊。  

      “看来今天是个普通的休假日……”  

           优兔趴在床上,懒懒的看着手机上的日程表,又看了一眼时间。  

           9:30。  

      以往此时就已经吃完早餐穿好西装梳好头发打好领结出门了吧。有演出还要再早点,如果只是做街头魔术就游刃有余一些……也不吧。街头魔术考验的是随机应变力,比一板一眼的舞台魔术灵活的多——谁知道观众会做出些什么古怪的反应!不管怎么说,一日不练手就会变得僵硬的,魔术师可是靠魔幻的手法吃饭的。 她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被子从身上踢开,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没有观众,穿着自然也就不必那么在意。她站在全家最体面的一件家具——足有一人高的穿衣镜前打理着自己的头发。 她看看自己的头顶,发根那里又生出了红色的新发,其余的头发也长长了一些,露出了原本的颜色。刘海和鬓角的发梢也是红色的,只有头发的中间部分是普通的黑色。曾有粉丝问她红色发梢颜色这么炫酷,怎么染的。她笑了笑回答说黑色的部分是染的。她清楚的记得当时粉丝露出了既羡慕又惊讶的表情。 她最喜欢自己的头发柔软的垂下,不打发胶,没有舞台表演时锋芒毕露的感觉,但足够精神,黑色的部分在日光下闪闪发光。后面扎一个低马尾,便于工作又舒服。  

      只是自己练习,自然不用扣上那顶高礼帽。不过即使是演出,也不总是要戴这种东西的。  

      她最喜欢的衣服是演出用燕尾服,其次就是身上这件灰色的连帽衫。外形倒是其次,舒服才是首要。作为女孩子来讲,她把美观一反常态的放在最后,舒适第一,精神第二。她也深知自己的外貌要归在哪些类型里,这时候还不知好歹的穿着lo装就有些不自量力了——毕竟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9:40。  

      她打开魔术箱,各类魔术道具规规矩矩的码在里面。她取出印着蔷薇的扑克牌,摊在了桌上。  

      咦?  

           她摊开牌才发现,清一色的黑红花纹中夹了一张纸。  

      “这什么时候……”她打开奇怪的信函,只见里面写着:  

               要上发条吗?  

      上发条           不上发条  

      这是一张泛着浅黄的信纸,从它的脆度和味道可以推断出它经历的岁月。虽然纸张很久了,但信很新,信纸除了十字折纹外再没有其他碎褶。她把信摊开来几乎能感受到发信人饱经岁月的感动与孤独。  

      这是什么?  

      她迟疑了一会,开始不着边际的乱猜。她记得前几天网上订了一个西洋人偶作为朋友的生日礼物,说不定这是厂商送来的调查问卷?……哪个厂商这么神通广大能把问卷塞在她加了密码和锁的箱子里啊!? 优兔盯着奇怪的信件,沉默了许久。  

      ……  

      算了还是随便写写吧。  

      她思索无果后,败下阵来。她只好从小办公桌里拿出不常用的钢笔来,甩了几下,在“上发条”上圈了好久才圈上一个圈。 尽管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不过自己既没有暴露电话,也没有暴露住址给他,大不了就是没有回音嘛,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事实上对方也没有大方的暴露自己的信息给她。  

      “所以……根本没什么用途啊。”优兔揉揉头发,把钢笔和信纸一同塞进了抽屉。  

      还是先喂小黑和小白好了。  

      被奇怪的信件和自己的犯傻举动打扰了心情,优兔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养的宠物上。  

      小黑,兔如其名,是只全身雪白的小兔子。  

      小白,兔如其名,是只全身乌黑的小兔子。  

      ……  

      这件事已经被优兔的所有朋友一人一遍吐槽过了。起初她自己也常常忘记,搞的两只兔子晕头转向。不过好在兔子只要吃饱喝足就可以团起来卖萌了,所以作为饲主也无需进行什么除了喂食之外的举动。  

      小黑和小白是优兔的魔术道具之一。一般的魔术师常常用白鸽夹在白纸里变魔术,白鸽听话且聪明,是再合适不过的魔术道具。而优兔却偏偏标新立异,成名之后就买了两只兔子作为自己的招牌,一是应了自己的名字“优兔”,二是免俗。  

      优兔在食槽里放了一些新鲜的菜叶,揉了揉小白的绒毛。两只兔子里她最喜欢小白,一身黑色的毛皮和自己的黑西装十分相配,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小白的皮毛柔软光滑,整只兔也比小黑亲人,常常一摸就停不下来。  

      咚咚。  

      家里的防盗门响起了敲门声,优兔从兔子堆里抬起头来,赶紧跑到门口开门。 打开门,她愣住了。门口空无一人,她目光下移,一只深褐色的箱子吸引了她的目光。  

         里面大概盛着一些宝贵的东西吧。箱子的八个角分别用古铜色的金属包着,由角的那一点延伸大概一公分,都是欧式花纹。她咽了下唾沫,左右看看,鬼使神差的把箱子拖进了屋里。 皮箱的正反是很好分辨的,锁眼的位置不在侧面正中而是稍微偏上些,这样靠上的那一面就是正面。皮箱正面,箱子的正中镶嵌着金色的蔷薇。 里面装的一定是不能倒置的贵重物品。仔细观察后,她不免再一次这么想。  

      按理说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她是不该胡乱接收的,好歹她也算是知名人物,助手多次告诫她,万一收到炸弹或者爆炸性的化学药品怎么办。然而她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好奇心,为了某些意义上的保险,她拿自己的魔术枪对着皮箱,打开了皮箱的锁扣——  

      皮箱的绸缎布包裹着的,是一个金发双马尾的人偶。  

      大概是因为人偶身躯太小的缘故,褐色的小皮箱就像一张大床,让小小的人偶蜷缩在它四尺见方的空间里,宛若婴儿蜷缩在胎内的姿势,美丽又脆弱的让人不敢靠近。优兔从皮箱里小心翼翼地捧起人偶,让她的脸对着自己。优兔看着她精致的面庞,不禁伸手摸了上去。 意外的细腻感。这让优兔吃了一惊,没想到人偶的皮肤不仅具有弹性,还如真实的女子般嫩滑,就像等比例缩小的人一样。  

      优兔凑近了打量人偶的脸部,长睫毛,朱红唇,墨色眉毛。除了精致美丽,她找不出第二个词形容这个人偶。  

      她的马尾在不那么强烈的日光照耀下泛着柔光,让优兔忍不住摸了上去。顺滑而柔软,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又有一点人偶的感觉。 优兔弹了弹人偶头顶的毛,呆毛像是活的一样摇了摇回应她。她试着把她头顶立起来的呆毛捋顺,只是按下去,弹起来,再按下去,又弹起来,再按下去,还是弹起来。……直到优兔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和一个人偶的呆毛玩了半天的自己有多么蠢。  

      扎紧马尾的发绳被发布盖着。所谓发布就是人偶头上系着的粉色装饰品,刚好盖住马尾根部,看起来像个猫耳朵。虽然只是一块简单的发布,但像是为了昭明身份似的,发布底端有一圈白色的蕾丝花边,和裙子底部的大花边是一个款式。  

      相较于她印象里身着款式花样繁复的洛丽塔裙的西洋人偶,她面前的这个孩子的衣着自然要归到“朴素”一类。除了左侧裙角的蝴蝶结外就再也没有其他花式,裙子也只是单纯的蓝色。如果人偶有思维的话,她觉得这孩子一定是最单纯的哪一类,从外表便知。  

      她把人偶放回箱子,这才注意到箱子里还有一个金边发条。  

      人偶还能动吗?  

      她重新拿起人偶,转到人偶的背面,只见人偶的背部果然有一个发条孔。  

          “上发条”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她把发条对准发条孔,扣紧,顺时针旋转了四五圈。 和普通的机械人偶一样,人偶的身体颤动着,金色长发微微抖动,散发出金色的光辉。 人偶,真的动了起来。 优兔赶紧把人偶放下,她紧张的正坐在一边看着人偶接下来的动作。  

      没想到人偶张开眼睛的第一件张既不是摆动手臂也不是发出录制的电子音,而是左顾右盼,大声哭了起来。  

      “你……不是她啊……你……不是她啊的说……”  

      “诶??等等……?”  

      就算是外形和质感再像真人,人偶还是人偶,不可能做出如此智能化的反应的。难不成……是披着人偶外壳的机器人?!  

      “那个大傻瓜明明说回来接我的说!”  

      “……”  

      不死原优兔的脑袋此时几乎是一团浆糊的。  

      在久违的休息日自然醒后,她简单的打理外表,拿出最不擅长的魔术道具对着镜子练习。期间接朋友的几个电话,和助手千代聊一聊闲七杂八的事,在家里宅着,重新躺回床上去,这样结束悠闲的一天……本该是这样的,大概。  

      不知为何(并不能算得上是计划的)计划却被突然送来的皮箱和哭泣的人偶打乱了。  

      优兔愣了三秒,或许是长期从事「创造奇迹」的职业也说不定,她回过神来,不知何时离开了座位。  

      “来,请用吧。”  

      金发人偶听到一个成年女性呼唤她的声音,她抬头,优兔已经正坐在她对面了。她低头,一块蛋糕被推到了她的面前。  

      “呜……给我的的说?”人偶歪头看着模样和她记忆中的人相悖的人,止住了哭泣。  

      “是。请不要客气。”不知为何,优兔用起了敬语,“虽然不清楚原因,也请不要哭泣。泪水会弄脏你漂亮的脸的。”  

      “恩……”  

      人偶拿起大一号的餐具狼吞虎咽的进食,那景象可算不上雅观 甚至可以称为“狼狈”。其景象无法简单的用语言进行描述,硬要说的话,就是有种“糟糕的草原猎手在饿了一周之后终于遇到牧场主丢出来的死羊”的感觉。她一定是是饥饿了很久,不到两分钟,她从空盘子里抬起嘴角沾满奶油的头,心满意足的把盘子放在了它原本该在的地方。  

      “多谢的说。”  

      “那么,现在和我说说你的事吧。”优兔贴心的从橱柜里拿来一条未开封的毛巾,在水池里泡湿拧干之后递给了人偶。  

      人偶坐在箱子上,郑重的一清嗓子:“我……吾乃蔷薇少女第十人偶——亚里亚的说!”  

      蔷薇少女?  

      记忆的碎片在优兔脑袋里一闪而过。她记得助手千寻有次在用到人偶道具时提到过这个词。  

      那时离上台只剩五分钟。  

    —— 

    — 

      “如果蔷薇少女真的存在就好了呢。”  

      “蔷薇少女?”优兔低声问。  

      “由人偶师罗真(Rosen)制作的拥有自主思维的人偶——蔷薇少女。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也不用专门从你的工资里出钱定制一个我的等身人偶咯。”  

      没错,这个人偶……不,应该叫做亚里亚了,应该就是千寻提到过的蔷薇人偶吧。至于更具体一些的,千寻就没有提起了。  

      优兔陷入了沉思。她似乎听到灵魂深处传来亚里亚的声音,郑重而严肃,和刚才食用蛋糕时的态度截然不同。  

      “ 吾乃蔷薇少女第十人偶——亚里亚。 一直守候着某个约定至此遇到你,你可愿意与我一起找寻等候的说?”  

      “我可以帮助你,”  

      亚里亚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神色。  

      “但在此之前能把关于蔷薇少女的事跟我说说吗?”  

      “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的说——”  

        

     

    3933字
    评论(0) 收藏(0)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