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03如何安慰一个无口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05/02

    枪支。一望无际的黑暗。水。绝望的嚎叫。还有..... 

     

    被一个力量粗暴的从某个机械上扯下来,又被什么东西不停息的推着向前,最终到了一个毫无阳光的地方,他们称之为"零元素房间"的地方。摔在地上的背还在隐隐作痛,刚刚接受研究又宣告失败时带来的副作用还没有消除。真想...再也不起来啊.... 

    最终我还是撑着地爬起来了。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带有大片磨砂玻璃的窗户外,其余的设备简直和书中描写的监狱如出一辙。呵,难道我会对其他人有什么危害吗?所有人都躲开我,我是魔鬼吗? 

    ;可是我,为什么仇恨不起来呢? 

    眼泪流干了不会再流,伤害我的人却不断伤害我。 

    这是....为什么啊? 

    "没事吧?"一个白色的身影凑了过来。 

    "啊...没事。谢谢。"这时我抬头打量了一下凑过来的人,一身不染的洁白服装让他看起来并不像被长期关在这里的人,蓝色的长发和眼睛点缀在一身白色中,让人不得不注意。在这种地方却挂着从容的笑容,不是自愿进来的,就是精神力十分强大。 

    没等我发问,他先自我介绍起来:"我叫迷子,元素是【迷】,嗯...大概就是让人迷路的能力吧。你呢? 

    也好,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也不是什么坏事,反倒是要感谢这个人,这样我的话也不显得突兀了“....我叫青原青目,元素是【纳】,创造空间的能力。" 

    接着我从迷子口中得知了关于元素使的聚集地“元素学院”,以及他来这个研究所的目的。 

    “总之是说要带我们去元素学院的意思?” 

    “从结果来讲是这样。” 

    “恩,谢谢你。”简短的交流之后又回归了沉默。虽然也有其他人在小声交谈,不过长时间的交谈也显然使人无聊。我坐到一边倚靠着墙,考虑起了“元素学院”的事。迷子口中的安全的元素使聚集地,到底是什么样呢...... 

    【未来的选择又出现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一惊,连忙左右寻找镜的身影。自从我被俘获之后就没再见过她,没想到---- 

    【我并非以有形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她顿了顿,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刚刚我同其他元素神进行了对话,[傀儡]请求我协助它的元素使摆脱困境。...可以拒绝。】 

    「所以是要我去劝说他的意思?」 

    【是的。是右边角落的少年。】 

    既然是同样遇到困难了,哪有不管的道理?不过我要怎么跟他打招呼呢。。。干脆就利用我是新来的这个身份。。。。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这语气有点像拐卖儿童的。。。 

    他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看了看我,脸上却是一幅难以形容的寂寞与痛苦:"铃神崇一。"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忍心揭开这样一个人的伤疤,也许这个伤疤在旁人看上去不深,可是对那个人来讲一旦破开就可能有致命的危险。微笑的面具下藏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其实这里的每个人,都承担着或多或少的悲伤啊。 

    我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坐在他旁边讲着自己的经历,权当消遣。有的人不是说"劝慰别人的良剂就是你比他活的更惨"么,但愿不要有比我活的还惨的人了。 

    我尽量避开了谈论监工打我时的痛楚的感想,这不能让人心情愉快。虽然全过程他都没有说话,不过当我看到他向我投以同情和惊讶的目光之后,我就明白他有在认真听。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他终于说话了。 

    "同样都是活着,哭着活和笑着活可不一样啊。"我对他说,也是对自己说,"失去一切也是拥有一切,至少你毫无顾虑了。"我已经没有任何顾虑了。 

    ".....谢谢。我会努力的。" 

    「镜,他怎么样了?」 

    【你的话应该起作用了。。。。你可以不用管的。】 

    「帮助别人总是没有....」结合我的种种经历,我咽回去了坏处这个词。 

    「但愿有好处吧。至少不要再有坏处了。」 

    没想到几个月之后我的举动就救了我一命。 

     

     

     

    人贩子 自述见《黑色的记忆》
    评论(1) 收藏(0)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