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3-2突围和奔袭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05/09

    "星野?"我和兰现在正躲在学校大门旁边的墙后面,外面一排排士兵随时可以朝里面开枪干掉我们。像这种部队,虽然不见得全是精锐,但是水准绝对不会差,只能试试看引开他们的注意力逃脱了吗?

    "兰,按计划执行。"我压低了声音,在军队的地方聚集起了【黑】元素。果然不出我所料,一端短暂的安静之后,其中一个士兵小声嘟囔:"不就是一群小屁孩吗,用得着这么盯着?"接着我听到其余几个士兵的附和:"就是啊,还管得这么严,换他自己他受得了吗?"然后是长官的暴怒,还有踢打的声音:"闭嘴废物们!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的家伙懂什么!"被打的士兵也不甘示弱,和其他士兵一起反击。。。。

    就是现在!

    "白,吞噬星野的存在感。"兰看到了我的手势,在我身边聚集起元素,一圈白光聚拢在我身上,随后慢慢向四周扩散开来----我现在已经很难被感知了。

    学校大门未锁,即使门未锁,因为十人理事会的保护,外面的士兵也不能入内。我推开未锁的大门,用我所能达到的最轻的步子绕到一辆车边。士兵们依旧吵着,打骂声不绝于耳,我就在这之中穿梭,如入无人之境。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所幸汽车司机也因为黑元素下车了,趁着他和另一个人吵架的空档,我迅速拉开车门坐进去,转动插在上面的钥匙,用力把油门踩到底,沿着学校的围墙一路窜了出去。光芒从我身上散开成一个个光点,再次汇聚在围墙上的人身上---正是光芒的原主人兰。她从围墙上跳下来,稳妥的落在车顶,打开顶篷钻进了车里。

    从训练有素的士兵眼皮底下抢过一辆汽车,这种事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可这却恰恰是由两个学生而为。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我真是太机智了^_−☆你是想这么说的吧?】

    "这种时候就不要吐槽啦!明明刚才才是千钧一发吧?"

    兰理所当然的坐在我的旁边:"虽然落不到车上也没什么事,不过这样就再也追不上了。"她扭头看着窗外迅速变换的风景,不知在对谁说,"不过我可以飞过去就是了。"

    "飞?"啊啊,相比之下我的能力还真是百无一用。

    【吞噬质量什么的吧。】一旁的黑插嘴道。

    "是这么回事。"

    "还真的?黑你是怎么知道的?"

    【.....随便一猜。】他把视线转向别处。

    我们就这么一路闲聊,直到白色的建筑出现在眼前,变的越来越大时,我们才停下。

    守卫室已经没人了。

    四下也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大家现在多半在地下吧。只不过这周围简直安静得令人窒息。在这个岛周围没有像在海边盘旋得海鸟一样的叫声,浪花也不拍击海岸,没有任何声音来昭示这个地方的生气。这是个死之地。虽然这样说似乎不大吉利,不过我觉得我们这次潜入的确是鲁莽而危险的举动,而其结果,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出所料,研究所的地下一层也是和上面一样一片荒凉。空气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地上七零八落的倒着士兵的尸体....是我的同学们所为?

    我有点担忧的向旁边瞥了一眼,兰的心情大概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吧。生命就这样被毁灭,即使如此,面对着他们的尸体,我也只能说一句:“为了生存。”这一切都无关对错,【人】抓捕元素使进行研究也好,我们的营救计划也好,不过都是为了生存罢了。

    “兰,这里就要进入弱元素区了,你还是尽量把元素集中在自己身上,我不要紧。”我停止纠结的思索,扭过头对身边的兰说。

    “....好吧,我会支援你的。”她拉紧了披风,低头看着什么,很不安的样子。

    果然这种地方对一个女孩子来讲还是太勉强吧。我必须给她信心才行。

    这么想着,我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然后朝着研究所一层的入口走去。

    一路上也是寂静无声,暂时的安静反而比不断涌出的敌人更让人害怕。

    突然,不知从何处晃出一个人影,他的手臂沾满鲜血,颤抖的枪管里射出的子弹没有向我,而是向着我后边的兰打去!

    我挡在了子弹和兰之间,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跑过的这一小段距离,我甚至觉得我比使用元素的人速度还要快。

    "噗唔。。。"我吐出一口鲜血,右肺传来撕裂的痛楚,每一次呼吸都成了煎熬。可恶。。。我居然成了拖累吗。。。视线渐渐模糊起来,我知道这是大量失血导致的,腿也无力再支撑身体,倒了下去。

    渐渐的,周围安静了下来,我明白自己的神智尚且清醒,而身体机能却逐步下降。呵,就这样倒下了,这不是把兰推到火坑里了吗?我现在....还有什么能做的?要先回到地面才行...

    我这么想着,尽自己最后的努力聚集元素把一些信息连同夹杂的负面情绪向尽可能远的地方传播过去。

    “要保护好兰。”我的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过了一会,我依稀感觉到身体腾空,或许是【域】的能力?

    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这就像我的心吧?金黄的圆月跳入我的视线,这是肮脏的天空中唯一的纯净。一如执着的帮助我的兰。

    我的生命里出现过许多人。他们大部分是受到我的元素的影响而毫不掩饰对各种事情的厌恶,即使是陌生人,也会因为我不小心碰撞到他们而出口相骂。还有一部分,是和我一样受到这奇异能力影响的人。比如说镜,他是唯一可以体会到我想要抱怨却发现错在自身的人。如果少了这个朋友,我会比现在更加痛苦。比如说明治,虽然他第一次和我见面就偷走了我的学生证,不过那之后他带给我的欢乐远远大于难过,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比如说从来没有组长样子的空,他总是在我企图抢他的职位的时候哭。比如说罗莎,她也曾安慰过我.....还有兰。只有在她身边,我才永远不会感受到痛苦。

    可是现在,兰,

    我看着你在哭泣,却无力擦干你的泪水。

    伤痛使我的身体麻木,

    我唯一感知到的事物唯有紧抱着我的你。

    “黧,最后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请无论如何也要告诉她——”

    秀恩爱 穷摇 强行加了提到的人otz 才不是BE呢
    评论(5) 收藏(1)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