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想录+

+万想录+

存在于脑海的万千幻想,传达不到的无尽思念。  

 

+黑兔晴子&米白的故事持续补完中,敬请期待!+

  • 57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29 角色数
  • 12 关注人数
  • 00雨夜

    枭羽

    枭羽

    毕竟这都是xx石之门的选择嘛!
    2014/05/22

    哗啦–– 

    雨点一个接一个的撞到地上摔得粉碎,可它们还是毫无畏惧的扑上去,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 

    雨夜。 

    昏黄的灯光照亮在女孩的身上,撑起了一片金黄的雨幕,浮动在深沉的夜里,没有迷失。青色的伞遮住了光,在女孩的脸上留下了一片阴影,没人能够看清女孩的表情。 

    沉默了许久,青色的伞下青色的少女离开了跃动的光的笼罩,却并不是想清楚了路想要急切的回家,而是如同散步一般悠闲的走着。她没有家。现在时间对于她来讲有大把大把,而爱的感觉她却从来没有过。万事万物总是互补,有的人有人关心,却时日不多。现在的她宁愿为谁而死,然后得到一滴从心里流出来的难过的眼泪。 

    可惜没有这样的人,而且她也不能浪费好不容易保全的生命。 

    "死亡很痛吗,镜?"她这样问身边的同伴。 

    【也许。】雨水从被称为镜的小女孩身体中穿过去,按部就班的击打着地面,【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稍微有点不适应。呃...如果没有你的话,也许那时候我就会死在监工手里。"她走的慢了下来,前方是一个路口。 

    【事件发生后就没有如果,所有的未来都已经被决定。】镜闭上眼,声音仿佛来自远方。 

    "那么是谁决定的?" 

    【青目,你自己。】镜顿了顿,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深夜,对面的红绿灯忽闪着同一黄色,失去了指引的马路也失去了生气。青目和镜已经来到了路口。 

    她们沉默的走在不宽的马路上,远方的汽车呼啸着,比轮船还能披风斩浪,雨滴的尸体再一次被鞭挞,碾碎。哗啦–– 

    然后––– 

    来到了还未过去的青目眼前。 

    刺眼的远光灯使她瞳孔一缩,极短的时间里她已经无法调动任何知识来创造空间,仅仅是下意识的创造空间作为缓冲。可是用处微乎其微。 

    随着车轮橡胶剧烈摩擦地面的声音撕破天空,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晃悠了一下又继续加速离开,就像受惊的鸟。地面上只有雨的尸体,还有倒在地上的青目。 

    从多的数不清的伤口里溢出的血液流出,又被雨水冲淡,再次流出,冲淡...剧烈的疼痛让她几乎流出眼泪,可失血的无力让她连喊也难以喊出来,仅仅是用手抓着地面。 

    而她的同伴却没说一句话,只是蹲下握了一下她的另一只手,然后加速朝着所感知到的某个方向跑去。 

    也许是直觉,也许是判断。那个方向的确跑出来一个拉着另一个女孩手的少年。他们在小巷口站住,那个少年用手在女孩的眼上挡了一下:"幽子别看。" 

    "小森?" 

    青崎一树跑到青目的身边蹲下,看了一眼却没有拿任何医疗用具,只是用尽量听起来从容的声音说: 

    "我是...医生,别说话,保持意识。还有闭上眼。" 

    也许这是医生的个人习惯吧。青目这么思怤着,闭上了眼。 

    全身的伤口竟快速愈合,刚才的车祸简直就像一场梦。青目不由得沉沉睡去。 

    看到青目的伤口已经愈合,小森不由得出了一口气,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拖到马路对面的屋檐下依靠着。他看了看一路冲淡了的血迹,不由得眼角多了几条黑线:"还好下雨啊.....衣服的话...."说着他脱下自己的衬衫,盖上了青目身上的血迹。他却因为失去衬衫的保护和淋雨不禁打了个喷嚏。 

    一旁的幽子赶紧跑过来递给他伞,还不忘埋怨几句:"真是的!小森你太圣母啦!" 

    小森笑着接过伞,抚摸着幽子的头:"因为lki说是重要的朋友的元素使啊。" 

    "才不信呢!" 

    "怪我咯?" 

    镜看着两个元素使的身影越走越远,坐在睡着的青目身边,把头靠在青目肩膀上,对着小森离去的方向,嘴唇翕动,默念了两个字。 

    【再见。】 

    于此同时,小森脖子上的项链摇晃了一下。 

     

     

    【醒了?】镜在一旁等了很久的样子。 

    青目睁开双眼,昨夜的雨水从屋檐下滴下来,刚好打湿小森衬衫的袖子:"这是?" 

    【医生的衬衫。】 

    "啊?"她把衣服掀开,看到了自己卫衣上大片的鲜血,心有余悸:"不是梦啊....可是伤口的确..." 

    【那是【生】的元素使。关于治愈力的元素。】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可能为了路人––" 

    【我和那个元素神有点交情。】 

    "还有––" 

    【在我碰运气的时候恰好遇到,除了求救之外还叙了叙旧。】 

    "能不能..." 

    【用元素弄一件衣服也不是不可以。】 

    青目一甩衣服,带着满身的血站起来直接大声喊了出来:"能不能不要打断我说话!你今天话很多诶。" 

    被直接注视的元素神也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扭开脸掩饰自己的失态。过了一会之后恢复了常态。 

    【那么,现在你回答了最初自己的问题。】 

    青目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嗯,是啊。" 

    当一个人有了濒死体验之后,也就会对生命有着格外敏感的感知了吧。 

     

     

    置于镜和lki有什么交情又聊了些什么,大概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吧。 

     

     

     

     

     

     

     

     

     

     

     

     

     

    -----------------*访谈小剧场*---------------------------- 

    黑兔子:嘿!这篇里大家有什么感想来说说吧w 

    青目:好痛ˊ_>ˋ 

    黑兔子:抱歉啦。。。。真的只是剧情需要。(小声:其实还有救人和腰斩的构想的) 

    青目:听到了-_-# 

    镜:【那样再晚一点都会死了。】 

    一树:腰斩?!不要这么残忍,那时我的能力还不能完美接人啊。 

    幽子:还浪费衣服。 

    黑兔子:诶诶诶居然听到了。。。幽子不要这么吐槽啊,为了你的出场我可是特意用了第三人称。 

    青目:其实写到一半也有想要跳过去的念头呢。 

    黑兔子:喂你不是都昏迷了?! 

    青目:糟糕我忘了!∑(゚Д゚) 

    幽子:才不想看到小森和别人秀恩爱(鼓脸 

    一树:气还没消啊? 

    黑兔子:给你这个(递过蛋糕 

    <幽子安静了下来。> 

    一树:=_=。。。果然 

    青目:不过说起来,镜你和他的元素神说了什么?(指一树 

    lki:【没什么。】 

    黑兔子:呜啊lki本尊说话了! 

    镜:【你听得到?】 

    黑兔子:啊。。嘛。。是吧? 

    镜:。。。(怀疑的目光 

    黑兔子:我是【作者】的元素使哦!【作者】!(心虚 

    一树:那是什么? 

    黑兔子:总。。。总之胡来的尝试的初次的正篇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有ooc的话要及时提出哦!再见! 

    青目:下次见。(小声:血迹很难洗掉的! 

    一树:再见啦,虽然回去之后就敢冒了。(笑着 

    (镜与lki用犀利的眼神看着黑兔) 

    【作者】元素神:【再见。黑兔子你定语加太多了。】 

    黑兔子:喂楼上你真的存在啊!∑(゚Д゚) 

     

    自吐槽良心大作 不收藏评分评论吗少年?
    评论(1) 收藏(1)
    • 修治:

      hhhhhhhhhhhhhhh小剧场笑哭啦hhhhhhhh

      吐槽良心大作(点了赞

      2014/05/23 00:14:47 回复
CONTENT

陆生水母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琴弦碎音

青色的眼睛里所看到的-

-是无尽的绝望

奥丁的神鸦

塞西莉亚之泪

黑与白

我成为怪物的那天

身高157以上的人都乖乖给我跪下!

睦月雪

寻爱者的执念

蔷薇色魔术师

杂谈

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