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蹭得慌的日常

两个蹭得慌的日常

以pm探险队系列世界观为主世界观,还有各种各样的衍生Paro    

*两个亲妈的脑洞有点大    

*主角是好想急死你的一个感情白痴和一个蹭的累    

*各种日常和Paro    

*大部分是小的日常故事    

   

  

 

  • 58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5 角色数
  • 8 关注人数
  • 第七章

    随性葱

    随性葱

    咕咕咕
    2017/12/29

    【好久不见了最近肝七日和es肝疼呸呸呸什么也没有】 

    【猎奇血腥要素注意,剧情戛然而止是因为爆字数了,还有三章结束剧情还有特别多所以就戛然而止没怎么铺开,对此我很抱歉了】 

     

    第七章 

     

    又是梦。 

    那孩子被贯穿,被撕裂的噩梦。 

    一想起这个梦我就颤抖,直到热牛奶烫伤了我的脚踩发觉手上的水杯什么时候已经落地了。 

    我确实有一些特别的能力。 

    可以在梦里见到与自己有深交的人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的家族或多或少都有这种能力,只不过我和我那不知道在哪里狗混的哥哥能力比较影响生活罢了。 

    能梦见未来。 

    我还算比较好的,目前确认最久远的预知梦也就在几年前做梦梦到twight生日我整了他然后半年后我真的梦里一样用弹射装置藏在蛋糕盘子下面吓他他还真的用棒球棍打了我。哥哥就比较糟糕。他甚至在小时候就能梦到魔王复活的细节和一系列相关的残梦。可能是他去求医了,又或者他沉浸于骰子和转盘之间的刺激,他在魔王真的复活后把自己梦里的残梦做成了笔记就离开了。我也拿着这些笔记写了本书,也把这故事背后的这段故事写了下来,也不为什么,就是赚点小钱。毕竟自己的专利费都被自己用来买书了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就成了穷的只剩学术书的书呆子。 

    “twi,帮我擦一擦地——” 

    啊。 

    过了两年了我也总觉得那孩子还在我的屋子里一样。也许我失败了,那孩子变得毒舌抖s过头了。前辈知道这事后也没骂我,来信中写着他开朗点正好了。 

    可能是亲爹。 

    简简单单收拾了一下地板和脚趾后我才反应过来前辈把他亲戚的孩子送过来学习的事情。大概就是今天?那孩子魔法天赋实在是不行,成绩单也是很惨,但是她又想做一个魔法师守护村庄,无奈之下那个亲戚通过前辈的人脉联系了我。也好。家庭教师的工作至少解决了我的生存危机。 

    “wale先生,有您的一封信。” 

    窗外的邮递员喊着。 

    最不可能的人寄信过来了。 

    “wale先生, 

    “很久没写信了,当然我不想给你写信。但是有些事我还是想询问一下你。 

    …… 

    “祝你身体健康,早日累死。 

    twight” 

    熟悉的工整的笔迹和熟悉的言语。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可爱的twi我想死你了呀啊啊啊啊啊想了想你长大的样子希望你还能那么可爱——” 

     

    “那么,请系好安全带。” 

    一名壮汉从缆车外探进头,确认一下三人是否系好安全带后,朝着不远处工作室的人员挥了挥手示意。 

    “感觉这段时间伙食要紧缩了……”vito数了数钱包里的剩余。虽然这段时间尽量省钱,但是租借骆驼的费用远比自己想的高,加上缆车旁的餐厅高昂的费用,没带够干粮还经常在旅店这种对勇者和佣兵优惠的地方吃饭有点对物价失去知觉,vito感觉到了深刻的绝望。 

    “vito大哥哥不要叹气啦!幸福会飞走的!”坐在对面的sadas紧张的安慰vito,“那,那个,实在不行我手上也有点零钱救急——” 

    sadas掏出自己瘪掉的钱包。 

    “那个,sadas啊,我……前段时间镇子里进了一些扭蛋机……sadas没控制住……” 

    twight愣了一下,然后打开自己的背包。塑料碰撞的声音。 

    “到底是什么扭蛋机让twight和sadas这么沉迷……” 

    “魔法兽耳裙装少男公务员系列。”twight冷静的回答。 

    “那个兔耳lo装的sr扭蛋sadas一直扭不到啊——” 

    “我也没有……可恶啊那个模型超好看的……” 

    完全跟不上这两个人的思路,vito想。 

     

    从沙漠尽头的缆车小镇到海滨都市相当的困难——各种高耸入云的山峦,困难的山路和大量魔物拦路,如果仅靠步行的话至少要四个月。并且由于有大量悬崖峡谷,马车完全无法通过。缆车实际上是几十年前就有的交通工具,大家都能靠的缆车简单的出行,然而魔王复活后过路费直接涨到了天价。 

    不过就算是缆车也不见得能马上到海滨都市。由于地形复杂,实际上缆车是有很多停靠转向站的,在站台附近都会有围绕在其周围的小镇提供休息的场所。只要持有票据就可以随意在周围站停靠。缆车的动力虽有势能相助然而更多的是靠矿石魔力驱动,所以充能耗时相当的长,耗矿量也相当吓人,乘客在镇子里要待很久缆车才能继续运行,不过缆车带动了本就矿产丰富的山峦区域的矿产业发展,也算是都有收益了。 

    twight满头大汗得翻看着宣传小册子,缆车正在努力爬坡着。sadas大概是因为一天没合过眼,在跌宕的缆车上熟睡着,还好安全带固定好了她娇小的身躯。vito自己也迷迷糊糊的打着瞌睡,在完全睡去前又因为震荡而清醒一下。 

    “twight为什么不困啊……” 

    “我……”twight面色煞白,紧张的扭过头看了一眼窗外又扭头回来,“没什么,我还不困,嗯。” 

    “恐高?”看着twight发抖又紧紧吸着口腔两旁的样子,vito试探性的发问。 

    “不不不不不我没有恐高啊什么都没有……” 

    明明声音都弱到快听不见了还在逞能的twight让vito有些担心。 

    “twight在这里走了很久的原因我大概明白了。” 

    “闭嘴。” 

    twight已经开始有气无力了。 

    景色缓慢移后,一览众山小,然而twight无暇顾及壮景。眼前的碧空和蔚海揉在一起仿佛成了一片混沌,高空稀薄的空气带着些许寒风在身体里喧嚣着,钢铁制成的座椅如云般飘渺。 

    呼吸开始困难了起来。 

    在vito的诧异下,twight朝着一边倒下去。 

    昏炫的实感,连绵的山脉,空旷的天际。 

    白茫茫,轻柔的感情随风飞跃。 

    无法辨明自己的所在,欲伸出手却只剩棉花的触感冲击大脑。 

    刹那间,天昏地坠,齿轮与轨道吻出激烈的刺耳声。 

    宛若一梦。 

     

    梦里是熟悉的悬崖。 

    “快看~那个恶魔害怕了!”“那眼睛好恶心啊。”“拿石头砸他眼睛吧~”“好恶心呦为什么乌鸦不啄烂你这恶心的眼睛呢~” 

    一群小孩子在悬崖边喧闹着。 

    我刚借了图书馆新进的一些科学杂志和小说。最近twight对英文挺感兴趣的样子,上次还捧着我书房里的原版《老人与海》和词典看。不过那孩子才六岁,这种书还不太适合小孩子看。借了《绿野仙踪》后我才后悔,生词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我也看的云里雾里。 

    不过twight那孩子很喜欢。 

    这么想着,我抱紧了手里的书。 

    初次见面时那个瘦小的身躯,控制不住的眼泪装饰在你的脸上。 

    明明你笑起来更好看。 

    我很高兴你能喜欢上看书,我们一起谈天,聊书里的故事。 

    我实在不希望你会在那群用天真的恶意想要歼灭恶魔的孩子的面前那么颤颤巍巍害怕的被逼在悬崖边,甚至一只脚已经悬空。 

    在我那没用的喉咙喊出声之前,在那些孩子拿着的烧烤叉戳进你那妖艳又吸引人的血瞳之前,你甚至都不敢抓住那些孩子的衣服,就这么掉了下去。 

    海浪拍岩,日光和睦。 

    “twi——!” 

    深海里,我能感受到他逐渐微弱的波导。 

    那孩子根本不会游泳,而且还恐高。 

    我也不是很擅长游泳,最后还是找了twight的母亲求救。 

    那样的日常,从一开始就充满裂痕。 

    结束是必然的。 

     

    再度醒来时晚霞直直照在twight脸上,本能般的用手罩住了眼,不愿去回味梦里的光景,光线此刻如针般扎眼。twight身体无力的软垂了下来。 

    “没事吗大哥哥?”等twight恢复了一些意识后才注意到自己躺在一个石制长凳上,sadas拿着一杯温水和水壶站在一旁,“要不要喝点水?” 

    “对不起了,”twight接过水,连日的操劳和高处本能的恐惧还没消散,水面上满是溅波,“让你们两个人担心了,抱歉。” 

    “没事的哦?毕竟一路上都是大哥哥帮我们解决魔物,让我们能休息一会,没想到大哥哥这么累啊……sadas不会看气氛啊啊啊对不起!” 

    “不,sadas没错啦?是我恐——” 

    “twight看起来恐高很严重啊。” 

    twight反手抓住刚走过来的vito的脸。 

    “疼疼疼——我给twight买了烤鱿鱼啊——” 

    手突然放开,紧接着vito手里的烤鱿鱼直接被抢走。 

    “还算你识相。”twight狠狠的咬了一口,热气成雾冒出,“你……唔呜……再提这事我就……呜……” 

    “好的——”vito看twight恢复了一些精神,便接着说,“管理员说明天缆车才能充能完毕,总之先去旅馆吧。” 

    “等一下。” 

    “怎么了?” 

    twight看了看不远处的站台,又看了看自己磨损不少的鞋和围巾。 

    “你们是把我拖过来的吧。” 

     

    缆车驶入林间。 

    周围的树虽然都被砍伐,但是放眼过去仍是密林茂盛。 

    缆车车底离地面很近——至少比在山顶上好多了。 

    三人已经在缆车上坐了好多天了——据说要七天才能到达海滨都市——大概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但是连绵的树海仿佛没有尽头。 

    twight在这海拔也一直沉闷着,不过脸色比前几天好很多了。vito之前翻了翻书说转移注意力可以缓解恐高症状,于是带着twight去了躺古书店。现在堆在twight座位旁的书堆好像也快被twight看完了。 

    上一站的车站便当是鳕鱼鲑鱼子照烧便当。三个人吃完后纷纷收拾便当盒。“sadas想吃鳄鱼!”不情愿的咽下最后一口鲑鱼子的sadas突然开口。 

    “鳄鱼……啊……?” 

    “鳄鱼在王城那边也是贵族餐桌上的东西呦,很难吃的到的。”twight接过sadas手里的便当盒,“sadas你先擦一下嘴角吧。” 

    “有时真的跟不上你们的思路……”vito感慨。 

    “vito哥哥也来一起呀~!首先是感受星●牛仔——疼!……” 

    这大概是和twight的这两个月旅行里vito第一次看到他打女孩子——虽然只是轻轻的手刀。 

    “好了好了,别教和这个领域无缘的队长奇怪的东西啊。虽然这作品口碑很高但是对不上电波完全不行吧。”twight温和的揉了揉sadas刚刚被劈的脑袋部位。 

    这场景看的vito很是无奈。同样是犯蠢,sadas作为小女孩理应就能得到twight的爱护,然而twight对自己很是恶毒,也就twight中尸毒时和恐高时不怎么欺负自己…… 

    其实一想twight对自己关照颇多,但是细细回味一下全是拳击的瞬间,无一不快准狠,以至于vito现在觉得能活下来纯粹是奇迹…… 

    就算twight不动真格怕是自己小命也早就没了的实力差面前,vito甚至觉得那拳头都是twight的温柔爱抚。 

    “怎么了,vito,表情很奇怪啊,”twight看着vito从无表情逐渐转化成犹如蹲厕拉不出来还被淋水一样的表情,一手抓起vito的脸就向外扯,“这个表情好丑,换掉。” 

    “等等——疼啊——”vito顾不得发愣,疼得眼泪都滚了出来,“没什么啦——所以不要扯——” 

    手猛地松开,vito哭丧着揉了揉自己的一边脸。 

    “……你还是傻笑适合你。” 

     

    水泥制的路面,川流与桥支横交错。涟漪激荡,船船相望。天空布满阴霾,烟囱高耸入云。 

    “好厉害?!这就是船吗?!看起来好像鞋子!”sadas抓着护栏,双脚踩在矮小的栏杆间隙伸出身子观察着往来船只,“这里和沙漠一样会有烟尘呢!但是水很多呢!” 

    “但是不能喝,这里的水和沙漠的地下水不一样,”twight把差不多要掉下去的sadas抓了回来,“vito你也盯紧sadas,这个进城的乡村姑娘出事了我们可是要被沙漠里那些大汉揍的——” 

    “……不要?!”vito回忆起在沙漠里那些健美大汉就一阵后怕,“sadas,听话,之后我和twight大哥哥会带你去玩的,所以现在先为了我们的未来安分一下……” 

    不过看sadas这么精神的样子vito也算是松了口气。一离开沙漠sadas就不太正常,经常无意撞到人或者迷路还经常头晕,在途中twight和vito也找了个有诊所的站台带sadas去看过病,然后被那个眼睛和twight一样左红右蓝的医生说了一句“内环境失调,眼睛和小脑不适应高山环境,休息几天就好”就打发三人回去了。然而vito就说了一句“庸医”就被twight暴打了一顿理由还是“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这里的风很奇怪呢!” 

    “因为是海风吧……不过我也没来过海边啦……”vito感到了风带来了令自己作呕的咸腥味道,看到周围的渔船后抓起sadas的手腕就走向都市中心,“我们去旅馆订房吧。” 

    “勇者你不知道的吗,这里没有旅馆的。” 

    一阵死寂。 

    “哎?” 

    “你们俩都不知道……没看报纸吗?”twight举起这几天翻烂了的报纸,“不巧呢,前段时间这里有地震,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旅馆太旧了就倒了。” 

    “我们要露宿荒野了吗……。”sadas很容易的接受了现实。 

    “我不要啊?!我绝对不想在到底都有鱼出没的地方露宿啊!”vito抱头蹲下来用毕生嗓音大吼,“不要啊!鱼!不要!鱼骨!虾壳!蟹壳!不要……啊啊!” 

    “这可真是令人绝望呢——”路人陌生的声音在旁边幽幽的传来。 

    “没办法呢,那就让我twight大人给你希望吧,”twight抓住vito的手拉他起来,另一只手抓住想去追蜻蜓的sadas的领巾,然后径直走向刚才的路人,“看到了?这两个家伙就是这么副德行,没办法我才拜托你的。” 

    “……twight?”vito还没缓过神来,带着点哭腔发问。 

    “这是我在这的……熟人——”twight回答。 

    路人哭丧着抓住比自己高不少的twight的领子哭喊:“好过分哦?!姑且把我介绍的好一点嘛~比如说您的第一次的获得者——” 

    “对不起了两位,这个人脑子有问题是个基佬变态,是我第一次打的人。” 

    “不是基佬啊?!我打从身心喜爱可爱的正太萝莉!我最喜欢童颜的twi了!~” 

    “恶心,去死吧。” 

    “vito大哥哥,这就是wale哥哥,”sadas实在不忍心看下去这个尴尬的闹剧,替twight给vito介绍,“虽然有些奇怪但是wale哥哥是个好人——” 

    “谢谢呢sadas酱果然还是老实叫哥哥的sadas最可爱——”趁wale扑过去抱住sadas之前twight先用巨剑来了一发全垒打。“你这个27岁的老大叔还好意思让人叫哥哥吗?!” 

    “27?” 

    “sadas记忆里,嗯,过了这么多年了,大概是吧。” 

    vito彻底愣住了。这个比sadas还矮的怎么看都是小学生的人竟然是这么出名的学者。身材比起纤细但还算壮实的sadas而言更像小孩子,脸甚至比年龄虽然比自己大但是童颜过分完全看不出来的twight还要幼上几分,清澈的金瞳就像小孩子的眼睛一样闪耀,卫衣里伸出来的手臂瘦的过分。 

    “不对吧。” 

    “不,本人无误。” 

    两个认识wale的人不约而同又黑着脸的点头。 

    “毕竟在海滨都市这个对魔王的前哨站当然要做不少准备的,露宿的话气候问题而且飞虫滋生严重你们俩估计受不了几天,严重一点就要进医院了。虽然我也不愿意但是我也寄信给了wale,这段时间住在wale这边吧。”twight走在路上解释道。 

    “谢谢!……嗯……那个,名字……”sadas迷迷糊糊挠了挠脑袋。 

    “果然呢……呐,sadas,”wale不知不觉溜到sadas身后,塞给她一根棒棒糖,“这个可爱的大哥哥叫twight哦~如果记不住的话就叫他twi吧~” 

    “甜!糖哥!”sadas含着糖口齿不清的跟着说。 

    “不要传输给sadas奇怪的想法。”twight白了wale一眼。 

    “但是twi这称呼挺可爱的啊~听起来就有点清爽的甜味一样~”vito看twight虽然满嘴嫌弃但是精神很多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你这个家伙就没点自觉啊……算了,随便你们叫——前面过马路后左转,让sadas小心点,不要被马车撞了。”twight叹了口气,随手揉了揉vito被海风抓烂的头发。 

    “什么啊……”vito不太好意思但也没拒绝,碎碎念了一句就抓着sadas的手过马路了。 

    “wale,你发呆干嘛呢?”twight走过马路后转头看着在原地发愣的wale,轻轻喊了一句。 

    “啊,没什么。”wale揉了揉眼,等马车驶过后跟上三人,“只是想起一段梦。” 

    “你还做预知梦啊。”twight接过有些昏的wale。 

    “更严重了呢……啊,那栋小房子就是我的家了,”wale虚弱的回答了一声,“twi和sadas先过去吧——twi还拿着我家钥匙吧——帮我收拾一下书房的书吧~sadas从来没离开过沙漠吧,等会观光时累倒就不好了,先去休息一下吧——还有啊,twi,rouqu来我这里学习,你先去打个招呼吧。” 

    “啊……好,”twight眨了眨眼,拉起sadas的手就走向那个朴素的房子,“vito你照顾一下wale,” 

    “啊,好的,twi。”vito目送twight和sadas小跑着前行,等到俩人走远后才转过头看向在路边的长凳坐下的wale,自己也跟着坐在了旁边。 

    “wale先生找我要单独谈什么呢?”vito开口。 

    “我觉得就算我不说你也懂的。我能梦到twi的旅行所见,说白了就是预言者,和sadas一样祖传的特别能力吧,虽然只是扭曲的片段,twi也在信里介绍过你,我大概还是明白的,vito你虽然没twi那个比较特别的孩子那么敏锐,但是你应该早就有注意到的吧,”wale看向vito,严肃的神情和刚刚完全不符,“你怎么看待sadas和twi的——说出你真实的想法。” 

    “预言者吗……我……”vito垂下头。 

    “我觉得他们很强。不是单纯的实力而已。平常他们俩很合拍,也很会开玩笑,犯蠢时都很可爱……嘛……但是—— 

    “他们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孤独。” 

    “果然你很特别呢,难怪twi把你看的很重要,”wale瘫软下来,“我所做的预知梦是和我关系紧密的人的未来,虽然破碎混乱,但是梦里是对于那个人而言的命运,或者是重要到刻印在未来的一瞬。而在twi的命运里,你基本都在场。” 

    见vito一愣,wale轻笑一声,继续说下去。 

    “我的能力其实我不想相信,所以我需要去见识你和twi的羁绊,作为学者而言这是最基础的——这一会的时间,我能看到的是,那个傲娇过分的twi能对你稍微敞开心扉,不是他的父母,他的那个所谓的哥哥,也不是作为他的心理医生的我,现在离那个已经习惯禁闭内心的可怜灵魂最近的是你,”wale有些遗憾,但是很快的平复了情绪,“对于我而言,那孩子是我所敬仰的前辈的儿子,我很在意他,当他是可爱的弟弟,我明白他的可爱之处,但是你不明白,你却接受了那孩子不会展现在家人面前的任性——那个傲娇的性格,我应该说声抱歉的,是我太过疼爱他让他嫌弃起我的。但是不是亲密的人他也不会这么过分又温柔的一拳接一拳。” 

    说到这里,wale手放在了vito肩上,比vito还要矮一个头的成年男人露出了欣慰的神色:“我很同情sadas和twi——他们俩很可怜,命运玩弄着他们——但是他们没有放弃,毅然走向破灭的结局——” 

    “破灭……” 

    vito小声喃喃。 

    “你,我,其他人,都可以改变命运。所以你相信自己,还有twi,”wale站起身,回味近些日子的梦境,“对此,你必须要明白,twi的过去。” 

    “twi过去到底……?我只知道他是为了寻找哥哥……”vito一时无法接受硕大的信息量而晃了晃脑袋。 

    “'我永远不会忘记。 

    多少轮回,多少消亡,这不过是命运的一环。 

    但是此刻我不会忘记你。'——这句话你一定要记住。” 

    “什么……” 

    “我的梦听不到声音,看不清讯息,但是只有这句话特别清晰的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wale想了想,接了一句。 

    “在twi惨死在魔王爪下后。” 

    “肠子被扯出,脑沟被魔根充满,四肢一片片被削掉,眼球成为魔物争相舔舐的美餐,拦腰砍断……” 

    wale扶住反胃快吐出来的vito。 

    “求你了,请你去拯救我最亲爱的后辈吧。” 

CONTENT

【pm】电栗鼠与卡咪龟

【校园】不良与优等生

【rpg】奶妈与战士

摸鱼

【魔女】悲哀的魔女与朦胧的你

【架空】有生之年的vitoxtwiko

【现代】两位唱见

【神明】洋馆rpg探险游戏

【c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