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蹭得慌的日常

两个蹭得慌的日常

以pm探险队系列世界观为主世界观,还有各种各样的衍生Paro    

*两个亲妈的脑洞有点大    

*主角是好想急死你的一个感情白痴和一个蹭的累    

*各种日常和Paro    

*大部分是小的日常故事    

   

  

 

  • 57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5 角色数
  • 8 关注人数
  • rpg终章

    跳崖p葱

    跳崖p葱

    咕咕咕
    2018/05/20

    终章

    【end1.雷阵雨与紫阳花之下】

    身体好疼。

    但是手和脚还在配合冲刺着。

    在魔王的枪上留下了大量划痕。

    “twi他,twi,明明那么喜欢你,为什么……呐,ralap先生!他,twi他——”

    “因为我是魔王,vito。”

    枪贯穿了vito的手腕,明确的用枪上的倒刺勾断了vito腕上的神经,痛苦的喊声沙哑到twight已经听不见了。

    魔王拿起了vito手上的匕首,然后召唤出了一团业火。

    “再见了。”

    匕首在业火中融化……消失了。

    最后的羁绊。

    wale和grolia推开了大门,只看到了这一幕。

    魔王坐在王座上。

    一具全身被挑开的尸体。

    和twight。

    “twi,你——”

    “反正落在魔王手上只有痛苦,不如就这么解决了。”

    眼神满是空洞。

    “不过是换了个雇主而已,wale前辈和grolia这么惊讶吗?”

    被鳞片布满的少年举起剑。

    城外下起了雨。

    紫阳花开的正艳。

    bad end.

    【您还没和他建立起属于您们的羁绊。】

    【end.留存历史】

    “ralap,您——不,魔王,你,如此轻松的夺去别人的生命,”vito站了起身,胸口隐隐作痛,全力的放任心脏大喊着,“我明白了,twight和sadas到底是背负着什么战斗的——”

    眼泪甩到脑后,极速间匕首和枪激烈的碰撞。

    “为了不再让任何人因为失去而哭泣,我要打倒你!”

    “真讽刺啊,twi明明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他,他不过是只有力量的怪物,您是为了什么而靠近他呢?”魔王笑了出声,手上完全没有空隙的用枪挡下攻击。

    “没有为什么!无论是佣兵twight!还是以前的twi!我都最喜欢了!我想和twight在一起!一直!”憋在心里的这段怒吼和匕首一起冲上前——

    ——啪。

    折断了。

    “可惜了,结束——”魔王笑着举起了枪。

    “更可惜了,还没有!”剑挡了下来。

    vito瞪大了眼,面前分明是刚刚被——vito不自觉的看向原本的血肉坠落处,却是空无一物。

    ralap也愣住了,一瞬间被twight占了上风弹开了枪,紧接着巨剑砍伤了ralap的左手。

    下一瞬间,枪声响起,穿过了ralap的右肩。

    “疼死了——不过也算两清了。”

    twight和背着rouqu赶过来的sadas都让vito惊的说不出话。

    “那个,另一个糖哥哥,为什么要把rouqu也传送过来啊!”

    “咕咕。”sadas头上的鸟无奈的拍了拍翅膀,然后一蹦一跳到twight的脚边。

    “抱歉了信使大人,如果不这么做让魔王分心的话真的很难偷袭成功。”

    twight说着,grolia和wale也传送到了门口。

    “接下来,魔王呦,”wale开口,“您能和六个人对敌吗?”

    “有趣,有趣呦……twi……没想到你居然和小信使一起捉弄了我一把……而且wale和sadas居然还能活下来,不错呢,越来越有趣了——”

    “vito——!”

    vito闪过了枪刺,sadas掩护着vito射击封住了魔王的行动,紧接着twight拦腰砍去,魔王向上一跃停留在空中并召唤出了魔枪们接连而上。

    “啊,好麻烦。”grolia同时也吟唱完毕,用光炮群回击着魔枪,rouqu开始对vito进行吟唱治疗,wale也冲了上前,掏出包里的烟花对准就是一丢。

    “这样也行吗?!”vito吐槽了起来,与此同时ralap也召唤出地底的魔刺保护自己。

    sadas趁机一跃而上,轻盈的在空中射击击破了ralap的左耳耳垂,“这时候吐槽才是vito哥哥呢!”

    “虽然很想继续吐槽但是……谢谢rouqu,”vito挥动起了法杖,“完全恢复!魔王做好觉悟吧!”

    此时wale走过来递给vito一袋粉末,“用你的魔法引爆光粉吧。”

    “好!”vito握紧袋子,趁着魔王和twiggt以及sadas纠缠着的一瞬冲到身后撒了ralap一身粉末。

    “结束了!”

    剧烈的光轰炸着魔王的身体。

    【要在此存档吗?】

    【是】【不】

    【不←】

    魔王被光吞噬了。

    “……太好了……”

    魔障消失殆尽。

    “结,结束了……”

    六人累的瘫了下来。

    “抱歉,twight,匕首……”

    “哈?在意这种事情做什么?”twight一把夺过vito手握紧到满是汗珠和血液的匕首柄,“市面上的便宜货再买就是了,重要的是你没事。”

    “哎?”

    “……不,没什么。”

    突然地面剧烈的晃动,如同深层的什么在咆哮着。

    “这……要崩塌了!大家快跑!”

    大家慌作一团,grolia坐上法杖,“魔王留下的传送轨道也消失了,只能徒步出城了。走!”

    “呜啊啊啊啊啊好的!”sadas赶紧抱起瘫软的rouqu,和wale一起跑了出门。

    “走吧……vito……辛苦了。”

    twight拦腰抱起vito,也朝着门口的光芒冲去。

    在那之后。

    wale前辈失去了预知的力量,他自己说着“你们已经脱离了命运,接下来就是你们这帮年轻人活跃的时候吧”然后留在了海滨都市做研究,和原来一样。不过他研究的内容又多了一件事情——

    rouqu和sadas也留在了海滨都市。rouqu因为净化sadas的诅咒用了太多力量,现在特别的虚弱,只能躺在床上。据wale说恢复成原来的活力大概也要大半年,所以这个大半年好像要接受wale的地狱恶魔魔法训练——于是wale被twight踹了三脚。

    sadas等待着,给予她新生的少女能够恢复元气。她们俩立下了一起旅行的约定。不过她们约好了第一步就是去王城附近的瀑布空洞去安葬那些勇者们。“虽然没有了力量但是我也想让那些人安息。”sadas在我们临走前一直在给twight道歉,不过twight也就一笑而过,“这是rouqu的选择,sadas如果对rouqu感到愧疚就好好陪她吧”,事后我在路上问了twight,好像是因为twight是百合控不在意。不过sadas的埋葬者力量消退后她自己也有些昏昏,说是正常现象需要调养,但是这样的话wale就很辛苦了。

    grolia回到了湖边。本来她就是为了讨伐人鱼怪而去的王国——这只是我们猜测的,实际上我们也不明白她想要做什么。或许只是因为守护者的职责而帮助我们罢了。不过虽然grolia很毒舌,但是她真的待我们很好。

    我和twight回到了王城。我受到了国王的嘉奖,教堂也正在装修中,twight居然还会规划建筑设计这点真的太厉害了。虽然褒奖我真的很开心,但是我也和国王谈好了,不要过度张扬我们的事迹,毕竟我只是战斗的一份子,真正付出的人们却无法获得奖励……

    twight缩在郊外的房子里,不去见父亲,也无法进王城。他只是做着学术研究,顺便给予我帮助。道理也很明了:twight身上的鳞片已经蔓延到脸颊了。人鱼化的twight避免着和王城为敌,拜托了我隐瞒了关于其他队友们的事情:毕竟,人鱼怪,埋葬者,预知者,魔女,都是不能在历史里留名的,会被王城灭绝的。

    提到这里,twight还说了一句:“或许那些天灾也是王国安排……不,没什么。”

    我平常在教会帮忙,周末就和twight住在一起。他自己建的房子真的很漂亮。山涧间无人的角落里,踩着坚固的木制地板穿过花园,经过遮阳伞下精致的玻璃桌,推开玻璃制的阳台门,小心拉开落地帘,twight正躺在沙发上浅眠着,阳光调皮的照了一下他脸上的鳞片然后又被帘布挡住,资料随手放在茶几上,面对着的厨房里有一锅汤在熬煮着,饭桌上则是一篮苹果,踩着结实又轻制的楼梯而上,两张床正对着书桌和书柜。

    我打开了桌上的日记本。

    就算这段故事无法记录在历史上,我也想要记住,和大家的故事。

    说起来……心里还有什么……

    normal end.

    【这份羁绊之后,还有什么存在于此】

    【要在此存档吗?】

    【是←】

    【要读取哪个存档呢?】

    【……】

    【要读取哪个存档呢?】

    【……你是twight吧。】

    【咕!】

    【您究竟是谁,为什么……】

    【……。】

    【……?!】

    【存档点给vito注入了数个记忆。】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还记得吗,您所询问的——】

    【世界的真实不断的被剥开。】

    【裂开了。】

    “这就是最后的服务了哦,vito先生!”

    光芒瞬间消散,ralap痛苦的倒在地上。

    “哥哥——谁!”

    tqight朝着天空大喊。

    同时小海鸟也一跃而起,扑扇着自己无力飞行的翅膀,然后又掉了下来——

    被一双手接住。

    少年从空中降落。黑色的头发与黑暗的城内融为一体,和twight一样的异色双眼熠熠生辉,甚至和twight都同款的褪色围巾在身后挥动——

    “又是一个糖哥哥?!”

    “不!”少年斩钉截铁的否定,“虽然像但是不是一个人!小朋友们别搞错了啊!”

    “呀呀,勇者先生别发火了,不是说好了给找齐bonus的vito奖励而来的吗~”另一个人影降落下来,仿佛真空又用特殊的魔法控制稳角度的短裙配合黑白双间的围巾飘扬,可爱的狐狸耳朵和尾巴映入vito眼帘,更重要的是——

    “旅馆老板?!”

    “正是!弘扬爱与希望的魔法少女,为了拯救世界而在暗中给予帮助哒★绮罗星,桜井翼!”

    “而我,和vito的半吊子勇者不一样,”少年将海鸟放在肩上,摆出一看就是训练很久的姿势,“拯救世界的始祖勇者,天野希!嘛!虽然一直以来都是用葱先生的样子和vito聊天,也算是老搭档了!”

    “葱先生?!”vito傻眼了。

    “……什么?”其他人只有这一个反应。

    “vito呦,您掌握的真相已经够多了吧,刚刚我家的twi还给了你其他存档的记忆,明白了吗!”天野希手指一挥,用光球关押住快要苏醒过来的魔王,“这个世界是游戏世界,但是对于各位而言都是真实的,不过是循环往复的悲伤的故事罢了——所以我改写了!你们的bad end!但是这还不够!最后的二位,魔王诅咒下诞生的青年,以及魔化加剧为了与魔王一战的少年。”

    说罢,希无奈的看了twight和ralap一眼,开口:“明明我家的twi给了你一次扭转因果的机会,你不是用来反转魔化,而是为了vito不要命,为了给你这力量我家宝宝已经没有穿越时间线的力量了,真是的,稍微给其他的你着想嘛……”

    “力量不用白不用,”twight抬起头说,“当年也说好了,给我这力量,我来终结这故事,你难道是想反悔吗?”

    “我会反悔我就不会在这里了,”希揉了揉小鸟,“那么闲话到此为止,作为安心与信赖的情报屋,我到这里不过是给vito留下最后一个信息——”

    “tv请原地结婚!”魔法少女突然喊起来。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嘴上在吐槽,但是希还是给了个赞的手势,“那么在此公布——ralap是twight认识的ralap,但是魔障的魔化是会吞噬理性的,这力量并不是ralap可以控制的,所以瘟疫事件和接下来的一切不是ralap而是魔障下没有理性的ralap所做的。而twight再战斗下去也会成为没有理性的怪物。很可惜的是,现在能够净化您们的rouqu为了治疗sadas的诅咒用尽了力量,虽然本来还是孩子的rouqu也难以治疗你们俩——”

    “但是希望还是有的,vito,”希看向vito,“那就是羁绊。知道了一切的vito,你和twi的羁绊如果足够强,twi和ralap的羁绊也足够强就能形成连锁。只有作为牧师的您的意志坚定才能做到。毕竟——”

    “比魔法更强的,是心。”

    这就是勇者所能寻找到的,这个游戏最大的漏洞。

    心意的强烈可以激发出力量。

    埋葬者,指引者,甚至是预知者都是依靠心意的强烈而释放出力量。

    用这力量改写出新的结局吧,vito。

    ralap一睁眼就看到刺眼的光芒,吓得眯起了眼。

    “哥哥!没事吗!还记得我吗!”twight扑到ralap身上,忍着感情追问着。

    “……啊,twi,还有小勇者……”ralap脱力的躺在地板上,“没想到你们真的成功了……啊……是这样吗……twi你牺牲了自己……”

    vito握紧了twight布满鳞片的手——就算是隔着头套也能感受得到。

    “将治愈的力量完全导向了哥哥,善良过头了啊。”

    天野希站在一旁看着这闹剧。

    “twi真好呜呜呜——我永远喜欢糖哥——”魔法少女在一旁反倒是哭了起来。

    城堡也逐渐变成了纯白色。

    ralap在sadas的扶持下坐了起身,恢复了点神智后突出了一句话。

    “wale先生你敢抢我弟弟。”

    “咋了略略略。”

    开始斗了起来。

    grolia捂住了rouqu的耳朵,“对你成长不好。”

    “啊,对了,”vito突然想起了什么,“刚刚说了用羁绊之力的话可以解除魔化对吧……那么……”

    vito从包里掏出了戒指,“虽然匕首没了,但是戒指的话我记得好像也是建立羁绊的一环——”

    众人愣在了原地。

    “翼,你家vito是不是在哪个世界线是提督。”

    “不,不是我教的,这孩子怎么回事。”

    twight脸红到耳根子,准备往后退时却被ralap一把抓住手腕伸了过去,vito拿着戒指的手也被抓了过去。

    “这不是挺好的嘛~小勇者,我弟弟就拜托你了~”

    戒指贴上了twight的手指皮肤。

    与此同时,鳞片仿佛被炸开一般爆开脱落,twight害羞到眼泪和鳞片一起脱落。

    “你你你笨啊这不是这样的啊啊啊啊vito你怎么回事——”

    grolia和不合时宜的推了推rouqu围巾上的铃铛。

    “果然你们俩死基佬真的麻烦。”

    天上突然落下了魔法凝聚起来的花瓣。

    “不过是点治愈魔法,就当作是我的大发慈悲吧。”

    这大概是个真的不能记录的故事了。

    据翼小姐所说,她们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以后在旅馆看到她也要当做老板看待就好。

    “这戒指就是我给你们准备的魔法啊~”

    然后翼小姐就离开了,听希所说,她们俩还要忙着拯救其他世界线的我们,以后能看到的她们也不过是投影。

    “比如说,在洋馆冒险,在森林里冒险什么的……你们的故事太多了,这不过是其中一种可能性罢了。”

    “你问海鸟吗?那是信使twight,和你旁边的孩子完全不同,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为了拯救你们无数次穿越时空改动要素,对他而言可能也是诅咒了,或许他也将达到庭院……不,没什么,如果真的如此那他就太可怜了。”

    一年后,wale再度旅行研究起地质——他对研究的热情真的不是一般的高涨。不过他也为了照顾孩子们而闷在家里咬牙切齿,怕是会闷坏了。

    sadas拉着rouqu开始了旅行——虽然临走前twight寄来一封厚的要命的信。两位少女终于能追逐自己的梦想开始了旅行,也算是一个好结局吧。

    grolia回到了泉之森。她从头到尾都是一位称职的守护者,靠谱的队友,vito这么觉得。不过她也有了点变化——对vito的态度更恶劣了。

    我自己接受了国王的嘉奖,改建了养育自己和其他孤儿们的教堂,当然我也拒绝了皇家牧师的职业——毕竟我还是位不称职的牧师,没有大家的帮助我也走不到这一步。

    “虽然vito还很弱小,但是却有着凝聚人心的力量。”

    照顾我多年的修女这么说着,帮我打点好了行李。

    “那个帅哥佣兵——不要工资又给你这么多帮助——厉害嘛vito~”

    twight似乎感到了我们在讨论他,眼神突然凶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到对人和气的神情。

    他正在跟施工队商讨改建工作的要点。

    “——twight!”我朝他打了声招呼,“差不多天黑了,我们先回家吃饭吧!”

    “好。”twight拿起刚刚放在脚边的蔬菜,拉着我朝郊外走去。

    我们俩在郊外的山涧间建了个小屋子。twight不喜欢陌生的喧嚣,我也想躲开王城的夸大赞扬,一拍即合。

    夏夜,蝉鸣,烟花正艳。

    twight坐在摆在花园里的凳子上,饮着茶。

    正是大好机会,我认为。

    “那个,twight!……嗯,那个——我能叫你twi吗!”

    “随便你。”

    光芒下看不清twight的脸。

    “你怎么叫都行,因为——”

    在浪荡中终于签下了归属的佣兵,属于少年的佣兵。

    小小的故事,落幕却又未完结。

    【true end.滚落的苹果与飘舞的风信子】

    ——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信使这么说着。

    the end.

    twilight晴空记录
    评论(0) 收藏(1)
CONTENT

【pm】电栗鼠与卡咪龟

【校园】不良与优等生

【rpg】奶妈与战士

摸鱼

【魔女】悲哀的魔女与朦胧的你

【架空】有生之年的vitoxtwiko

【现代】两位唱见

【神明】洋馆rpg探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