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邪☆教.*+
*+.星☆座☆邪☆教.*+

*+.星☆座☆邪☆教.*+

因为找到了想到了小组定位所以更改了要求!收录各种大家画了之后无法归类企划or性质的涂鸦小组,如果有不知道放去哪里的作品的话请务必加入~不过作为参考请将作品归入作者的星座TAG中~不知道星座对画图表现会有什么影响呢.*+希望大家入教后多多传教发展教徒.*+  

投稿满一页的星座接受该星座的中之人自制右边的TAG,可以表现自己星座的高大上(?)

 

  • 5 投稿数
  • 87 参与人数
  • 182 角色数
  • 86 关注人数
  • 0524

    0524

    Still
    2017/05/24
    +展开

    木木生日快乐 !

    相关角色

    评论(7) 收藏(7)
    •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

      ?!?!谢谢?!?!!?我大哭………………………………而且我好值钱的样子…………这个的物品效果是什么呢使持有者不自觉变话痨吗

      画的好好看啊呜呜呜呜可以直接做游戏(……)给你颁发了最池面锦旗…………好多礼物都是总裁送的吗那只能用自己做回礼的意思吗,是的总裁好的总裁

      2017/05/24 00:11:48 回复
    • Still:回复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

      照着画的物品是FGO的呼符,可以单抽一次!但是现在这样是特异物品了,也说不定会让人变话唠呢!喜欢就好喜欢就好!生日快乐!

      2017/05/24 00:15:56 回复
    • Nec♉ya:

      好看!!封面2333木木生日快乐啊!!

      2017/05/24 05:30:22 回复
    • 不会画画的困懒:

      条件反射以为是RIDER,结果是SABERwwwwwww这护符感觉这木木从者限定。莫名想要

      2017/05/24 10:15:34 回复
    •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回复 Nec♉ya

      这里的回复也由我来霸占(……)谢谢!!!

      2017/05/24 22:42:46 回复
    •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回复 不会画画的困懒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会是Lancer不过这个枪不是那个枪(……)倒是可以试试会召唤出什么…… 限定一星狗粮

      2017/05/24 22:47:40 回复
    • 桜坂ハルマ:

      条件反射以为是rider+1【……】明明是船上的结果是saber吗!

      木木从者限定听起来好诱人 每张卡都那么好看一星狗粮也不舍得喂啊【……】

      迟到的生日快乐!

      2017/05/25 22:54:09 回复
  • One day in America

    One day in America

    Still
    2017/04/15
    +展开

    前情:http://elfartworld.com/works/138405/ 

    抱歉久等了

    对,这是在美国……   

      

     

    相关角色

    Stardom2
    评论(2) 收藏(11)
    • Nec♉ya:

      哇哎哦哦???

      这个激将的安总……汪汪快咬回去???(???

      2017/04/15 22:48:41 回复
    •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

      哇哇哇辛苦了!!!感想就都放在回应里了!

      哈哈哈……好的,响应群众期待,啊呜

      不过好像已经咬过了呢(……

      2017/04/16 21:41:16 回复
  • 漫无止境的一天

    漫无止境的一天

    Still
    2017/02/28
    +展开

    前情: http://elfartworld.com/works/134223/

    有一点点车,封面稍微挡挡

    相关角色

    Stardom2
    评论(9) 收藏(11)
    • Nec♉ya:

      哎呀开车的STILLLLLLLLLLLLLLLLLLLLLLL(兴奋蹦起(?

      还交换录像录音……怎么好像变成了奇怪的PLAY………………

      那条锁链项链真不错。。(?

      2017/02/28 20:07:54 回复
    • Wi♑gs:

      万万没想到这个企划完结之后变成了基佬企划(……)鸟姐震惊(……)这个录像录音以后会流出吗我想买一份社内观摩(……

      2017/02/28 20:38:45 回复
    •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

      三环!!三环不赌了!!!!(………而且居然还是doggy style……(……)看了好几遍都是看到最后就忘了内容,我再多看几遍……

      2017/02/28 22:31:30 回复
    • 桜坂ハルマ:

      万万没想到这个企划完结后变成了基佬企划+1【………………】

      阿爸方便拷一份录像录音让我观摩学习一下吗【……】

      2017/02/28 22:55:39 回复
    • Still:回复 Nec♉ya

      因为这是不H就不能出去的房间啊!(……)就是奇怪的PLAY!有PLAY更刺激(?!

      2017/03/01 15:34:23 回复
    • Still:回复 Wi♑gs

      鸟姐见笑了啊听说你社内已经有更生猛的实际材料(……

      2017/03/01 15:37:27 回复
    • Still:回复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

      哈哈哈好,多看几遍……给我方向盘我就踩踩油门?我不客气(……

      2017/03/01 15:41:26 回复
    • Still:回复 桜坂ハルマ

      你要学什么啊,学去演戏用吗,早说啊这个就算了下次给你拷别的专业教材吧(……

      2017/03/01 15:48:08 回复
    • 茶叶蛋超人:

      呜呜呜终于!围观群众欢呼雀跃

      录像录音什么的太有爱了

      2017/03/01 23:34:43 回复
  • 一開始你們要我填坑

    一開始你們要我填坑

    ▒▒▒▒
    2016/02/02
    +展开

    我其實是願意的。但我不能說填坑就填坑,我還有生賀沒發。有個聲音一直在質問我,攢著不發難道等過年嗎,我想想在理,的確不能留到過年,所以只好打個包發了。  

    看我費盡心思搞的兒童房風格封面就知道我原本打算什麼時候發的了,但是既然趕不上11月11日就1+1月1+1日發也挺好的對不對,不要殺我好嗎……  

    因為有不是大正一期的內容所以就不響應E組了。今天剛聽說偵探也是天蠍的,那既然大家都是天蠍這麼巧就給天蠍添個磚加個瓦讓偵探別一個人這麼寂寞吧。(甩手  

    兩篇生賀都是PARO,不是PARO的那篇白川知道怎麼回事。  

      

    P2-4:單戀航班1028,現PARO,接紗織的薄荷之空http://elfartworld.com/works/79338/  

      

    P5-12:第118次的初戀的你的記憶,《沿著記憶的小徑》PARO,沒錯,是暴力膜,拜託不要舉報。我覺得這篇的男主真是特別像▒▒▒▒大大啊,強烈建議找原文感受一下。順便這麼多年戰友啦就把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拉出來遛了一下,你缩則個素不素糖啊,還要不要報復我啊(……  

    P.S.時隔兩年我終於把有個人從地上拖起來塞進醫院了,不要告訴輝輝好嗎,我不想死  

      

    P13-18:男子漢白川的戰鬥。我對得起你了嗎白川!末爆吧!(咆哮  

      

    以上,食用愉快。  

     

    相关角色

    评论(19) 收藏(7)
    • ▒▒▒▒:

      ……睡前就隨便地幫和歌月夫婦佔個沙發吧(搖頭

      2016/02/02 03:42:27 回复
    • 三天:

      我擦竟然抢不到沙发。抢板凳

      2016/02/02 03:43:06 回复
    • 數學總是不合格:回复 ▒▒▒▒

      .........人性呢!(搶

      2016/02/02 03:43:33 回复
    • 三天:

      深夜看完写评论。虽然我只认识侦探和白川。但是这三篇故事都……太好看了!

      尤其第二篇!我的天一路flag地虐到最后竟然是甜的,虽然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看懂了……

      侦探和白川的这个甜到了心里去呜呜,两个人的感觉都是超级无敌匹合这两个家伙呜呜呜!反射弧长到地球另一端的白川君炒鸡无敌x

      10的可爱。这个侦探更像是黑月本人呢,情话10级!男友力max!哇让我再去跪着舔一遍啊不十遍……

      2016/02/02 04:03:41 回复
    • 黑月的咏者:

      我已说不出话,只能大哭,感谢E站让我认识了你们,我现在非常开心,感到不管做什么都无以为报,不过还是会努力赌上天蝎的热血与毒气挖穿地球的TUUUUUT

      2016/02/02 07:37:02 回复
    • 桃色モモコ: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我现在无以言表(?????)你让我缓缓......

      2016/02/02 08:33:04 回复
    • 肉圆子小丢丢:

      哈哈哈哈哈 白川还是老老实实扥到被投喂来得好……【狗狗只需要看家?

      2016/02/02 09:06:28 回复
    • 羊库库挖坑把自己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哥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手舞足蹈!!!!!!!!!!!!!!!!

      让我飞出去冷静一下!!!!!!!!!!!!!!!!!!!!!!!

      2016/02/02 11:52:46 回复
    • 無憂華:

      你干嘛去天蝎啊!!!!!!!!!!!!!!

      2016/02/02 13:42:38 回复
    • ▒▒▒▒:回复 無憂華

      因為三組人裡居然都有天蠍我覺得很巧……!而且偵探孤零零的太可憐了嘛(……

      2016/02/02 16:32:25 回复
    • ▒▒▒▒:回复 肉圆子小丢丢

      你贏了,我居然看不懂那個是什麼字。有這個心是好的,不要毀滅廚房嘛(……

      2016/02/02 16:33:15 回复
    • ▒▒▒▒:回复 三天

      瑪德我知道我歐歐西,我歐歐西到飛出宇宙,但我就是要用糖捂死他們,我肉麻起來連我自己都噁心(……)

      誒嘿謝謝!因為中間那篇奮力追求了一下不認識的人也能看懂的效果(很久以前的企劃了也沒人認識了……)所以得到這樣的評價超級開心!其實我並沒有虐的打算,我覺得全篇都是甜的(……

      別跪;;;e;;;把你拉起來墊在下面(……

      2016/02/02 16:37:09 回复
    • ▒▒▒▒:回复 數學總是不合格

      是天狗(。

      2016/02/02 16:37:33 回复
    • ▒▒▒▒:回复 羊库库挖坑把自己埋了

      我最討厭你們這些撂下一句出去冷靜就再也沒有回來寫感想的人了!!!

      2016/02/02 16:38:42 回复
    • 桃色モモコ:

      我下班回来了!先替儿子隔空召唤一下老婆【要脸吗】

      我看第五次了,这真的是很神……纱织那篇很早以前就看过了,真的可爱……

      第二篇明明是paro却跟UOL的结局如此无缝衔接真的某个意义上很可怕,怎样的电波才能吻合起来……?!

      但看完第五次之后我觉得,如果他们在UOL的那以后,真的能够走到这篇paro的结局去的话,对这两个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真正的HE。某个意义上的“重新开始”、“再次相恋”,这一点对水诗来讲,真的是很好的结果………………

      就让我当做是真的结局吧。

      以及最后那篇怎么这么可爱的!!!!!!!好大一口糖啊!!!

      我不会报复你的,记得你答应我的………………【干嘛威胁】

      2016/02/02 19:27:48 回复
    • 羊库库挖坑把自己埋了:

      好,我冷静好了,我来认真地写感想。

      首先,前两篇,我没看懂。

      其次,前两篇,真的很好看。

      好了,写到这里我觉得我会被你跨越版图来追打…………

      其实不是这样的啦,纱织真的好可爱,好少女,这种纯纯的感情荔枝人看得dokidoki啦~~~

      然后第二篇真的好感动,荔枝人最受不了的桥段就是相爱的一起慢慢走过几十年光阴然后一起变老,会泪目的……

      然后啊啊啊,自己的角色!!!!白川怎么说呢!!!就是这样一个实在的小伙啦【笑

      明明被人骗来做苦力还傻傻觉得感激【然而侦探的确也是自己把自己赔了进去啊,本来以为领回来一个苦力结果生生自己被磨砺成家务全能

      虽然黑月荔枝人情话MAX的技能已经都习惯了,但是被这样明目张胆挂出来还是有点脸红心跳呢!!!

      最后,阿蜃你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谢谢谢谢!!!!!!!!!!容我再飞出去一次!!!!

      2016/02/03 11:15:24 回复
    • 茶律@三次元修羅中:

      好的我來寫小作文了,前半段腦子裡一直迴蕩著我太太,我……太……太……我可以瞑目了是吧男神

      一個個熟悉的名字真是夾帶了好大一團私貨,腦補大家在各自的世界走了不一樣的路

      但是又某一個時間點重合在了一起這樣感覺真奇妙啊

      然後字裡行間透出的性格真是超級還原的那種不經意又理所當然的,呃,cv皇帝(日

      從噩夢到生活四十年那一段渾身雞皮疙瘩看完的,節奏敲的太好了這種急轉直下的fu

      然後日誌!!我知道我為啥看不太懂你之前腿給我的了連著前面看

      真的是細思恐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神啊啊啊啊真的如果是這個結局未嘗不是一個HE…帶感…

      看完男神的回復啥也不說了好的結婚立刻現在馬上

      2016/02/03 12:10:31 回复
    • 數學總是不合格:

      我也來寫讀後感了..

      先謝謝禮物!!!!我愛你!!!

      謝謝你喜歡這個現PA設定,其實我自己也好喜歡(滾)作為現PA的結局我完滿了,讓我躺一躺...

      雖然沒玩UOL也稍微關注了一下,開始我真的以為是虐,被中間的各種夾帶私貨笑CRY,特別是喵咩小姐,我已經知道你有多喜歡她了wwwwww,回頭重開DHGW吧(。

      歪了,第二篇最後用日記的形式好可愛啊,這種翻轉的甜度第三篇簡直甜得牙疼,你是按甜度排序的嗎嗎嗎!!!

      最後,我特別喜歡你的細節和夾帶私貨,特別!喜歡!!

      2016/02/03 17:46:31 回复
    • 肉圆子小丢丢:回复 ▒▒▒▒

      我就是打了个【de】!!!怎么会!!!我也不造那是什么字!!可怕!!!

      2016/02/03 21:53:57 回复
  • 纪念

    黑月的咏者
    2015/07/08
    +展开

    西蒙掏出小刀,在浅黄色的土坯墙上划下又一道斜线。     

     

     

    接着他后退,满意地看着桌子上方快要填满半面墙的记号:四根竖线一根斜线,四根竖线一根斜线……一整年,自己也在这面墙上添了不少痕迹,什么时候,这面墙才能填满呢?或许到了那个时候,这个条件简陋的哨所就将不复存在了。     

     

     

    夕阳的余晖从作为土坯房窗子的洞口斜射进屋,沙丘顶端像着了火。巨大的、橙红色的圆球就那样慢慢在蒸汽中缓缓下落,层层叠叠的薄云逐渐被染上颜色,清澈的苍青色天空也渐渐带上玫瑰红,很快,月亮就要升起来,黄金的大地就要变成银色海洋,宁静而寒冷,波浪起起伏伏,充满神秘气息。     

     

         

     

    这是一天当中最平静的时刻,外面的景色也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目睹,西蒙惬意地舒展着双肩,深深吸了一口气,体会着换防后的爽朗心情,他甚至不再想象即将到来的假期,而是为自己留在哨所而感到幸运。接着,他抓起靠在墙壁上的火枪,用通条仔细擦拭,再拂去每个零件上的灰尘,这倒不是因为他是什么性格严正时刻保持警惕的士兵,而单纯是为了打发时间罢了。     

     

     

    这种细致繁琐的活儿西蒙倒并不讨厌,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是镇上享有盛誉的钟表匠,虽然不用继承家业,他也耳濡目染地从父亲和两个哥哥那里学了不少。如果不参军,这时候的他大概在地下室给家里帮忙。     

          

     

    也因为这个,刚来到哨所时西蒙感到很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日复一日如此枯燥单调,每天只是看着太阳升起,太阳落下,枪唯一的用途就是打打大雁和沙狐,连狼也遇不上一只。比起设计、打磨、拼装、雕刻,最后小心翼翼地拧上发条,看着奇妙而精巧的布谷钟突然打开门,弹出唱歌的小鸟,或者跳着舞的小人,目前的工作实在无聊透顶。     

      

     

    ——老头子的名气还不够大,听说城里做八音盒的霍桑家都把东西卖到王宫去了。要是能跟征兵站说上话,也不会被抓来关在这个鬼地方。     

     

     

    西蒙担心,这样长期下去,自己的手艺会生疏掉。不过,看来什么事做久了都会习以为常,虽然名为士兵,这个哨所的人都过着普普通通的平静生活,丝毫不用担心战争和人身安全。他也很快变得随遇而安,毕竟参军待遇挺优厚的,服役期满还可以拿到服役证明,到城里开手工作坊的时候,说不定会有些用处。     

     

     

    而且,这个沙漠里也有居民,西蒙很喜欢他们。     

     

     

    扎西亚是王国里的异族,有着棕色皮肤和琥珀色的瞳孔,无论男女都身形娇小,结实灵活,让人想起猫或者猎豹。国王允许他们以自治领的形式在王国边界建立小小的城市,就像沙漠里星罗棋布的绿洲。     

      

     

    ——唉,搞不懂大人物在想什么。     

      

     

    西蒙和其他三个士兵,之所以要在这里驻扎,并不是要来保护他们,而是履行“监视”和“看守”的职责。     

     

     

    西蒙对此颇为不解,扎西亚人看起来对驻防士兵早已习惯,也丝毫没有敌意,起初他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不停地有胆大好奇的小孩子跑来,比比划划地和“穆鲁克”聊天,还拿着当地的纺织品和烟草,要换西蒙的打火匣和怀表。西蒙逐渐弄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后来甚至连扎西亚话都能讲一点。     

     

     

    扎西亚人能歌善舞,热情奔放,对沙漠之外的世界充满好奇。他们了解外界的途径很少,除了往来的商队,和偶尔会来访的其他自治领的同胞,对城市和王国的认识主要来自于驻军。刚来的时候,西蒙迅速用手艺拉拢了扎西亚小孩,也顺带认识了不少扎西亚人,颇为享受了一阵关注。     

     

     

    不过,西蒙还是对“穆鲁克”这个称呼耿耿于怀,这个词在扎西亚话里,是“骆驼”的意思。     

     

     

    ——就算我个子很大,还有点驼背……     

     

         

    西蒙想着,挺了挺腰板。     

     

     

    扎西亚的孩子都非常漂亮,眼睛很大,头发卷卷的,除了有点过于吵闹,其他地方都不让人讨厌。西蒙能记得几乎所有来哨所玩过的孩子的名字:雷姆和萨伊,打打闹闹的姐弟俩;乌尔,眯缝眼,个子高,话不多很沉默;韦鲁斯,一刻也闲不下来,简直像只猴子;小桑岱,总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很可爱,将来会是个美女……     

     

       

    “穆鲁克,又在想啥?”     

     

     

    光头阿历克斯推门进来,打了西蒙后脑勺一巴掌。     

     

     

    “关你屁事。”     

     

     

    难得的平静被打破了,西蒙不太高兴,刚来的时候阿历克斯警告他别跟扎西亚人走得太近,现在自己还不是天天在扎西亚酒馆混的很开心。     

     

     

    “外面挺热闹?不出去看看?”     

     

     

    “不知道,我不值夜班。”     

     

     

    西蒙没好气地回敬道。今天另外两个省的扎西亚人同时到访,连这一点都没发现,阿历克斯脑袋里面,也像表面一样光秃秃一片什么都没有吧。     

     

     

    “酒馆几天没开了,没处找乐子,跟库伦说让他顶下一班,我出去一下。”     

     

     

    “喂……”     

     

     

    听都不听完西蒙的抱怨,光头砰地一声带上了门。     

     

         

    说起来,最近孩子们过来的次数也好像变少了。西蒙也觉得有点无聊,不过马上要休假,回到青绿色的山谷,看到润泽的森林和小溪,见到久别的家人朋友,这种期待重新激起了西蒙的想象。他打量了一下房间一角塞得满满的行李箱,里面是扎西亚当地的纪念品,比来的时候带的东西还要多。     

         

     

    ——离开这段时间,孩子们会不会想到我呢?     

         

     

    西蒙敲敲脑袋,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敏,这就是所谓思乡病的副作用吗?     

         

     

    不过,这让他灵光一闪,产生了一个想法。     

         

     

    ——给他们留个纪念品吧,超过霍桑家水准的东西,商队买不到的好货。     

     

         

    西蒙从角落里找出工具箱,在跳动的火光下开始工作。外壳就用外面生长的沙柳,虽然纤维粗糙不易雕刻,多少也结实耐用,而且挺轻巧。金属零件还剩了一些,机械装置就做成骆驼和商队的样子吧,摇动把手的时候,骆驼会缓缓走过沙丘……     

      

     

    ——曲子用什么呢?     

         

     

    《游侠骑士》?《六条小溪》?《夜莺》?《圣灵祈祷》?西蒙能立刻数出不少钟表报时用过的曲子,但和扎西亚的音乐风格差距太大,而且,里面哪一样都是这里没有的东西。     

         

     

    ——就用他们的民歌好了。     

         

     

    几个月他从扎西亚人那儿听到了这个,虽然曲调有点忧伤,但是满怀深情,悠远雄壮。西蒙好不容易才记下曲调,但还没有完全搞懂整首歌的歌词,只知道它长得要命,真佩服他们能靠口口相传背得下来。     

     

         

    ——黑色野兽哟,驱赶着骏马远离了家园……火和风卷着灵魂四处漂流……海的尽头,天空的尽头……耸立在沙上的海市蜃楼……     

     

         

    西蒙一边小声哼着,一边考虑如何改编旋律,这首歌大概是扎西亚英雄史诗,虽然开头有点悲惨,但后面一定有个光明的结尾。     

         

     

    ——三段以后变调重复一次,然后收尾。在库伦和现在值班的杰奇回来之前就可以搞定了。     

     

         

    西蒙的额头上微微渗出汗珠,嘴角露出了微笑。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空开始微微透光,寒冷的气息似乎稍稍减退,风也不再那么强烈。西蒙揉揉酸涩的眼睛,从条凳上站起来捶捶腰,最后转动了一下八音盒的手柄。音符像泉水撞击在岩石上、雨滴敲打在台阶上一样清脆。他把八音盒塞进上衣口袋。假如这能为扎西亚祈祷他们比黄金还要珍贵的雨水,那么也算是尽了一份心意。     

         

     

    ——应该会喜欢的,要送给哪个孩子呢,别打起架来才好……     

         

     

    他满意地叹了口气,向门外走去。四周极为安静,原来已经是凌晨了。如果光头已经告诉另外两个士兵,让库伦直接去顶下一班岗,杰奇这个时间也该回来才是,这个红头发满脸雀斑的瘦小家伙可不像阿历克斯那么能胡闹……     

          

     

    西蒙从二楼台阶登上屋顶,那里并没有人影。     

         

     

    “库伦?红毛?”     

         

     

    西蒙借着熹微晨光搜索着那两个人的身影。     

         

     

    突然,他脚下绊到了什么东西。     

         

     

    杰奇仰面朝天倒在地上,额头和喉咙上各插着一支弩箭,带倒钩的铁刺刺进肌肉,半边脸上染满了血,另外半边眼睛还睁着,露出惊讶的表情。     

         

     

     ——天啊!     

         

     

    西蒙吓得倒退几步,接着瞥见了露台围栏处的库伦。他整个人挂在围栏上,维持着微弱平衡,搞不好稍微移动就会坠落楼底,那张倒着的面孔也满脸是血,看上去早已死去多时。     

         

     

    西蒙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完全慌了手脚,过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自己能做什么,二楼还有信号枪,发射那个应该能向其他哨所求救,或者直接大声呼叫,把对面的人喊起来帮忙……     

         

     

    最后,稍微恢复了理智,想到自己多少也算是士兵,不能像个姑娘那样大呼小叫的西蒙决定去楼下取武器,之后再做打算。     

         

     

    至少要想办法告诉阿历克斯,他颤抖着,摸着墙壁走下黑暗的楼梯。     

         

     

    接着,他听到了一楼的声音,似乎有人要从外面闯进来,接着传来扭打、嘶吼,最后,一声闷响,什么东西倒了下来。     

          

     

    ——好像是光头?     

     

         

    一瞬间,西蒙想到自己可能孤立无援了。     

         

     

    他踉跄着奔下楼梯,打开门冲进房间,接着看到了无法理解的景象。     

         

     

    油灯里的火苗一闪一闪,照亮了墙壁上乱七八糟的涂鸦和前几任老兵留下的几千个刻痕,照亮了四张床铺和乱七八糟的行李,也照亮了桌上没收拾整齐的小工具。但不管是火光还是窗口透过的晨光,都无法驱散房间尽头那面墙壁四周的阴影。他们就站在这阴影里,身躯被影子遮蔽,而面孔却笼罩着微光,就像陵墓的石头浮雕那样。     

         

     

    那是西蒙认识的孩子,几个大孩子:雷姆挡在姐姐前面一脸阴沉;萨伊从弟弟的肩膀上看着自己,平时在脑后扎成一束的头发现在乱糟糟地披散着;乌尔如同平日一样沉默,但嘴角没有了那种柔和的笑容;韦鲁斯难得一见安静地站着,脸上挂着极其不适合的严肃表情,仿佛那又是一场模仿秀,接下来他就会讲个关于酒馆老板、铁匠师傅、总是坐着纺驼毛的大妈,或者他自己那个总是对他饱以老拳的老爹的笑话……     

     

         

    西蒙首先想到的是这里遭到暴徒袭击,他们是来避难的,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     

         

     

    如同打招呼一样,乌尔举起了什么东西。     

         

     

    那是他的枪,傍晚才擦过的长筒火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西蒙的胸口,西蒙这才发现,他们的脸上多多少少都挂着血迹。     

         

     

    ……     

     

         

    “穆鲁克”瞪大眼睛站在那儿,眼角似乎湿润了,这让他更像背着重负长途跋涉的可怜牲口。就这么怕死吗?这些侵略者?     

         

     

    他伸手到胸前想掏什么东西。乌尔没有给他机会。     

         

     

    枪响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声音。     

         

     

    穆鲁克仰面倒在地上,手里还紧紧攥着从上衣口袋里取出的东西。     

         

     

    乌尔退缩了,这个没用的家伙。我告诉过他,他不是凶手而是战士的。     

         

     

    我夺过枪,走过去朝他身上补了两发子弹。     

         

     

    那家伙挣扎了一下,终于不动了。他偏过头盯着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     

         

     

    我踢开他的手,手里握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这是什么呢?    

     

    ============================================================ 

     

    之前投反转剧的一小篇占个位,提供样本XDDD 

    发现上升其实是双子哭了出来【【【

    我也来玩 提供样本
    评论(0) 收藏(1)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