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给大家记录自己平时做梦梦到的稀奇古怪的故事. 

*图文不限,请随意的来* 

  • 29 投稿数
  • 45 参与人数
  • 1 角色数
  • 55 关注人数
  • [夢記錄]亂七八糟

    美酒加咖啡

    美酒加咖啡

    HWM秘密結社線(08/20);HWM希雅線(缺失,03/07);凝津五期(LOG和結局);遊春物語(?/?);3V3籃球(01/10);魔彈補檔;浮游3(1/3);DRE場外緩慢填坑中/99與笨測召待機重開/為什麼我的角色又被男人淹沒了1551
    2016/06/12

    補檔有點累……就寫點亂七八糟的東西復健(這東西真能起到復健效用嗎?)一下

    最後的歌

    夢中的我是男性,是名軍人,正在海上執行命令。

    明明是海軍但拿的裝備卻是陸軍的,諸如此類的奇怪的地方有很多;執行的命令是運送我國的難民回國,難民中,男性女性都有,其中有一位是當紅的歌星。我們稱呼她為“老師”。這位女性雖然長得非常漂亮,年紀也還輕,但眉眼始終帶著一種長輩似的慈愛。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包括我在內的士兵叫她老師的原因。

    前半段夢境並無甚可說,到了中段,被軍艦上的科學家告知,敵國的導彈正向軍艦飛來,整條船上所有人的生命只剩下幾分鐘。我們告知了船上的難民,大家都很恐慌,唯獨那位被我們稱之為老師的女性依然冷靜,她安撫著人群,隨後說道:“我來唱首最後的歌吧。”

    歌的歌詞已經記不清楚,只知道調子很柔和,令人懷念。她唱著,我們起先靜靜聽,後來也唱了起來。

    聽老師唱歌,能感覺到世界的溫柔。

    這麼想著,已經流了眼淚的我抱著槍,踏上軍艦的甲板。

    天邊,紅色流星一般的火飛了過來。

    王國騎士

    背景是中世紀奇幻。夢中的我是男性,被冠以王國最強的十二位騎士之一的名號。

    身為騎士,我與我的夥伴們有與自己對應,命中註定的十二位宿敵。

    終於,我的宿敵來了。

    我跳上城墻,準備好自己的武器,我的宿敵騎著馬,也等著我下城門應戰。

    ……然後我們玩起了阿魯巴。

    一個好似魔戒一般的夢(……)

    夢中的我是位男性,是有著永恆生命的劍士。背景是中世紀。

    我經歷了第一次五族三國的大戰,隨後陷入了沉睡,再度醒來時,加入了名為聯邦的混合制國家。中間數多場景,忘了一半,印象中有混合種族部隊在濃霧中行軍、拜訪魔族的永夜城還有伍軍大戰。

    印象比較深的其中一個片段,是混合部隊在曠野中休息的夜晚,士兵們拿一位精靈族的劍客開玩笑。

    這位戰士除了尖耳朵和有幾分清秀的面孔外,根本讓人想象不到是精靈——嘴裡還經常說髒話。

    “真是一點都看不出來你是精靈啊。”

    “屁話,你以為精靈都是屎都不拉的牙仙女嗎。”

    兒童戰機

    夢中的我性別未知,是個八歲或左右的孩子。視角比平時見到的都要矮,看“大人”的時候需要仰著頭來看。

    我所屬的A國開發出一種新兵器,必須用人體來承載,並且成人無法使用這種兵器,所以孩子們被招入伍。承載在人體上的外形有點像飛機機娘……另外大家都能飛,所以我想算是戰機吧。

    我與夥伴們飛上天空,對敵國的空軍團體進行反擊。但對方的陣型牢不可破,我們的卻極為鬆散。戰局慢慢向著一邊倒去。就在這時,救星來了。

    “姐姐大人!xx【記不起來的名字】姐姐大人來了!”

    我們向著天空歡呼。

    援軍只有一人,雖然叫做姐姐大人,但其實也只不過是十三、四歲的少女罷了。可姐姐大人很強,憑她一人之力扭轉了戰局。我們尖叫著,歡呼著,接著發現大部分的隊友已經消失不見。之後,才發現大家都被敵軍的工廠洗腦、改造了。

    不得已進入了自相殘殺的局面。

    我與夥伴衝入好像動畫中描繪的凝固雲朵,戰鬥著。中途,用炮彈射向了曾是我友人的A……

    好累啊……這麼想著,我最後在天空中盤旋的時候,想到了過去的事,可那既不是母親,也不是學校。

    還想再吃吃看以前熟識的店家賣的炸雞。

    评论(3) 收藏(0)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