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给大家记录自己平时做梦梦到的稀奇古怪的故事. 

*图文不限,请随意的来* 

  • 29 投稿数
  • 46 参与人数
  • 1 角色数
  • 55 关注人数
  • 夢記錄

    永續瘋狂雪卡林

    永續瘋狂雪卡林

    在期末掙扎沒時間上線抱歉
    2015/07/27

    河怪

    夢中的“我”是女性。與父母一同搬遷至新居,新居在山上,山臨海。我為離開友人們而感到對新環境的恐懼。此地治安良好。

    我因為不安,無法和當地的同學好好相處。在某日走在上學路上的時候,突然被駛上人行道的車輛撞到,送了醫院。自從進了醫院之後,我就能看到一種醜陋有矮小的生物。

    剛剛開始對他們很恐懼,但後來發現他們其實很好相處。每天夜裡都會和他們出去夜遊,從下水道走到大海。記得夢裡走下水道是個很長的過程,但是最終看見了波光粼粼的大海。

    我與河怪們成為朋友。(河怪是我給他們取的名字)他們有著真心,也很好交談。有時會展現出善良的獸性。

    雖然是夢,但我在夢裡想人性究竟是什麼……我也覺得自己的腦有點厲害。

    後來有個早晨,我在家裡吃早飯時,父親在看報紙,說到周邊有少女被輪姦致死。母親說,啊,很常見啊,xx要小心。說完漫不經心地瞥了我一眼。

    突然我感到恐懼,該怎麼說呢,就是對父母那情理之中的冷漠感到可怕吧。河怪們不是這樣的。

    恍惚間走去學校,這時又被車撞了。

    醒來後感到寂寞。這次看不見河怪了。

    周圍的環境再度變得陌生,我抱著對新環境的恐懼和失去友人的寂寞醒來了。

    神是尼特

    夢中的我性別未知,不過從和母親談話的語氣來看,更像是男性。

    我坐在房間裡,一直龜縮不出。房間嘛,墻上有很小的屏幕,播放著各種各樣的人,像是監控錄像。我能從上帝視角觀賞這些小屏幕里的人的故事。

    所以中間雖然看了很多故事,但是最後卻都記不清楚。模糊間知道自己能控制屏幕里故事的走向(自己一旦吐槽,故事就會向著自己希望的方向去)

    期間有個中年女性的聲音一直在催我出門吃飯,我想是我母親吧。

    一次她敲門實在太大聲了,我感到厭煩,然後就打開了門,想跟她吵架。

    打開門後看到有個只剩上半身的中年婦女尸體,趴在門上,大概生前還在竭力敲門吧。(插嘴說一句,並不是我現實世界中的母親,是別的人,但是我知道她是夢境里的我的母親)

    然後莫名其妙地知道了世界已經毀滅了。

    既然已經毀滅了,那我每天賴以生存的監控室和小錄像也沒意義了。

    我在客廳裡吃完了我母親給我煮的飯,然後坐電梯上了頂樓。

    接著跳了下去,大概是因為是夢,或者樓太高的關係。掉下去的過程很漫長。

    不過我還是在接觸到地面前醒過來了。

    或許是編年史系列的夢

    說是編年史但只是因為夢裡的時間好像很長。背景似乎是西幻大陸。

    夢中我切換了多次視角,性別不定,從殘疾人麵包師、見習法師、園丁之類的角色身份間看整個故事。經歷的事件大概有屠殺、法師職業考試、旱災之類的。

    都不算特別有趣的事件。

    唯一在意的是夢中不停出現一位美麗的女性,無論在哪裡、在什麼時候都會出現的金髮女性。很多,原本以為是國家用魔法造出來的克隆人什麼的。

    後來發現這傢伙是從很多個平行世界穿越過來的。啊,對了,這女性似乎是那種少有的絕對會在每個平行世界里都有的存在。但是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原因,全都來這個世界了。仔細想想似乎見到的不同的這名女性,性格也有微妙的偏差。

    搞不好這傢伙能從低維進化成神。【夢裡的我(法師ver)這麼想著】

    然後夢糊里糊塗地在殘疾人麵包師最後為難民們烘烤麵包的忙碌中結束了。

    樓梯間

    夢一開始是昏暗的樓道。大概就是那種公寓樓裡不大顯眼的樓道吧。

    我是男性。這點很重要。

    夢的設定似乎是每個樓層都有不同的元素的世界,比如某一層是海洋館,另一層是科幻系這樣的。但是每去一個樓層都是一場冒險,誰也不確定去的那個樓層到底是不是安全地帶,所以在樓梯間有很多像我這樣的盧瑟,不敢去冒險,所以躲在樓梯間里生活。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垃圾桶裡撿到了一隻白色的文鳥,文鳥會說話,要求我去某個樓層。

    然後我就和文鳥開始了冒險……比想象中的情況要好,而且冒險這種事會上癮,所以玩得很愉快。中途去了賭場世界、海洋世界、蒸汽朋克之類的地方,不過記憶都不深。只記得我很喜歡鳥。(事後為了找到像夢裡那樣的鳥去了兩次鳥市,第二次找到了相似的但是被父母給否了,原因是家裡有隻灰文)

    後來去了個類似西方王國設定的樓層。

    在王國裡買東西吃的時候一不小心撞翻一個漂亮的女孩,對方個性惡劣地要求我帶著她,不然她要叫有癡漢了(……)隨後莫名其妙地任命我為騎士,并說她自己是公主。

    後來知道她似乎是被誣陷了什麼,所以被追殺,實在找不到幫助,所以賭命式的選了我。我帶著她逃跑。(順便一提我因為從小就在做逃跑的夢,對逃跑in夢超擅長……)

    好像是嫌棄逃跑不夠男人、格鬥才是真本事吧,她對我很失望。也表達出來了。

    雖然記不清楚了不過當時我的回答大概是:“公主殿下,與其被割掉頭掛在城門上,不如先保命吧,你那美麗的頭顱可跟城門一點都不搭。說來你讓我累死累活帶你逃跑我被拖累還沒跟你算呢。不如讓我上一次吧。”(夢裡的我好人渣)

    ——公主當然沒答應。

    之後又帶著公主逃跑,她肚子餓了,我讓她忍著,然後讓她換上村婦的衣服再剪短頭髮,我進便利店給她買麵包吃。(不知道為什麼有便利店)之後帶著她坐交通工具進了一家酒吧,酒吧裡有KTV……所以說不是西幻嗎為什麼會有KTV啦!總之打開了KTV裡的密道,帶她進了地下,是下水道之類的地方吧,或者古城底下的密道,然後我告訴她去樓梯間的路。

    之後泰然地走出酒吧。

    不知道為什麼清楚自己所做的是在自我犧牲。

    周圍的街道變得很吵鬧,似乎是一直在追殺我們的那夥人來了吧。然後將我緝拿。要求我答出公主在哪裡,我也沒說。

    之後被送上了斷頭台,我勸小鳥快點飛走,小鳥就唱著歌,拍著翅膀,上了房梁,但沒走。

    為啥非要看著我被砍頭啊。這麼想著,夢就結束了。

    评论(2) 收藏(0)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