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给大家记录自己平时做梦梦到的稀奇古怪的故事. 

*图文不限,请随意的来* 

  • 29 投稿数
  • 46 参与人数
  • 1 角色数
  • 55 关注人数
  • 梦于2015.7.29-30

    寄叶型山南

    寄叶型山南

    简直就是蓝灰粉控啊(毫无新意)
    2015/07/30

    梦于2015.7.29-30

    梦的视角是第一人称,所以称呼为【我】

    我去一位朋友家拜访的时候发生的。TA的房子是一座双层的洋房,非常的漂亮(或许是我最喜欢的那一种)但是房子的二楼给人一种沉寂的感觉,似乎是许久没有人住过,朋友让我自行参观,当我在二楼的一间房里徘徊的时候(似乎正在观察房间的采光),有一个金发的女孩和她像是随从一样的人走了进来,她的视线扫过整个房间,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说道:“那么我就住在这里吧。”(似乎是这样的台词,意思差不多)我意味不明的跑出了房间,时间似乎是个傍晚,阳光透过了薄纱的窗帘,走廊的气氛非常惬意(我很欣赏那个场景的样子)但是突然间一切都消失了,我置身在一个像是酒吧的地方,没有灯红酒绿,周身之残留着吧台和一排座位,其余的都是崩塌的钢筋水泥。吧台里站着一个人(性别不明)TA一直跟我和其他的人商量着迁移的事宜,我似乎顿时了解了现如今的世界——我是一个正在逃亡的人,世界一直在以某处为中心崩塌消失,变成一片虚无,世界上似乎再也没有所谓的天空,抬头时只能看见一片漆黑。带来毁灭的是某种生物(对它的形象我记忆模糊),它的行动带着蓝色的光,我们无法与之反抗,只有依靠躲避来保护自己。最后某一次,我们的处境十分的令人绝望,同伴告诉我,既然没有活下去的办法,那我们一起去死吧。我一点也没有诧异和反抗的意思,我问,我可以割腕吗?同伴默许。于是我挑选了厨房菜刀的内侧(似乎是下意识的认为那个部分比较锋利),第一刀我没有割到我的动脉,而是手腕侧面,我问他们这样可以吗?他们没有做声,于是我又切了自己一刀,切在动脉偏下的地方,血留的不是很多,所以我下定决心后割到了动脉的位置上,有血流出来。但是这个时候情报员找到了离开的方法,要我们快点跟着离开,这个时候存活的人数没有多少了(很多人不见了,或许是死了)我们到了像是坍塌的大楼内部的地方,头顶有灯微弱的亮着,但我们还是拿着类似油灯一样的东西,我们发现前面的路高的我们无法翻越。这时我身旁的墙缝(大约半米宽)里有一位老妇拿着一盏灯对我说,她知道有一条路可以离开。我们没有一丝怀疑就跟她走了••••

    这之后我就不记得了【诶嘿

    评论(0) 收藏(0)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