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给大家记录自己平时做梦梦到的稀奇古怪的故事. 

*图文不限,请随意的来* 

  • 29 投稿数
  • 45 参与人数
  • 1 角色数
  • 55 关注人数
  • sleepy dream

    ▒▒▒▒

    ▒▒▒▒

    しにたい
    2015/07/31

    對面的女性一直在絮絮叨叨地抱怨。 

    抱怨天氣,抱怨物價,抱怨鄰居家孩子的惡作劇,抱怨把貨物卸在村口就走的馬車夫,抱怨總也沒有人去保養的那條小石橋——抱怨你能想象的一個中年女性會抱怨的所有事情。 

    坐在床邊聽著女性抱怨的是一個瘦高個的男人,眉間川,一臉苦逼,不愧是我的夢真是特別懂我的喜好。不過我覺得那時候他苦逼的主要原因是他睏了。 

    旅人非常之睏。他為了節約路程而選擇橫穿荒野,已經過了很多天風餐露宿的生活了,清潔的床鋪和看上去很柔軟的枕頭正在暴力地切削他僅有的神智。出於禮貌他還在奮力擺出認真傾聽的樣子,但其實他什麼都沒聽進去。女性的聲音早就變成了一個個陌生的音節,像是一群蒼蠅一樣在耳邊嗡嗡嗡地飛來飛去。她巧妙地把聲音保持在一個單調得像是催眠曲,又刺耳得讓人無法輕易睡死過去的波段。如果她是故意的,那可真是了不起的技巧。 

    “……所以我就說了……可是沒有一個人聽我說……他們都說我疑神疑鬼……我都叫他們早點把村外的作物收了,可是離收穫期還有半個月,又沒有人願意去修一下瞭望塔的那口鐘……明明敵國的軍隊是真的就快要來了……” 

    旅人什麼都沒聽進去。單調的空氣振動一個個撞到耳膜上,然後被反射回去,沒有一個能到達中樞神經。他是真的很睏了。放在桌子上的白魚湯還剩一點,說不定他應該把它喝光,畢竟他不是個浪費糧食的人。旅人這樣想著,一動也沒有動。它剛端上來的時候非常美味,但現在它已經完全冷掉了。而且旅人很睏,他真的已經連伸手去拿湯匙的力氣都沒有了。所以最後他只是坐在原地,一動不動,痛苦地聽著女主人綿綿不絕的牢騷和抱怨。 

    “後來……我就說……您猜他是怎麼回答的?……所以……他居然……您說我還能怎麼辦呀?……我都說了他們應該……還有村口的河……” 

    “呃……您也很辛苦啊……” 

    旅人的聲音乾澀沙啞得連他自己都吃了一驚。不,他應該要吃了一驚的,可是他睏得連吃驚的力氣都沒有了。聲音果然很難偽裝。這下子女主人一定發現自己只是在敷衍她了,但是管他呢,無所謂了。旅人睏到幾乎失去運轉機能的大腦已經懶得在意這種事情了。 

    女性突然閉上嘴巴,露出了有些不自然的笑容。 

    “啊……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大家也明白過來了……哎呀,討厭,怎麼都這個時間了,我還要準備開店呢,客人也請早點休息吧!” 

    女性端起桌上的餐具走出了房間。 

    旅人點了點頭,也許揮了揮手,可能還說了幾句道謝或者安慰的話。他不記得了。他睏得快吐了。聽到房間門關上的聲音的瞬間,他就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癱倒在床上睡死了過去。 

    第二天走到了一個比較大的城鎮。衛兵們熱情地接過他的行李,帶他去當地的旅館,一路打聽他的事情,他們可能是一直看守城門太無聊了。 

    “你是從哪裡來的啊?” 

    “阿拉米格。” 

    “那麼遠的地方啊!”年輕的衛兵大驚小怪地對他表示安慰。“途中都沒有可以落腳的地方吧?真是太辛苦了,你今晚好好休息……” 

    “沒有……昨晚有路過一個旅館,所以倒也還好啦……” 

    衛兵們表情古怪地交換了一下眼神。 

    “又一個。” 

    旅人聽到不知哪個衛兵這樣說。 

    “行李就讓其他人先幫你拿到旅館,我們現在先帶你去教會。你聽好了,不要害怕,冷靜點聽我說。你橫穿的那個平原是兩國戰爭的遺址,那裡沒有人的。原先兩國交界線上是有一個村子,但是人已經死光了。” 

    “……不可能。” 

    “是真的。敵國的軍隊半夜在流過村子的小河投毒,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死光了。不信你回去看,那條河裡到現在還是連一條魚都沒有呢。” 

    旅人一臉震驚,但他的表情也很快被痛苦和恐懼所扭曲。 

    “干!”他絕望地大叫道,“你是說我昨晚喝的那碗魚湯不新鮮!?” 

    夢裡的我恨恨地想,阿拉米格個屁你是廣東人吧。 

    醒來覺得夢裡的自己真是字字鏗鏘直擊核心。 

    评论(2) 收藏(1)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