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给大家记录自己平时做梦梦到的稀奇古怪的故事. 

*图文不限,请随意的来* 

  • 29 投稿数
  • 46 参与人数
  • 1 角色数
  • 55 关注人数
  • 奇幻世界观下他和她的迟到理由

    ▒▒▒▒

    ▒▒▒▒

    しにたい
    2015/08/17

    他一动不动地伏在床上,冷静地等待着即将响起的闹钟声音。  

    七点十分……,七点二十分,三十分……四十分。  

    离上班时间只剩20分钟了。而他家到公司至少需要36分钟。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穿戴洗漱,脑子里同时开始飞速模拟可能缩短路上时间的路线和真的迟到的情况下将损失最小化的方案。以太通道……出租飞龙……不行,这个时间段市里所有公共魔法网络都挤满了人,而且每个人都因为快要上班迟到或者已经上班迟到而杀气腾腾,挤进那些人里面只会让他原本就不够的时间被进一步浪费。  

    等等……公共魔法网络行不通……那就意味着一些只有特定群体能使用的通路说不定是个好选择——事实上那种通路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阻滞事故。  

    已经打开窗口浮到空中的他微微笑了笑,凭空画出金色的复杂咒阵,然后消失在一个短暂的闪光之后。  

    他在算术咒士学会的紧急用通路网络中无声地高速朝目的地滑行而去,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他惬意地享受着高速滑行带起的若有似无的风,就像他享受解决每一个看似无解的问题的过程——充满了让人身心愉悦的紧迫感,以及大量的刺激和成就感。  

      

    时间倒回开头,同一时刻的她也同样蜷缩在床上。只不过她比上面的他要紧张许多,而且在等待的也是别的声音。  

    门外传来合租人打开房门的声音……打开洗手间门的声音……洗漱的声音……每次一有声音响起,她就会无法控制地颤抖一下。  

    厨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合租人咏唱咒语给炉子点火的声音。合租人边做早饭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声音相当之大。不用说,这期间她一直颤抖着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  

    她终于听到了大门打开然后关上的声音,这声音宣告着每个工作日清晨例常的酷刑终于结束了,但她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好起来。她绝望地看了一眼床边的粉色小花闹钟,时针正在朝八点整发起最后的冲刺。  

      

    他穿戴整齐,端坐在席子上盯着时钟,时针和分针准确地指着七点零五分。他隐约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自己平时是不会在七点十分以前起床的。他怀疑时钟坏了,但因为自己的主观感觉而否定时间的权威是不恰当的。最后他做出了决定,七点十分的时候通过别的钟表确认一次时间。  

    300秒之后,他打开了怀表和电视,两边的时间都是七点二十五分。  

    由于出现了二比一的结果,他决定接受自己的床头时钟慢了十五分钟的事实。并不算是太危险的时间。如果加紧赶过去的话,说不定还不至于迟到。他沉着而迅速地奔出家门。  

    在每天都会买早餐的那家店门口,他像每天一样思考了5分钟该买香菇白菜包还是萝卜粉丝包;过马路的时候信号灯刚好从绿变黄,他在纷纷加快步速的人群之中稳如泰山地停了下来。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看着下方,可以看得到自己的蹄子在地面上不耐烦地小幅度踏来踏去,但是没有办法,规则是不能打破的。  

      

    八点整。  

    “早上好,老板,今天你看起来也很健康,比什么都好。”  

    “哦哦,早上好……你个头啊!!!你刚才从什么诡异地方冒出来的!?你又是在家里磨蹭到最后一刻然后用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快捷通道过来的吧!?你是那个吗,走进巷子没有火灾的话就先点火再灭火的数学家吗!?”  

    “容我辨明,”他面不改色地回答,“我的确拥有高位算术咒士的证明,日常工作的大部分也确实与运算相关——从星图的推演到突发危机事件处理。至于您所说的快捷通道,算术咒士学会的紧急通道既不诡异也不莫名其妙,事实上根本不会有人发现这条通道被用过,所以您不需要担心。”  

    “够了!我已经非常明白了!简单来说就是这么回事吧,作死是你们鲁米特人的天性是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您能换个比较文明的说法。”  

    身体只有普通人类一半高度的鲁米特人不太自然地移开视线,用低了八度的声音回答道。  

      

    八点十分。  

    “对不起,我迟到了,请下达惩罚措置,不管是加班还是减薪我都会诚心接受。”  

    “……你这种就算叫你切腹你也会马上去做的口气让我反而懒得想什么惩罚措置……不用问,你又是因为哪个参照物出错了而走错路什么的吧,你这种一板一眼的性格平时是很可靠,但你就不能学习一下变通吗……算了,你回去工作吧。”  

    “不,是时钟走慢了。不行,老板,做错了事不受到相应的惩罚措置,这是不恰当的。”  

    “……求你了,回去工作吧……”  

    半人马有那么一瞬间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垂下脖颈回到了工位。毕竟刚刚来到公司就与老板发生口论,这是不恰当的。  

      

    八点二十分。  

    “……所以怎样?你又因为不敢跟合租人打照面而缩在房间里一直缩到迟到?”  

    “是……是的……对不起……但……但是,想不到合适的早晨问候,我,我……”  

    “你知道你自己在讲什么吗如果哪天她请假在家你是不是也要跟着请假一天啊把头抬起来看着我的眼睛大声回答我!?”  

    “唔咿……!但、但、但、但是老板,月光花的妖精本本本……本来就……不擅长跟人打交道……而且一般也是在在……夜间……活动……”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要找这份白天上班的工作啊!?!?”  

    “呜呜呜呜呜咿……!!”  

    绿发绿眼的妖精抖得像风中的落叶一样,含着眼泪慌不择路地逃回了工位。  

      

    从清早开始就一直在怒吼的老板无力地朝后倒在椅背上,时钟即将指向八点二十五分。  

    “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办公室里唯一一个人类职员猛地拉开门,爽朗地大声宣言道。  

    评论(1) 收藏(1)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