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童话

Free童话

hihi~有兴趣的就来参加吧~ 

这是个随意的小组,随时参加、随时退出、随时上传作品俗话说“我摸了个鱼”, 

主攻有童话风格的故事和人物,可自己创建属于你的童话角色或者开始继续童话里本来的人物, 

编写或者续写他、她、它的一切, 

让它一页就over也行,黑童话(注:不要过于血腥)、白童话、微童话,混在一起灰童话~ 

听说故事要有世界观:嘘,它就是一本多页的童话书,只是需要有人来编写。【创建者只是创建者而已,有时候会来一起玩玩,其他的时候是参加成员的自己的自由时间,头像什么的别吐槽了,鼠绘就这样了p-p】 

  • 3 投稿数
  • 8 参与人数
  • 1 角色数
  • 11 关注人数
  • 酒瓶上的亡魂

    ELEC
    2015/08/16
    +展开

      “酒瓶上漂浮着逝者亡魂。” 

      他原本不是这样的人,他才不会犯这样的重复累赘的语病,他有清晰的思路,有流畅的文笔,一抬手仿佛就能写出世界。 

      但他现在整个人都醉醺醺的,他拿着高脚杯,手悬在半空中,眼神迷离地盯着面前的大肚子酒瓶,然后他说,“酒瓶上漂浮着逝者的亡魂。” 

      我摇了摇头。 

      他融在一圈人之中,他们说今夜要轮番讲述童话。 

      “从前,从前……其实也就是不久之前……” 

      他说了一个絮叨的开场。 

      已经有听众离场了。 

      “有位诗人居住在街角的二层楼上,每天每天,除了花在窗边的时间,他都在写诗。” 

      更多的人离开了,耐心被手中摇晃的酒精淹没。 

      “诗!诗使他的容颜布满了哀愁,像苦涩的Espresso,黑色的汁水总是堵塞着他的喉咙,他几乎不会说话。” 

      最后的听众也起身离开了,这个角落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我看到他的眼中泛出光芒。 

      “讨厌的家伙们终于离开了,”他对我微微一笑,“让我们开始今晚的童话吧。” 

     

      “从前,在一个落满了雪的小镇上,有一个女孩儿,她有位父亲,一位嗜酒的父亲,她从小就与那些玻璃酒瓶生活在一起。玻璃酒瓶有着很多的样式,大肚子的、长脖颈的、优雅小巧的、笨重粗大的、透明色的、泛着厚厚的棕黄色的、冷冰冰的深绿色的,女孩儿总是将这些玻璃瓶擦洗干净,收拾妥当,最后塞到阁楼顶上的大木箱中。” 

      “有天晚上,一个下着大雨,电光如白昼的夜晚,她窝在被窝里,两只小脚冻得冰凉,忽然,她听见头顶上方,阁楼顶上有人说话的声响。于是她裹着她的小被子,赤着双脚踩过吱呀作响的木地板,一步一步地走上楼去。她没有点灯,所以只能透过不时打响的电光往阁楼上瞧去。” 

      “那只放着玻璃瓶的大木箱不知怎的被打开了,一只只玻璃瓶在夜色中竟发出微微的亮光。凭借着对它们的了解,小女孩儿很快就认出了它们。那只透明的酒瓶,她称呼他为Oak,因为他的瓶身上的广告被磨损得只剩下这三个字母了;旁边那只绿悠悠的酒瓶,她称呼他为338,因为这是他瓶底印着的编号;最左边,那只胖乎乎的棕黄色酒瓶,她称呼他为Sunrise,因为透过他她能随时随地把太阳还原到日出时刻的颜色。只有这三个酒瓶注意到小女孩儿了,因为平日里她最喜爱这三个瓶子,对他们也关照有加。于是他们蹦蹦跳跳一路脆响地到了小女孩儿的跟前,跟她聊起天来。”① 

      “‘在变成酒瓶之前,我是一个优秀的水手,从遥远的东方而来,渡海三年,终于在二十场风暴后活了下来,我知道椰子和沙滩的味道,灿烂的阳光锁在我的体内,这让我时刻记着生前我还是一位水手。’Oak这样说道。‘我和你不一样,’338说,‘我原本是位牧场主,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我拥有一大片的牧场,牛羊成群,我的腹里有最为深红的血液,牛羊饮过我后肉质更加甜嫩。’Sunrise等他们都说完,顶了顶他的大肚子,缓缓地对小女孩儿说:‘我没有他们二位那样可以诉说的过去,我就是这条街上的人,你知道的,住在街口拐角,你路过时我还常给你坏得没那么厉害的苹果吃。’” 

      “‘我知道你,’小女孩儿开口,她有一些疑问,‘请告诉我,难道世界上的人死去之后,都会变成酒瓶吗?’” 

      “‘你说得不对,不过也差得不远了,’Sunrise回答道,‘我们不是变成瓶子了,我们只是作为亡魂悬在酒瓶瓶口罢了。’” 

      “‘那我能在这些玻璃酒瓶里,找到我妈妈吗?’小女孩儿问道,她已经不想再和酒鬼父亲一起住下去了。” 

      “‘我们可以试试看,孩子。’338鼓励她。‘是的,我们也可以帮你一起找你妈妈。’Oak提出了一个绝佳的建议。” 

      “于是他们在阁楼上行动着,外头雷雨交加,可这并不妨碍他们在阁楼上温温暖暖地寻找悬着女孩儿妈妈的酒瓶。但他们找了整整一晚,翻遍了整个大木箱,问遍了其中所有的酒瓶,也没能找到。” 

      “他们没有放弃,相互约定明天一早,等这场雷雨过后,他们就一同去镇上的酒馆继续寻找。可第二天天亮了,他们找遍整个小镇都没有任何关于女孩儿妈妈的线索,所有的酒瓶都说他们不认得有这样一个女人。他们只得作罢,338安慰女孩儿,他们决定等女孩儿再长大一些,就带她去更远的地方寻找妈妈。” 

      “他们似乎忘了些重要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超过十三岁的女孩儿就不会再见到这些神奇的东西了,女孩儿长得很快,十三岁的生日一过,她就再也看不见那些亡魂了。不论她怎样擦拭玻璃瓶身,不论她怎样敲击玻璃瓶底,不论她怎样吹响玻璃瓶口,她的朋友都不再回应她了。” 

      “女孩儿很伤心,可日子还在继续,女孩的长大是很快的,转眼间她就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也历经了一番磨难。” 

      “就这样,平稳但消磨人的日子转眼就过去了二十年,女孩儿也已经衰老。在一个夜里,她独自一个人坐在厨房里,昏暗的房里,楼上睡着她的两个孩子,一个因为青春期的生长痛而在梦里呻吟,另一个因为少不知事而在梦里吮吸自己的手指吮得香甜。她的丈夫不在家里,或许他正躺在两个街区外另外的某个女人身边。于是女孩儿只好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没开灯的厨房,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不是什么出名的酒,也就只是街角自家酿造的酒。” 

      “忽然她看见了约莫三十年前才见过的光景,有人影缓缓地出现在酒瓶口,一脸安详,发丝静静垂在锁骨边,她认出了那就是她曾经一直寻找的母亲。” 

      “她没有说话,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的母亲。她的母亲闭着眼睛,神情像极了那画上的圣母,完全放松的脸颊上,尚未干透的泪痕还暴露在空气中。” 

      “她不知所措,只得低头饮酒。忽而想起她曾经的朋友,那名叫Oak的水手,和牧场主338,还有街角给她苹果的Sunrise,她疯狂地向见到他们,想回到过去,但她早已不知道那些酒瓶们去哪儿了。她只好再次低下头,一言不发地喝着杯中的酒。” 

     

      “所以,故事就这么结束了?”我不甘心地问他。 

      “结束了,不是个好故事吗?”他反问道。 

      “不,毫无疑问,这是个好故事……”我还在组织语言想要夸奖他,忽然他就蹲下身放声大哭起来。 

      “这不是我的故事,”他一边哭一边说着,“这是他的故事,我只是在酒瓶上见到了他,所以我才讲的。” 

      他抬起他惊恐的眼睛,望着桌上的那瓶酒。 

      “看呐,他就在那里,有他黑色的鬈发,打着漂亮的小卷,有他那被打弯了的鼻梁,有他那深深的绿眼睛。看呐,他就在那儿!就在那儿啊!” 

      他很激动地挥起了手,我想他是想要打破那酒瓶,好让那亡魂消失,我只好从后面抱住他,让他安静下来。 

      他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说了这个晚上的最后一句话。 

      “他死了。只有亡魂才会在酒瓶上悬着。” 

      他说得对,心碎者总是在酒瓶上见到令他们心碎的亡魂,我只好扛起他,把他送回了家。 

         

       

     

     

     

     

     

    ①Oak=长岛冰茶,因、由长岛橡树滩客栈(Oak Beach Inn)的酒保发明;338=BIN338解百纳梅洛红葡萄酒,适合搭配牛肉,所以只后说他曾经是牧场主;Sunrise=墨西哥日出。 

    超级喜欢这个E组,希望我写的还算童话…………

    相关角色

    评论(4) 收藏(5)
  • 烛火星芒

    水阳
    2015/08/16
    +展开

    【这应该是童话吧……?梗来自童话三十题

     

     

    蓝的发黑的天上没有云,晚风带着草木的香气自大气层之下掠过,晴朗的夜晚大气层如同被擦的锃亮的玻璃窗,远在太空的星芒透过这窗将小小的光芒密密匝匝的投射在天空上,光亮忽明忽暗。

    在隔着玻璃窗下,星点烛火也忽明忽暗的摇曳着,灰的烟自橙色的烛焰上上升,随着烛焰的摇摆摇摆着。

    “你好啊。”远远的,空空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声音很小很小,仿佛是跋涉了很远的路才传达到耳边的声音一样。

    但是,这小小的声音,像是水晶一样,纯净透彻。

    这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呢?

    烛火摇晃着身体,左顾右盼。

    “那个,我在你的头顶哦。”带上了一点笑意,声音轻轻的,空灵的在烛火的上方,很远很远的响起来。

    扬起头来是满天的繁星,一闪一闪的光芒明灭可见,白色的小小碎点撒在天上,远远的,那么的难以接触。

    “你看到了我了么?我在这里哦,就在你的头顶上,一闪一闪的。”有些激动的语气从烛火的头顶传来,头顶的繁星像别处那样密密匝匝的拥挤在一起,但是这些密密匝匝的繁星中有一颗闪的很频繁,就像是要告诉人它在这里一样。

    哦,是在这里啊。

    烛火晃了晃身子,无声的看着那颗星星。

    “你看到了我了吧,我叫星芒,呐,你叫什么?”声音里带了兴奋,就像是孤寂的孩子找到了同伴那样,星芒闪的更加频繁。

    我叫什么呢?

    烛火看着天上的星芒,整个天空都是星星,他那么小,仿佛要被满天的星潮淹没在黑的天里一样,弱小卑微的让人心疼。

    “啊我想到了,你就叫烛火吧,你们这个地方,好像有很多称呼你的名字,但是这样读起来是不是很文艺啊?诶嘿嘿,实际上文艺这个词语也是你们这个地方的文化产物……这样的东西?”星芒一闪一闪,话语和他闪动的频率一样多,但是充斥着活力,全然没有宇宙寂静冷清的气息,仿佛他不是自宇宙里生活,而是生活在花团锦簇的天堂之中,温和善良,仿佛世界上一切好的形容词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啊,好啊。

    烛火看着闪动的星芒,在心中默默的回答道,他不能说话,他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回答。

    就这样,那个夜晚,星芒对着烛火,默不作声的烛火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像是要把自出生以来所有的孤寂全都倾泻出来一样,烛火也静静的听着,做一个最好的倾听者,慢慢的了解从星芒的出生到现在的一切。

    听着,听着,时间就这样流逝过去了,烛火看着天空上的星芒,摇了摇身子,突然觉得星芒离他好远好远。

    在时间的流逝里,他的寿命也要走到了尽头。

    他自出生以来便注定了沉默的结局,他本该如此默默的燃烧至尽,直到星芒对他说‘你好啊’,然后他有了名字,拥有了一颗星星的历史。

    当时他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但是现在他就要走啦,他的脊梁已经焦黑,能用以燃烧的物质已经成为了致他于死地的沼泽,柔和的晚风此时就像是狂风,对他来说全世界都是危险的,哪一点都能让他弱小的生命化作一缕青烟。

    但是他已经不想死了,几亿个光年远的地方还有一个闪闪发亮的星星在看着他,在和他说话呢,在别人还在说话的时候就离去,不是太不礼貌了么?

    但是由不得他。

    所以烛火就在一瞬间,像是变魔术一样,剧烈的一摇,发出小小的声音,然后不见了。

    只剩下焦黑的脊梁和青烟。

    星芒突然停下了话语。

    他再在天空中闪了闪。

    然后彻底的僵在了天空中。

    最后他像烛火一样,一晃眼的时间,泯灭在几亿光年以外的黑暗里。

    再无声响。

    评论(0) 收藏(1)
  • 时钟与女孩

    Bean
    2015/08/15
    +展开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一个时钟它在转动,主人说它已经太老了,估计过不了两三天就会停止变成废物。。。时钟它在转动。

        果真两天以后它停止了转动,主人把它运到了买卖二手物品的商店,店主接过了它,它没有思想,不能转动了就不停摆动着自己的钟摆,就这样过了很久。。。

        噗通噗通--------

        噗通噗通--------

       一个时钟的钟摆在摆动,店主说它一直没有卖出去,估计再过几十年也卖不出去。。。。时钟的钟摆在摆动。它没有时间。

        就在一个大雾围绕这座小城的时候,店主正抱怨着这个时钟没有给他赚到好处的时候,一个女孩突然跑了过来,头发很乱,光着脚丫子不断地在时钟旁走动,时不时摸摸时钟的玻璃面,一看就是贫穷人家,店主不屑地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和气地笑道:“这位小姐,你是看上它了?”女孩不说话,店主嘀咕了一会儿,真心想快点把这占地方的东西卖出去,和气地笑道:“这位小姐,如果你看上它了,不贵 ,只要9美元.”女孩好像心动地望了下店主,店主看好像女孩对这时钟有点意思,又和气地笑道:“这位小姐,这时钟已经坏掉很久了,但是它里面的零件很完整,你买下它算是赚了,小姐你是‘普通’人家吧?把。。”女孩打断了店主的话,直接拿出了2美分,小声说:“先生。。。我真的可以买下它吗?我手上的钱并不够。。可不可以你先帮我买下它,钱我会在之后还给你的,我保证。。”店主感觉很奇怪,不过看她是个贫苦人家也就帮她‘买下’了。。

        ‘买’它之前,他问她你为什么会喜欢它?

          女孩微笑着说说:“因为它和我一样是废物啊,嘻嘻。。。”嘴角微微向上翘。女孩拉着载时钟的平板轮车在这大雾天哼着小曲离开了。

          过了几天,店主邮收到了女孩还的硬币与美分,上面最下角标注着:The clock and the girl。

          The end.

    (我自己都感觉好无厘头QAQ)

          

    童话
    评论(8) 收藏(0)
    • 蓝蓝路:

      意思是女孩就是时钟吗?o(〃'▽'〃)o码字辛苦了(。・∀・)ノ゙嗨

      2015/08/15 14:05:32 回复
    • Bean:回复 蓝蓝路

      大概吧,其实我本来想写成时钟是真的有这个人和女孩有什么感觉什么的,然后一起经历什么,然后生猴子,啪啪啪(原谅我如此无力的脑洞QAQ)

      2015/08/15 14:11:20 回复
    • 蓝蓝路:回复 Bean

      咦?其实我觉得很不错啊,可能我还理解不了写手的世界吧(°ー°〃)【此人脑洞也很小←

      2015/08/15 14:16:26 回复
    • 饥荒世界:

      这个好啊!还感觉有点微微的黑童话气息!!

      2015/08/15 14:25:51 回复
    • Bean:回复 蓝蓝路

      QAQ

      2015/08/15 14:27:28 回复
    • Bean:回复 饥荒世界

      谢谢!

      2015/08/15 14:27:40 回复
    • 饥荒世界:回复 Bean

      不用谢////话说这时钟与女孩也算你的孩子吧,求个称呼,多久画个短篇漫画出来!

      2015/08/15 14:30:41 回复
    • Bean:回复 饥荒世界

      这里阿饼哦!说什么画短篇漫画什么的,不用了,连我自己的都觉得麻烦(这文章大概是我的处女作了,估计以后会变成黑li shi QAQ)

      2015/08/15 14:33:20 回复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