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HOH学级裁判场

弹丸HOH学级裁判场

位于海蛇号顶层,圆形的裁判场。

依着已知的线索,寻找出未知真相的学级裁判。

不同人的想法、信念和希望在此激烈碰撞。

然而,主导这一切的......莫非是绝望的力量?

  • 2848 投稿数
  • 29 参与人数
  • 7 角色数
  • 38 关注人数
  • to 草摩

    to 草摩

    浅井 鹤
    2015/11/12
    +展开

    确实,匕首的存在无法以逻辑解释,那么换个想法,认为【匕首不是凶手放的】就说得通了。

    第一发现人为了误导大家的判断而故意放上了匕首,我们之前也正是被此所蒙蔽…这正是凶手的目的吧?

    无休止议论
    评论(0) 收藏(0)
  • 目前可以得到的推论

    目前可以得到的推论

    浅井 鹤
    2015/11/12
    +展开

    既然如此,我也来简单阐述一下吧,目前可以推测的事情

    第一,凶器是由琉璃自己带去现场的,意外打碎的玻璃杯碎片,手帕则是用以包裹碎片防止割伤的,因为是意外打碎,所以没有在事先知道的可能 (言弹 玻璃杯碎片 消失的手帕 六手春的证言)

    第二,聚光灯在案发之前就已经断路,因此当时现场的光线应该相当昏暗 (言弹 死亡时间 六手春的证言)

    第三,从血迹推断,琉璃死亡时背侧对幕布,最左侧的血迹是割破颈动脉时留下的 (言弹 幕布)

    第四,聚光灯曾经掉落 (言弹 地板上的痕迹)且聚光灯的掉落是在琉璃死亡之前,因为血迹溅落到了灯上而非仅仅挡板,事后落在地上是不可能飞溅到那个位置的 (言弹 聚光灯) 并且凶手用幕布擦去了地上的血迹(言弹 地上的痕迹)

    第五,第一发现者和凶手是同谋,或者至少是熟悉的人,并且对现场进行了二次遮掩,聚光灯上的血迹是其所清理,因为时间长血迹凝固而没有擦拭干净(言弹 聚光灯) 但那个时候,琉璃应该已经被放在船上了,幕布上的第二块血迹正是垫在琉璃身下时留下的(言弹 幕布)同时,匕首应该是第一发现人所为(言弹 无血的匕首)

    以及,琉璃的死亡是瞬发的,甚至是自愿的,因为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

    无休止议论
    评论(0) 收藏(1)
  • TO阿遼

    TO阿遼

    貍子茶
    2015/11/12
    +展开

    可是啊 

    不覺得匕首的存在也太扎眼了嗎? 

    如果從頭到尾都毫無意義的話 

    兇手為什麼要多此一舉? 

    无休止议论
    评论(0) 收藏(0)
  • 篝先生,在想其它的假设之前,不妨先串联一下目前的情况吧?

    篝先生,在想其它的假设之前,不妨先串联一下目前的情况吧?

    鹫巢 镞
    2015/11/12
    +展开

    那么,恕我冒昧,现在请让我来进行一遍以六手小姐是被人杀害为前提的,凶手【行凶过程】的梳理吧。  

        

    首先,凶手在黑羊的剧场表演结束后以口头的方式约定了和六手小姐的会面。  

    根据目前的线索推断,此时大概是21点后不到23点的时间段。  

    凶手估计比六手小姐提前到达了剧场,做好了一些准备并藏好从道具室带来的开刃匕首,然后在舞台的位置隐蔽自己的同时等待六手小姐的到来。  

    【第二章(非)日常突发事件(众人离开剧场的时间、舞台灯光因故障无法亮起):http://elfartworld.com/works/80166/】  

    而凶手大概没有等上多久,作为目标的六手小姐便出现了。而凶手大概没有发现她用手帕包着、作为防身武器的玻璃片。  

    随后凶手和六手小姐进行了谈话,途中可能因为凶手的一些举动、或是六手小姐发现了凶手的意图而做了些什么——导致了灯组掉落的意外。  

    随即凶手因为某些原因抛下了匕首,而选择了掉落在地上的灯玻璃,趁六手小姐不备袭击了六手小姐。  

    此时,由于六手小姐正站在左边的幕布前,在幕布的最左边留下了劲动脉破裂的喷溅血迹;在六手小姐倒地之后,凶手将幕布整个扯下,并将六手小姐抱起放在幕布之上,因此留下了幕布下方的堆积状血迹;最后又使用幕布的边角擦掉了地上的血迹,留下了边角的絮状血迹。  

    【言弹:幕布的血迹】  

    【言弹:舞台地板1】  

    【言弹:舞台地板2】  

    随后凶手发现灯组上的血迹时可能因为环境昏暗且血迹已经半干,没有擦净上面的血迹(同理地板没有很干净也是因灯光原因),随后将灯组装回……  

    行凶的过程约莫发生在该日23点~第二天凌晨2点之间。  

    【第二章非日常(发现尸体的时间):http://elfartworld.com/works/80210/】  

    【言弹

  • 自杀论

    自杀论

    駒崎 リョウ
    2015/11/12
    +展开

    首先声明,我并不了解六手琉璃这个人,更加无法揣测她的感情,这只是以物证为基础的推测。 

    ……。 

    剧场事故当晚,六手琉璃邀请某人会面,却在无意中打碎了房间的杯子,索性用手帕包起并携带。(言弹 遗失的手帕 打碎的玻璃杯) 

    到达剧场,与某人进行了交涉之后,六手拿出玻璃杯的碎片割裂了自己的颈动脉,尸体伤口的碎玻璃屑与右侧的喷溅血迹可以进行证明。(言弹 黑羊先生档案 伤口玻璃屑) 

    某人行动的理由暂不明确,也不是我要推理的重点,暂时把它放到一边去不去仔细考虑。 

    凶手拆下螺丝令聚光灯坠落,于是遮光板沾上了地板上未干的血。(言弹 染血的遮光板 舞台地板12)破碎的聚光灯玻璃和凶器被一同扔进了水槽(言弹 水槽内的碎片),幕布则用来擦拭地板与遮光板的血迹(言弹 幕布的血迹),之后某人打开舞台的开关,把死者摆放成我们所见的那样子就可以了。 

    在这种推理中,尸体发现广播也可以得到解释,“某人”正是第一个发现者。带走六手手帕的理由,大概就是不让我们发现杯子的碎片是六手本人带来的,从而把注意力从“自杀” 上转移开来。

    无休止议论
    评论(0) 收藏(2)
  • 。

    浅井 鹤
    2015/11/12
    +展开

    排除【凶手从六手同学那里抢夺了玻璃】这种假设的话,那也只能是六手同学将玻璃交给了凶手,或者…不过如果凶手拿着匕首却用玻璃行凶也说不过去

    莫非匕首…其实是其他人放上去的吗?也就是说,第一见证人是类似“共犯”的可能性

    无休止议论
    评论(0) 收藏(1)
  • to黑泽

    to黑泽

    篝仁也
    2015/11/12
    +展开

    你说的前半段我同意,所以我放置了这个假设。

    但是后半段,你这个蘑菇一样的脑壳就只能想到这种搞笑漫画的台词了吗?

    无休止议论
    评论(0) 收藏(1)
  • to 仁也

    to 仁也

    浅井 鹤
    2015/11/12
    +展开

    就算这样认为而乖乖把玻璃碎片交给凶手,明明有匕首却一定要用玻璃杀人才更不可思议吧?

    再说【不想死就交出玻璃】这种话,怎么想都不像脑子正常的人会说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0) 收藏(1)
  • to法幢

    to法幢

    篝仁也
    2015/11/12
    +展开

    唔,本来我想的是凶手先拿出匕首然后六手紧接着拿出了玻璃碎片之类的⋯⋯不过确实这样假设下去的话很难联系起其他的问题⋯⋯

    再想想其他的假设吧。

    无休止议论
    评论(0) 收藏(0)
  • to黑泽

    to黑泽

    篝仁也
    2015/11/12
    +展开

    放下武器不是就认为对方不会开枪,而是在寻求转圜的余地才对吧。

    因为态度强硬惹怒了对方结果直接就一刀下去割喉了,还防什么尸体的身?

    无休止议论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