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冷冻仓
脑洞冷冻仓

脑洞冷冻仓

存放各种莫名其妙的脑洞,都忘记自己攒多少了【【【     

    

   

  

 

  • 7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2 角色数
  • 4 关注人数
  • cp视角换装play

    cp视角换装play

    乐铭
    2016/01/19
    +展开

    千景cp死变态饕餮视角,好吃,就要污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超级纠结

    超级纠结

    乐铭
    2015/12/21
    +展开

    所以,到底是人前坏,人后纯良,还是人后坏,人前纯良【【【

    纠结的都不想管了【【

    设定
    评论(0) 收藏(0)
  • 【恐怖RPG】废弃医院(四)

    乐铭
    2015/12/20
    +展开

    E和陆仁甲率先冲了出去,B吸吸鼻子,随便蹭了一下脸,拉着A也往外跑。走廊尽头就是C和D去的卫生间,但是走廊却根本没有C和D的影子。 

     

    “小C!小D!你们在吗!”E着急的叫着人,性别的原因,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没敢推女厕所的门。 

     

    “E!!E!!我在里面!快救我!!门被砌上了!!”女厕所里传来了小C带着哭腔的喊声。 

     

    “门被砌上了?什么鬼?”陆仁甲也是震惊,连忙和E跑去门口,拉开女厕所的门发现里面真的被砖砌的整整齐齐,但是由于只是刚刚砌上的,水泥还没完全干,如果用些力气也是能砸开的。 

     

    “没事儿没事儿!小C你别怕!小D呢!她在吗!”E安慰起了里面情绪失控哭出声的C。 

     

    “小D她不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不见了!”C似乎更怕了,情绪激动,声音嘶哑颤抖。 

     

    “没事儿你别怕,我们就在外面,你先往后退退,我们把墙弄开,别砸到你!”E招呼其他人上去一起推那面砌的不是那么死的墙。 

     

    这墙砌的时候似乎很随便,有的地方水泥都没抹,就像是小孩子搭积木一般,有些地方还有些缝隙,三个大男人把几个送动的红砖拿出来放到一边,之后没多久就推开了,小C立刻冲了出来,差点被地上散乱的砖绊倒,直接扑到了E怀里,承受不住的大哭起来。这时候,陆仁甲忽然退后几步到B旁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B啊,你不觉得奇怪吗……” 

     

    能不奇怪吗,虽然是三个男的上手把墙推倒了,但是这种儿戏一般的砌墙方式,即使是一个妹子也能想办法弄开啊。虽然卫生间的大门是关着的,但是他们发现有些红砖是可以在里面抽出来的,一旦抽出来一个其他的就也可以弄开,尤其在神经紧张的情况下肾上腺素激增,力气也会变得大一些,没理由搞不开一个搭积木一般的墙啊。为什么这C只能在里面尖叫把人引过来?一般遇到这种情况,虽然是害怕,但是会先尝试是否能脱困,不能的话才会叫人帮忙吧…… 

     

    这时,走廊另一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几人回头看一眼,发现是面色苍白的D。 

     

    “D你怎么……从那边过来。”E出声询问,怀里的C也停止了哭泣,神色紧张的看着D。 

     

    D好像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吓得脸色发白,说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大堂了,听见C的渐渐才回过神来,往这边赶。 

     

    “哟呵好像还有点别的什么事啊……”陆仁甲眯了眯眼睛,看看C又看看D,大声道,“要不你们两个完整的叙述一下发生了什么?C先来?” 

     

    B发现就在陆仁甲提议之后,两个妹子的脸色都是一变,看来都是遇到了些什么事情。 

     

    “我……小D之前在你和B吵架的时候说想去卫生间,叫我陪她一起,我们就去了……”C开始叙述起来。 

     

    原来在她们到了卫生间之后,分别进了隔间,同时为了确认互相都在,所以就一直在说话,东拉西扯的聊天,一句接一句。但是就忽然得不到D的回应了,C很着急,就去敲D的门,怎么敲都没有任何回应。C觉得不对劲,隔间门又被D锁了,看见旁边似乎有几块红砖,就拿来垫脚,想往里面看看,花了很大力气才爬上去,结果却发现隔间里面已经没人了。她特别害怕,也担心D出事,就想出去寻找,结果绕到卫生间门口发现卫生间已经被砌上,然后终于是承受不住,想把在房间里的E他们叫来,所以大声尖叫起来。 

     

    然后D才开始说,原来她在进了隔间之后不久,忽然恍惚了一下,发现自己正坐在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就坐在大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刚准备站起来,就听见了之前跑掉的F和C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因为什么事情争吵了起来,F甚至拿出了手术刀向C刺去。D被吓傻了,根本不敢出去,只能看着一切的发生。然后居然看见C夺到了F的刀,划破了F的喉咙完成了反杀,还闪的飞快身上都没溅到F的血。 

     

    “我的妈这是什么节奏……”B也是被D的叙述吓得一愣一愣的…… 

     

    “我没有!我,根本没有遇见小F!”C一惊,大声反驳。 

     

    而D似乎还没说完。 

     

    “C妹子你别着急,让D说完,等说完了我们再好好分析一下。”陆仁甲出言制止了C的话,示意D继续说。 

     

    这还不止,完成了反杀的C居然看了一会儿,把F的尸体往走廊那边拖了过去。D吓得腰都软了,根本不敢出来,坐在那里,不久之后就听见了从这里传来的B的尖叫,和凌乱的脚步声,这才颤颤巍巍从角落爬出来往这边赶…… 

     

    “所以……现在是D说她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大堂,还在大堂看见C杀了F。而C则是在卫生间发现D不见又被人封在卫生间不能出去是吧……”陆仁甲迅速接受了设定,扶着下颌一副我是名侦探的样子,“嗯……系统到底发布了任务,我的妈居然是个B级支线,看来水很深啊……” 

     

    “你说啥?”B听见了他小声嘟囔的后一句,“我的妈你还是带系统的!” 

     

    “所以说爷才是主角!你们这帮NPC还不跪舔!”陆仁甲浪了起来,小眼神儿简直欠扁,“好了回到正事儿上……” 

     

    A帮B拽了拽往下滑的帽子,瞥了一眼尾巴似乎都翘到天上的陆仁甲。 

     

    陆仁甲似乎是挺喜欢这种当名侦探的感觉,拉着众人跑到大堂那里,还问DC和F在哪里缠斗,D指出了位置,但是在那里地上干干净净,没有半点血迹,甚至连地上的灰尘都还在那里,没有被人抹掉的痕迹。他又带着众人回到卫生间,打算进女卫生间勘察一下。 

     

    “哎呀,我这辈子没进过女厕所呢,这次终于能进去看看是什么样!”陆仁甲摩拳擦掌一脸猥琐。 

     

    “死变态,手动再见!”B简直不想理他。 

     

    “那你别进去!”陆仁甲哼了一声。 

     

    “大人我错了!” 

     

    A对于B的性子,已然绝望。 

     

    陆仁甲带着B进入卫生间,而E和A是和CD留在外面。原本A想跟着B,但是陆仁甲和B居然一起要求A留在外面,还说的十分夸张,说什么这种变态的事情我们两个去做就行了!A你不要搀和!你应该继续做新时代的好少年什么鬼的话…… 

     

    “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们。”陆仁甲笑眯眯的拍了拍B的肩膀。 

     

    两个人想的事情完全一样,如果CD两个人有问题,那么E是否会因为交情的问题倒戈,到时候被堵在卫生间死角的三个人全容易出事儿;或者当C或者D其中一个心虚准备跑的时候如果只有E一个人在,那么会不会放走她,留下A的话就能一定程度上避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所以才各种耍赖要求A留在外面。 

     

    两个人走进卫生间,避开脚下散乱的红砖。卫生间的构造和商场里的设置差不多,直通外面大门的房间是洗手池和镜子,旁边有个小门通向里面的隔间,从外面无法直接看到里面隔间,同样,从隔间那里也无法直接看到大门那里。 

     

    陆仁甲拉开通往隔间的门,两个人几乎同时呼吸一紧。 

     

    “这可真是……”陆仁甲面色凝重了起来,可能从这时开始,他才有这不是游戏的实感。 

     

    里面地上有着暗红色的血迹,好像还很新鲜,是从左边第二个关着门的隔间流出来的。 

     

    “里面……应该是那个……F吧……”B声音干涩,对眼前的情景也是有点无法接受。 

     

    两个人踌躇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小心避开血迹,打开了隔间的门。里面正是姿势怪异倒在地上的F。喉咙上一个巨大的伤口,小小的隔间墙壁上满是喷溅的血迹,长发胡乱的散在身上,她面色惊恐,一脸的不可置信,但是嘴角却划着一抹诡异的弧度。陆仁甲和B倒吸了一口冷气,B猛地关上隔间门。 

     

    “我们还是先出去吧……”然后拉着陆仁甲就往外走。 

     

    “怎么样了!”E很着急的想要知道结果。 

     

    A似乎是察觉到了B的面色有异,拉着B的胳膊,拽到了旁边,什么也没说,就只是摸着B的头。 

     

    “嗯……F在里面,死了,和D描述的一样,喉咙被划破,但是那里没有那个手术刀。临出来我还注意了一下洗手池,似乎有水冲过的痕迹……”陆仁甲一边说,一边看向站在旁边的C。 

     

    C面如死灰,连连反驳,说她根本没见过F,更别提杀了F了。 

     

    “C啊,你还记得你和D是进了哪个隔间吗。”陆仁甲忽然打断她语无伦次的话语开口询问道。 

     

    “啊?D进的是左边第二个,我是左边第三个……”C茫然的回答道。 

     

    “D你呢,还记得吗?”陆仁甲又问D。 

     

    “……嗯……和C说的一样,我进的左边第二个,她左边第三个……” 

     

    “陆仁甲你为什么问这个……”E开口询问。 

     

    “啊,因为我们在左边第二个隔间发现了F的尸体,而按照C的说法,她曾经爬到隔间上面看D还在不在……” 

     

    C脸色面白如纸,歇斯底里起来,喊着真的没有杀人什么的。 

     

    “别着急,别着急C,这事儿还有点不一定,比如为什么D会忽然从隔间消失出现在大堂,还在大堂看见你们缠斗……”陆仁甲安慰着C,又半开玩笑道,“说不定你们什么都没做,这些都是那个最终BOSS干的呢,毕竟涉及到一些超自然的东西?” 

     

    “我怎么觉得陆仁甲他一瞬间好像接近了真相?”B拽拽A的袖子。 

     

    “……谁知道呢。”A微笑着拍拍B的头。 

    ---------------------------------------------------- 

    我昨天信誓旦旦给自己立了flag,今天完结他,然而……得明天【【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别随便立flag 

    【终于找回了手感,我还以为我要一辈子对话流【【 

    【【电脑里翻出来了三年前写的东西,感叹当时的文笔全喂狗了【【 

    【【【我今天又不想赶图了【【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恐怖RPG】休日

    【恐怖RPG】休日

    乐铭
    2015/12/19
    +展开

    相关角色

    草图流
    评论(0) 收藏(0)
  • 【恐怖RPG】废弃医院(三)

    乐铭
    2015/12/19
    +展开

    于是,注定要领便当的5人组就这么上路了。

    “说起来,你们为什么跑这里作死?”B拽拽帽子。

    “我们几个是同学,一直以来对于一些灵异现象都很感兴趣,没事儿也会约着去一些据说闹鬼的宅子啊,荒废的墓地看看。不过也就是那样,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也没撞见过不干净的东西。”E叹了口气,“然后最出名的灵异地点,就是这个医院了。”

    “这个医院,曾经是个蛮有名的综合病院。但是三十年前,住在这医院的一个病人被杀了,死的挺惨的,三把手术刀插在喉咙上,听说那病人的血溅的到处都是。据说当年办案条件有限,监控还都被删掉了,虽然把嫌疑人缩到了两位,但还是查不出来,似乎还有些压力,最后不了了之。”E慢慢回忆着,“但是没想到,没过几天,嫌疑人之一就用水果刀,在另一个嫌疑人的办公室自杀了,用自己的血写了整整一面墙的‘我诅咒你’”

    “我的妈这个太夸张了,捅自己好几刀这种毅力,居然还能继续在墙上写字?”B也是吓了一跳。

    “说不定是先放血,写字,然后自杀的套路呢?”A半开玩笑的说了句。

    “嗯,这个顺序简直有理!”B很正经的点点头,就是怎么看怎么想让人抽他一顿。

    “……我继续,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那个人自杀之后第二天,那个大夫就完全以之前那个病人的死状死在自己家里。之后,之前那个被杀的病人隔壁的两个病房住的人离奇死亡,再之后是这两间病房的隔壁,就像传染一样,没两天整个楼层都死绝了。有职工开始跳槽,但是这些跳槽的职工也死在了家里,基本和着医院有关连的职工全部没能躲过,病人也死了一大半。然后这医院就慢慢地荒废下来了。”

    E长舒了一口气:“这些就是我知道的了,很多人都很忌讳这医院。但也有向我们这样的人来这里探险,听说从没有人回去过。”

    “也是可怕_(:_」∠)_”B紧了紧身上的外套,“看来TE绝壁是噩梦难度,八成就得揭开当年真相。但是这当年真相太浅显易懂了,八成就是那个嫌疑人因为什么鬼的原因杀了那个病人,然后自杀的那个和病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疯了自杀后用诅咒反杀仇人之类的?”

    “感觉好像很接近真相的样子。”A笑了出来,C和D两个妹子也点点头。

    “不不不,无比让我不要接近真相,TE都是建立在死亡和毁灭的基础上的,太可怕了,说不定还得直面点满了诅咒技能点的大BOSS,我们还是HE吧!”B用力摇头,“A我们一定得走HE!”

    “好好好,我们走HE。”A简直无奈的不想说话。

    “诶?这个门不是锁着的!”C拽着一扇门的门把手,E见状走过去,打开门,似乎是个病房。

    “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吧。”E率先走进去。

    病房里面的拉帘还都很完好,有几个敞开,能看见里面落了几层灰的床。

    “嗯,我看这唯一合着的帘子里面不是藏了个人,就是藏了个怪。”B又开始立起了flag。

    B的话让其他人心中都咯噔一声,原本想拉开帘子的E的手顿在半空,伸也不是,收也不太对。

    就在众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帘子从里面被拉开。

    “刚才是哪位大大立了flag,我看你骨骼清奇,要和我一起攻略游戏吗!”

    出来的,是个……骨骼也十分清奇的汉子,看起来似乎还是个学生,似乎是个亚洲人,正兴趣满满的打量着众人。

    “慢着!这位朋友我看你似乎是个队友料,先填个问卷,报上名来!”B也是人来疯,窜到最前面抓着帽子开腔。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陆仁甲!”

    “……”

    “……”

    “……A你觉得是他先便当还是我们先便当……”B哭唧唧的走回站在最后的A身边。

    “他先。”

    “喂喂喂!你们这对死给不带说人便当的啊!”陆仁甲下意识吐槽,但是想起B的话,“等等……A?”

    B哭丧着脸点点头,按顺序点豆豆一般,嘴里还跟着说:“A,C,D,E。”又指指自己,“B。”

    “…………哈哈哈哈哈哈!!!”

    “不许笑,你个陆仁甲有什么资格笑ABCDE!”

    “我怎么听不懂他们两个在说什么……”C小声和D咬耳朵。

    “我好歹是三个字!你们只有一个字母好吗2333笑成狗啊233333”

    “……反正都是便当的命!”

    “确实是完全听不懂,啊说起来小C你陪我去一下卫生间吧!”D拽拽C,“忽然有点想去卫生间,但是自己一个人怕怕的。”

    “嗯,这种环境下还是别分散,我陪你去。”C点点头。

    E站的里两个妹子比较近,也是听见了两个妹子的话,回过身道:“我记得走廊最里面就有卫生间,出了什么事儿就大叫,这里是能听见的,小心些,尽量快点回来。”

    两个妹子点点头,拉着手出了门。B和陆仁甲仍然你一言我一语的撕,虽然内容别人听起来十分迷。

    “B,好了,别闹了。”A走过去拉住B,遇上这样一个人来疯也是心累。

    “你们也是好,恐怖小游戏自带熟人基友,存活率总会大上一些,说起来……”陆仁甲忽然凑近B,小声说道,“你发现主角是谁没?”

    刚才的嘴仗两个人互相把底儿都摸了一下,都喜欢上B站看实况还是岚少忠实粉丝这点让两个人似乎拉近了些距离。

    “你觉得主角会叫ABCDE么?”

    “不会!”

    “那你还问!”B翻了个白眼。

    “那说起来……我是主角了?”

    “你这什么跳跃式逻辑!”

    “因为我名字三个字!”

    “……我还是离你远点。”B拽着A往旁边走了两步。

    “诶别这样嘛!人家身上又没有传染病!”陆仁甲又凑了过去,“说起来,你们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嗯……几张日记,还有个钥匙。”

    “嘿真巧,我跑了几个房间找到了好多张日记,你们看看,顺带把你们的也给我看看!”陆仁甲眉开眼笑的拿出放在兜里的一摞日记纸,“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A看了B一眼,从大衣内袋拿出叠的整整齐齐的两张纸条,递给了陆仁甲,换到了那张他们没看到过的日记,这时,E也凑过来想看,A皱着眉退了几步,把日记给了B。

    “……对了看见你的时候我就一直想问,你为啥穿着病号服?”陆仁甲歪头,有些不解。

    “你才病号服!我只是今天出来忘换睡衣了!”B哼了一声,不愿意再理陆仁甲,打开纸条看了起来。

    【XX年3月21日晴

    今天他身体状况不太好,挂了一天的吊瓶。他不怎么喜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整张脸都皱了起来,我坐在他旁边跟他聊着天,虽然大部分都是他说我听,但我也觉得很开心,终于看他慢慢的笑了起来,充满了活力,像是刚升起的朝阳,慢慢变得闪耀,真是个好孩子。

    XX年4月10日多云

    好久没写日记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太过开心,都忘记了日记。我最近看他一个人的时候寂寞,拿了个电脑给他,没想到他拿到就不放手了。现在他一直专注的看着电脑,都不理我了,下次一定把电脑带走,影响他休息!

    XX年5月23日雨

    他……和医生告白了,但是被拒绝了,我去找他的时候刚巧碰见医生摔门出来,我从没见过他这么难过的时候,眼睛都红了……

    XX年6月30日晴

    我最近怪怪的……似乎…………

    XX年7月1日晴

    今天他和我说了他的事情,一年前他住院之后,家里人虽然供着他治病和住院的钱,但是却从不来看他。他说他家里没什么爱啊,就是勾心斗角,他这个老幺还是个病秧子,反正得的是绝症,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家里兄弟也乐得他住院不会去争家产。他说住院一开始也是挺难熬的,几乎所有人都用怜悯的眼神看他,只有他的主治医生对他温柔点,有时医生得空也会和他聊聊天,一年过去,不知怎么的就有了好感喜欢上了。我说这就是他的错觉,在那种情况下很容易吧感激误会成恋爱情绪。我也不明白我自己为什么那么着急,他笑了笑说大概是吧,然后就去告白,结果被医生狠狠的拒绝了。我当时心里发堵,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反而是他笑着拍了拍我,说起了别的。

    XX年7月3日晴

    我仔仔细细的想了2两天,然后,和他告白了。他似乎是吓到了,红着脸和我说考虑一下,还要硬打趣我,可爱的不行。

    XX年7月6日多云

    他想拒绝我,他觉得他活不了多久,但是我根本不在乎这个。

    XX年7月15日晴

    死缠烂打这种办法还是挺好用的!

    XX年8月3日晴

    我知道他也是喜欢我的,不同于对医生的感激!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外面的天气一样。

    XX年9月20日晴

    我!们!在!一!起!了!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终于说服了他。他的病虽然是绝症,但是只要没有诱因就不会突发死亡,起码他最少还有5年的时间跟我一起,虽然他再三跟我说如果有一天出了事情,叫我忘记他,但是怎么可能。

    XX年10月8日晴

    ……医生最近,有点奇怪……

    XX年12月9日雪

    ……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竟然放手了就不再是他的了……但他居然……我恨他……我要诅咒他……他们都得死……把他还给我……】

    最后一张日记纸上,沾着斑斑的血迹……

    “看完了?”陆仁甲把手上的日记纸还给B,“言情一秒变惊悚有没有。”

    “有的_(:_」∠)_”B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控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哇,你泪点好低!”陆仁甲也是没想到B说哭就哭,他看的时候也就是感动一下,也没到哭出声的节奏啊!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感同身受……”B用袖子蹭眼泪。

    A皱着眉走过来,温柔的摸了摸B的头:“别哭,别哭,哭成小花脸了都,乖,已经没事了……”A想从他手里拽走日记纸,一下居然没抽走,B出乎意料的用力,A一边柔声安慰一边拨开他攥得紧紧的手拿走日记纸,随便一折塞到了口袋里,“别看那些没用的,也别想那么多,别哭了。”

    “A,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娘炮。”B简直哭个不停,拽着A的袖子不松手。

    “是。”陆仁甲、E。

    “滚。”A冷冷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又开始柔声安慰B。

    陆仁甲被A吓得一抖,小声道:“死给。”换来了E一个赞同的眼神。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划破空气,众人皆是一惊,似乎是C的声音。

    相关角色

    语死早 都是梦要什么逻辑
    评论(0) 收藏(0)
  • 【恐怖RPG】废弃医院(二)

    乐铭
    2015/12/18
    +展开

    1语死早系列,2文笔废,3单纯的记述,4我的妈还有好多我得写到哪年

    --------------------------------------------------------------------

    对于B的冒冒失失,A简直操碎了心。看着他在走廊蹦蹦跳跳,A只好一边走一边帮他注意脚下,免得B那个冒失鬼踩到什么东西滑到。也是幸好碰到了没被锁着的房间,A拉着B,走了进去,似乎是个CT室,不过做CT的机器并不在了。也是,医院不能要了,那超级贵的CT机也不能一起不要了啊。

    “B,乖,你去里面那个房间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别乱跑,看到奇怪的东西叫我,别自己碰。”A拽着B认真的说。

    “嗯!知道!你放心!毕竟乱碰的话总会立起flag!”B也是一脸严肃认真,还拍了拍A的肩膀,跑到了里面的房间。

    “所以,嗯,看看能有什么东西!”原本放着CT机器的房间现在也是空了很多,里面有一张似乎是后搬过来的桌子,墙那边还放着担架和档案柜,也是挺乱。

    “分析一下,一般这种地方……”B拽了拽要掉下去的帽子,“抽屉里说不定会出现钥匙,档案柜里说不定会有小纸条!”

    说着B就拉出了抽屉,果然,里面有个银色的小钥匙。

    “我的妈,我就是说着玩,你还真有……”B拿起钥匙,看向墙边脏脏的档案柜,“不会吧……”

    B走向档案柜,伸出手。

    “找到什么了吗?”A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卧槽!!”B猛地窜向一边,一脸惊恐的看着不明就里的A,“你你你你你你吓死了!!!!走路都没声音的啊!!!!!”

    “啊,抱歉,职业病,走路不喜欢发出太大的声音,而且今天穿的鞋子也是比较不会发出声音的类型。”

    B看了看A的鞋子,像是室内鞋一样,似乎是软底的,也是,这种鞋,走起路来本身噪音就小,如果再刻意不发出声音的话,根本就不会注意到_(:_」∠)_。

    “好了好了,反正也是我,又不会吃了你。”A走过去把手伸到B头上摸了一下,“唉,今天你出来居然连睡衣也不换,就披了一件外衣……”

    A忽然停住,看着B的脖子。

    “我不记得了啊,我要是记得的话肯定不会穿睡衣跑出来……等等你在看什么,我脖子上有什么吗?”

    “啊……没什么,只是……有点痕迹……”A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去,室内的灯光这个时候忽然开始闪烁,B有点看不清楚A的表情。

    “嗯?什么痕迹?”

    B伸手想摸摸脖子,却被A一把抓住手。

    “没事没事,正好我这儿有卷绷带,把这个给挡住就行了,谁知道今天会不会遇到外人,就别给他们看了。”A忽然笑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卷绷带。

    “我的妈!你说的什么鬼!一脸暧昧好吗!!我居然跟你是这种关系吗!!还是我经常出去鬼混啊!!我的妈到底是什么鬼的痕迹啊!!还外人!!等等你怎么就觉得今天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啊!!”B整个人都炸了。

    “哈哈开玩笑的!只是被什么虫子咬了一下,稍微有点流血。你反应越来越有趣了。你别动,免得碰到伤口,我给你包扎一下。”A笑起来,手上动作也不停。

    “居然是开玩笑!!吓哭我了好吗!!你这么会开玩笑你家里人造吗!!!”B稍微抬着头,方便A包扎,“说起来我什么时候被咬的我怎么都没感觉的,哇A你捆绷带速度好快!还自带剪刀的!不愧是专业的!等等我为什么说你是专业的……”

    “好啦!”A收起剩下的绷带,伸手摸摸B的头,“你还没说你找到什么了呢。”

    “啊,我刚才在那个抽屉里找到了钥匙,然后……嗯……我觉得这柜子里说不定会有小纸条?”B伸手把钥匙塞进了A外衣口袋,“你拿着!”

    A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去打开了档案柜,里面只有一张纸,和之前他们发现的纸条是一样大小的。

    “……嗯……我似乎很能立flag?”

    “唉……”A取出纸条来。

    似乎之前还通电不畅的灯在刚才包扎伤口的时候就恢复了,现在也是坚韧不屈的亮着,这灯也是不容易。

    【XX年3月15日晴

    之前被强制分配来照顾他的时候还很烦,但是这才过去了一周,我就觉得照顾他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他很爱聊天,不喜欢一个人呆在病房。也很容易满足,稍微和他聊会儿天他就能开心好久。XX医生今天也去看他了,他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他似乎很喜欢医生。也对,从一年前他住院开始就一直是XX医生负责他。】

    “嗯,看样子这个病人性格也是很好嘛,小孩子一样!”B看着纸条,“强制啊,这个强制好像很有趣嘛,似乎一开始不怎么太愿意呢,职场欺凌吗?”

    “别乱说。”A从他手里抽走纸条,小心的收起来。

    “啊我记得之前看见有人说……”B一脸严肃正经的看着A。

    “什么?”

    “喜欢写日记的人一定没有知心朋友!因为无法对别人说嘛,就像写这纸条的人,他如果能对别人说还会写到纸上吗?”B指指A收着纸条的大衣内袋。

    A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有点咬牙切齿的样子。

    “哈哈没说你没说你!不过如果你真的也没有的话我愿意勉为其难的做一下你的知心朋友!诶诶诶诶别打我啊!”B笑着抱头逃窜起来,“开玩笑的,都说了开玩笑的!我又没说你你着急什么!等等难道你也是吗233333”

    “你还想跑!!”A逮住B开始抓起他的痒痒。

    “哈哈哈哈哈!!!快!哈哈住手!!!哈哈哈哈!都说了哈哈!开玩笑的!!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哈!我错了还不行!!”B求起饶来,整个人都软了下去被A扶着。

    “下次还乱说吗!”A威胁道。

    “不了不了!!”B喘着气抓着A的衣服,“我真是开玩笑的,也是乱说的,你别在意!”

    “我知道你开玩笑的,不然早就打死你了!”A抹了抹B眼角笑出的眼泪,“你看你笑的!”

    “都怪你好吗!!”

    这个时候,门忽然打开了。

    “你看我就说是活人吧!不然怎么可能笑那么大声!”

    是四个人,三个女的,一个男的。

    “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吗!还有心情玩闹!”一个妹子脸色十分不好,眼圈也红红的,心理状态很差,“为什么你们没出事!凭什么他就……为什么不是你们去死!”

    A脸色冷了下来。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另一个妹子拉住她,有些不高兴了,但看着她快哭出来的样子,只好小声安慰起来。

    “抱歉了,刚才我们这边……”唯一的那个男的往前迈了一步,脸色有些苍白,“我们听说这里是个有名的灵异地点,就来探险,结果……之前她男朋友……出了事。所以小F她……心情不太好。”

    就在这个男的解释的时候那个小F直接推开了安慰他的那个妹子,似乎陷入了疯狂。

    “你知道什么!你们都知道什么!!是你们的错……都是你们的错!!!跟你们在一起一定还会遇到灾难,我要逃……我要逃!”

    小F尖叫着冲了出去,其他人都被这突发的事情惊住了,连拦都没来得及。

    “我的妈,那妹子难道不知道离开大部队单干基本都会领便当么……”B也是吓呆了,事情发展的太快,忽然发觉自己的情绪切换好像跟不上节奏。

    被B这句话拉回了现实的男的扶起了被推到的妹子,那个妹子也是挺着急:“E哥,放小F就这么跑了可以吗?”

    “慢慢找吧,现在别分散了,小F跑步速度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现在连脚步声都听不见了……只能希望别出什么事儿。”那个青年也是不怎么放心,“啊,我们互相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E,刚才跑走的女生叫F。”

    “我叫C。”这是之前被F推倒的女生,“她是我闺蜜,叫D。”

    “……A。”A冷冷的开口,似乎很讨厌他们,“他是B。”

    “ABCDEF……我们这是便当组吗……”B简直想哭,这都妥妥儿的便当名字啊……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 【恐怖RPG】废弃医院(一)

    乐铭
    2015/12/17
    +展开

    1语死早系列,2文笔废,3反正只是故事,4我的妈还有好多我得写到哪年   

    --------------------------------------------------------------------   

    当他注意到的时候,他正站在废弃的医院大堂,等候坐席横七竖八的排在那里,挂号处的玻璃有些也碎掉了。医院似乎还通着电,就是电压十分不稳,本就艰难支撑的灯更是一闪一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灭掉,走廊的应急灯倒是长明,但是绿色的光映衬着古旧走廊,简直诡异的让人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我的妈,这里怎么一副恐怖小游戏的节奏……”他看着周围杂乱荒废的环境,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我是谁?”    

        

    别提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尤其还是在这种气氛诡异的废弃医院。    

        

    “恐怖小游戏就恐怖小游戏起码像点样子给点提示啊!!!”如同无头苍蝇般原地晃了几圈,最后自暴自弃一般向那个被应急灯映衬得发绿的走廊走去。    

        

    “实况里一般这种时候,不是遇到队友就是遇到怪,队友还好,怪的话妥妥儿的追逐战,但是按我这种体能绝壁会被弄死吧!等等我为什么知道自己体能不行!”    

        

    一边吐槽壮胆,一边沿着走廊往深处走去,可就没走多久,就听见前方楼梯上面似乎有脚步声,脚步声很轻,但是存在感十分强烈,毕竟这里除了他自己吐槽的声音,就是这个脚步声了。    

        

    “我的妈我不会是给自己立了FLAG吧……”他开始慌张的寻找可藏身的地方,管他是队友还是怪,先藏起来看情况才是好的!    

        

    就在他寻找藏身处的时候,身后的一扇门猛的打开,一双手伸出来,捂着他的嘴把他拉进了屋子关上了门。简直如同绑架人质一般,嘴被紧紧捂住无法发声,两只胳膊被身后的人的另一只手紧紧箍在身上不能动,不过好歹从身后胸膛上感受到了起伏,以及耳边拂过的呼吸。虽然是这种情况,但是简直感动的快流出了泪水!    

        

    这是什么?是活人!!    

        

    门外是什么?不知道是什么!!    

        

    那怎么安全?现在这样虽然难受了点但是安全啊!!    

        

    就在他还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的脚步声渐渐接近,当外面的不明生物到了他们藏身的房间门口的时候,脚步声停下了。就像是门外的人在思考要不要推门而入一样。没过多久,脚步声再次响起,向着大堂方向渐渐消失。    

        

    身后的人似乎长舒了口气,放开了他。他猛的窜出去,差点撞到桌子,回头看向那人。    

        

    那人颜值还挺高,也比自己高一个头,棕色的短发,暗红色的眸子,就是脸色有点不太好。    

        

    “我的祖宗啊!你怎么跑来了!我说了那么多次让你好好呆在家里休息!”那人气急败坏的开口。    

        

    “诶?你认识我?”    

        

    “……你又不记得了?”    

        

    “我的妈难道我失忆居然是病吗!这什么设定!”    

        

    “什么设定……这不是在玩好吗!”    

        

    “啊,先不管这些,你叫什么!我叫什么!”    

        

    “我叫A,你叫B。”    

        

    “啊原来我叫……B???”他简直要跪下,“这什么鬼!!这名字怎么完全路人啊!!我的妈我这是要分分钟领便当啊!!!”    

        

    “……我的亲祖宗咱以后能少看点实况么。”A的脸色整个黑了下来。    

        

    “难道不是么!!话说你叫A你都不觉得奇怪么!!”B简直一脸绝望。    

        

    “不觉得。”    

        

    “孩子你世界观不对。”    

        

    “闭嘴!我比你大!”    

        

    “简直无法好好聊天_(:_」∠)_”说着B找了张椅子坐下,整个人都灰暗了下去。    

        

    “坐下干嘛,快起来,椅子那么脏。”A走过来,拉了拉B的胳膊。    

        

    “不,反正都要领便当了,何必在乎椅子脏不脏_(:_」∠)_”    

        

    “……听我的,以后别上B站,别看岚少视频,害人不浅。”    

        

    “不行不上B站我如何活下去!要么死!要么上B站!”    

        

    “行行行,让你上,乖啊。”A撸撸B的头毛,“好了快起来,现在想让你回去都不行了,大门被锁了起来,只能继续去找钥匙。快起来和我一起去。”    

        

    “果然是队友,有线索!这样颓废下去也不是办法,虽然带着个便当名,但我要努力不便当!并且不打真结局!”B振作了起来,起身拍了拍站上灰的裤子,和A一起搜索起了这个房间。    

        

    这里似乎是护士休息间,A和B分头寻找,A翻柜子,B翻抽屉,没多久,B就找到了个纸条,似乎是从什么上撕下来的。叫来了A,两个人借着窗外明亮的月光看了起来。    

        

    【XX年3月10日晴    

    今天他知道自己得了绝症,但他只是愣了一下,就继续笑了起来,似乎完全没有被影响到,笑的如同外面闪耀的太阳一般。做护士这三年来,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病人。XX医生给他开了些药,聊了几句,他似乎更开心了。】    

        

    “又是这样,关键点肯定被什么污渍掩盖_(:_」∠)_,竟然都到处放了小纸条,就是为了能被人找到嘛,竟然如此还掩盖干什么?”B看看纸条,放到了A手上,“你收着,我容易搞丢。”    

        

    “嗯。”A点了点头,小心的折上纸条放进了大衣内袋。    

        

    “走吧,为了HE而奋斗!”    

       

      

     

    相关角色

    A B 做了奇怪的梦 废弃医院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