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WB二期 点击报名企划

弹丸论破WB二期

AID1104

WB企划弹丸论破WB的二期,虽然叫的是WB,但是企划主平台变更为ELF,企划主线部分基本结束,感谢大家的一路参与,如有后续创作也无限欢迎~    

  暂无开三期的打算,如有同类题材企划请不要过分借鉴本企流程及内容。      

       

      

     

    

   

  

 

2014/10/15-2015/05/15
非日常
  • 第六章 非日常/ DIAMOND DUST
    阿随@我燃尽了庫啵 36
  • 「烧毁的诺顿」-第六章非日常
    水果贝塔 5
  • 【第五章非日常+第六章日常】
    水果贝塔 9
  • 【第六章非日常】搜查
    Yurai 1
  • 第六章非日常/线索
    阿随@我燃尽了庫啵 5
  • 六章非日常
    时胤 7
  • 【非日常】内含线索
    死亡flag 2
  • 【弹丸WB2】第六章非日常(含两条线索)

    前接文少 http://elfartworld.com/works/50593/ 

    还会关联鸟人虽然他没画完呢 

    (懒得排版第二弹)      

    (想看线索的直接拉到最后就好)       

    [标签要在[关注动态]里面看哟(′▽`〃)]    

           

    果然。       

    果然又。       

    果然又一次。       

    有人死掉了。       

           

    已经经历了那么多次的死者发现,大家对这种场景现在都已经称得上坚定冷静胆大心细了——哪怕现在需要面对的对象是一直成熟可靠的学姐桐生萤。       

    啊不对,现在应该是[前]学姐了。      

    虽然表情安逸,仿佛只是熟睡而已的桐生。       

    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不折不扣的尸体。       

           

    日兔里并不喜欢参与调查。她一直讨厌面对直击生死的事儿。       

    还在外面的时候,每天都在担心如果图书馆大叔死掉会怎么样的自己,如今见到的尸体比之前的自己熟悉的人都多了。       

    认识的死人比活人多,真讽刺。       

    “……总之先等着他们的调查结果吧……”       

    日兔里习惯性的缩了缩,心想自己还是会自己房间思考人生比较妥当。       

    虽说给自己的理由是[不想]面对,其实是[不敢]面对才对吧。       

    [我觉得,hitori是可以面对的。]       

    日兔里突然想起来之前和自己搭话的温吞少年,看起来也是畏畏缩缩,对这个世界而言绝对是无力的存在,说话却那么坚定有力掷地有声。       

    日兔里这才想起刚刚好像看到那少年一脸坚定的开始了搜查。虽然一开始也有着桐生过世而带来的震惊,但此时早已换成了严谨的样子,想必也是对学姐的事感到悲伤后才决定要做些什么的。       

    日兔里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儿什么才行。       

           

    日兔里觉得自己想多了。       

    调查什么的果然无理无理无理啦!       

    果然一个人调查还是会紧张的。日兔里这么多次的调查经验都是在相对外围的位置远远观望着。但火车车厢加起来就这么大,潜意识想躲开学姐的日兔里忧伤的发现,这一次想完全跳过尸体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本来日兔里真想跳过桐生所在的C区,但一看到现场一片狼藉,就总觉得有人动用了一大批材料才能弄得这么招摇,而确认具体缺少了什么东西就要越过学姐去看另一边的储物间。       

    日兔里心想要不越过那个储物间吧毕竟有人动过那里的概率只有三分之一,正打算转身离开——       

    “地面上好奇怪呢……白白的又不知道是什么粉末……”       

    嘴角带着习惯性微笑的粉头发少女,眼中却是最大限度的疑惑和严谨的成分,对着地面喃喃自语。       

          

    其实自己和她没什么关系。       

    日兔里在心中说服着自己。       

    就算直接有关系也是那个人和玉塚桑之间的问题,和自己完全没关系。       

    日兔里在心中试着说服着自己。       

    自己不该对她有什么歉意惊恐怜惜畏惧之类的感情。       

    日兔里尽力在心中试着说服着自己。       

    [——不会让你成为施害者的——]       

    日兔里觉得自己果然是说服不了自己。       

          

    “那个、拉芙特桑……如果可以的话……一起调查好么……”       

    拉芙特显然没想到会被人叫住,有点儿被吓到得退了一步后才略显紧张慌张的回过头来,轻声的“唉?”了一下。       

    “因为之前也有看到……拉芙特桑一般都……一般都不是一个人调查的嘛……”日兔里吞了口口水,“也许身边有个人在进展会比较快……”       

    自己不会是挑错了说话的方向吧,日兔里心想。完了果然不该搭话过来,自己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顺便给人家添堵么。       

    “……好啊。”       

    日兔里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甚至想这句“好啊”其实是对其他人说的。       

    “那一起调查吧,图书馆同学。”       

    拉芙特带着释然的微笑,对自己如此说着。       

    但果然看她的微笑会难受。       

          

    “图书馆同学有什么想看的地方么?我的话……现在比较好奇地上的粉末是什么呢……”       

    拉芙特歪着头,一脸不解的思考着。      

    正如她所说,整个房间的地面上充满了被打湿的白色粉末。印象中最早登车的时候企鹅应该是收走了不少私人物品,而且也没听说有哪个人会带着石灰粉之类的东西——那个修复师学长除外。       

    “那个……日兔里想去看看储藏室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日兔里指了指前面储藏室的大门。       

    “好啊……去看看吧。”       

          

    虽然身边有人,但日兔里依然不自觉的害怕起来。果然靠近尸体的时候会紧张。虽然是毫无根据的紧张。       

    “图书馆同学在害怕么……?”       

    日兔里本想坚决一点的否决,但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坚决否定的底气。       

    “倒是拉芙特桑……你不会害怕么……?”       

    明明刚经历了那种事。       

    “怎么会不害怕……”拉芙特轻声说着,“但我有玉塚君留给我的勇气,就算是为了他我也不能退缩!”       

    虽然口气并没什么底气,却有种让人不得不信服的感觉。       

    日兔里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羡慕呢。       

          

    经过了这简短的对话,两人便继续调查起来。       

    本来气氛还有一点尴尬,不过还好女孩子之间比较容易交流,调查完c区后两人都想别有什么遗漏,就又决定一同去b区和a区的储物间看看。       

    期间包括发现了c区储物间少了若干面粉,b区储物间少了个汽水瓶后,自认为已经发现了不少线索的两人也开始试着讨论起来。比如面粉和汽水瓶的用法比如地上粉末的由来。       

    “据说有种现象叫粉末爆炸呢……也许爆炸就是这么产生的……?但是粉末爆炸需要有明火源才行吧……”       

    “那地上的粉末会不会是爆炸遗留的面粉……?可是面粉沾水了还会是这个样子了么……”       

    日兔里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讨论案情,虽然并没有明显的结论,但至少让自己心安了不少。       

    “那接下来……就是a区了哦……”       

    一定还能发现什么,一定能正确面对任何变故。       

    日兔里在心中对自己打打气,推开了a区的门。       

          

    如同c区的爆炸现场一样,a区也是一地狼藉,粉末和不明液体的混合物铺满了一地。       

    “所以果然是面粉引起的粉尘爆炸么……”拉芙特看着地面轻声说着自己的看法,“不过从c区搬面粉过来也太麻烦了呢……而且一下子牵扯了两个餐车岂不是工作量很大……那人不怕漏出马脚么……?”       

    “那日兔里去储藏间看看——”       

    如同一开始预料的,a区的储藏间同样也缺失了相当数量的面粉。       

    “本来还想有没有被做成食物了之类的可能性……不过要做多少点心才能用掉这么多面粉啊……”       

    日兔里开始为自己虽然有了不少发现,却完全无法把线索联系到一起而头疼起来。       

    “哎图书馆同学……?”       

    日兔里听到有人叫自己赶忙回头,才看到原来是浅葱朝凪也一直在附近,问过才知道他感觉换气扇有什么问题才过来仔细调查的。       

    “不过真好呢……图书馆同学已经不像中午那样情绪低落了。”       

    温吞的少年如此说着。       

    “刚才还看到你和拉芙特同学一起过来的——相比是已经能打开心结了吧?”       

    日兔里想想的确是这样。别的不说,至少换刚上车时的自己,应该不会和参与什么案件调查,更别提是和他人一同行动。自己能有所改变还真要感谢眼前的人。       

    “浅葱桑……谢谢你……”       

    少年被突如其来的感谢吓了一跳,一瞬间有些害羞起来。“我我又没做什么、不用道谢的…!”       

    日兔里心里知道,就算对方说着“没做什么”,但也的确是多亏了对方的一番话,自己才知道自己一定要面对所需要面对的事情,不论是帕芙君的事、桐生桑的事、还是自己的事。       

    “总之——还是要感谢你!”日兔里又重复了一遍口中的话,“虽然会遇到各种突发事件……但我会努力不退缩的!”       

    本来浅葱还想推辞,却被眼前女孩弄的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连忙一边回复着“对你有帮助,那我也算没做无用功啦,太好了…!”一边推着眼镜努力遮掩自己的不自然。       

    “总之——如果这次也能找到真相就好了……也算是给学姐一个交代。”       

    “是呢……”       

           

    然后,       

    仿佛是故意为了结束这一段对话,       

    “那个”广播响了起来:      

    [搜查时间结束!同学们请迅速集合!学级裁判即将开始!]       

           

           

           

    (注:无理:大约就是[某人无法做到][无能为力]之类的意思)      

          

    线索原文:       

    日兔里:A车和C车储物间的小麦粉都少好几袋。也少了一个密封的汽水瓶(在b车储物间)       

    拉芙特:A车和C车爆炸现场的地上都有不少打湿的白色粉末       

          

    文章内一切和上述线索原句有差异的内容都是日兔里荔枝人的脑补,和官方线索/案件真相/鸟人文少的角色和荔枝人皆无关系。  

    【弹丸WB2】第六章非日常(含两条线索)
    一瓶奈奈汁 3
  • 【弹丸WB2】官方非日常【最终章】
    企鹅助 13
  • 杂七杂八的时间线补充
    死亡flag 3
  • 【弹丸WB2】5.9章 图书馆日兔里的空想

    既然男盆友都死了就把这段儿扔后妈组里好了_(:3"∠)_

    -------------------------

    说好的摸尸体但貌似没怎么摸() 

    语序错乱的流水账 

    应该有BUG 

    BGM 二宫和也 - 梦 http://v.yinyuetai.com/video/53676 

    ↑其实跟这文没啥关系_(:3"∠)_主要是我写分手()都听这首() 

     

     

     

    0. 

     

    撇捺横撇竖横折勾竖。 

     

    点横竖折撇横折勾横横横横竖横。 

     

    希望。 

     

    明明是很简单的两个汉字。 

     

    然而日兔里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两个字了。 

     

    此时的她只觉得眼前的希望比这笔划还要更零碎,零碎到让自己眼花缭乱不能直视。 

     

     

     

    1. 

     

     

     

    “嘎嘎嘎嘎嘎嘎嘎,没错这次的凶手就是超高校级的导演和超高校级的保育员两位同学没错啦!”企鹅助欢快的语气让它原本聒噪的声音更加让人烦躁,与现场的气氛造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企鹅倒是一脸不怕事儿多的神情继续搭着话,“这次投票有同学并没有按投票键哟——不过老师我大人有大量,这次就先不计较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了,但以后就——” 

     

    日兔里握紧了怀里厚重的字典,没有投票的人就是她。 

    投票处决这种事她本身还是有一些排斥,但毕竟之前的人与自己也没有太大交情,于是也还算能不会过分纠结的按下按键。 

     

    但这次不一样,虽然本人一脸释然的笑容,甚至有带着些期待着被处决那一刻的神情,如此这般的帕夫.柴可夫斯基,也是自己最喜欢的人,是这次学级裁判的主角。 

     

    “呐呐日兔里酱、我可是都看到了哟——你怎么可以不投票呢,不怕那个企鹅处罚你么?”隔着一个空位,帕夫君带着些许责怪的表情看着日兔里,“明明给凶手投票也是这个世界的固有规律,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充满了主观观念的举动呢——还是说这里的剧本就是让你不去投票?” 

     

    “日兔里才不管什么投票呢……反正这里是帕夫君口中的虚拟世界,那就算因为没投票而被惩罚——按你的理论只要重新读档就好了……!” 

     

     

     

    2. 

     

    不知是不是因为童年就习惯于独处,日兔里有意无意的与人群都保留着一定程度的距离。 

     

    不说话、不接触,问题就能与自己越来越远直至不见——也不能说是消失,只能说是自主性的无视而已。 

    好像只要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什么都就都不存在了。 

    所以最初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日兔里甚至产生了一丝愉悦的情绪。在这个相对密闭的环境里,自己需要面对的只有29位并不熟悉也没必要过分亲热的[同学]和一只企鹅,而地球上剩余那七十亿和自己便完全没了关系。 

    独自一人不去接触一切,默默地旁观着所有却又不参与其中。 

    如果可能,一直生活在这儿就好了。 

    然而有个人—— 

    “别再沮丧了!开心起来吧!” 

    带着仿佛带光的闪亮微笑—— 

    “比起企鹅的话,我更愿意相信大家能团结起来。” 

    这样对自己说—— 

    “如果一起努力,一定能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如此闪亮的人,高高在上的人,仿佛是哪个神明送来的人,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日兔里也不敢直接看过去,涨红着脸偷偷瞟过去一眼然后小声回答着自己也相信。 

    如果是和他一起的话,也许——只是也许——离开了这里也能生活得下去吧。 

    虽然当时就觉得,离开这里——就和做梦没什么两样。 

     

    3. 

    结束了投票后便开始了企鹅最期待的处刑时间。 

    就在日兔里发呆的那么一会儿,刚刚还在身边的帕夫已经被带到另一个地方,而裁判场的眼前只剩下了不知何时出现的屏幕显示着实况画面。 

    喧闹的场景,欢快的音乐,而配合出现的则是一地鲜血和身首异处的尸体,看着这些的日兔里忍不住感觉到了一阵反胃。 

    转眼行刑结束,大家都纷纷离开,日兔里捂着肚子酝酿着感情让自己别在人前留下个不雅的模样,磨磨蹭蹭的退到了队伍的最后面,却又迟迟不想离开,最后终于忍不住又跑回到企鹅的位置上质问起来。 

    “呐、企鹅桑……帕夫君的尸体最后会怎样……会被带出去么……” 

    “嘎嘎嘎嘎嘎——老师我可不能告诉你这件事儿呀毕竟涉及到商业机密呢嘎嘎嘎嘎嘎嘎。” 

    “是么……”日兔里微微点了点头,“也是呢——企鹅桑你也没必要……把这个告诉日兔里……” 

    “不过啊——”企鹅的声调诡异的提升了起来,“经过这件事想必老师我也能成功教育你了吧?可不能轻信任何人哟——毕竟这里的大家只是互相杀戮杀戮杀戮杀戮的同伴而已啊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可是这样的话,就连他是否真的存在过也没法确定了呢。 

     

    4. 

    日兔里也不是没有过其他执着的人,不过蛮神奇的,那些人总会不声不响的消失不见。 

    且不说连脸都没见过的亲生父母,也不提多灾多病的图书馆大叔。年幼时的玩伴到最后都嫌弃自己而逐渐离开,过去的同学也逐渐与自己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就连难得有好感的男生也在没什么交集就转学从此再也不见。 

    日兔里曾经有过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对她说名字就像个和你纠缠不清的诅咒一般,从生到死都跟着你。日兔里有时候想自己的名字应该就是个蛮厉害的咒语,日兔里(hitori)一人(hitori)独(hitori),不管怎么解读都是独自一人的意思。就连那个向自己灌输了这个思想的人最后都说着“日兔里果然是一个人啊”而消失不见。 

    日兔里晃晃荡荡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既然是hitori,那就一直hitori好了。 

     

    5. 

    日兔里再回过神来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 

    其实一直闷在屋里的她并没有什么时间观念,不过毕竟企鹅的早安铃声依然存在,所以姑且应该是早晨没错。不过此时的日兔里没闲心也没余力来搭理一向聒噪的早安铃声。 

    不过时间也没容得她继续清闲下去。原本只想继续闷在屋里的日兔里听到了敲门声。 

    其实日兔里倒是挺想无视这敲门声——尤其是当得知门外的人是那个没什么魄力的哭哭前辈后让她更加坚持来这个想法。 

    “那个……图书馆同学……不知道是哪里捡到的东西……我觉得交给你比较好……”宇佐美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拿捏着措词,“应该是帕夫同学……留下来的东西吧……” 

    房间里依然没有回应让宇佐美有些打退堂鼓,但毫无成果又怕企鹅会怪罪下来,弄得他紧张的都想咬指甲,却又在下一秒钟看到眼前的房门拉开了一道缝。 

    “……是什么东西…?” 

     

    6. 

    淡蓝色的领巾,沾着些许已经变暗了的血迹,就这样出现在日兔里的面前。 

    日兔里当然是记得这东西的。帕夫有空没空会对自己开些无伤痒痛的玩笑,比如捏脸蹭鼻子摸摸头之类的。在这种时候日兔里会觉得那个人距离自己有那么近,鲜亮颜色的领巾也在自己眼前晃啊晃。 

    一起逛夜市的时候,一起坐摩天轮的时候,一起看电影的时候,一起打牌的时候,感觉两个人就是这样一直在一起。 

    “……如果日兔里带着这东西是不是就不算是一个人了……” 

    突如其来的开口把宇佐美弄得一愣,虽没太明白眼前学妹是什么意思但也条件反射的嗯了一声。 

    “总之我们下去吧……企鹅老师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说……” 

    日兔里不声不响的把手上的领巾绑在头发上,然后跟着宇佐美出了门。 

     

    7. 

    其实梦早已经醒了,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而继续发着白日梦罢了。 

    【弹丸WB2】5.9章 图书馆日兔里的空想
    一瓶奈奈汁 2
  • 时胤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