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5539

◆◇◆ 无 能 口 嗨 ◆◇◆

  • 【序章】过去的故事,及于监狱里。(下)

    - 6596字 

    - 上接 http://elfartworld.com/works/2130026/ 

    - 对不起韦莱斯先生,救你的是我这样的人呢 

    - 请救救总裁 

    - 后半段基本都是RP内容,捷蒙小哥哥并没有机会仔细写(跪) 

    - 错字请当做没看见!!! 

     

    “……神人的仆人清早起来出去、看见车马军兵围困了城。仆人对神人说、哀哉、我主阿、我们怎样行才好呢。神人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摘自 《圣经》 。) 

    站在礼堂正中的神父诵读圣经,莱斯难得安静地好好坐着,听着神父所诵读的内容,莱斯觉得世界上应该不会真的有什么神,虽然他每次都老老实实来到教堂,看起来和许多美国人一样,是一个虔诚的基督信徒,但多数都是只会听完上午的读经,拿到中午的食物就会离开,就算是礼拜日,他也希望下午可以去多做一些零工赚钱,不过由于现在有人想要捉住自己,平时做工作的地方可能不能去了,而且……莱斯瞥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跟着他进了教会的古川飞鸟,有些不能集中精神认真听讲。 

    古川飞鸟坐在莱斯的右手边,有些感兴趣的听着神父的朗读,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莱斯有些头痛的想,这个外地人就不懂的吸取教训吗。 

    本以为,这个脑子缺根筋的外地人很快就腻了会自己离开,但是,从听完神父的讲道,道午餐时间拿取食物的时候,飞鸟一直在莱斯身后跟着,感兴趣的话,就会学着莱斯的样子照做一下,像一个来到新环境里的雏鸟,以及,一句话也没有提到那天莱斯偷了飞鸟钱的事情。 

    这个人怎么回事啊! 

    想必和救了自己,又被自己偷了钱的对象,一起和和睦睦的在教会里度过礼拜日的上午,这种诡异的事情,除了莱斯应该没有人能体验一次了,莱斯是生活所迫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在飞鸟旁边总觉得对方可能有什么阴谋而一直处于警戒状态。 

    要他还钱是不可能的,但是还会有一丝心虚,担心会不会下一秒就被送进警察局的监狱。 

    “……” 

    “……” 

    最后,直到离开教会,飞鸟只是跟着他,既没有说钱的事情,也没有要做什么报复的事情,反而更诡异了! 

    “所以你要跟到我什么时候,我已经不欠你了吧!” 

    莱斯最后忍不住开了口,并且随时打算视飞鸟的回答,抱着好不容易从教会得到的食物,准备脚底抹油直接逃跑。在他的观念里,虽然他坑了飞鸟一次,但也救了飞鸟一次,他不想欠别人的人情,但人情还清了自然就不再相欠,他和飞鸟就没有半点关系了。 

    在强调一遍,就算这样,让莱斯把钱还给飞鸟,是不可能的。 

     “要不要去吃东西?教会的午饭可真难吃啊,我出来了才终于能说了哈哈哈。” 

    没有回答莱斯的问题,看着彻底警戒起来的莱斯,飞鸟反倒是没心没肺的笑着,开始说起了和莱斯的问话完全无关的话题,让莱斯不懂飞鸟到底要做什么,总之看起来很欠扁。 

    “哈?” 

    好像是没听清飞鸟想要说的话,莱斯一脸不可置信,之后是充满了质疑的盯着飞鸟,后者好像完全不在意的继续说。 

    “来这里之前我查到了几家据说非常好吃的汉堡店,要我说还是垃圾食品最好吃了。” 

    飞鸟真的像是完全不在意之前的事,反倒一副为了感谢莱斯,要请他吃饭的架势,教会的饭菜都是分给贫困和生活困难的人的,自然不可能好吃到堪比饭店里的东西,莱斯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食物,一脸你到底在说什么的表情。 

    莱斯思考着干脆跟他去骗顿饭吃,然后再狠狠宰他一笔,毕竟飞鸟看起来一副人傻钱多的样子,可是莱斯不相信飞鸟这个提议中带有善意,毕竟今天可是经历过自己的母亲把自己卖掉的事实,要相信一个自己偷过钱的对象的邀约,想想都觉得脑子有问题。 

    而且莱斯从飞鸟的话中也能感觉得到,这个人和他这个在贫民区摸爬滚打的孤儿完全不一样,一定是生活富裕到不需要在意丢失的几百美金的地步的,靠着几十美金的饭菜把莱斯骗进监狱,完全有可能。 

    啊,真让人火大。 

    “我请你吃东西,你就带我在美国玩玩怎么样?虽然现在网络什么都能查到,但果然还是由当地人做导游最方便了,比如知道一些旅游景点之外的好玩的地方?” 

    好像是没察觉到莱斯冰冷的视线,以为莱斯可能只是不想欠飞鸟人情——毕竟之前莱斯完全可以无视掉飞鸟,但还是不惜冒着暴露自己的危险,以还人情的理由救了飞鸟一次——所以飞鸟提出提议。 

    “我拒绝,我可没空陪一个外乡人吃喝玩乐。” 

    莱斯说完转身就走,没打算继续纠缠,看样子飞鸟好像没有打算立刻报警把送莱斯进警察局,既然如此他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做,要在被那帮人发现之前去领今天的工作才行。 

    “别那么说嘛,我会付你工资的?” 

    可是飞鸟不打算放弃,莱斯往前走,飞鸟就跟着往前走,同时纠缠着莱斯进行劝诱,莱斯额头起了青筋,果然这个人就是个神经病!莱斯有些后悔和这个神经病扯上了关系,他就该在出了教会的那一刻起就拼命逃跑,直到甩掉飞鸟为止,莱斯有些烦躁的停下了脚步,飞鸟也跟着停了下来。 

    莱斯打算转身骂一句“你这家伙脑子有毛病吧”,然后果断执行刚才没有执行的逃跑计划,反正这帮有钱人肯定一副“我会施舍你”“赶紧上钩吧”一类的表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是莱斯的生活经验,也是他为了活下去经常去做的事情。 

    所有人都一样,都是自私的,只会为了自己的目的互相利用互相出卖。 

    本应这样的,但是在莱斯转头看到飞鸟的表情后,没有把刚才想的话在第一时间骂出口,因为他看到飞鸟说话时的表情虽然让人莫名其妙,却没有包含着恶意——毕竟莱斯是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出来的,就算是说谎的人他也能看出对方到底真的是出于好意还是隐藏者恶意,印象里莱斯见到的基本都是后者,不过飞鸟的表情更像是缠着朋友在说“就陪我玩嘛”,莱斯反倒不知知道怎么反应好。 

         

    不知所措,只能用这个词形容那时候的自己。 

    事后多年才反应过来,他的这个飞鸟老师就是这么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奇怪的人,对所有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心,就算那是自己力所能及之外的,在一次得救之后,第二次还是会本着好奇心前去作死,那是有那种余力的环境才能形成有那种性格的人,那时的莱斯身边当然是不可能存在这种人的。 

    是好是坏他不知道,但是就算是莱斯这种只认钱的人,还是感谢飞鸟曾经伸出的手。 

     

    “如果需要钱的话,我会给你,所以要当被骗一次,跟我来嘛?” 

     

    ◇◆◇◆◇◆◇◆◇◆◇◆◇◆◇◆◇◆◇◆◇ 

     

    人的一生中能遇到多少奇迹,也就代表相遇了多少不可能,只有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突然出现在眼前,人们才会相信那是奇迹。 

     

    莱斯在意识朦胧之中,感觉到他和老师的身体仿佛被巨大的气泡包裹起来,之所以觉得那是气泡,是因为明明刚刚还在冰冷的海水里,现在却仿佛被空气包围着。 

    啊,赌对了呢,但可以的话真想一开始就直接对我们使用啊。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莱斯感觉口腔中充斥了海水的味道,夹杂着一种海水特有的咸腥味,让他觉得有些恶心,疯狂把口中的海水都吐了出来,大口的呼吸着,能感受到身下并不再是海水,而是坚硬的地面。 

    睁开眼睛,莱斯觉得自己看到了“奇迹”,他此时身处在一个怪异又颇富古典气质的城堡大厅里,就像是他从网络图片上看到的欧洲中世纪的古堡里一样,要说哪里怪异,透过城堡巨大的落地窗映照进来的不是太阳那令人安心又平静的白色光芒,而是带着些许幽幽的蓝光,有海水波光粼粼的感觉。 

    古典的壁画静静屹立在这种气氛诡异的城堡墙壁上,莱斯对艺术不怎么感兴趣,也不怎么了解,但就算这样也能知道,这些壁画不可能是他认识的,不存在与这个世界的壁画。 

    海底的城堡。 

    莱斯只能想到这一个词,就算是特效也过于真实,作为真实也过于虚幻,海底的奇迹。 

    恐惧和兴奋感同时充斥了莱斯的身体,如果说神怜爱世人,让他们互帮互助,体会神的爱,让人们相信身在身边的每周日的礼拜,这座城堡存在的本身就更能让人类深切的感觉到,这一切都只能是神之所为。 

    只是这个神,到底是想保护他们,还是想给他们更深的绝望呢? 

     

    周围原本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人,都渐渐醒了过来,他们的第一反应多数和莱斯一样,迷茫、恐惧、惊讶,只是有人可能冷静一些,有人已经陷入了混乱。 

    莱斯确认完现状之后,悄悄地靠近了飞鸟的旁边,混乱是最能制造危险的,莱斯可能是本能的选择了靠近相对于可以相信的人,同时看到自己的老师没事,稍微放心了一点。飞鸟好像感觉到莱斯的靠近,摸了摸他的头,平时的话,莱斯一定会嫌弃的拍开飞鸟的手同时抱怨两句,但此时他感觉有些冰冷又富有人类温度的手,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哎呀,今天怎么这么乖?” 

    “……啰嗦。” 

    然而他的老师就算是这种经历一次死亡的情况,还是一脸不着调的样子,印象里除了电脑的技术,莱斯眼里的飞鸟几乎没有靠谱的时候。但有时候,有一个这种样子的的人在,反而能让人安心下来。 

    “叶菲姆……你怎么会…我明明已经!已经……” 

    “……沙克哥,好久没看见你这样的表情了。” 

    从远处传来了若有若无的争吵声,莱斯对这两个声音有印象,其中一个是他们所乘坐的游轮的所有者,莱斯没怎么和对方说过话,只在远处看到过他和别人谈话,然后心血来潮的黑了对方的电脑,却发现除了游轮上客户资料之外,只剩下一个1G的猫片,此时他看起来有些狼狈,正在和一个红发的青年对峙着,那个青年的声音是那个导游的,虽然语气和声线都有些改变,但莱斯还是听出来了,只是站在那里的看起来并不是自己印象里的导游。 

    答案显而易见,一切都是预谋,从“叶菲姆”说在海底等他们的时候,就应该猜到了,不过从一开始,那个叶菲姆看起来就充满了谎言的气息,莱斯也没有对这个结果有什么意外。 

    两个人的争吵声引来了周围人的围观,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看起来那位总裁大人很是激动,和印象里的不甚相同。在所有人都看热闹的时候,总裁突然很痛苦的发出痛呼,毫无形象的用双手揪着头发蹲到地上,看起来想是因为什么很痛苦一样。 

    同时,众人的身后传来干脆干练的脚步声,从大厅方向走来一位银色头发的女性,那位女性浅灰色的双眸穿过人群,直勾勾盯着蹲在地上痛苦的韦莱斯,红发青年看见女性走来,耸耸肩往旁边侧身让出位置,看起来那位女性要比“叶菲姆”要高的样子。 

    莱斯有些警惕的盯着那位引发女性,游客里多多少少也又盯着她猜测质疑的,但她无视了这些视线,穿过人群,径直走向韦莱斯,然后她迅速抬起手并收拢五指,总裁像是配合这个同坐一样,喉咙如同被什么不明力量扼制住一样,痛苦的用双手扒住喉咙附近想要挣脱,但明显那是无用功,他只能发出局促并痛苦的哀嚎声,这时女性将手向上抬高,就看见韦莱斯被高举在空中,双脚离地摇摇欲坠。 

    这一切非现实的画面,让莱斯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只剩下这一个疑问,不过很显然这一切事件的主谋不打算好好给他们解释,她继续逼近这位总裁,用无法解释的力量将人推进走廊深处的黑暗之中,总裁消失在目瞪口呆的众人眼前,吃痛声也被黑暗所吞没。 

    “——这样就安静下来了。” 

    她好像理所当然的做了应该做的事情一样,明明做了很残忍的事情,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并无意在乎他们是如何想的,继续说着自己的话。 

    “夜安。虽然有些唐突,但我是这座海中之城的最高管理者,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玛丽亚。” 

     

    之后的内容反而让人通俗易懂了起来,在进行一番威胁之后,所有人都老实了下来,听着这海底的主人们的要求。 

    玛利亚要他们这群被强行带到这里的游客们,按照他们的要求,两人一组进行表演,还会处理掉无法表演的人,也许听起来天方夜谭,但刚才那一段的“演出”已经明确显示出他们是有这种力量的,恐怕只要不是特别傻的人,都应该明白了这件事。 

    “当然,我们也会留下交易的余地——不过那要在表演完成之后再说。” 

    单方面的宣布交易成立,但完全没有想要询问莱斯他们这些游客的意见,可以说是不公平并且强行的让他们去做动物园里的猴子,不过比起那些有头有脸的人,莱斯本身就是贫民区出身,只要活下去什么都能做的人,自然没什么不能丢弃的尊严可言,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包括到手的那些美钞,比起去做没赚够钱就去死的傻事,莱斯宁愿去给一帮不明所以的人表演个戏剧。 

    在说明结束之后,所有人都被分配了搭档和房间——突然在走廊伸出被打开的一扇扇门,在一组“搭档”走进去的时候就会消失,就在飞鸟也和他的搭档离开,给莱斯留下“之后见”的没头没尾没紧张感的话,也消失在大门之后。 

    这时候玛利亚唐突的向着莱斯走过来,目睹了刚刚的那幕,莱斯在玛利亚走近的时候本能的警戒了起来,但对方好像毫不在意,只是给了莱斯一串钥匙,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扇门,弄得莱斯满脸疑惑,是说要他自己进去? 

    “去发你的‘搭档’放出来吧。” 

    玛利亚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也不顾莱斯的反应,在莱斯接过钥匙之后,就自顾自的走掉了。 

    啊,他的搭档不会是一开始被扔进走廊伸出的那个吧…… 

    看着手中的钥匙,莱斯胡乱挠了挠头发,大厅里已经因为陆续消失的人,已经变得空旷不少,反正现在的条件比起曾经要好不少,他也没理由过于挑剔,随意的就打开了门,莱斯也不在意是不是有什么陷阱——对自己力量有绝对自信的人绝对不会弄什么小手段的。 

    打开门后,和之前从其他门之后看到的房间不同,这个门之后的空间弥漫着一股阴暗的气息,空气中有发霉的味道和一股淡淡的海腥味,莱斯小心翼翼的观察这个阴暗的空间,是一座监狱,牢房在道路两边排开,莱斯数了数,一边四个,正好八个的单独牢房,空间不算小,只是这环境看起来比美国的下水道还要差。 

    就在莱斯以为他的第一场表演要在这所监狱里进行的时候,他终于在嘴里侧的房间看到了熟悉的影子——他参加的青年团所乘坐的游轮的主人,韦莱斯•沙克。听说那艘船价值上亿,如今那个有钱的总裁沦落到这个下场,看起来满是讽刺。 

    韦莱斯看起来没有想象的那般狼狈,只是脸上有些擦伤,双手被铐住,看起来像是这里主人的恶趣味。 

    “………” 

    虽然不知道应不应该为自己的直觉而高兴,莱斯的搭档看来真的是这个总裁,他对需要照顾这种有钱人有点排斥感,不过这也是一种机会,没准可以在回到海面上之后赚笔外快,前提是他们能活着回去呢。 

    莱斯索性就拿着玛利亚给自己的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房间里充斥着浓重的腥味,墙上隐约能看到斑驳的痕迹,到处都是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呕吐物还是血迹形成的污渍,莱斯甚至能发现贴纸的镣铐上的锈迹,看起来这里的筑成已经有很久了。 

    韦莱斯好像正顶着墙角发呆,没有注意到莱斯的到来,莱斯盯着眼前的总裁看了一会,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因为受挫傻了吧?走过去拿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尝试看看能不能把韦莱斯不知道飘到哪里的魂唤回来。 

    “喂——总裁先生,你还好吗?” 

    好像是终于回过神来,韦莱斯没有再继续盯着墙角双眼散光,他抬头看到了莱斯,算是有了一丝反应。 

    “……嗯?……是莱斯先生啊,是那个女人让您来把我捞出来的吗?” 

    不过语气里好像有一丝自嘲,莱斯是不懂这些有钱的大人物成天是怎么想的,至少那种礼貌的称别人“您”的行为,只会让莱斯浑身别扭,感到不快,不过从被飞鸟带出来这么多年,也学会了一些看起来装模作样的礼节,也不是不能忍耐。 

    “如果你是我的搭档的话,那就是吧。” 

    莱斯随意的耸了耸肩,对着总裁晃了一下手中的钥匙,笑着看起来就像是想到坏主意的熊孩子。 

    “不过这种地方也没别人了,我应该就是来救总裁大人出去的那个人吧。嘛,是我还真是你运气不好呢。啊,感谢就不用了,如果离开这个鬼地方之后,你能给我一笔感谢费就OK了。” 

    看起来就像是落井下石,不过莱斯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感到愧疚,因为世界上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和手上的钞票。 

    “所以,总裁先生是想要立刻出来,还是要继续在这里呆着?” 

    “……”好像是听懂了莱斯的意思,虽然韦莱斯好像也没什么可以选择的,毕竟这种地方下一次有人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样吗……那只能麻烦您帮我打开手铐了,这个地方太让人难受了。” 

    韦莱斯晃晃手中的手铐,说好听点,这个地方呆着也不怎么舒适,只是承诺给些钱就能出去,对他来说也挺划算的。 

    反正…也许出去之后,他就用不到那些钱了。 

    “好的好的,虽然没钱赚的工作让人提不起兴趣,但接下来我们就是‘搭档’了,请多指教~这就救你出来~毕竟要赚钱也要有命花,一起努力活下去吧,总裁先生。” 

    得到了感谢费的保证,莱斯也没有过于为难韦莱斯,如果是平时莱斯一定会要求首付之类的苛刻要求,但现在在海底,莱斯还不至于苛刻到要不可能拿到的钱的地步,他拿着另一把钥匙干脆的打开了烤着韦莱斯双手的手铐。 

    莱斯看到韦莱斯的手上有着鲜血淋漓的伤痕,好像是用力抠挖过硬物导致的,不知道在他消失期间发生了些什么,不过破损的伤口很容易因为不及时处理而感染,莱斯虽然暗自记下了这件事,却没有直接问出来。 

    算是服务的附加项目,两个人在走出地牢的时候,莱斯简单地对韦莱斯讲了一下那个叫做玛利亚的女人都让他们做些什么,总之就是搭档配合表演戏剧,不但没钱赚,还要努力做义工好不会被杀,也不知道韦莱斯听懂了多少。 

    就在他们走出地牢的一瞬间,身后的门自动关上了,莱斯手上的钥匙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让人觉得有一丝恐惧,就像是海底的主人时刻在警告着他们这群外来者,在这里“他们”是无所不能的。莱斯瞥了一眼身后的门,然后又继续和韦莱斯,反正看到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也不多这一件。 

     

    不过,总裁这个“好人”从某方面来讲,真的是难应付啊,这是莱斯在和韦莱斯相处一个小时以后的感想。 

     

    TBC. 

    史莱姆系飒君 3
  • 我不是来看风景的吗?
    Dr.♪ 14
  • +03+契约
    夜间疾行明 15
  • 精美战书
    ELEC 1
  • 卡 后删
    爆炸四裂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