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创建角色哦
  • 【水城】与茶坊/满/希娅的互动

    →澄也&茶坊中心

    →时间接在澄也&秋子分开之后

    →试着以新手的视角写了一篇文(靠

    →中间打了一场双打,对手是满【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10620/】&希娅【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7863/

    →字FEI数HUA看上去不少,所以斯斯和阿蝶直接从【3】的后半段开始看到【4】结束就可以了,其他部分全是澄也&茶坊的日常,不好意思响应满和希娅了(扶墙

    →澄也真的是刚成为训练师不久,因此文中会出现比较傻逼的一面(靠

    →很高兴和三人互动了一次!!双打写得很爽!!

     

    >>>1

     

    Azzurro某条狭街上,某间看着就挺惬意的咖啡店,某张在二楼墙角的桌子,他,茶坊,正潇洒地坐在那儿。我对晃晃斑歉意地笑了笑将它收回球内,接着毫不犹豫朝他走去。我想他是特地挑选那个位置的,那是个隐蔽却又巧妙的位置。

     

    “我发现不管你人在何处我都能一眼看见你”,我有次对他这么说,他轻笑了一声问为什么。我大笑着一把勾过他的脖子,“因为你的防护镜太过醒目了”,我回,但这是个谎言。我总是自欺欺人,可他从不会拆穿。在那之后,他却偶尔会和我做起游戏。一旦和我分开行动了,就会故意去个不是那么容易会被找到的地方,抑或是随性地穿梭于人海之中,但我总是能够再次走入他视野。他不会逃,他会扬起嘴角,看着我渐渐走向他。我解读不了,但我敢肯定那神情绝不是在向我认输。

     

    果然,这次也无异。

     

    >>>2

     

    他抬眼调侃我:

     

    “你是撩妹撩着撩着就撩进水中了吗?”

     

    “给我二十分钟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

     

    “太长了,缩成一句和我讲。”

     

    “我撩妹撩着撩着就撩进水中了。”

     

    我承认完就重重地叹了口气,但心情却异常好。我想他应该也一个人度过了一段不错的下午时光。他对我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于是我把还半湿的外套随手往椅背上一挂,自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我发现桌上有杯西柚汁,应该是他随意帮我点的,不过西柚汁正巧是我最喜欢的饮品之一。他一向随心所欲,和我一样,连分开行动也都是想走就走用不着互相告知,就像是确定之后还会相见一样。

     

    “下次换我请你。”

     

    他啜了一口他的摩卡,没有回话。我毫不客气地快速灌下一大口,接着迫不及待地和他讲起刚才遭遇的事。他摆弄着他随身携带的相机,从头到尾都没再看向我,但我知道他一直在听。

     

    正上方是强力的冷气,从我开口到合上嘴最多就十分钟,头发和衣物却都差不多干了。我想再次把晃晃斑放出来,但不行,它绝对会到处乱跑,一不注意就撞倒端着托盘的服务生什么的——又陷入了无聊的遐想之中。我下巴抵在交叠的双臂上,余光瞥见那副被他搁在桌上的挡风防护镜。这次也是在我出现之前就摘下了,如此刻意地提醒我那天那个谎有多劣质。不过,他是不会承认的,因为他根本不想戳穿我。

     

    “防护镜,你又没戴。”我不自觉开了口。

     

    “我在看照片,戴着会有色差。”

     

    我兀自笑。沉静却藏了几分笑意的声音搭配一个十分合理的回答。看吧,文字游戏向来是他最擅长的,一次次都毫无破绽。我不再出声,他却叫了我的名字,我反射性抬眸朝上看去,他就按下了快门。

     

    “哇,你竟然偷拍?”

     

    “这叫抓拍。”他看着我纠正道:“而且不是第一次了。”

     

    “哦?”我挑眉。

     

    “你还记得我之前提起过的双打对战吗?”

     

    竟然岔开话题了。

     

    “记得啊?”

     

    我算是个新手,但对战的取胜方式在我看来和游戏却有许多相似之处。一连几天他与我对战了数次也给了我不少建议,曾提过我的晃晃斑也许会十分适合双打,于是我就越发有了兴致极想尝试一次。直到昨天我还没有第二只PM,可今天不一样了,我刚才和他说了和也君送了我一只爱心鱼。

     

    所以!肯定是要教我双打了吧!我一阵狂喜,猛地直起身子看着他,他冲我笑了一下,竟然又端起他那杯摩卡喝了起来,非但没下文,视线也再次回到相机显示屏上。我无声抓狂起来。我是没有强迫症的,可我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眼前这个人逼成强迫症。

     

    我在他对面浮夸地宣泄着我心中的崩溃,他总算禁不住发出了笑声,又和我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我随口问他我的爱心鱼取什么名字好。叫西西,他倒也不假思索,像是十年前就帮我想好了一样。我单手撑头问Why,他就给了我三个字:西柚汁。我哑口无言,可却还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名字,于是我的爱心鱼就决定叫西西了。

     

    >>>3

     

    出了咖啡店之后,此时我和他漫步在人流如潮的大街上。他爱好摄影,几乎随时随地都手持着他那台数位相机。我面朝他倒着行走,看着他一路街拍。他并没有特定的拍摄主题,全凭当下的心情。我喜欢他全神贯注的神情,那是他会对他所感兴趣的景致才会流露出的神情。偶尔那么一刹那间,在他准备捕捉下一个画面时和我会有短促的眼神接触,像是一度在这座水上城市纵横交错的狭巷中失去方向一样,我会迷失在那双金色的眼睛里,但再一眨眼,一切又都如同是错觉。

     

    人来人往,街口手风琴演奏者持续奏着美妙之声,但这一曲我与晃晃斑都十分熟悉。果然,本来还在东张西望的小家伙一下子就窜到演奏者面前忘我地舞动起来。我轻声哼着调子用手机开始录视频,他的镜头也对准了它。

     

    曲终时,两人都弯身往演奏者摆在地上的帽子里放了一些钱。

     

    “我说茶坊,把你偷拍哦不抓拍的照片给我看一眼吧。”我坏笑,“这里风景还不错啊,不给看的话你就得在这儿和我拍一张。哦,我是指能看得清你的脸的那种。”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每次我拽着他要合影时他都会挣脱逃走,于是我的手机相册内无数张照片中我身旁都是一道美丽的残影。为何不删?因为我帅。

     

    他看上去活在自己世界里丝毫不受影响,我便作势要去抢他的相机,他却猛地来了一句,“来一场双打吧。”

     

    “啊?”我的手停在半空中。

     

    “前方不就有两个女生吗,应该都是训练师。”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我回过头去。不远处就是中心广场,而双水神拉帝欧斯和拉迪亚斯雕塑下确实坐了两个正喝着饮料的女生,两人都留着清爽的短发。

     

    “等等,竟然是想要进行四人双打吗,为什么我们不先来一场双人的,再说哪有人会突然就请求对战——你要做什么!?”

     

    他已经朝她们那边快步走去,我彻底傻眼,急忙抱起晃晃斑就阔步跟上。其实我猜到他要做什么了,可这事在我看来不会那么顺利。约战有那么容易吗?难道训练师之间都是说约就约?

     

    “请问两位小姐能否与我和我的朋友来一场双打呢?”来到喷泉池前,他慢条斯理地询问。

     

    真是有够简单粗暴!?我在他身后目瞪口呆。

     

    “来战!!”下一秒发色较深年龄看上去也较小的那个女生却猛地站起。

     

    !?训练师还真是说约就约!?我受到了冲击。太不可思议了。

     

    “我叫希娅,她是满!”她笑着介绍道。

     

    “叫我茶坊就好,后边那位是澄也。”茶坊回了一个笑并朝后指了指我。

     

    希娅挥挥手活力四射地说了一句“请多指教”,但名为满的那位金发少女在见到我后却一下子蹙眉露出超级不悦的神色。显然,我带给她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可我还是若无其事地走到茶坊身旁和她们打了声招呼。希娅是个元气十足又十分健谈的女生,满偶尔才会给出回应,可她却全程一直瞪着我。也许我长得像她讨厌的某个人?我瞎猜测着。不过我却觉得挺亲切的,因为她这副摸样像极了我妹。

     

    >>>4

     

    成为训练师之后,有一件事我到现在还未习惯过来,那就是看见晃晃斑受伤时我总会克制不住要冲过去查看它的伤势。然而,如果它还没认输,如果它还在挣扎,如果它还想战斗,那我就不能去干扰它。我望向雷丘,此时它已经退回到小火狐身旁傲气地笑着。

     

    “刚才是‘疯狂伏特’,虽然能给对方造成巨大伤害但自身也会承受一些反弹伤害。”

     

    茶坊解说着。我是真的被雷丘那狠厉的一招给震慑了。它一上来就接连使用了三次“打雷”,我在那时就踏入了误区,一时认为这只雷丘没近身技能,就算有,也没想过是这种具有反伤效果的技能。我不禁和满对视了一眼,她毫不掩饰给了我一个十分凶狠的眼神。看来她会把这样的对战风格贯彻到底,但我是感激她的,因为即使我不好意思地强调过自己是个新手她却也还是全力以赴攻打过来,她并不认为我不值得一战,而是视我为一个地位对等的训练师。不止她,希娅、茶坊以及在场的三只PM都同样如此。所以,更要好好地回应他们。

     

    “醉醉!!站起来!!”我张口又大声叫了一次。

     

    同时我也警惕着不远处的雷丘。难以推测在这场对战中它还会不会再展现别的招数,会的话也猜不中会是远程攻击还是近身攻击,可我敢肯定也是威力惊人的,况且雷丘的速度占上风,我的晃晃斑接下来就算侥幸逃过一劫也肯定逃不过第二次了。对战持续了十多分钟,晃晃斑身为我方主攻手注定沦为了对面的集火目标。没计算错的话,到现在为止晃晃斑被雷丘的“打雷”命中了一次,又被小火狐的“热风”和“喷射火焰”各命中了一次,体力差不多要到极限了。

     

    但战斗仍在进行中,没有多余的时间给我和晃晃斑喘息。在希娅下令之后,小火狐口中再次喷出炙热无比的风。茶坊手一挥,梦妖魔一招“守住”为自己开启了一片无形的屏障,而晃晃斑就没这么幸运了,它没有自卫技能。“热风”的威力导致眼前景象又一次扭曲了起来,晃晃斑双手撑地的身影变得模糊,我不得不半闭起干涩的眼睛。

     

    “澄也,你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属于你们的时间可就要结束了哦?”他说,语气一如既往让我想砸碎他的防护镜。

     

    “有挡风防护镜了不起啊!?”我吼。

     

    地面上几处烧焦痕迹现在又明显了几分,短短几秒而已,热风却更像是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热气才正开始要散去,雷丘就冷不防地再次冲入视野中,锐利如刃的眼神酷似站在它身后的那位金发少女的。借助闪电造型的尾巴拍击地面带来的一瞬间冲力,它高高跃起,我一惊,跟着仰头望去,可下一秒眼前又是一片强光,我抬起手臂去遮挡这令人措手不及的刺目光线,依稀中,我竟看见右方梦妖魔朝下迅速坠落砸向地面。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那是雷丘的第三个技能——破坏死光。

     

    我瞄了一眼茶坊,他的神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然笑着。“呀,果真是障眼法。”他说,但我从声音中听出了他对两人的赞许。即便预测到了对面接踵而来的联手攻击,他却又十分清楚梦妖魔的速度是拼不过对手的,于是就索性接下这招了。

     

    希娅让小火狐运用“热风”来吸引对手的注意力却又同时巧妙地起到干扰对手视线的作用,乘机为队友的雷丘创造了一个本不该存在的死角。热风一结束,雷丘也蓄力待发了,一气呵成。两人时机算得精准无误,无懈可击的一次配合。对战中我就留意到了,满看上去更倾向于一对一,十分符合她倔强的个性,而希娅更多时候像是在扮演助攻的角色,也十分符合她随和的个性,但并不是这样的。茶坊所说的“障眼法”并不单单指刚才那一瞬。

     

    观众发出一阵惊叹,我也无法置信眼前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半分钟之内。虽然对战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将会是四人中最早退场的,可——

     

    我环视了一圈,周遭聚集了不少观战的人,而且数量还在持续增多中。我听见此起彼伏的加油声,那是晃晃斑还不甘放弃的最大理由。

     

    “醉醉!!有这么多人在看着哦!!”

     

    我又一次高喊道。晃晃斑这次总算略费力地站了起来,身上几处的灼伤现象清晰可见,不过在观众的鼓舞之下,它的斗志显然是再次昂扬了。我不禁一笑,它果然享受视线聚集于身上的那种感觉,和我一模一样。

     

    “还好吗?”我问,它用力点了点头。不过灼伤对纯物攻手来说是个噩梦,而晃晃斑目前习过的技能之中能够给予对方伤害的无一不是近战招数。处境看似是没辙了,但也不尽然。

     

    “澄也,就用那招吧,我掩护你。”

     

    我失笑,他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打了一个响指,晃晃斑马上一副跃跃欲试想展现训练成果的模样。看情况不妙,希娅让小火狐先下手为强,但负责与雷丘对抗的梦妖魔却突然狡黠一笑,一刹那间,它正下方的影子朝后延伸出去。

     

    ——影子偷袭。

     

    “糟糕!”满察觉到自己这边大意了。

     

    “小火!!”希娅高喊着,中了套圈的小火狐便迅疾再次进入状态。有利必有弊,“影子偷袭”虽说有着先制的优势可威力并不是特别大,但无妨,阻挡小火狐的目的达到了即可,晃晃斑就毫无顾忌地跳起了“摇晃舞”。

     

    “啊啊,这下麻烦了。”希娅顿时哭笑不得,而在她身旁的满抱臂冷哼了一声。

     

    我的晃晃斑特性是我行我素,这意味着除了它之外的PM都即将要陷入混乱,我想我看上去一定格外像是走投无路了决定孤注一掷结果顺带坑了队友。

     

    那天他与我的对话在脑海中重现起来。

     

    ——还不赖啊,你试图一上来就让晃晃斑用‘摇晃舞’,算是个不错的战术,但巨钳螳螂的速度更胜一筹,所以这样反倒给我们这边制造了攻击机会。我认为你直接用‘迷昏拳’硬碰硬的话刚才的局势会相当不同,况且也有一定几率会带来和‘摇晃舞’一样的效果。不过,按你向我讲述的来看,‘摇晃舞’应该是能够制造大范围的干扰,在双打或者三打中你让醉醉用这招的话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可我队友的PM或者我的其他PM岂不是也会陷入混乱吗?

     

    ——确实,我也直说好了,有数不清破解摇晃舞的方式,若对手刚好对战经验较为丰富的话……

     

    ——就会像刚才那样一瞬间内被你的巨钳螳螂吊打。

     

    ——哎呀澄也,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喜欢插嘴了。

     

    ——不不,这是错觉,茶坊老师请继续。

     

    ——并不是所有的训练师都会特地去提防‘异常状态’的,更多人是临机应变吧,外加上能够习得摇晃舞的PM屈指可数,只要让醉醉发挥出全力,双打或三打对战中这招一出现必定会让没见过的训练师挺头疼的。再说你还记得去年在游戏厅时你对我说过什么吗?玩游戏需要一些——

     

    运气。

     

    “打雷!!”

     

    “影子球!!”

     

    几乎是同时,满与茶坊都发出了命令。顿时,上空雷鸣交加,下方混沌汇聚。

     

    “再来!!”两人毫不停歇就开始了令观众目不暇接的第二轮较量。

     

    玩游戏是需要一些运气,对战也同样需要,但我不知道PM对战存不存在所谓的RP守恒定律,现在也没时间去深研了,眼前场地不知不觉已经一分为二变成交叉式对战。“就让他们在旁边测试血统去吧。”希娅开玩笑地说,但她一刻也没有掉以轻心,因为她的小火狐也正眩晕着。

     

    小火狐到现在都还没进行过任何近身攻击,不仅如此,它也没使过本系之外的技能。究竟是真没有还是假没有,吸取了教训的我这次不敢轻易下结论。但鉴于我猜测它的特性是“猛火”,我推断距离小火狐体力不支仍然有一段时间,现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在退场之前帮助茶坊尽可能地消耗对手的体力,最好是消耗到能瞧见“猛火”的迹象。“摇晃舞”确实助了一臂之力,但两回合之后,小火狐便解除混乱了。于是欧洲玩家希娅朝我一笑,意思是她准备再次让小火狐大胆地上了。小火狐身躯虽娇小但进攻起来却有着凛然身姿,给我的印象和希娅本人极为相似。在这场对战中,我早就忘记希娅才年仅十二岁,她所拥有的对战本领或许是一些大人也比不上的。

     

    “上吧醉醉!!就是现在!!”

     

    倾尽全力的一拳再次落在了小火狐身上。

     

    “刚才那两招都不是迷昏拳吧?”希娅笑道,“格斗系技能?是吸收拳吗?”

     

    我点头一笑。希娅果真是个敏锐的训练师。尽管我全程破绽百出,但我还是把“吸收拳”藏到能够和小火狐对峙的这一刻。不过现在既然暴露了,那么希娅接下来都不会再让它们有零距离接触的机会了。灼伤带来的不间断伤害也还持续着,大势已定,但是看见晃晃斑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我内心是高兴的。

     

    “吸收拳!!”我又一次发出命令。

     

    晃晃斑再次挥出拳头却如我所料被躲开了,它的拳头重重砸在了地上,然后果然,一拉开距离高温炙焰就又一次喷射过来。碰碰运气吧,倘若能再吸收到一次的话,也许就还能再撑一会儿。

     

    “澄也!!”

     

    右方忽然传来一声提醒,我及时下达了闪避命令,晃晃斑缩回手一个敏捷的后空翻同时躲开了“喷射火焰”和来势汹汹的雷丘。希娅被这一幕吓到了,但确认没误伤到队友后,她和小火狐随即一起松了口气。看来雷丘还没解除混乱状态,扑空之后,它在原地来回甩了甩头,似乎想强行让自己清醒起来。

     

    有机可乘!一声令下,晃晃斑一拳利落地挥向雷丘。再次成功从对手身上夺取能量后,晃晃斑过度亢奋地跳起了舞。我一下子笑出声。这小子估计也没料到自己能战斗到现在吧。正这么想着,雷丘就解除混乱了。满继而抬眸瞪向我,那眼神足以杀死人。身旁人这时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乖,一路走好。”

     

    “丘。”满唤了一声雷丘的名字。恢复神智的雷丘双耳再次竖了起来,眼中尽是怒意。满和希娅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我嘴角一阵抽搐,看来我的对手要换人了。毫不意外地,满让雷丘再度用“疯狂伏特”冲了过来。于是电气鼠体内储存的强大电流就又一次被释放出来如蛇缠身,但我才刚喊出“避开”二字,它却咫尺之间猛地偏离轨道朝着梦妖魔那个方向冲去了。“小心!!”我撇过头去急切地大叫了一声,可为时已晚,一道残影在他视野中由左至右迅疾掠过。而随着撞击的巨响,小火狐也得到了来自希娅新下达的指令,雷丘一退开,它几乎是紧随其后又吹起一阵燥热的风。他彻底愣住了。

     

    希娅一下子激动地拉起队友的双手和她极HIGH地做了一个击掌的动作。满吃了一惊,立刻抽回手摆回原本的姿势,视线也从她身上移开了。希娅毫不在意地笑起来,之后,她和满一起看向我和他。

     

    晃晃斑是主攻手没错,但两人十分清楚最该提防的其实是一直在掩护晃晃斑的梦妖魔。她们自始至终都在注意着它的一举一动,就怕一不注意被它暗算了。不,应该说是怕一不注意被我身边这个人给暗算了。

     

    静滞了一下,茶坊旋即又明快地笑起来。“这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场对战,”他评价着,“那么,再让它变得更有趣一些吧!”

     

    被撞开至好几米外的幽灵系精灵倏地消失,下一瞬却又悄无声息地现身于对面雷丘和小火狐背后,它们错愕地一齐回过头去,我也这才看清魔法师帽下那对阴森的眸子——正亮得骇人。它咧开嘴,诡异如咒文的叫声响彻起,紧接着是茶坊本人最爱让他的PM使用的伎俩——

     

    “难道是——”见小火狐和雷丘都呼吸变得异常急促起来脸颊还渐而泛紫,希娅难得也蹙起眉。

     

    “就是猛毒素哦。”茶坊笑着回答。

     

    “梦妖魔真是和你一样记仇。”

     

    “澄也同学,你说什么?”

     

    “没什么。”

     

    “接下来,”他嘴角再次勾勒出一个弧度,“厄运临头。”

     

    压迫感十足的攻势令在场所有人不寒而栗。见我一脸懵逼,他终于又捡起了解说员的工作,“这个技能能够给处于异常状态的攻击目标带来威力加倍的伤害。”

     

    哦,猛毒素加上厄运临头,这么恶心的技能组合一看就像是茶坊会搭配出来的。当然,我可没那个胆量把这句话说出口,我还是想再活久一些的。顺便说个题外话,事实上他决定派出梦妖魔时我内心是拒绝的,我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梦妖魔的“灭亡之歌”所支配的恐惧——那是被我称之为我所见过的技能中最恶心的一个。不过这次我想是因为和我组队他才换了另一套战术,我默默感谢不唱之恩。

     

    两个女生显然也是被恶心到了,两人都神色复杂地思索着对策。幽灵系精灵在一侧飘动着,并恶作剧得逞一般嗤笑起来。既然猛毒素起效了,接下来就是对战时间的长短问题了。我是挺诧异的,因为人生第一场双打比我起初想象的要激烈多了,双方属性都互不相克,但是二十分钟里又是灼伤又是中毒又是混乱又是测试血统,做训练师果然好刺激啊。

     

    不等对面回击,我让晃晃斑再次用“吸收拳”攻打过去,可就在它的拳头要触碰到对手时,它全身像是被无形的一股力量给定住了。再接下来,它又被那股力量给蓦地带到了高空。

     

    “醉醉!!”我仰着头,它不知所措地想挣脱开来,而我也同样束手无策。希娅扬了扬嘴角,随着她的指挥,下一秒它被狠狠甩至地面。我立即向前跨出一步可马上又想起我无法就这么闯入它们的战斗区域,梦妖魔心领神会迅速飘了过去替我检查着它的伤势。

     

    小火狐竟然使出非火系技能了,而且若不是因为先前走运吸取到了雷丘的一部分体力,这没准就是最后的一击了。

     

    “是幻象术。”茶坊提醒我,“看来她前面都没让小火狐用这招是因为它的对手大部分时间是幽灵系的梦妖魔啊。比起‘幻象术’,还是本系加成的‘喷射火焰’和‘热风’更有卓越的效果,和你在对战一开始都让醉醉用‘迷昏拳’一个道理,所谓的STAB(Same-type attack bonus)。”

     

    这时我见晃晃斑缓缓回过头朝我点了一下头。我明白它的意思了。

     

    “那我和醉醉就用STAB退场吧。它一定会命中对手的。”我耸肩一笑对他说,但并不沮丧,相反,一种异常的兴奋感正传遍全身,那是身为训练师才能够体会得到的,“啊,对了,茶坊,”我朝他露齿一笑,“谢啦!”

     

    那金色的眸透过炙焰色镜片回视着我,之后,我见他笑了一下。那是个罕见的笑容。

     

    于是,中心广场上随着四个人发出的命令,战斗再次一触即发——

     

    >>>5

     

    纵使下过一场雨也还是有不少人聚集在路边谈笑风生。这里距离港口不远,落日余晖之下,成群长翅鸥滑翔,我和茶坊并肩走着,晃晃斑沿路踩着水洼。转过拐角,几只溜溜糖球被它的行为惊动了眨眼间就没了踪影。晃晃斑歪了歪头,但马上又嗅着空气中残留的香甜气味再次发现了它们。几双浑圆的眼睛便透过下水道口齐刷刷观察着它,它一动不动盯得入神,我停下脚步想叫它跟上,结果茶坊却也止步不前了。

     

    他右手攥着的相机对准了某个方向,我双手插着裤兜循着他的视线望去,Azzurro水神的石像就矗立在那边,有那么几位训练师围坐在下面。中心广场正是今天和希娅她们相遇与对战的地方。当时我退场之后就抱着晃晃斑一同当起了观众,算是最近距离看了一场无与伦比的战斗。

     

    想到这,我笑道:“今天醉醉表现的还不赖吧?”

     

    “哦,晚餐时间快到了。”他瞥了一眼显示屏右上角的时间,“等下让醉醉一起用餐吧。”

     

    晃晃斑激动地蹦了蹦,并一副“我保证不在餐厅闯祸”的模样。我故作半信半疑让它着急了一下。就在这时,我听见快门键被按下的声音。

     

    “澄也,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是站在这个位置。”他放下相机断言,双眼还是直视正前方。

     

    “什么?”我一愣。要么是我听错了要么是他口误了,因为我和他是在安莱尔市认识的,并不是在Azzurro市。

     

    我不解地望向他,但他从远处收回目光,再次没下文。

     

    直到此刻我才发现我也许又被他耍了,可我并不讶异,我仅仅是无声笑了一下。他若无其事地从我身后走过,我猛地伸出右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这是我第一次禁止他从我身边离开,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愣了一下。我缓慢侧过头去看向他,不动声色地问,“茶坊,告诉我吧,你到底在想什么?”

     

    他换出一贯的笑容答道,“我一直都在想啊,我眼前的你,是真正的你吗?”

     

    踩着水滩略显自娱自乐的晃晃斑在听到他的提问后静了下来望向我。抛了个这么简短的问题过来我却无法给出答复。

     

    我总是尝试着去捕捉他的每个神色,想觉察和分辨其中的细微变化,可就算察言观色一直是我的强项我却无论如何都看不透他,反之还被看了个透彻。我不由的放开了他,接着,我转而一笑,反问,“你认为呢?”

     

    不知怎的,他垂下了视线,手指触摸着数位相机的屏幕,像是在翻找什么照片。是在思考怎么作答吗?还是又准备转移话题了?总不会是要现在给我看白天提到的照片吧?我等待着,揣测着,在意着,整个世界仿佛失去了声音直到他放置在包内的手机响了起来。真是个会挑时机的来电。“我帮你拿相机。”我叹口气朝他摊开手心,然而他扯了扯嘴角果断摁下了关机键才将相机递给我。“Wow,来这招啊,真是超级过分哦!?”我用极为夸张的语调这么说着,确保他在掏手机时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他稍侧身和手机那头的人进行了十分快速的对话,快速到他在通话过程中一共就讲了两句话,开头的一句“我确实还没离开Azzurro”以及结尾的一句“好,我马上就到”,接着,他收起手机从我手中迅速拿回了相机并冲我一笑。

     

    “爱特先生让我去码头一趟,你也一起吧~”

     

    “!?爱特先生是指索格斯道馆的那个爱特吗!?你们是好友吗!?等等啊别跑那么快!?到底发生了什么!?”

     

    【END】

     

     

    →有关茶坊的“我不止一次偷拍哦不抓拍过你”和澄也的“为何你如此吸引我”都放到下次再提【靠 我说他们是要认真地谈人生你们信吗(!?

    →溜溜糖球那段纯属是因为当时翻图鉴看到了有趣的介绍,所以写了一下(!?

    →结局就是茶坊带着澄也去找反派练级去了(!?

    加载失败,请重新刷新页面 1
  • 澄也&茶坊!!!
    加载失败,请重新刷新页面 1
  • 【水城】与秋子的相遇

    →看见【对舞伴有好感的人最终会摘下面具】想到的相遇方式

    →没头没尾的互动

    →接【http://elfartworld.com/works/107004/manga/】,总之就是秋子一路叫着“御木阿竜!!你们两个给我等着!!”之后发生的事

    →没错就是撞上了澄也

    →那么就直接从撞上后开始吧【靠

       

     

     

    完了!她想。

     

    但正要向后跌去时却被浅粉发青年一把拽住了手腕,于是身体又迅速朝前倾去。一幕幕景象一刹间在金眸中飞快切换着,直到后来站稳了她还是感到一阵天旋地转。错愕了片刻她才恢复意识定睛一看,青年竟然正用十分担忧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卧槽,好近!这什么少女漫画剧情!

     

    “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啊,没有!谢谢!”她慌忙回应。

     

    确认她真的没事后,青年才放开了她的右手腕退后了几步,并说了一声“对不起”。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为何要道歉。难道是在为力道?手腕处虽然略微发红可并不痛了,而且情急之下论谁都会条件反射去拽住对方吧?秋子一边揣测着一边极其快速地打量了他一番。目测二十岁上下?一身轻便的装扮,背着斜包,脚边还有一只像是同样在仰头观察着她的晃晃斑——应该是在观察吧,那双漩涡眼睛真是太神秘了。总之没分析错的话他也是个正在旅行中的训练师。

     

    “我才要说对不起!!”她猛地双手合十道歉,“我正急着找我的队友!!没想到会撞上人!!”

     

    咦,这即视感是——她回想不久之前那位在港口被自己的吼吼鲸溅了一身水的训练师。今天为了找那两个中途抛下自己的混蛋一直在用奇怪的方式结识别人啊。

     

    他一下子笑出声,看上去毫不在意,“没事没事,我也正好和队友走散了——啊,虽然我和他分开行动也不是第一次了。”后一句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说得十分小声,几乎淹没在熙攘声中,但随之又是爽快一笑。她判定他一定是个个性极为随和的人。同是训练师又都是被队友抛弃(并不是),实在SO亲切。

     

    “你穿这么漂亮是打算要去参加假面舞会吗?”

     

    “咦?”她才想起自己正穿着礼服,急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我是因为祭典的关系才去租了这一身!我平常并不会穿得这么——等等,Azzurro会有假面舞会吗!?”

     

    捕捉到了关键字。

     

    “没错,就在今晚,而且据我所知今年报名的人数比往年都要多。”青年一手插在裤兜中,另一手抬起在左眼前做了一个OK手势,相当随意的动作,“大家都会像这样蒙上面具,然后,”他说,随即又闭上右眼,仅仅通过左手拇指与食指构成的那个圈看向她,“——与陌生人共舞。你不知道你的舞伴会是谁,你的舞伴也不会知道你是谁。”

     

    她微微一愣。在刚才被他一把拉住时,他的脸庞近在咫尺,那时,她就留意到了他那双眼睛。眼眸深处是海。尽管眸色并不是海水的颜色。究竟为什么会这么想,莫名其妙,可她却又认为十分相配,甚至有几分熟悉。对了,是和蓝珊瑚海洋极其相似。当时吼吼鲸身下那片澄澈海水,她不经意地望了一眼——

     

    于是便顷刻深陷进去。

     

    她静默地与他的那只眼对视着,但静默的时间十分短暂,或许就几秒,也或许就一瞬。青年很快便放下了手再度开口,“若彼此之间印象还不错话曲终时双方就都会摘下面具哦。”之后,又一次扯开嘴角,摆出与一开始别无二致的那种笑容。

     

    “啊哈哈,我应该不会去报名吧,我不太擅长跳舞。”秋子回过神跟着笑起来,“再说这种偶像剧设定放在我身上真是太不适合了,光想象就——”

     

    “是吗?真可惜,你这一身装扮十分迷人。如果我在舞会上看见你这样的小姐一定会上前邀一曲的。醉醉也是这么想的吧?”他与晃晃斑相视一笑。

     

    哇靠这个人平时绝对常撩妹。

     

     

     

     

     

      

     

     

     

    “我叫澄也,你的名字是——?”

     

    梳着高马尾的金长发少女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学刚才的他把一手放在右眼处比出相同的手势。

     

    见他禁不住笑了,她才也笑着慢慢地移开右手,说:

     

    “我叫秋子!”

    加载失败,请重新刷新页面 1
  • 【水神祭】段子①

    悄悄地互动!        

        

    【1】澄也&茶坊【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19281/

    【2】澄也&鹿野辻南寺【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7963/

    【3】茶坊&澄也(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4】弥咔【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10682/

    【5】鸟海和也【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8002/】&小野林樘【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8015/】&澄也

    【6】飘飘球&晃晃斑+千秋【http://elfartworld.com/characters/38017/】&澄也

    【7】茶坊&澄也        

          

    【1】    

    “茶坊,你是怎么做到穿这么多还不热的。”        

    澄也第N次抑制住想抽掉身旁人那条披肩的念头。他自己的薄外套已经被他随意地系在腰上了,但就算上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背心,他还是——热。再看一眼身旁人的话估计就要窒息了。        

        

    【2】        

    决定买根冰棍来吃,结果发现皮夹不知何时不见了。        

        

    【3】       

    作为安慰,茶坊给他的晃晃斑捞了一个水气球玩。        

    “!?EXCUSE ME!?”        

        

    【4】        

    “……茶坊,我也想要一个水气球。”        

    “借你钱,你自己去捞。”        

    “谢谢你哦!?”        

    “不客气~乖~”        

    “话说是错觉吗,怎么感觉祭典到处都在卖卡比兽的周边?”        

    “你没听说吗,许多训练师都声称这几天来Azzurro的路上被一只卡比兽给挡道了哦,用尽各种办法都唤不醒它。”        

    “哇,后来如何了?我一直都在城内所以不太清楚。”        

    “后来一位来自Unknown大陆的少女喂了它几个蓝橘。”        

    “就醒了?”        

    “就抱住了她。”        

         

    【5】        

    “Tori碳,我们接下来去玩捞角金鱼吧?”        

    “你认真的吗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摊位啊喂。还有Tori碳又是谁啦!”        

    这个声音——        

    回头一望。穿着和服浴衣的少女和青年。虽说是背影,但澄也十分确定那个青年就是他前天在桥上遇见的那位。那个人当时在他眼前来回晃过许多次,像是想引起他的注意但一旦视线对上又会马上别过头去。猜想着这人也许是想问路可又觉得难以启齿才这样,后来看不下去就关心了一下才得知他是在找人。不过之后看来是顺利找到了,身旁那位棕发少女就是那天与他走散的人吧。去说个HI好了。他正想上前去拍青年的肩——        

    “是真的有啊!你看!就是这个摊位!”        

    “……”        

    “至少要捞个十只起来哦!”        

    “做不到好吗!?”        

    “以和和的能力搞不好连金鱼王都捞得上来!”        

    “说了做不到!!”        

    那你拿起纸网做什么啊。澄也强忍着笑意决定先在后方围观一会儿。        

       

    【6】        

    晃晃斑略沮丧,水气球才入手不到十分钟就被自己玩破了,但不久它又在人潮中发现了新的气球。金色的,会飘在空中的那种。趁着澄也在与两位训练师闲聊它便朝着气球的方向追去。伸手抓住气球绳子的那瞬间,气球和气球旁边的金发少年却都同时回了头。于是多亏了晃晃斑,澄也这天又多认识了一个人。        

       

    【7】        

    “哦,回来了?”        

    “和几位有趣的训练师交换了联系方式。对吧,醉醉?”他朝他的晃晃斑眨了眨眼,之后又一手搭上身旁人的肩,“茶坊有什么格外想玩的摊子吗?”        

    “我想玩什么呢——”身旁人拖长了尾音,“也许射击?”        

    “好!!一起去玩射击!!”        

    “不过我刚才一个人时已经去玩过了。”        

    “……”        

    加载失败,请重新刷新页面 4
  • 失恋了所以出来旅行!!(不
    加载失败,请重新刷新页面 4
TA关注的角色 TA关注的所有角色 +
还没有关注角色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