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瓜春晚
    李有心魔 3
  • 头号log1
    李有心魔 4
  • 头号01-血魔&8424

     

    进度在所有小组人员相关文之前,最近应该是这个: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2982/ 

    有缘再修文。     

       

     

    -只要还有一个人认同,人类就能互相扶持着在泥潭一样的现实里生存。   

       

    2045年的世界,“英国”“美国”或者“亚洲”,这些都已经沦为一个个自欺欺人的概念,面对分崩离析的大洋版图和高度恶化的生存环境,束手无策且日渐绝望的灵长类决定在地球仅存不多的pure land上抓紧时间快乐。   

    毕竟人类这种生物,生来就擅长没事找事,自我满足,自我麻痹的。   

       

    当然,包括我。   

       

         

    -   

         

       

    一束距地约1.5亿km的炙热光线自北半球而来,透过劣质的伸缩窗,在狭小的板房里缓慢穿行,整间屋子只有偶尔驶过一两辆车会带来些许震动,其他时间死寂一片。   

    突然,看似无人的被褥下居然剧烈抽搐起来,眼见灰色条纹的被沿上下浮动一番后,探出了一只淡金色的脑袋,脑袋的主人小声呻吟着,暴躁的扯掉在头上固定了一晚上的游戏眼镜——就算这游戏会人性化的自动关闭,可总没人为你的身体自动“下机”。   

    她昨天游戏还没连接上就率先睡着了,眼睛被器械压的好痛。   

    真该死!   

    Wink用力揉了一会儿,感觉舒服多了,才从床上站起来,手长脚长的晃到洗面台前。   

    镜子里,一个浅色短发,浅色皮肤,浅蓝色眼睛的帅气女性正伸着懒腰,她背心肩带跨下肩膀,内裤也不自然的卷起一个边,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   

    Wink觉得今天脑袋很沉,但人意识还是清醒的,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可身体却很难给出准确的反应。   

    这也难怪,最近为了忙新歌的事情,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好好睡觉了,而糟糕的是,这次的更新计划从选曲开始就一直不顺利,她和她做后期的搭档已经急的毛焦火辣,几次意见不合直接大打出手。   

         

       

    Wink是一名小有名气的翻唱歌手,她在网路上,以深色皮肤、红色瞳孔和白色大波浪的性感修女造型示人,配上中性魅惑的声线,用一首女高音英文翻唱曲《blood》走入大家的视野,又以各类相似曲风的中英日曲翻唱保持每月更新,从而获得人气和打赏。   

    人是靠在人群中寻找到的认同感才活到现在的。   

    想快速且廉价的获得认同,就去唱别人的歌,世界上那么多歌,怕是到死都唱不完,而且也会有很多人因为喜欢原曲而来关注你。   

    所以Wink一开始的翻唱历程可谓是意料之中的顺风顺水,这一年下来也有了一定的粉丝群体,他们都很喜欢Wink,甚至是在知道她现实里是这样一个中性造型后,表示更爱她了。   

    生活理应是在逐渐变好才对。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Wink的被子下面传来,把一边刷牙一边靠着墙睡着了的Wink吓得原地起跳。   

    那是她给后期搭档设置的专用铃声,这人有个“毛病”,如果你不第一时间接他电话,那么在一分四十八秒的来电铃声响完之后,你回播多少个电话,他都不会接的。   

    对此他给的理由是:既然是合作关系就要拿出合作态度。   

    虽然有些强人锁男,但Wink觉得这其实是个好习惯,效率很是提高了一些。   

       

    “嘿Gawain!起得挺早——”   

    “你昨晚给的两条干音勉强能用。”听筒对面传来干巴巴的男音,打断了Wink准备好的寒暄,“我把这些和之前挑选的片段合了一下,录音这块总算是完成了。”   

    “哇哦,你简直神速。”   

    “说实话,我昨晚接到你的音频后就没睡。”   

    “……”   

    “二十分钟后到我这边来。”   

    “听着,我现在很感动,所以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一———”   

    Gawain毫不留情地挂断电话。   

    “……次,靠!绝了!”Wink气的把手机扔开,又倒回床上。   

    二十分钟不长,Wink敢不现在就出门是因为她和Gawain家离得很近,都是那种随意乱搭乱盖的板房楼,中间只隔了一栋,就像Wink住C栋601,Gawain住A栋503这个节奏。   

    楼和楼之间挂满揽绳,有人用来晾晒衣物,胆子大的人像Wink这种就用来“赶时间”。   

    在还有六分钟的时候,Wink站起来随便找了条短裤穿上,夹着拖鞋走到窗边,找出一根特制的“晾衣架”扣到了缆绳上。   

    风从身上刮过的时候Wink一直担心脚上的绿底傻叼香肠嘴拖鞋会不会突然失足落下造成高空坠物刑事事故,一边忽然觉得,头好像有点晕。   

         

    Wink从窗户进了Gawain家之后,对方并没有直接开始和她谈新曲的进度,而是疯狂“赞美”了一波她的搞事能力。   

    “到现在我都非常后悔松口让你去翻周杰伦的歌,我心想以你的路线,你自己心里也有B数的,所以我以为就是个夜的第七章,以父之名,迷迭香之类的吧?十二月的萧邦碟里哪首歌不好,你非选个什么……我的地盘?!5402年了!!放过我们这些老实的后期er吧!做个善良的人不好吗?!”   

    “……我最后不是没唱这首嘛。”   

    “你觉得本草纲目有差?!”   

         

    “……我不想和你吵架,Gawain。”Wink烦躁的拨弄着头发,坐到单人沙发上,“但我想事已至此我想跟你说句实话,你别打断我,听我说完。”   

    “最开始做翻唱,是觉得自己声音还算特别,也有几首想唱的歌,加上想被人认可,那段时间你也是知道的,生活上的变故我过得很压抑,我变得没办法鼓励、认可、正视自己,所以就这样一半爱好一半做梦的就这么开始了。”   

    “还自暴自弃的想着,如果这次不成功,我就找个良辰美景,投河自尽算了。”   

    “你是不是想说'那挺好的,你现在也做到了,还想怎样?'”   

    “可一年过去了……每个人都喊我那个唱blood的人,blood小姐姐,是,是很不错,我那首歌确实很优秀,但之后呢?它已经成为一个无法定性的标签黏在我身上,你难道就不觉得人不能一辈子做翻唱歌手吗?或者标签侠?”   

    “每天每月做一样类型的东西,但都不是自己的东西,甚至只是为了维持一个形象而去刻意塑造的一个翻唱歌单,这样的即使得了到掌声和认可又怎样?”   

    “我觉得那些是假的,假的啊!”   

    “积累的越多,带给我的快乐就越少,负担就越大,我感觉他们在赞美一个空壳。”   

    “我不懂。”Gawain实在忍不住打断道:“这并不能为你'恶意'翻唱我的地盘开脱!”   

    “……我觉得好累,Gawain,和你说话更累。”Wink烦躁的揪起自己的头发,“你还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我是真的唱不下去了。”   

         

    “这首发了就先让我冷静几个月吧。”   

         

    说完她起身就往窗边走,可突然一股重力拧在她的头顶让她一阵头疼,甚至恶心想吐。   

         

    “Wink,有些话我也想和你说明白。”Gawain看着Wink的背影,脸上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非常粗暴。   

    “你自我意识过剩了吧?”   

    “你社交软件粉丝也就7000擦边,没人真的把你当饭吃天天盯着的,你压力也不会大成这样吧?说白了你这些理由在我看来只是你不想努力了的借口。”   

    他见Wink没有反应,于是继续道:“这么说吧,你绿洲角色就是照自己虚拟形象捏的吧?”   

         

    “有人认出来过你是谁吗?”   

         

    后来…   

    后来Wink只记得,她被呛的意识模糊,扶着疼痛欲裂的脑袋,跌跌撞撞下了五楼。   

    然后因为不在状态,就在自家楼下被车撞飞进了花坛里。   

         

    哦抱歉,记错了。   

    2045年穷人街道路边哪里有花花草草。   

    不过是钢筋混凝土,工业垃圾罢了。   

         

    水泥板块中松散突出的、黑色细跟尖锐铁棍,正面,斜插进了她的颈部肌肉里。   

    她感觉自己的血像下雨一样,倒灌着,淹没了她的脸。   

    意识涣散之前,她还在想,真好,她能“如愿以偿”的给自己放假了。   

       

         

    -一个月后,绿洲,蓝莓冰冻号-   

         

    以前是因为忙于录歌,她自创建号以来,还没怎么上过游戏。   

    现在伤好的七七八八了,又不用做事,她终于有时间游戏人生了。   

    很奇怪,在她停止录歌工作专心休息之后,玩游戏头晕的症状就消失了。   

    当然,她没有更换自己的游戏形象,在经历了那场吵架后,她还是决定用这么个模子。   

    绿洲于Wink来说,就是一个大型的角色扮演游戏,她从不打算承认自己线下究竟是谁,同理,也不承认线上的Blood就是她自己。   

    她游戏吸纳能力很快,毕竟以前也是很爱玩的,一个星期足够她学会很多东西。   

    她摇晃着手里的扑克鸡鸡尾酒,红心皇后,心思昭然若揭——欢迎任何勾搭。   

    她就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如Gawain所说,她其实真的自我意识过剩,其实Blood根本没那么多人认识。   

    而就在她低头看酒,再抬头的几秒间,一个浑身带电的粉蓝双马尾朝自己大步走来,期间有人挡路,她就电他!因此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这脸和发色,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她就看着“雷电法王”“披荆斩棘”的接近自己,而自己就是手持玫瑰的女王,直到她看清这个人形雷丘脸上的表情和她提溜自己衣领之前,Wink都自以为是的觉得对方也许是来示爱的。   

         

    “狗日的!臭不要脸的盗图狗!”   

         

    Wink:………?   

         

    见白色卷发的女人露出困惑的表情,西瓜更是气的火不打一处来!可是面对这张脸……即使是数据,她也真的真的下不来手!   

    最后她只能一把电电爆了泡在酒水里的扑克鸡泄愤,然后大声对着Wink吼叫道——   

         

    “这是我给Wink画的角色形象!你凭什么用?!你哪弄来的数据?!”   

    “我不知道她玩不玩游戏!至少她没主动说过!”   

    “这些都不是你用这个造型的理由!”   

    “所以我警告你!识相的现在就去换层皮来!否则我电到你退游!!”   

         

    居然是她。   

    笑容像偷偷绽放的蔷薇花一样爬上Wink…不对,现在是Blood的嘴角。   

         

    -也许这世界上可能再也不会有谁记得Blood了。   

    -但只有她绝不会忘。   

         

    Blood形象的画师,姬玄清。   

    事情又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Blood想,也许真的是时候给自己放松一下了,角色扮演,保证在行。   

         

    于是Blood故作困扰的歪了歪头,空气卷的白发搔的西瓜面门发痒狂打喷嚏。   

    “他妈的我问你话呢!你哑巴还是聋子?别怪我欺负残疾人啊!”   

    “啊,没什么,我刚就是在想怎么回答你的问题。”Blood脸上随时都挂着妩媚的笑容,“现在我想到啦。”   

    “什么?!”   

    “形象我是从设计素材网站看到的~觉得挺漂亮就用了~”   

    “这是付费稿件!!你没有使用权!!”   

    “So?”   

    Blood伸手压下一直提着自己领口的、西瓜的双臂,间接的凑近了对方,嘲弄的笑容就快要贴到对方脸上。   

    “Eat me?”   

         

         

       

      -TBC-   

      

     

    李有心魔 5
  • !!
    李有心魔 0
  • 好看
    李有心魔 0
  • 头号#02

    【02#赚钱】   

      

     

    -     

    沙雕文第二弹!   

    前文第一章走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2982/   

    本章8424与血魔部分的后续联动: 

    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4104/    

    -   

           

    严佑补拿到一千美金的第一天,他走进了久别将近五年的金拱门,点了两个巨无霸套餐。   

       

    这是离十三街区不远处的一个金拱门,地势很高,从窗户外望去,正好能看到附近公立中学的屋顶球场。严佑补在窗边从早坐到晚,望着这些高大健硕的猛男中学生在球场上打球,一批走了一批又来,甚至还围观了一次斗殴。   

       

    他心想,要是我是书里的主角,我绝对要打死把我写得这么惨的作者,上一次兜里超过一千块钱,好像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这五年,他用生命在演绎一个逃犯的悲惨生活纪录片,宛如一出黑色幽默情景喜剧,还是只能在地方电视台半夜三点播出的那种。   

       

    在金拱门墨迹了一天,被打扫卫生的服务员催了三四次后,严佑补才慢吞吞地起身。他迎着夕阳回到地下室,躺在床上玩屏幕碎成蜘蛛网的手机,悠哉地浏览各种房屋中介的信息。然而看了一晚上,并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出租屋,旧金山作为美国房价最高的城市,他这丁点儿钱,其实也就是从九人地下室搬到三人地下室的水平。   

       

    下定决心要搬出这里之后,严佑补倒是不着急了,在墨西哥狐臭室友拿锉刀磨指甲的声音里,他难得地睡了个好觉。   

       

    此时严佑补身上余款970美元。   

       

    拿到钱的第二天,严佑补溜达到上次的便利店,想找给自己送蕉的善良红毛小哥。本想进去买个半斤的香蕉作为答谢,但小哥可能在轮休,又或许他已经离职了,严佑补在附近溜达了一天,连片都卖出好几部,依旧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有缘无分,严佑补想,过两天再来找他吧。   

       

    严佑补买了半个西瓜当晚餐,蹲在超市门口吃完了,走回去的路上感觉到脑阔疼。他简直想对自己翻白眼,玛丽苏小说的女主都没有这么金贵,这个风吹就倒的身体竟然因为昨天的两个金拱门套餐发烧了。他从小就体质弱,这些年来尤其,爬去老王的小破诊所里吃了一把药后,严佑补回到地下室倒头就睡,甚至没有留意到墨西哥室友偷偷吃光了他放在柜子里的薯片。   

       

    此时,他身上余款960美元。   

       

    拿到钱的第三天——严佑补终于从兴奋的状态稍微冷静了下来。大病一场之后,似乎把他前两天的热情都烧光了。他终于想起了一直被自己忘记的绿洲。揣着VR眼镜,严佑补又在大清早地跑去隔壁老王那儿蹭网了,开始了一天快乐的网瘾生活。   

       

    -   

       

    //线上   

       

    这次夜王登陆的时候,绿洲正逢日出。   

       

    壮观的蓝色恒星从冰冻蓝莓号的缓缓一侧跃出,早上八点,夜王走出上回下线的午夜酒吧,整个冰冻蓝莓号空荡荡的,宛如一个荒废的浮岛,只有清洁机器人在勤勤恳恳地打扫街道。   

       

    夜王走去魔法充能站,给身上的飞行披风续能一个月,终于解放了自己双腿。没办法,富人才买断,穷人都是十块钱十块钱的充值。   

       

    在前往充能站的路上,夜王打开从他上线起就响个不停的私信。不出所料,在完成任务后,8424一直在试图联系他,但由于他压根没上线,视频自然是打不通的。在吃了个无声的闭门羹后,8424便开始了每日私信轰炸。夜王一条条浏览,由于私信是按时间倒序的,他产生了一种8424的情绪正逐渐平静的错觉。   

       

    [8424]:*****你让我找到你就死定了你个****!!!!我肯定卸下你的羊头!!!!   

    [8424]:我***!你***把钱给我啊!!不然我****!!   

    [8424]:电话打不通,人也不在线,说好的一千万呢?!!不是给我玩黑吃黑这一套吧??   

    [8424]:嗨羊头哥,任务我完成了,猪我也搬完了,钱请打给我,靴靴~   

       

    最新一条消息是两小时前的。夜王摸了摸自己的羊头骨,庆幸他如今尚未头脑分家。   

       

    钱自然是没有的,出于多年黑心中介的职业素养,夜王随手回了8424的私聊:钱已经打给了血魔,说好你们五五开,怎么,没收到吗?言毕,他在句子末尾加上一个疑惑的系统表情,充分表达了自己充满诚意的无辜和迷茫。   

       

    至于8424相不相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但估计,这样子也够8424和血魔狗咬狗一段时间。夜王感到无比快乐,作为一个黑心中介,他黑吃黑还少吗,嫖到就是赚到,多活的每一天都是上帝的恩赐啊!   

       

    -   

       

    在绿洲闲来无事时,夜王喜欢疯狂刷新招募板,这大概是所有中介不约而同养成的手头习惯。   

       

    这些年来,由于他刷新招募板的次数太多,他用来玩游戏的那双感应手套,食指已经光荣地被磨破了一个洞,所以现在他习惯用中指点界面。   

       

    这日,夜王坐在魔女咖啡厅,又成功用羊头骨的神秘造型和中指点面板的诡异动作吓跑了坐在窗边的两个豆芽玩家。他听着两个豆芽嘟囔着“这人看上去好狠,溜了”快速走远,施施然地在这个观景最好的位置坐下,从裤兜掏出自带的苹果啃了起来。   

       

    咖啡厅柔和的背景音乐和朦胧的光线让他昏昏欲睡,夜王无所事事地刷新着招募,由于绿洲玩家基数极大,每次刷新都有数不清的新招募如同潮水一般涌来。他作为一个中介,就是要抢占先机,过滤信息,他和猪肉王子黑先生,就是在招募板上认识的。   

       

    忽略招募上永恒的腥风血雨仇杀骂战,绿洲今天依旧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大事发生。   

       

    穷极无聊之时,夜王看见了一个寻找体验恐怖电影陪同者的招募。在绿洲里,这样的招募并不少,许多人想要在VR游戏里体验浸入式的恐怖故事,然而又没有足够的胆量,就花钱找几个胆大包天的冤大头和自己一起进电影里去。夜王用手指敲着羊骨头,这个贴子一看就是新手发的,连分类都没有细选,也没有任何详细情况说明,很快就会被刷下去的。   

       

    一般来说,这种招募给的钱都不会太多,无聊至极的夜王开始数零,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卧槽!!!!五百万!!夜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秒速点了接受招募。   

       

    在这一刻,什么惊悚恐怖电影,什么浸入式切身体验,在他眼中都如浮云一般略过,他眼中只剩下这金光闪闪的五百万,如同天堂之门在对他吹响号角。   

       

    在他接了招募之后,夜王颇为忐忑地在招募下方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他估计这个发招募的大佬是个富豪豆芽,刚接触游戏不久的那种,正好可以勾搭一番,成为长期客源——他是个实在人,最喜欢和有钱人当朋友了。   

       

    两分钟后,“叮”的一声响起,系统提示夜王的账户到账五百万金。   

       

    夜王:“……???”   

       

    言语难以形容此刻他内心的震惊。夜王在绿洲偷摸拐骗如此之久,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哪怕是豆芽不懂行情,也不至于完全信任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玩家。这是一个局,还是从天而降的机遇?这个机会,到底属不属于自己?   

       

    在这时,他内心疯狂挣扎,非常想卷钱跑路。然而天使恶魔打了两分钟架之后,夜王把他俩都一巴掌拍死了:他看见了这五百万后面蕴藏的无限商机。于是夜王在招募下问了对方见面的地点,片刻后,他收到一个陌生人的私信。   

       

    [艾特罗]:伊修加德,忘忧骑士亭见。   

       

    这人的头像还有点像古早剑三玩家,夜王顺手点了申请好友,而这一次,他的雇主艾特罗却没有秒回,而是过了很久才接受,似乎有点不太乐意的样子。   

       

    被魔法披风提着飞往伊修加德的路上,夜王对这个神秘莫测的雇主的形象做出了一百种猜测,他推开忘忧骑士亭的木门,找了个角落坐下,开始观察四周的人,看谁比较符合自己的想象。   

       

    吧台上的歌手在低声吟唱,声音哀愁婉转,一曲终了,夜王仍然没有找到艾特罗在哪儿。是那边穿得像个龙骑的傻帽吗?似乎不太像,还是另一边角落里那个女孩子?   

       

    直到吧台上的歌手款款走了下来,在他面前站定时,夜王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短裙大美人,忘忧骑士亭灯光昏暗,对方性感的着装半遮半掩,反而比不穿更刺激,他迅速感觉到理智蒸发。如果绿洲有流鼻血判定,夜王应该可以体验一把失血过多上救护车。   

       

    此刻,夜王在心里悄悄地给艾特罗加了一个备注:局部真理。   

       

    钱钟书在《围城》里,称那位衣着暴露的S小姐为“局部真理”,因为真理是赤裸裸的,又由于她并非一丝不挂,所以便是局部的真理。   

       

    “你好,我是艾特罗。”歌手淡淡问道,“请问你是夜王吗?”   

       

    艾特罗在台上唱歌时,夜王已经意识到他是一位男生,不过因为那张刺激的脸隐藏在黑暗里,倒不如此刻的反差强烈。这不过是一组数据,捏脸数据!线下可能是三十八岁抠脚肥宅坐在地下室里偷吃别人的薯片——夜王转念一想,那不就是我的室友吗,转而把自己恶心到了,情绪逐渐平稳。   

       

    他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以这辈子最有礼貌的语气回答:“是我。请坐,仙女姐姐——”他瞄了一眼艾特罗的裙子,非常想伸手摸一摸底下,再次确认是否是一位女装大佬。   

       

    有的人,就是能在出现的第一刻,就让你产生一种感觉:咱俩不是一个画风的,宛如悲伤蛙和奥黛丽赫本同框。艾特罗身上,有一种不明显的忧郁感,这让他显得像是一个世外高人,就是武林小说里躲在后山竹林练了十年剑的那种高手。   

       

    夜王非常忧郁地想,其实我也很忧郁,但是咱俩的忧郁不是同一级别的忧郁。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只有在最基本的生理和安全上的需求得到满足时,才会去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情感和归属、尊重乃至于自我实现。这就是差距,你还在烦恼晚饭吃不饱的时候,人家已经在担心创造不了社会价值。   

       

    夜王领着艾特罗离开忘忧骑士亭,路上和他聊了两句,倒是觉得人是出乎意料的好相处。他毕竟是险恶的社会人,问话全是陷阱,三言两语,便把艾特罗的来龙去脉套了个干净。   

       

    据艾特罗自己说,他对于一般惊悚类的恐怖片虽然有点怕,但整体感觉倒是还好。反而有些哲学片子实在是过于精神污染,让他十分难受,但恰好最近在收集什么什么成就,必须要体验完这些个片子——夜王没认真听,反正在他这个粗线条直男思维看来,什么理由归根到底不都是胆小嘛,胆小又不是罪,他也胆小,他至今电锯惊魂都没看完呢。   

       

    两人说话如同文科生和理科生交流,鸡同鸭讲聊了五分钟哲学和历史,艾特罗明智地闭上了嘴巴。   

       

    原来,艾特罗玩绿洲也有不短的时间了,不过一直都是独行侠,压根不使用招募板,也不知道市价,所以才会闹出五百万的乌龙。夜王闻言,便拍着胸口,大力保证道:“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我就好!绿洲金牌中介人,口碑有保证!”   

       

    口碑当然有保证,上招募看看仇杀那一栏,写着夜王名字的有多少就知道了。常驻在冰冻蓝莓号的人,谁没有一两个仇家呢?   

       

    艾特罗将信将疑地点点头,在谈话之间,两人已经飞到了距离最近的电影体验馆。夜王去买票口排队,队伍轮到他了,正准备掏钱时,夜王余光瞥见黑先生正大摇大摆地从体验馆的出口离场,路人纷纷投以忌惮的目光,都在怀疑恐怖电影里面的角色逃窜出剧院。   

       

    “猪肉王子!”夜王十分友好地同金主打招呼,黑先生听见他的声音,便转过身来,朝夜王挥了挥手中的斧头。斧头上的血珠飞溅至隔壁情侣的脸上,吓得他们脸都绿了。   

       

    “你也来看电影?”夜王问道,心想金主倒是有闲情逸致。   

       

    闻言,黑先生面具下的红色眼珠子转了转,沉声回答道:“看《养殖场日记》。”   

       

    当真是好学乐学的好榜样,连养猪都要看4D电影,看来这位金主打算自己养猪杀猪炖猪肉一条龙了,心思活络的夜王便马上道:“那你想建养殖场的时候可以找我帮忙啊!我认识可多这方面的人了!”   

       

    黑先生点点头,又挥了一下斧子表示同意。   

       

    “前面的在搞什么啊?到底买不买票?”后面队伍的人开始议论纷纷,但是碍于黑先生这一身过于硬核的杀人狂魔气质,倒是没人敢说得太大声。夜王连忙道歉,秒速买了票,他还想多唠两句,和金主联络联络感情,便拉着黑先生站到了售票大厅的一边。   

       

    两人扯皮了没几句,艾特罗就找过来了,他等了许久都不见夜王,联想先前人群的骚动,艾特罗担心夜王出了什么事,便循声过来看看。艾特罗一走近,便看见夜王被一个面具男拉着站到了一旁,两人正严肃地说着什么,气氛一触即发,说至激动处面具男还要挥舞着斧子威胁夜王。   

       

    但其实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夜王为了寻找话题,开始随口胡掐,“上次的猪不错吧!听了几天肖邦,质量是不是特别好?”   

       

    “那个送猪的白发女人说,她去的时候在听双截棍。”黑先生回答,夜王从他冷冷的语气中,似乎听出了极大的不满。   

       

    血魔那个老妖怪在瞎几把造什么谣,那些倒了血霉的农场主难道是周杰伦的粉?夜王内心骂街,面上仍在试图用羊骨头摆出和善笑容。   

       

    不过黑先生倒是没有再追究,话锋一转,道:“夜王,帮忙找个人。”   

       

    钱来了!夜王精神一振,转而把猪和双截棍抛在脑后,问道:“什么人?有什么线索没有?”   

       

    “我刚在外面停车时,有个人偷偷摸摸,想偷我的坐骑。”黑先生道,“被我抓住了,还……咳,耍滑头逃走了。”   

       

    ——被掐了乳头还要被嘲讽“哇你乳头好硬”,最可恶的是在错愕分神之时,对方如一阵风一般溜走,走得无影无踪,这种事情黑先生是绝对都不会说出来的。   

       

    因为这件事,让他之后在电影院里看《养殖场日记》都觉得索然无味,回想到这里,黑先生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杀气,夜王觉得,现在黑先生像是一个真实的杀人魔了。   

       

    “好——”夜王应声道,虽然他察觉到此事背后另有隐情,但寻仇的理由,在这游戏里多了去了,因为后院一棵白菜而挂仇杀的人都有,他也没多问。   

       

    “是一个绿头发的男人。没穿衣服,脸上有个熊爪纹身。”黑先生用斧子比划了一下夜王的脖子,“找到他,把他带过来。我要亲自解决。”   

       

    -   

       

    艾特罗在不远处望着夜王和黑先生谈话,为自己新交的这个朋友感觉到忧心忡忡,直至看见黑先生的斧子往夜王脖子上架,他终于忍无可忍,冲了出去。   

       

    “请你放尊重点,先生。”艾特罗用长刀架住黑先生的斧头,拦在了夜王面前。   

       

    艾特罗忽然冲出来,让夜王满头雾水,但他很快意识到,艾特罗应该是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道:“艾特罗,这位是我的朋友,黑先生——没事的,我们刚在闹着玩呢。”这位刚认识没几个小时的大美人竟然为自己出头,夜王简直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感动!   

       

    闻言,艾特罗便收起长刀,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显然,他认为夜王是受人逼迫才这么说的,不太相信他的话,仍然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夜王身前。夜王安抚完艾特罗,又望向黑先生,生怕这尊杀神生气。   

       

    但奇妙的是,即使刚刚被人当成反派对待,黑先生此刻却没有多大的怒气,夜王惊恐地发现,即使隔着面具都能看出,黑先生的表情甚至有点如沐春风——   

       

    “你是夜王的朋友吗?”黑先生温柔地问道,“叫艾特罗?”   

       

    艾特罗仍有些警惕,但察觉到黑先生并无恶意,于是望着他回答道:“是的。”   

       

    黑先生又转向夜王,道:“夜王,你和艾特罗来这儿看电影?”   

       

    “是啊,艾特罗想体验好几部恐怖片。”夜王回答道,心想黑先生怎么忽然这么热心,简直好像换了个人一样,让他觉得怪恐怖的。电光火石之间,他忽然福至心灵,懂了。   

       

    “哎,天啊,刚刚有个朋友来电话,说他半身不遂急需救护车,我现在要先跑一趟死亡火焰谷。”夜王把刚买的两张票塞进了黑先生的手里,“对不起,艾特罗,我可能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论起看恐怖片,黑先生比我更在行,先让他陪你看几部可以吗?”   

       

    夜王的神色焦虑,仿佛真的有个朋友躺在岩浆里奄奄一息急需拯救,见状,艾特罗迟疑着点点头。黑先生脱下面具,露出一张清爽的俊脸来,在夜王刚刚和艾特罗说话时,他悄悄换掉了身上的杀人狂血迹皮肤,现在显得无害多了。   

       

    “Shall we?”黑先生绅士地伸出胳膊,艾特罗侧着头,打量了他一阵子,最终似乎是被黑先生的新造型说服了,挽着他的手走进了电影院。   

       

    夜王躲在柱子后面看着他俩走了进去,片刻后账户提醒,黑先生给您转账一百万金,夜王原地一蹦,跳得老高了,哼着歌走出去。算上艾特罗先前给的钱,啥都不用干,光赚六百万,他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折服。   

       

    估计短时间内,黑先生也不会想起那个偷电动车的绿毛男子,夜王随手在招募上挂了个找人的消息,也不急,快乐地被披风提着飞走了。   

      

     

    火凤尊 10
  • 头号#LOG1
    火凤尊 3
  • 55555555555
    黎明 5
  • 春晚!
    黎明 4
  • 嚯!
    圣啖老人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