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所有作品
  • 【嫦娥】
    李有心魔 6
  • 换个新头像
    李有心魔 3
  • 九号博弈01·李选x希尔达
    李有心魔 13
  • 九号log#01
    李有心魔 6
  • 李选
    李有心魔 13
  • 人设
    李有心魔 7
  • 西瓜春晚
    李有心魔 3
  • 头号log1
    李有心魔 5
  • 头号01-血魔&8424

     

    进度在所有小组人员相关文之前,最近应该是这个: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2982/ 

    有缘再修文。     

       

     

    -只要还有一个人认同,人类就能互相扶持着在泥潭一样的现实里生存。   

       

    2045年的世界,“英国”“美国”或者“亚洲”,这些都已经沦为一个个自欺欺人的概念,面对分崩离析的大洋版图和高度恶化的生存环境,束手无策且日渐绝望的灵长类决定在地球仅存不多的pure land上抓紧时间快乐。   

    毕竟人类这种生物,生来就擅长没事找事,自我满足,自我麻痹的。   

       

    当然,包括我。   

       

         

    -   

         

       

    一束距地约1.5亿km的炙热光线自北半球而来,透过劣质的伸缩窗,在狭小的板房里缓慢穿行,整间屋子只有偶尔驶过一两辆车会带来些许震动,其他时间死寂一片。   

    突然,看似无人的被褥下居然剧烈抽搐起来,眼见灰色条纹的被沿上下浮动一番后,探出了一只淡金色的脑袋,脑袋的主人小声呻吟着,暴躁的扯掉在头上固定了一晚上的游戏眼镜——就算这游戏会人性化的自动关闭,可总没人为你的身体自动“下机”。   

    她昨天游戏还没连接上就率先睡着了,眼睛被器械压的好痛。   

    真该死!   

    Wink用力揉了一会儿,感觉舒服多了,才从床上站起来,手长脚长的晃到洗面台前。   

    镜子里,一个浅色短发,浅色皮肤,浅蓝色眼睛的帅气女性正伸着懒腰,她背心肩带跨下肩膀,内裤也不自然的卷起一个边,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   

    Wink觉得今天脑袋很沉,但人意识还是清醒的,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可身体却很难给出准确的反应。   

    这也难怪,最近为了忙新歌的事情,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好好睡觉了,而糟糕的是,这次的更新计划从选曲开始就一直不顺利,她和她做后期的搭档已经急的毛焦火辣,几次意见不合直接大打出手。   

         

       

    Wink是一名小有名气的翻唱歌手,她在网路上,以深色皮肤、红色瞳孔和白色大波浪的性感修女造型示人,配上中性魅惑的声线,用一首女高音英文翻唱曲《blood》走入大家的视野,又以各类相似曲风的中英日曲翻唱保持每月更新,从而获得人气和打赏。   

    人是靠在人群中寻找到的认同感才活到现在的。   

    想快速且廉价的获得认同,就去唱别人的歌,世界上那么多歌,怕是到死都唱不完,而且也会有很多人因为喜欢原曲而来关注你。   

    所以Wink一开始的翻唱历程可谓是意料之中的顺风顺水,这一年下来也有了一定的粉丝群体,他们都很喜欢Wink,甚至是在知道她现实里是这样一个中性造型后,表示更爱她了。   

    生活理应是在逐渐变好才对。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Wink的被子下面传来,把一边刷牙一边靠着墙睡着了的Wink吓得原地起跳。   

    那是她给后期搭档设置的专用铃声,这人有个“毛病”,如果你不第一时间接他电话,那么在一分四十八秒的来电铃声响完之后,你回播多少个电话,他都不会接的。   

    对此他给的理由是:既然是合作关系就要拿出合作态度。   

    虽然有些强人锁男,但Wink觉得这其实是个好习惯,效率很是提高了一些。   

       

    “嘿Gawain!起得挺早——”   

    “你昨晚给的两条干音勉强能用。”听筒对面传来干巴巴的男音,打断了Wink准备好的寒暄,“我把这些和之前挑选的片段合了一下,录音这块总算是完成了。”   

    “哇哦,你简直神速。”   

    “说实话,我昨晚接到你的音频后就没睡。”   

    “……”   

    “二十分钟后到我这边来。”   

    “听着,我现在很感动,所以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一———”   

    Gawain毫不留情地挂断电话。   

    “……次,靠!绝了!”Wink气的把手机扔开,又倒回床上。   

    二十分钟不长,Wink敢不现在就出门是因为她和Gawain家离得很近,都是那种随意乱搭乱盖的板房楼,中间只隔了一栋,就像Wink住C栋601,Gawain住A栋503这个节奏。   

    楼和楼之间挂满揽绳,有人用来晾晒衣物,胆子大的人像Wink这种就用来“赶时间”。   

    在还有六分钟的时候,Wink站起来随便找了条短裤穿上,夹着拖鞋走到窗边,找出一根特制的“晾衣架”扣到了缆绳上。   

    风从身上刮过的时候Wink一直担心脚上的绿底傻叼香肠嘴拖鞋会不会突然失足落下造成高空坠物刑事事故,一边忽然觉得,头好像有点晕。   

         

    Wink从窗户进了Gawain家之后,对方并没有直接开始和她谈新曲的进度,而是疯狂“赞美”了一波她的搞事能力。   

    “到现在我都非常后悔松口让你去翻周杰伦的歌,我心想以你的路线,你自己心里也有B数的,所以我以为就是个夜的第七章,以父之名,迷迭香之类的吧?十二月的萧邦碟里哪首歌不好,你非选个什么……我的地盘?!5402年了!!放过我们这些老实的后期er吧!做个善良的人不好吗?!”   

    “……我最后不是没唱这首嘛。”   

    “你觉得本草纲目有差?!”   

         

    “……我不想和你吵架,Gawain。”Wink烦躁的拨弄着头发,坐到单人沙发上,“但我想事已至此我想跟你说句实话,你别打断我,听我说完。”   

    “最开始做翻唱,是觉得自己声音还算特别,也有几首想唱的歌,加上想被人认可,那段时间你也是知道的,生活上的变故我过得很压抑,我变得没办法鼓励、认可、正视自己,所以就这样一半爱好一半做梦的就这么开始了。”   

    “还自暴自弃的想着,如果这次不成功,我就找个良辰美景,投河自尽算了。”   

    “你是不是想说'那挺好的,你现在也做到了,还想怎样?'”   

    “可一年过去了……每个人都喊我那个唱blood的人,blood小姐姐,是,是很不错,我那首歌确实很优秀,但之后呢?它已经成为一个无法定性的标签黏在我身上,你难道就不觉得人不能一辈子做翻唱歌手吗?或者标签侠?”   

    “每天每月做一样类型的东西,但都不是自己的东西,甚至只是为了维持一个形象而去刻意塑造的一个翻唱歌单,这样的即使得了到掌声和认可又怎样?”   

    “我觉得那些是假的,假的啊!”   

    “积累的越多,带给我的快乐就越少,负担就越大,我感觉他们在赞美一个空壳。”   

    “我不懂。”Gawain实在忍不住打断道:“这并不能为你'恶意'翻唱我的地盘开脱!”   

    “……我觉得好累,Gawain,和你说话更累。”Wink烦躁的揪起自己的头发,“你还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我是真的唱不下去了。”   

         

    “这首发了就先让我冷静几个月吧。”   

         

    说完她起身就往窗边走,可突然一股重力拧在她的头顶让她一阵头疼,甚至恶心想吐。   

         

    “Wink,有些话我也想和你说明白。”Gawain看着Wink的背影,脸上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非常粗暴。   

    “你自我意识过剩了吧?”   

    “你社交软件粉丝也就7000擦边,没人真的把你当饭吃天天盯着的,你压力也不会大成这样吧?说白了你这些理由在我看来只是你不想努力了的借口。”   

    他见Wink没有反应,于是继续道:“这么说吧,你绿洲角色就是照自己虚拟形象捏的吧?”   

         

    “有人认出来过你是谁吗?”   

         

    后来…   

    后来Wink只记得,她被呛的意识模糊,扶着疼痛欲裂的脑袋,跌跌撞撞下了五楼。   

    然后因为不在状态,就在自家楼下被车撞飞进了花坛里。   

         

    哦抱歉,记错了。   

    2045年穷人街道路边哪里有花花草草。   

    不过是钢筋混凝土,工业垃圾罢了。   

         

    水泥板块中松散突出的、黑色细跟尖锐铁棍,正面,斜插进了她的颈部肌肉里。   

    她感觉自己的血像下雨一样,倒灌着,淹没了她的脸。   

    意识涣散之前,她还在想,真好,她能“如愿以偿”的给自己放假了。   

       

         

    -一个月后,绿洲,蓝莓冰冻号-   

         

    以前是因为忙于录歌,她自创建号以来,还没怎么上过游戏。   

    现在伤好的七七八八了,又不用做事,她终于有时间游戏人生了。   

    很奇怪,在她停止录歌工作专心休息之后,玩游戏头晕的症状就消失了。   

    当然,她没有更换自己的游戏形象,在经历了那场吵架后,她还是决定用这么个模子。   

    绿洲于Wink来说,就是一个大型的角色扮演游戏,她从不打算承认自己线下究竟是谁,同理,也不承认线上的Blood就是她自己。   

    她游戏吸纳能力很快,毕竟以前也是很爱玩的,一个星期足够她学会很多东西。   

    她摇晃着手里的扑克鸡鸡尾酒,红心皇后,心思昭然若揭——欢迎任何勾搭。   

    她就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如Gawain所说,她其实真的自我意识过剩,其实Blood根本没那么多人认识。   

    而就在她低头看酒,再抬头的几秒间,一个浑身带电的粉蓝双马尾朝自己大步走来,期间有人挡路,她就电他!因此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这脸和发色,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她就看着“雷电法王”“披荆斩棘”的接近自己,而自己就是手持玫瑰的女王,直到她看清这个人形雷丘脸上的表情和她提溜自己衣领之前,Wink都自以为是的觉得对方也许是来示爱的。   

         

    “狗日的!臭不要脸的盗图狗!”   

         

    Wink:………?   

         

    见白色卷发的女人露出困惑的表情,西瓜更是气的火不打一处来!可是面对这张脸……即使是数据,她也真的真的下不来手!   

    最后她只能一把电电爆了泡在酒水里的扑克鸡泄愤,然后大声对着Wink吼叫道——   

         

    “这是我给Wink画的角色形象!你凭什么用?!你哪弄来的数据?!”   

    “我不知道她玩不玩游戏!至少她没主动说过!”   

    “这些都不是你用这个造型的理由!”   

    “所以我警告你!识相的现在就去换层皮来!否则我电到你退游!!”   

         

    居然是她。   

    笑容像偷偷绽放的蔷薇花一样爬上Wink…不对,现在是Blood的嘴角。   

         

    -也许这世界上可能再也不会有谁记得Blood了。   

    -但只有她绝不会忘。   

         

    Blood形象的画师,姬玄清。   

    事情又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Blood想,也许真的是时候给自己放松一下了,角色扮演,保证在行。   

         

    于是Blood故作困扰的歪了歪头,空气卷的白发搔的西瓜面门发痒狂打喷嚏。   

    “他妈的我问你话呢!你哑巴还是聋子?别怪我欺负残疾人啊!”   

    “啊,没什么,我刚就是在想怎么回答你的问题。”Blood脸上随时都挂着妩媚的笑容,“现在我想到啦。”   

    “什么?!”   

    “形象我是从设计素材网站看到的~觉得挺漂亮就用了~”   

    “这是付费稿件!!你没有使用权!!”   

    “So?”   

    Blood伸手压下一直提着自己领口的、西瓜的双臂,间接的凑近了对方,嘲弄的笑容就快要贴到对方脸上。   

    “Eat me?”   

         

         

       

      -TBC-   

      

     

    头号01-血魔&8424
    李有心魔 5
  • !!
    李有心魔 0
  • 好看
    李有心魔 0
  • 超级
    李有心魔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