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9030

待て、しかして希望せよ。 (*´∀`)~♥

  • <B7>艾米莉·沃伦怀德
    三轮柠檬草 6
  • 糖老师家的log
    三轮柠檬草 3
  • 小刘log
    三轮柠檬草 6
  • log2
    三轮柠檬草 7
  • The blue badge

    o威尔:我好像没订过这个吧唧【亲妈:是我订的  

    o关联剧情http://elfartworld.com/works/177112/  

    o自我发挥的部分有点多…感谢与我互动的各位><!

    o字数4670  

       

       

       

      

      

    #  

    “小刘啊……”  

    “什么事学姐?”  

    “你有没有被人推销过入浴剂?”  

    刘家锐停下了翻字典的手:“莫非学姐说的是那个,黑洞入浴剂?”  

    “对对没错!你也知道的话那就好办了。”威尔啪的一声合上手里的魔法史课本,摘了眼镜,低着头揉了揉眉间,“所以,你应该认识一个叫布莱恩·菲尔德的人吧?”刘家锐点点头:“我确实知道他……”“你觉得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威尔罕见的没等刘家锐说完便插话道。格兰芬多少年打量着学姐的表情,斟酌道:“我们也就交易时候的一面之缘,感觉是个不走寻常路的鹰院的后辈?人还挺有意思的。”就和学姐一样,他在心里悄悄补充。  

    “是嘛,是这样啊……”“他,他怎么了吗?”“啊?嗯?没什么?”  

    威尔的音调不自然地提高,手上来来回回掰着她那副眼镜的腿:“啊对了,那个入浴剂,你用过了嘛?“显然是想要转移重点,小刘把学姐不寻常的慌乱尽收眼底,但只是顺着她的节奏答道:“还没有。”威尔稍稍凑近刘家锐,压低声音:“有多的吗…能不能给我一瓶?”“呃,嗯…当然没问题不过……学姐也对这个有兴趣吗?”小刘歪头。“兴趣算不上吧,咳,是为了全方面的正确的评估!”“评估?”“嗯,对,评估!”  

    “那…学姐你看这个。”小刘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展开摊平在威尔面前。“入浴剂我放在宿舍没带在身上……要是很急的话今天中午应该就可以找他本人买到的,我想。”  

    他给威尔看的是张广告纸,顶上用花体大字写着:“刺激新奇的入浴体验,让黑洞为你清理一新!”,中间是一个奇怪男人在泡澡的动态照片,底下付着几张漩涡图案的贴纸。虽然审美品味叫人不敢恭维,但不得不说非常抓眼,而且看起来做得相当用心。  

    一向行动力过人的威尔此时却显得有些犹豫,小刘诧异地发现她的眉头微微抽动:“这个,我可能抽不出时间去……”  

    “啊……那就没办法了呢。”他展开一个理解的微笑,“那我回头拿过来。”  

    “没问题。谢谢你——这真是再好不过了”他的学姐站起身,疲惫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一些。  

       

      

      

    #  

    这些日子威尔的学校生活产生了些微小又巨大的变化。说它微小,是因为它只是为威尔的衣装增添了一个新的蓝色徽章,说它巨大,是因为伴随这个徽章而来的,许多威尔自己都没有预见到的严肃的烦恼。这个变化显然会成为新的常态。而威尔霍克仍在努力的适应当中。  

      

    举一个例子,就从她那天晚上巡逻时发生的事情说起吧。那天威尔第一次遇到一个违反宵禁的学生。这个拉文克劳低年级男生在通向画像的楼梯边鬼鬼祟祟探头探脑,不幸在跑回去的途中被快要结束巡逻回到拉文克劳休息室的威尔逮个正着。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霍克小姐!我只是把课本忘在教室回去拿了一趟……”金发少年可怜巴巴的说,“即使下了课,我依然想要继续学习!要是没有书本,这个夜晚就将白白浪费……学习对我来说比一切都重要!”他声情并茂地诉说。威尔听着他的辩解,注意力却被其他东西吸引过去。她抽抽鼻子,感觉闻到了什么熟悉的气味,又瞅见他衣角黏上的一片羽毛……她感到一阵违和,却没有说出口,转而问道:“现在距离开始宵禁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你没有联系级长帮助你吗?”  

    “呃,我,我一时着急!就冲了出来……”金发少年挠挠头,显得很困扰的样子,“求求你了霍克小姐,就饶过我这一次吧——真的很对不起!”  

    他低下头,紧皱眉头双手合十。那样子实在太过可怜,让威尔不由自主点了头:“好吧,但你现在必须回宿舍。”“没问题学姐!”少年爽快。  

    “对了学姐!你对入浴剂有没有兴趣?”危机解除后,少年像是很快就转换了心情。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瓶子:“这是我最近研究的黑洞入浴剂……很有意思的噢!一定能给您带来全新的入浴体验,在级长浴室用的话一定会有更好的效果!”  

    他滔滔不绝地竟是对着威尔推销起来。刚才的违和感又一次浮现,威尔放慢脚步再次重新从脚到头打量了一番这个奇怪的少年——她的视线停留在少年脸上。他的五官并不突出,眉头一展,笑得灿烂,却好像面具一般带在脸上。  

    威尔想起来了,不久前,她在希尔达·库珀的脸上也看到过同样的,面具般的笑容。在宿舍五个人的齐齐追问下,她还得知了教给她这副面孔的人的名字。  

    “布莱恩·菲尔德?”  

    “咦?学姐你认识我?”金发少年表情一滞,堪堪维持在面上没有崩溃。  

    “对不起,菲尔德同学,我得撤回我前面所说的话。”威尔突然正色,“你违反有关宵禁纪律的行为,我还是得进行扣分,非常抱歉。”  

      

      

      

    #  

    “他不是去拿书的,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威尔说着,挨个儿戳破浴池里身周那些大个的泡泡,“那是猫头鹰的气味,还有羽毛也是证据。我想他大约是去了猫头鹰鹏。”  

    “那他为什么要说谎?”  

    “就是这个,我不明白为什么,克莉斯……”威尔叹气,吹起她面前的黑色的肥皂泡,轻飘飘升空,弹跳,破裂,“我理解人总有隐瞒,但就算我说要扣分,他都不肯告诉我真话……”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了。”克莉斯·克里斯提尼随意附和着。她用手掬起一捧浴池的水。在入浴剂的作用下,它们呈现出黑色,又时不时反出紫色的光。尽管没有任何力量驱动它,这些水却像黑洞一样,缓慢的绕中心顺时针旋转着。她张开十指,水从指缝间流回浴池,汇入一个更巨大的漩涡。  

    “若他真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难处?我是不是应该放过他……”威尔的心思显然不在入浴剂奇怪的效果上,她满脑子都是自己改变主意以后,布莱恩脸上的表情。被戳穿的他依然笑着,尽管那面具已经歪歪扭扭如一张打湿了的纸片。威尔在感到被轻视,被不信任之余,还存有一些放心不下。他为何如此逞强呢?一天里她尽力调查了有关布莱恩·菲尔德的事,但收获甚微,结果陷入思考尽头一人独自纠结的状态。  

    “有违规行为就算事出有因也要扣分,如果是明知故犯,罪加一等。”克莉斯淡淡陈述道,“至于他有什么隐情,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就不应当后悔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嗯……”威尔明白,克莉斯说得完全正确。但自己与她的区别在于,克莉斯能将这些说出口并干脆地执行,而自己却介于感性和理性之间摇摆不停。或许这就是克莉斯能在五年级就被选上级长并在六年级依然连任的原因吧,她想。  

    “我觉得学姐做得没什么错。他也可以好好学习,把扣的分再赚回来。”克莉斯从黑色的水中站起身来,带起一圈黑雾笼罩着她光洁的皮肤,让人看不清楚,“四年级能做出这样的东西,头脑总还不是坏的。虽然清洁效果有待商榷,但这些特殊效果挺有新意。”  

    “哇,还有这种彩蛋。”威尔看着克莉斯带着黑雾的背影,对池边她从刘家锐那里拿来的小瓶子刮目相看。她拧开瓶盖用鼻子嗅了嗅:“用的是什么呢?这个味道…”  

    “学姐鼻子很灵吗?”  

    “自认为还算灵吧,豆荚,无花果……”威尔脑中还闪过好几个草药的名字,“啊对了!谢谢你啦,前辈!”她没忘了转头朝穿戴中的克莉斯道谢,对方仍未扣好的单薄衬衣上,蓝色的徽章闪闪发光。  

    “别,别开玩笑,霍克学姐。”克莉斯回头,脸上的绯红不知是来自热浴还是威尔的话语。  

    “不是玩笑~真的给了我很好的建议嘛。”威尔笑眯眯趴到池边,“喊我威尔就好了。”  

    “那,不用谢,威尔。”  

    嗯嗯。她满意的点点头。  

       

    “欸,克莉斯……”  

    “怎么了?”  

    “你,的胸,是不是变大了。”  

    “……”  

    克莉斯迟疑地低下头看看。  

    “可能吧?”  

    “果然!我之前就觉得,你的那件设计很特别的衬衣好像没有以前合身了——原来问题出在胸围吗!需不需要改改?让我帮你改改吧!”  

    “呃……”  

      

      

    #  

      

    “真的拜托了!!就放过我们家布莱恩这一次好不好!以后我会监督他的!!”莱安·卡尔紧皱眉头双手合十,姿势与那天布莱恩的如出一辙。  

    那天下午她接受来自莱安的晨跑邀请。在人数不多的拉文克劳七年级中,她奇迹般得与这位同为新任级长的先生并不太熟。此次正是与他增进关系的好机会,而且,威尔想,还可以就布莱恩的事与他商量一下。只是没想到,对方先行出招,愣是给她来了个措手不及。  

    “嗯,嗯??莱安同学,别这样——我,我……”威尔本想说的话都忘了个七七八八。而莱安进一步得举动更是让她支支吾吾,实在说不下去了:高个子男生在她面前微微半蹲下来,视线从下往上,用大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不行吗……?”威尔仿佛看见他的耳朵耷拉下来。“不行……”“小威尔你就帮帮忙嘛!”“呃……”  

    “我作为室友和他相处,觉得他真的是非常好的一个人!”莱安见请求似乎不奏效,突然站直了逼近,似乎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有魄力,“虽然可能有点喜欢搞恶作剧插科打诨开玩笑……呃,不我的意思是,他绝不是一个坏人!违反宵禁也一定不是做坏事!”  

    “我,我知道他不是坏人——”威尔快哭了。  

    “那就放过他这一次吧!他真的很愧疚……”“是吗……?”愧疚?那个布莱恩吗?这句话唤醒了威尔的疑惑。至少这两天来她从未再次见到这位“假面的金发少年”。他似乎是避开了自己,靠着他的演技说服了这个好心的同寝学长。  

    “布莱恩有说他是为什么违反宵禁吗?”“他说他只是去拿遗忘的教科书而已。”“啊,这样吗。”那恐怕他对莱安也没有说真话,威尔困扰地按按太阳穴。  

    “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这次就算了吧。需要我帮你什么,一切尽管说!”  

    莱安单眼轻眨,他的笑脸就不如布莱恩那样脆弱易碎,而威尔向来无法抵抗真诚和好意的劝诱。好心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用诚恳敲击着威尔的理性,让她的脑中再次乱作一团。  

    “抱歉…让我考虑一下……”“噢,好的。没问题。”莱安感觉到了希望,整个人都精神了一倍,“那我期待着你的决定!”  

       

    “唉……期待吗……”威尔站在原地看着莱安的背影消失在宿舍阁楼。半晌,默默把胸前的蓝色小徽章摘了下来。“果然还是闭只眼就过去了?”她对着徽章自言自语道,慢慢感觉运动后的身体开始冷下来。于是一把把徽章揣进兜里,也上楼去换衣服了。  

      

      

      

    #  

    威尔在与刘家锐约定的时间推开图书馆的大门。几天不见她的步伐似乎又沉重了几分,只是一本魔法史课本都似乎要将她压倒在书桌上。但她总是不会爽约,即使是她最讨厌的“魔法史的学习交流会”,也还是她与刘家锐一起的时间。  

    这是她为数不多,一切照旧的,令人安心的时间。  

       

    她坐到刘家锐对面,随意地摊开课本,脑中却丝毫没有关于魔法史的内容。再过几个小时就是与桑切斯院长约定的级长每周汇报的时间。到时候她是说还是不说呢?是相信理智的判断还是感情的包容?她对自己的优柔寡断感到无力。自己既不像莱安那样总能无私为大家付出,也不像克莉斯那样坚定有着自己的原则。院长到底为什么选中了自己呢?  

       

    “小刘啊……”  

    “什么事学姐?”  

    “如果我有天抓到你偷地瓜,然后扣了格莱芬多的分,你会讨厌我吗?”  

    “我会伤心,”  

    威尔心下一沉。  

    “但不会讨厌。反而会更喜欢一些~也说不定。”  

    然后她却听到刘家锐这样说。抬头看,他的眼睛忽闪忽闪。  

    “蓝色的徽章别在胸前,特别适合学姐。”  

       

    “是吗,那太好了。”她笑了,合上了课本,转而从笔记中抽出一张表格,“那我想我有别的更优先的事情要做了。”  

      

      

    #  

    “抱歉,教授!我来晚了!”  

    莱安感觉到背后吹来一阵清风。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威尔·霍克风尘仆仆地快步走进来。  

    “没关系,您还是在预定时间内赶到了。”拉文克劳院长,阿布恩·桑切斯教授抬手看了看表,”大体的汇报莱安同学都已经做了,还有什么额外补充的吗?霍克小姐。”  

    “是的,我有。”威尔交出手里的表格,“有关布莱恩·菲尔德的行为,希望能进行扣分处罚。事件的具体细节我已写在报告书上。”  

    “好的,我会认真过目。”  

       

    “对不起,莱安同学!没能答应你的请求……”两人出了办公室后,威尔抢先道,“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希望你不要记恨我,拜托啦——”她双手合十眉头紧皱,悄悄睁开单边眼睛观察着对面人的反应。  

    “没事没事!这也没办法嘛!小威尔好像有什么烦恼的样子。”莱安食指刮刮脸颊,露出理解的笑容,“能和我说说原因吗?布莱恩他做了什么?”  

    “当然!能得到你的帮助再好不过了!”  

       

    威尔的手伸进口袋,在掏出那个小小的蓝色徽章的同时,摸到到一个熟悉的东西的触感。她把那个椭圆的物件一起拿出来,打开盖子,下午五点的暖色阳光精确地照耀到秒。  

    “好漂亮的怀表!”莱安夸赞。  

    “谢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级长每周汇报是我瞎编的,其实并没有这样的设定……

    *这次写的过程中没有与亲妈进行太多确认,有角色ooc请务必和我说><!  

     

    三轮柠檬草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