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9356

不生了,真的不生了。

  • 海桐
    雾散 0
  • 【B】第一出剧目

    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2290/ 封面是这个

    ***

    >载入

    <在此,由我为您献上一出剧目。>

    角色:昼,夜(知更鸟),麻雀,苍蝇,鱼,甲虫,猫头鹰,白嘴鸦,云雀,红雀,鸽子,鸢,鹪鹩,画眉。

    <舞台之上,鸟语花香,草坪铺满了舞台的地板,碧蓝的天空与刚刚好的阳光,一对姐妹在此玩耍。>

    昼:现在没有谁注视着我们了,我们可以去很远的地方了!

    夜:我认为逃离大人们是不好的,姐姐。我们要在何处留宿?

    昼:放心吧——天黑就会回去了,倒不如说,你看见那只蝴蝶了吗?我们已经追过两片花田里。

    夜:它飞走了,它注定不会为我们停留。

    昼:没关系,你看,阳光多么舒适,悲伤的事物已经不会再缠绕你我。躺下来吧——在这片草地。

    <二人肩并肩的躺了下来,夜的内心如此焦灼不安,她也不知道是为何。>

    夜:昼,我想死。

    昼:为什么啊?和我在一起不舒服吗?

    夜:不知道,但我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昼:唔,想想看啊,夜。看,天空之中麻雀飞过。我有时候会幻想自己拥有翅膀,这样我就可以飞上天空,自由自在的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看任何我想看的风景。

    夜:……那还真好啊。

    昼:你知道知更鸟吗?我觉得那很适合你哦。

    夜:知更鸟?

    昼:是啊,知更鸟, 胸口有一片红色的羽毛,看上去就像是被血染红了似得。

    夜:听起来真不吉利。

    昼:但它很美,很小巧,随遇而安,因而我觉得很适合你。我想与你一同成为鸟儿,这样我们就可以比翼双飞啦!

    夜:……

    <在她嗫嚅嘴唇的时候,帷幕缓缓落下…尔后,又是一出新的剧目上演。>

    <但是,请不要期待,因为谎言终将耗尽,而石头已经裂开。我们终究得上船,去往别的地方。>

      你注视着面前的场景。

      好吧,准确的说是注视着面前的这个建筑。你在电视上已经看见过好几次这个建筑了——法院,虽然破旧却依然难以掩盖其庄严肃穆,其是用来裁决恶者的场所。你不需要它,因为你亲手就可以裁决他们。而此时你正注视着这荒谬的景象,由自己的房间突然转移到这个破败的地方。

      你毫不惊讶,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冷静。此处听不见一声鸟鸣,感受不到一丝生气。甚至,你除了离开,也别无他法。

      “啪沙……沙……哒哒……”衣料摩擦树丛传来的声音使你猛地回头,可是你却看见了一位身高与你相似的女性——即便肉身干枯,衣服变得破破烂烂,却依旧能看出生前的美丽姿态。她那干枯的小麦色长发,随着她踉跄的步伐落下,你想起了在你母亲身上常披的那件褐色披风。事到如今它也染上尘埃,被放置于衣柜的最底部。

      你没有走动,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她一步步靠近你。终于,她伸出手抓住你的肩膀,而你能感受到自己紧绷的身躯像块石头。

      “这个……世界……就交给你了……夜……”

      “……姐姐?”

      是过于思念的幻觉吗,面前的女性和你心心念念的姐姐的样貌有所重叠。那张干枯的脸上……啊……不是的,姐姐她已经……

      幻觉会吞噬愚者,现实终究会为你鸣响警钟。把你从美好的幻觉中撕扯而出。在你察觉到手上已经布满了尘埃的那一刻,地上只剩下那位女性的衣物以及一地尘土。在头部的位置,你看见了一本书。

      只有瞎子才会对其视而不见,你捡起它,在沉默中注视着它,你抚过书温润的质感,翻开它仔细嗅闻,没有墨水却有一股子新鲜纸张的味道。在纸页上,你看见一位与刚才的女性长相相似的图画,但显然是她生前的姿态。你几乎没有太多纠结。仅仅是在一种奇妙的平静之中保持冷静。

      你听见了钟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钟声。

      几乎一瞬间,黑色的森林噪杂了起来,抬头便看见了犹如蝗虫过境般的可怕景象——数不清的鸟儿在你的头顶盘旋,你听见锐利的鸟鸣,那些形态不一的鸟儿扑腾了起来,它们在尖叫,在哭嚎,你没有办法再去辨认那一切。多么痛苦,多么难过。你的耳膜鼓动着几乎要被刺穿。你的心脏在嘎吱作响但你的脸上却依然毫无表情。

      多么痛苦。多么的——

      “小心——!!”你感觉被谁一把抱起,一只乌鸦擦着你的脸飞过,你几乎能感受到它身上的绒毛和坚硬的喙。你惊讶的感觉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对方似乎是比你还要娇小的少女。

      跑了很久,在她开始喘气的时候你才被放下。当你检查你身上是否沾了灰尘时,她开口道:“你没事吧?”

      “没事。”

      “太好了!幸好我来得及时,不然你可能就要GG了~”

      “嗯。”

      “诶,为什么这么冷淡?”

      “没什么好讲的而已。”

      “怎么会呢!你看,你初来乍到,不如我来跟你说一下这个地方吧?”

      少女似乎是自来熟的那一类人,她很自然的跟你说起了这个地方的事情,危险和表面上的和平,以及刺杀僵尸,还有召唤武器的事情。你没什么表情,只是拿起了自己的书,照她所言把手放了上去。一阵白光后,一把弓和一桶箭出现在你面前。

      你掂量了一下,勉勉强强,无所谓了。

      “虽然杀掉僵尸就可以完成任务了……但是他们也曾是童话世界的配角啊,我不忍心杀掉他们……”

      “噶噶——”

      乌鸦的叫声在你耳边响起的那一瞬间便已经来不及了,你睁大眼睛——看着那些潜伏在树上的,以为是树叶的存在,其中大部分都是各式各样的鸟儿。它们的羽毛被染为黑色,而你无法看清它们的数量,它们朝你扑来使你一个踉跄上。你看向爱丽丝,却看见她也被推倒在地上。

      你没有表情,仅仅是拿起了自己的弓和箭,它们的翅膀扑腾着,在你的身上,你能感受到它们的急切。

      你瞄准了它们。

      你瞄准了她。

    雾散 0
  • 本想画条漫奈何没有肝和wif
    雾散 0
  • 谁杀了知更鸟?
    雾散 0
  • 人类终究逃不过飙车的命运
    雾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