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5727

=IZUMI/阿雷。 为了不做人设狗而疯狂努力着。 头像是儿子【真田雷】

  • 【章四·黑夜】
    吉祥物 4
  • 【企划书+意向书+人设纸】magicworld
    Magic_world 魔法少女物语 8
  • magic world 魔法少女物语 意向征集
    Magic_world 魔法少女物语 87
  • 与君共舞

    给小伙伴的图配的段子,算是平行世界结局吧,虽然最后变成正篇结局也不是没有可能X 

    虽然天国只出现了一点点,还是响应上了,因为他可爱(。 

    图→http://elfartworld.com/works/167855/ 

    —————————————————————— 

     

     

     

    萩君? 

    她仿佛听到了笑声,从某个遥远的黄昏传来的、属于过去的回响。 

    她穿着被夜色染成海蓝色的晚礼服,踏进舞池一般步入染上冬季颜色的草坪,那座架在水面上的桥在她的记忆当中总是被即将坠落的太阳染成暗金色,于是记忆中的安潭也总是披着朦胧的黄昏色,直到现在她依旧觉得在他身上出现冰冷的蓝色不合理。 

    御影喜欢蓝色,蓝色的低温,蓝色的平静,蓝色的神秘,都恰到好处地符合了她的审美观,而融化在蓝色中的安潭,让她第一次猜想,地狱的火焰是否也是蓝色的。 

    他们在春季伊始相遇,在夏季苍翠欲滴的树下谈论死亡,找不到人打球的天国坐在树干上逗弄着刚刚学会飞行的雏鸟,上午的阳光像拥挤在一起的可爱精灵随着树叶的脉络跳跃,在摇晃的阴影上砸出光点。 

    “天气真好。”安潭不合时宜地感叹了一句,抬手遮住阳光,叶子的阴影就在他手心里躲闪着。 

    “前辈要逃避问题吗?” 

    “萩君,妖怪是不会死的。”他把手指放在嘴边,将刚刚的结论又说了一遍,而那位喜欢刨根问底的少女显然没有完全接受。 

    “有什么证据?” 

    “小未雪不也同意了我的说法吗?” 

    “天国的想法不能作为参考。”御影皱了皱眉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才说。 

    “你还真是无情,”安潭托着下巴笑了起来,“我怀疑小未雪现在这种又傻又可爱的性格也有萩君的功劳。” 

    “只有这点我可以不需要考证就得出结论,那是天生的。” 

    天国适时降落,摔进了安潭怀里,慌乱之下洒了安潭一身树叶,不适合夏季的话题也就保持着未完结的状态,躺进了绒毛一般让人昏昏欲睡的午后。 

    御影在秋季飘满了红叶的水边又提起这个话题,前一天晚上他们刚刚打完架,御影的小刀断了一把,安潭还了她一把新的。 

    “前辈,妖怪真的不会死吗?” 

    “昨天好像有人想杀了我啊。”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改变原本习惯的距离。 

    “如果你说的是事实,我就没必要那么做了,所以……”她望着水面上安潭的倒影说道,“我想听听证据。” 

    “决定了,今天就作为‘萩君说话停顿纪念日’吧!”安潭往水里扔了一颗石子,打碎了自己的倒影。 

    “我想要一个不与前辈为敌的理由。” 

    “萩君,”安潭把第二次准备扔出去的石子放回口袋里,侧过脸眯着眼睛笑,“真可爱。”他愉快地在原地转了个圈,那件总是不被服帖地穿在身上的高中部校服像展开的黑色翅膀。 

    那也是个黄昏,只要黄昏继续来临,安潭就会一直活着,不知何时御影的脑中形成了这样绝对不像是她会产生的想法。 

    而冬季时,他们迎接离别。 

    “萩君,妖怪啊,对人来说是异类吧?但是对‘世间’来说却不是,和人一样是‘世间’的造物,或者这么说吧,‘世间’根据人类的愿望创造了妖怪。所以,只要萩君希望,我就不会死哦,即使形态会有所变化,也并不是死了。” 

    “我知道,那也是诡辩。”御影抬手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即将熄灭的蓝色光点缠上了她纤细的手臂,出乎御影意料的是,他很温暖。 

    “而现在,前辈已经无法再辩驳了。”她迈开步子,与来自地狱的蓝色萤火翩然起舞,如同春天第一场舞会时那样,以冰冷的月光为伴,以飒飒的风声为伴,以死去的黄昏为伴。 

    没有音乐,水晶鞋踏在草尖上充当舞曲,在旁人看来一人独舞的少女闭上双眼,难得露出了浅浅的微笑,犹如水面的印着月光的涟漪。她数着拍子,直至内心的旋律完结,夜晚的凉意从脚腕延伸到指尖,接着,睁开眼睛,那些蓝色的光点终将要启程奔赴地狱。 

    “所以,我可以哭吧?” 

    御影萩如此说道,那最后一丝光芒是否成功窥见了少女稀有的泪水,竟无从得知了。 

     

    Alice_Ark 1
  • 東大門 桃秀
    강준 25